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轰轰……”随是零星却不无裨益的敌迫榴弹轰击,亦在此刻越来越急!

“成群,小心!”一边顶着子弹,猛扑过去;一边抬头瞬间发现了敌BMP异动的吴良登,顿时急切的高呼道。

“嘣!”枪法惨不忍睹,脑子却一点不笨的马击壤,亦在此刻配合默契的继续着自己身作全连头号孬兵,‘浪费弹药’的光荣习气。顶着乱射在身边的横飞流弹,拔出了枚RGD-43反坦克手雷的他便不管TM有没有敌人,砸在就近李成群处身BTR就近的惊心动魄,顿时就用乱溅的蓬蓬土坯和劲气弥散的漂泊硝烟,将BTR周近十数米范围搅得愈发浑浊,视野模糊。与之大相径庭的是一侧前,匐身炮坑中,王洪威的簇簇短点总能寻着幢幢被敌我枪火衬得线条分明,满地扑爬的身影,将一个两个意图靠上李成群处身受损BTR的敌人成功点名。亦在此刻一串长点,把敌人BMP射来的AT-3反坦克导弹成功扫飞了的李成群,亦机敏的意识到了刹那后疾奔而来BMP对自己的致命,顶着愈发逼近,愈发精确密集的攒射,从射击的BTR炮塔迅猛奋力不顾一切的跃出了残破的BTR车体。匍倒在地——

“轰!”不出2秒,高速起步奔行起来的BMP便在双向陀螺仪的稳定之下,一响73mm低压滑膛炮的猝然轰鸣即在李成群处身的BTR之上炸开了一蓬钢花四溅的烁烁火星;立时不堪二度重创的BTR,顷刻间完全成了捅成了数个大窟窿的废铁,在激荡的冲击波裹挟下,将炸开或大或小,天花乱坠般的零件,废铁抛了一地。从横陈中来不及拉出的数具尸体,立时亦成了扑簌横飞的大块支离破碎;只剩下了数个像是被剖了开的触目惊心的大洞,还有已成奇形怪状,闪烁着星星火色的扭曲车体,昭示着当面敌人看似嚣张气焰,其实色厉内荏的仓惶绝望。

“轰!”霎时间,次第又一响73mm脱壳式穿甲弹照准了,刹那缓缓调转过硕大狰狞的T-72炮口而去!“嘣”的一计闷雷绽开四射横飞的装甲破片,与撮撮火星。“咻!”带着心胆俱寒的尖厉,难透‘接触-1’围脖(炮塔外挂装甲)的低压滑膛炮弹,登时被T-72坚固的装甲棱角钢花四溅的嘣飞了出去!火星点点,映衬着一片昏黄晦暗中,默然伫立T-72恍似洪荒巨兽般庞大、彪悍的车体;一身闪耀着钢铁森森寒意的冰冷幽绿,在满布凹坑,再度划拉出一道触目惊心的凹痕下,张显着急剧满身嗜血的暴戾!刹那间一震,仿佛丝毫不受影响的从容调整,定住炮口;那黑洞洞的狰狞硕大,一车捋其虎威不果的BMP乘员,惟有垂死绝望的愤恨不甘眼睛——

“轰!”一响还以颜色T-72 125mm滑膛炮轰击豁然间再度在昏黄晦暗的包裹中,绽放开一团刹那消逝的噬人尾焰,不过足500米的直线距离,没有分毫迟凝,又一发БM12尾翼稳定脱壳式穿甲弹直冲侧前高速奔行轰击的BMP一头撞去!“嘣”冲连长炮击的BMP眨眼间绽开了一蓬冲气焰冲天,钢花四溅的纷飞绚丽;自重数十吨计,激烈颠簸,高速奔行的BMP立时就像两辆疾驰的跑车撞上了似的,被拆成了数个挂着撮撮火色的大块,蓦地“咻”的一声,抛了一地。面对125mm炮弹的轰鸣,拼死一搏的这车BMP乘员,根本不会再有一丝侥幸;尽皆难逃的是基本死无全尸的悲惨结局!

“哒哒……”不管是否徒劳无益,急转过枪口的ПKT/PПK 7.62mm车载机枪在已经遍染着自己兄弟淋淋鲜血的T-72车体上绽开了密集不歇的点点火星!“咻!”没有退缩,没有停息,当面另一辆仅存的BMP,对上连长与陈震彪所在的T-72冲了上去!不过500米的直线距离对于提起了全速,直冲缓坡下冲来的BMP而言,几乎数息即至!500米上下直线距离,73mm低压滑膛炮无法贯穿T-72,那么400米!300米!200呢!?几乎是装甲白刃战的距离,即便BMP炮击依然无法穿透弥足深陷的T-72坚实装甲,单以愈发抵近的轰击;便足以把在乱射狂飙的子弹中,处身T-72车内脱身不得的连长和陈震彪击晕震毙。而对于至少需要数秒时间,装填弹药,转过炮口,瞄准的连长,已经来不及了!

“吼!”带着凶兽溺死般的狂嗥嘶吼,一线散开;不断在我簇簇点射中撂倒的20多敌人,亦在我两挺车载重机枪全部熄火的一瞬间,不再交替射击;直接在最近离我散兵线不足3、400米地方连滚带趴,迎着我局部簇簇精确点杀,悍然冲了过来!“倏!倏!”带着引擎的强劲轰鸣,又两辆自坡后疾驰而来的BTR再度隐约率先突兀在陶自强的十字线后!“嘣嘣……”急促通通不懈零落的迫榴弹轰鸣,正越来越准,不无裨益的在连长和陈震彪处身的T-72周匝,乱绽开一蓬蓬冲天而起了草削与土坯!“砰!”随着一枪M40淹没在我簇簇不歇枪响中的一声清唳,又一个潜藏在浅坡脊的观察手饮弹毙命。“吼!”怒喝咆哮,重蹈覆辙,后继跟进的一撮撮敌人,亦在刹那之间陆续凸现在通通炮火掩映,光暗分明的浅坡脊!

“老钟!老钟……”顶着T-72车前雨打屋棚一般,霍霍蹦溅乱跳的跳弹与火星;强撑着近在数十米外,通通急促迫榴弹逼近闷雷般的零落轰鸣。侧滚到T-72车体掩蔽后,飞快一打眼,立见得侧前当面BMP咆哮着冲其冲来的徐茂才,立时扯破了嗓子,冲身侧的钟建平高嗥着,叫他准备火箭筒。但BMP三挺急速逼近的凶猛攒射的机枪,连带周近炮轰四射横飞的弹片,就紧贴在掩身T-72庞大车体后,匍匐中狠不能**地缝里他们的背脊,惊心恐怖的呼啸着掠过身去。闷雷炸开冲天而起,块状分明的土坯就扑簌在他们的身上,令他们根本就挺不起身来!

“我知道!知道……”就在身侧抱紧了69式火箭筒的钟建平,亦心焦气躁的咆哮着,任嗖嗖不息的致命飘风掠体,刹那之间也只能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当面丛丛迸射着机枪火力,二度装填,高速直冲连长和陈震彪处身T-72,引擎咆哮着迎头撞来的BMP越来越近!

“顶住!顶住!”眼见着侧前,疾驰中调过车头的BMP也直向同一方向的就近的自己冲来,老梁立时高叫着要顶在前面的战友们顶住当面敌人一转眼,已不足300米外一撮撮的奋死冲击;迅速在未被敌人注意的昏暗一角,淋漓流弹横飞之中举起了70式火箭筒。但面对相隔200米外,侧面斜形提聚起全速,不管不顾直冲向T-72的BMP,仓促之中根本无法痛下杀手!

(PS:70火最大直射距离只有180米,穿甲厚度100mm/65度。对付BMP够呛。当然现在用它主要是因为有个BT的附属功能,后面有机会再说。)

而此刻,迅速装填完毕的BMP,正在其正面距离T-72已经300米不到的距离,刹那最终在高速转弯,剧烈颠簸之中,顶住了炮口——

“杀!”千钧一发之际,迎着当面一条条血红着双眼,已经距离自己不足100米上下,咆哮着冲了上来的疯狗;在匍在当面BMP冲击方向斜刺纹丝不动;在BMP疾速冲击中,挨得更近不足50米的李成群,登时一声大吼,在周匝零落散布的一具具敌人鲜活尸体中迅速趴了起来,无所畏惧的向着即将急速在其身侧错身而过的BMP迎面慨然冲去!

“成群,不!”仿佛看见了李成群数息后的壮烈,被手中丛丛枪火映红了泪眼的吴良登立时发出一声悲戚的呼唤。“轰!”与之同时,眼见此景,绝不能再等了的老梁亦不管命中不命准,照准了那还来不及冲李成群转过枪口的BMP,立即配合默契的扣响了70式火箭筒!

“嘣!”或许是运气,一声闷响,62mm破甲火箭弹登时在引擎咆哮,铁甲铮铮的BMP车体之上迸开一团横飞四溅的灿烂钢花。“突突——”立时转过枪口冲李成群射击的ПKT瞬间为之无奈一挫;高速剧烈颠簸中的首簇点射的数发子弹,立即毫无悬念的从近前,猫腰急奔过来的李成群身侧掠了过去。但强弩之末不能穿缟,只是震得一颤,迸飞了零星外挂装甲的BMP,刹那间依然咆哮着引擎,高速向着不过300米开外的T-72悍然撞去。若不是,突然间李成群看准机会,奋不顾身的向近在咫尺,即将错身而过的BMP冲去;炮塔上操起ПKT射击自卫的敌BMP炮长,发动对连长和陈震彪近乎致命的低压滑膛炮,抵近轰击恐怕就在那一刻!

“杀!”也在同时,稍稍落后从后跟进冲了过去的吴良登,王洪威和马击壤,只恨刹那之间,没有一支火箭筒。哪怕李成群身上再能多一枚RPG-7配用火箭弹装填也行。然而战场之上,没有后悔,仅仅因为这,我们便已注定要永远失去李成群!

ПKT同轴并列机枪应之一挫的2、3秒,人与车两相对冲之间,转眼间猫腰急奔的李成群距离侧前的BMP一车侧已不足20来米!“喝——”带着奋尽全力的一声大喝,“咻!”一枚80式反坦克手雷顿时打了个提前量,向着高速奔行的BMP车前,准确掷去!

“吼!”正当高速奔行的BMP炮长一挫后,亮出了身子,拽起ПKT想向已经到了车一侧的李成群射击时,正好撞上飞驰中BMP一侧托带轮的80式反坦克手榴弹顿时爆发出一声闷雷轰鸣!“嘣!”一蓬随之猝然爆绽四溅的璀璨火星,顿时直令上一刻还履带飞转,高速奔行的BMP为之巨震;随着一侧钢制双销式履带重创,一侧至少2托带轮损坏;立时瘸了条腿的BMP顷刻之间在咆哮的引擎中为之速度巨减。“啊——”高速奔行的BMP撞上猝然而至准确砸中的反坦克手雷轰鸣,强大的势能传导着1000g TNT/黑索金混合装药抵近轰鸣的恐怖冲击,登时即将BMP炮塔上露出半个身子来急欲射击的敌炮长,强拽了一个踉跄,措不及防的一声惨叫复摔进BMP车里,刹那间难爬起身。。

“斯塔咧!斯塔咧……”在车内敌人仓惶咆哮之中,数息间持续用露出车前射击孔PПK向我T-72及周边保持着丛丛火力压制的一装甲组乘员,顿时应声在迅猛拽起了AKP,从面向李成群冲击方向一侧的射击孔伸出了枪去!但由于靠车前两射击孔,在两相急速动作中,抵近射击/观察角度有限,2、3秒间,一次瞄准未果;二次瞄准也未果;纵速度巨减,亦不改迅猛冲刺的BMP,转眼间便将从侧前杀奔过来的李成群甩在了错身而过的车后部;错失了迅速击毙李成群最后战机的敌BMP车组成员,亦错失了挽回自己生命的最后一丝机会——

“杀!”车轮不止,脚步亦不止的错身而过,侧向两相对冲的十数米,不过是几个大步的距离。“呀——”正当摔在BMP车里的敌炮长爬身而起,第三次从一侧射击孔转眼发现了李成群的敌人惊叫着如此逼近,妄想透过射击口,把已经差不多甩在了车后侧,相隔其一车侧面装甲壁仅仅不足3、4米的距离,塞上AKP一簇连点把李成群撂倒下去的同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的李成群,已经在那敌人眼睁睁看着,垂死绝望的仓惶咆哮中,利落跃上了速度巨减,几近停息的BMP车上!

“吼!”猝然间迎上妄想从车前舱盖脱生,乃至于反身向附在车体上射击的两条疯狗一露头,立时迎来是的两枪狙步交杂在簇簇短点中的见血封喉!

“吼!”面对刹那间从炮塔下,仓惶露出一头趁趴上车来的李成群立足不稳,不足一米,近在咫尺的手枪射击,是马击壤一簇没有迟疑,胆大包天,从来也不对路的56突步点击!

“嘣嘣……”两发56枪弹立时在那敌人炮塔的数十公分的周近,绽开了数点惊心动魄的火星,顿时就把意欲迅速完全亮出身来,冲李成群贴身射击的敌炮长,吓得猝然一缩头。迸绽在身侧不足数十公分的BMP上的子弹,提点了刚刚爬上了BMP车体的李成群必须即刻采取行动!

“吼!”正当冥顽不灵的敌炮长,攥紧了马卡洛夫手枪,先行亮出手来,妄想冲距炮塔不到数十公分距离一侧车体上,匍身的李成群大约位置,怒不可遏的嗷嗷咆哮着忘想扣动扳机时,立足还未稳,刚刚抬起头来的李成群,立时不顾一切的提手向着飞快从炮塔下向敌炮长率先亮出只枪的劈了过去!

“啪!”电光火石之间,冲其贴身射击的马卡洛夫手枪,被他劈飞出去。“嗷!”手劈手,对上敌我同样的呼疼,怒吼咆哮的敌车长,顿时趁着依然在剧烈颠簸行驶的BMP车体上,一度发力的李成群立足不稳,顷刻暴发垂死疯狂与凶性,在炮塔内,另一手迅即拽住了触手可及的李成群衣领,拚死将身子不太高壮,正试图起身的李成群,强行拽进了车里!二人转眼间,纠缠在一起,一通摔在了BMP车体里。当车内两个敌人合力,试图迅速结果了李成群的瞬间,面对早已衣衫褴褛,混身是血,刹那间脸上没有分毫仓惶、痛苦与畏惧,乃至于脸上挂着些不削、狰狞还有无比沉静的李成群,只有难以置信的震惊——

他早已重伤了!他没有能力,也没有力气在狭窄的BMP车厢内与两个敌人肉搏胜出;但此前从未体验过,也不可能体验过什么硬骨头六连的两个敌人,不能,也绝不可能真正胜过,乃至于结果得了李成群!六连从来就不会有一个真正的孬种,面对李成群齐腰间手榴弹具上最后一枚80式反坦克手榴弹拽脱拉线,扑哧的青白硝烟;一个咆哮奋力纠缠,一个怒吼着妄想扑来的两个敌人,就在李成群不幸被强行拽倒进BMP,刹那惊觉的瞬间,只有骇然与绝望……

“成群!成群……”当不敢开枪,眼睁睁看着力不从心的李成群被敌人强行拽进了BMP车里;已经恍然间意识到了的吴良登与王洪威,恸哭着,呼唤着,李成群的名字,迎着双向对冲相距已百十来米,一条条疯狗的冲击,乃至于攒射,连滚带爬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兴许他们还寄希望于自己能及时赶到;兴许他们还寄希望于已经负伤不清的李成群能赢得惨烈肉搏的胜利,但迎上他们的却是一通雷火爆闪,闷雷巨响,还有那辆冲式未止的BMP豁然剧震应之变形!

心中同样绝望悲戚的吴良登与王洪威面对着近前滚滚硝烟的BMP同样被震惊。“吼!”泪眼迷蒙的他们根本看不清距离自己不过200米上下,一片天昏地暗中,不断撂倒,愈发疯狂猛扑过来的条条疯狗。“突突……”从旁只有小马的枪,依然在簇簇响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