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枪把子 正文 第一章(7)

刑警马营 收藏 3 2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size][/URL] (7) 陈小雅的姨妈家里,陆陆续续来了很多的客人,陆明远他们到的时候,屋里院外都是前来祝寿亲戚。有陆明远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他都点头打了招呼。陆明远里里外外转了一圈,没有发现陈小雅的远房舅舅张泉音。看来,这个远房的舅舅还不知远出多少层,陆明远在心里想着,也没有去问陈小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


(7)


陈小雅的姨妈家里,陆陆续续来了很多的客人,陆明远他们到的时候,屋里院外都是前来祝寿亲戚。有陆明远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他都点头打了招呼。陆明远里里外外转了一圈,没有发现陈小雅的远房舅舅张泉音。看来,这个远房的舅舅还不知远出多少层,陆明远在心里想着,也没有去问陈小雅。

院子里摆了两三张桌子,有打麻将的,有打升级的。陈小雅的姨夫特地给陆明远留了个位置,邀请他先去摸八圈,陆明远称自己不会打。陈小雅的姨夫以为陆明远不好意思,硬把他按到座位上。

“我真不会打。”陆明远还在推让。

“明远说笑了,这年头哪还有不会打麻将的?来这儿也不外,都是亲戚,输赢都是自家人,怕什么呀?”陈小雅的姨夫回过头望着陈小雅,“是不是在小雅面前不敢打?没事儿!今天我来做主!”

“姨夫,他菜得很,除了在家看书,什么也不会。你就别难为他了,还是我来吧。”陈小雅为陆明远解了围,“明远,我来打,你在旁边学着点儿。”

陆明远就搬了张凳子,在陈小雅身边坐了。几个人有说有笑,把麻将糊弄得噼哩啪啦地响。陆明远心里有点烦躁,他既不喜欢打麻将,更不喜欢听这种洗牌时发出的噪音。改革开放后,麻将牌走进了中国人的千家万户,成为很多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娱乐方式,甚至还是交际手段。别说普通的百姓人家,就是在一个单位,碰到了一位热爱麻将的领导,你不会撮麻,仅凭你的实干,恐怕你也很难走进领导的视线,好事也沾不到边。这些,陆明远都有所耳闻,但他不想刻意去随波逐流,人总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对于陆明远的到来,陈小雅的姨妈显得很是热情,特地塞给他一包好烟,还坐到面前找话题与他聊天:“明远啊,什么时候上班啊?”

“还早呢!政府还没有开始安置。”陆明远回答。

“那你现在做什么事啊?”

“在家。”

“还是应该找点事儿先干着,你姨夫工地上正缺人,你要是愿意,回头我让他跟老板说说。”陈小雅的姨妈面带着笑,不紧不慢地对陆明远说道,“中午工地管饭,多少一天也能挣个二十三十的。”

“谢谢姨妈,我想等段时间再说。”陆明远心想,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在家闲着啊?你哪儿知道我心里有多急。不过,他还是很礼貌地回绝了。

这时,陆明远的岳母也过来了,一起劝他尽快到外面先去找事做。在她们眼里,一个男人整日闲在家里,可不像是过日子的人。陆明远尽量装着耐心聆听着长辈的教诲,心里却很不服气,就是我陆明远外出打工,也不可能去工地出苦力吧?虽然我没有文凭,但我在部队锻炼了十几年,实际工作能力和管理经验还算有吧?

郁闷。

陆明远想起前几天的那则招聘广告。接电话的人说,过几天给我回复的,怎么一直没有通知我呢?这年头可信的东西越来越少了,招聘中也存在着陷阱。好在对方并没有提出缴纳费用的事儿,不然,一家大公司招部门经理没有文凭限制,多少会让人心里感觉到不踏实。

在饭桌上陆明远喝了几杯酒,回去的路上感觉到头晕乎乎的。其实,陆明远还是有些酒量的,在部队上与战友们曾经用茶缸干过杯,但从来没有醉过。不过,今天陆明远感觉自己有些醉了。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了部队,就像离开爹娘——”陆明远把自行车骑得飞快,扯着嗓子唱起了军营歌曲,只是自己把歌词给改了。

“瞎唱什么呀你?部队是爹娘?”陈小雅好不容易忍住笑,问。

“对,部队是爹娘。”陆明远含含糊糊地应道。

“你是爹娘遗弃的孩子喽?可怜!”陈小雅咂咂嘴。

“不,是孩子长大了!”陆明远伸手抹了一下眼睛。

“明远,你怎么了?”

“没事儿,风大,迷着眼睛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