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抗战铁血军人传奇 第八篇 长沙会战 第三十章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


她一脸的悲苦。“家被烧光以后,我只能投奔我在永安的舅舅。我舅妈是个有名的雌老虎,为人刻薄吝啬、锱铢必较,对我到她家很不高兴。我没死是因为我那天在学校,没在家,家被烧光了,我穷得一无所有,所以舅妈一直把我看成累赘。她不但不让我上学,还把我当佣人使唤。舅舅虽然对我不错,但是他生性懦弱,事事都听舅妈的,被舅妈骂过之后,也就不敢再管我了。”


“苦命的丫头。”白少琛叹了口气,心里非常怜惜她。“你为什么不给我写信?我接到你的信肯定会帮你。”


她摇摇头,声音里充满了苦涩:“我那时候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在永安又没有别的亲戚朋友,借钱都没地方借,哪有钱给你寄信哪。”


“那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


“我舅妈有个远房亲戚,几个月前死了太太,十天前突然来找我舅妈,说要娶我做填房。那人是个局长,又跟舅妈许诺说不要她出一分钱嫁妆,所以舅妈一口就答应了,还喜滋滋地跑来跟我说。我一听这事就急了,那人已经50多岁了,别说50多岁,就是20多岁我也不嫁啊。我知道舅妈一来是贪图人家的权势,二来是省了一笔嫁妆,求她没有用。我找了我舅舅,跪在地上求他,求他看在我死去的母亲份上帮帮我,他要不帮我,我就去死,我就是一头碰死也决不会嫁。”


她的眼泪又出来了,他知道她性格柔和,没想到也有刚烈的一面,听了她最后一句话,对她多了几分敬重,他摸出自己的手帕递给她,说道:“擦擦脸吧,别为一个老头伤心成这个样子。”


她接过手帕,擦了擦满是泪痕的脸,他又问:“你舅舅怎么说?”


“舅舅心软了,他说他也不想我嫁,可我舅妈的脾气暴躁,我要不嫁,在他家里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我又没别的地方可以去。我跟他说我有一个义兄,他应该会帮我。舅舅听见我有去处,这才决定帮我,他打听到了新25师就在湖南,瞒着舅妈筹了点钱给我,让我离开了永安。到了你们师部,我到处打听你,可我不知道你已经升了团长,手上又没有任何跟你有关的东西可以证明,别人怀疑我是日本特务,要把我抓起来审问,把我吓坏了,当场哭了起来。还好你们军长路过,问出了什么事,我把我为什么来找你跟他说了,他真是个好人,不但把我放了,还派人把我送到了这里。”


“军长是我表哥,我跟他说过你,你运气好,碰到了他,不然你现在恐怕还出不来,得我亲自来认你。”他看着她,声音很温和,“你这半年受了不少罪,以后不会再有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听了这话,她快乐得几乎要飘了起来了,半年来所受的孤独、悲伤、痛苦,似乎在这一句话里得到了充分的安慰。他继续说道:“这个镇上只有一家小旅馆,又脏又破,听说还有虱子,我不能让你住那里,而且你一个人住在外面我也不放心,今天晚上你就住在这里,我去团副那里挤一挤。你以后的生活我来给你安排,你看怎么样?”


她看着他,眼睛里满是幸福,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我什么都听你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