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的疑惑与纪念:30年前那场20天的战斗(转贴)

亲历者的疑惑与纪念:30年前那场20天的战斗




骆玉涛/2009-2-18





30年前的这一天清晨06:25分,在中越边境经过整整一个半月战斗准备的我军,东西线同时向越方境内的军事目标开始了持续15分钟的猛烈炮击(着实要比央视今年元宵夜礼花炮猛烈上万倍,那家伙!,才叫真正的震耳欲聋。历史有时也象写文章一样,给你来点前后照应),06:40分准时发起全线总攻。


这场战斗(为什么叫战斗而不称为战争,看下文说明),我部从1978年12月10日受领向中越边境开进命令起,到3月12日撤回二线止,前后历时3个月零两天。其中在边境的战前准备47天,真正的战斗从2月17日始,至3月8日我军从越南境内撤军止,历时20天。这20天中,除一天半时间随师长和一名副政委前往进攻受挫的某团,协助其收拢被打散的部队,调整部署,重新组织进攻,不在师指挥所外,其余时间,包括从开进到战前准备,以直到最后从广西撤回广东驻地的整个过程,我都没有离开过师指挥所。


可以说,我是这场战斗的一个自始至终的亲历者。当时是一名作战参谋,战后,受到晋升,并作为战斗骨干的一分子,送往南京陆军学院学习两年。学习结束后,学校希望我和另一名学员留校担任防御战役战术教员,但我因留恋老部队而婉言谢绝了。


这场战斗,空军、海军都有备战,完全进入了战争状态,但最终都未投入战斗。是一场标准的山地和城镇的步、炮、坦合同作战。尽管协同常常脱节。


这些年来,我会经常地想起那场战争,尤其到了2月17日这天,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时的情景,想起那些长眠于中越边境位于高山半腰墓地的烈士们,想起这场战争前前后后的一些事情。


昨日,我看到了康复网友的文章,其中有他节录的刘亚州将军某次演讲中的一段话:


“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我们很多同志没有认识到这场战争的意义...要从政治角度上去看。战争的意义往往在战争之外。小平同志的这场战争是打给两个人看的,一个是中国华国锋,一个是美国佬……从政治上讲,这一仗非打不可。为什么呢?小平同志复出以后,中国改革开放的蓝图已经在他心中草绘而成,要实现这个蓝图必须在党内树立绝对的权威。要打一仗。那时“四人帮”刚被粉碎,党内思想极左的人大把大把的,既反邓,更反对他的路线及政策。要改革,就要有权威。最快的树立权威的办法就是打仗……第二个是美国佬,这个意义就更大了……小平同志的伟大越让我们感到触手可及。他领着我们把整个中国的方向拧过来了。你看,这场仗是在1979年打的。1975年,美国人是在损兵折将以后狼狈地撤出了越南。小平同志说了,我教训一下越南……这场仗也是为美国人打的,也就是说为美国人出气。有证据吗?有。小平同志前一天访问白宫出来,第二天就开打。为什么要为美国人出气?……其实这不是为美国,还是为我们,为改革开放。中国要改革开放没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援助是不可能的。”


这段话是关于为什么要打这一仗的意义的。刘亚洲将军讲的基本是实话。其深意只有长期研究政治的人才可能完全领会。


这段话勾起了我对于自己亲历的这场战争的一些片段的回忆。


多年来已经不看我当时的日记了。但今天早晨我又打开了我这段时间的日记。


片断一:我部接到上级关于向广西中越边境实施摩托化开进的部署方案是1978年12月10日深夜:23:00。11日开始制定具体开进方案。13日下午接到军司令部书面开进命令。


12月13日至23日,进行开进准备。


此时,中央正开十一届三中全会。这很重要。


12月23日下午从广东驻地出发,乘车向广西开进。历经7天长途开进,12月31日抵达广西中越边境地区,开始了一个多月的战斗准备。


从临时驻地到我们要现场勘查的国境线地段,当时还没有公路,甚至没有一条大道。全是高山间崎岖小径。边民的日常生活用品都靠人扛马驼。我们1月2日就开始了战场阵地勘察。在与当地边防站的同志交谈中得知,他们于1978年10月份还同越南边防站的人员开过联欢会。前不久还在往来,只是到最近才接上级通知不许往来了。而且他们很诚实地说他们并不赞成打这一仗。这大概是当时边境军民的真实思想。他们说,中越边境军民长期往来,双方有很多人都是亲戚。你们打完仗走了,而留给我们的是长时间的零星炮击的危险。


这里看出,从边防站和处于基层的人们的视角往往是看不到政治意义的。实际上,我在听了他们的陈述之后,对于这场战斗的实际意义也产生了一些疑问。


但是,这与小说人物梁三喜陈述“为什么要打那一仗?”的理由中所说的情况大相径庭。我没有看小说,这里把康复网友的摘录转载如下:


“梁三喜给他妻子的信中是这样回答的:越南鬼子实在欺人太甚,常常入侵我领土,时时惨杀我边民!我们国家十年动乱刚结束,实在腾不出人力、物力来打仗,但这一仗非打不可了!别说我们这些当兵的,就是普通老百姓来这里看看也会觉得,如再不干越南小霸一家伙,我们作为中国人的脸是会没处放的!


当年我等平头百姓也是这么想的,和梁三喜是一样的。”


片断二:2月13日凌晨,传达军的作战命令。要求一律不许记录,不许留下一个字,只能口头传达。传达完命令后,政治委员将一页从军带回的记录纸当众烧掉。而且说这是总部要求。实际上,我玩了点小动作,在作战记录簿上作了纪录。战后,我向领导做了报告。但也没有被销毁。就作为战时作战资料保留了下来。


本来,战时的一切作战命令都非常强调原始记录,以便存档备查。而这次一反常态,对此,我又有些疑惑。


片断三:4月2日上午,随师长给到前方慰问演出的上海京剧一团报告作战经过情况。休息时,一男演员指着挂着的大地图问各种图标表示什么,哪里是国境线等等。看到一些大箭头越过了国境线,甚至过了凉山的奇琼河,然后“啊”了一声说:“难怪人们说是侵略呢”。


此时,我才知道外界对于这场战斗有不同评价。


片断四:凉山一片狼藉。我军撤回国内后,从电视里看到,越南曾多次访问过中国的范文同总理到凉山视察,痛哭失声。


片断五:从越南境内撤回国后,我抽空去了中越边境著名的友谊关。站在友谊关门外回望,我看见了由陈毅元帅题写的“友谊关”三个丰满遒劲的大字,刻在拱型关门上方。历史记载,此前这里叫做睦南关。尽管用词不同,但大意基本一致。


此时,我很惆怅。


这场战斗,当时的西线(云南方向)总指挥是杨得志将军。东线(广西方向)总指挥是许世友将军。总参谋长是耿飚将军。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华国锋国防部长叶剑英。而邓是副总理。但据说邓在战斗进行过程中一直在总部的作战室。部队还以此来鼓舞过战士们。


战斗打响前,邓小平去了美国访问。美国有意识地透露说,据卫星观测,中国北部边境没有调整军事部署的动向。这是个很明确的信号:苏军没有动静……。


就在这次访问中,还发生了另一件事情。2007年12月美国前总统卡特来中国宣读他那时的笔记,陈述了美对台售武的理由,是经过邓小平先生那次访问时私下同意的。并要求对此保密。(这是题外话了)


还是回到我的题目上来。从战斗经过看,我方东线进攻(西线主要战斗发生在老街和高平),大多似未遇对方正规军强有力的抵抗,除了在凉山正面的同登有过反复争夺,和某师为配合西线攻打高平的战斗,在大穿插中由于缺少战争经验损失较大外。对方很少是主力,往往是一打就逃。据说是他们学习了毛泽东的游击战争战略战术的结果。其实他们的主力此时几乎都在柬埔寨的金边市周围。而我们则如临大敌,打的是堂堂的阵地战,搞得动静非常之大。花了很大代价,吃了不少亏。造成我军大量伤亡的主要不是对方的炮火和直接交火,而是地雷。这次战斗给我的整个感觉是用牛刀割鸡。


后据内部通报说,这次20天的战斗,花了当时价值的40余亿人民币,用完了国家十多年的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储备。在当时,我并不觉得我们国家经济能力很弱,完全有能力拿出这么多钱用于一场这样的战斗。但后来据说那时是“经济崩溃的边缘”时期,我才怀疑当时哪来这么多钱?尤其是这又使我联想到战斗过程中缴获的大量物品,很多是中国以前援助的。如山洞里印有“中粮”字样麻包装的大批量大米;中国制造的“56式”冲锋枪,地雷,85加农炮,三七高炮,大量子弹炮弹等等。


战斗耗费和战斗缴获的实际情况,与小说中梁三喜给妻子信中说的“我们国家十年动乱刚结束,实在腾不出人力、物力来打仗,但这一仗非打不可了!”的情况又是大相径庭。


根据实战经过,我的题目用的是“战斗”,而不是战争。就因为只是动静很大的牛刀割鸡似的战斗的原因。尽管这于参加这场战斗的英勇的指挥员和战斗员们的艰难奋战,尤其是那些战斗功臣们(我也是一个)和牺牲了生命的烈士们太不公平。


这次战斗,一方面实现了邓政治上的意义。另一方面的意义是锻炼了军队。但从国际意义看,我国政治上的损失是非常之大的。研究国际政治和稍有头脑的人都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经济损失和给边民留下的灾难就不用说了。一个意外的意义是,在当时几十天内轻松地一次性拿出巨额经费打那么一仗,证明了那时“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沿”是反动精英们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仅这次战斗,就重重地扇了那些造谣的反动精英们一嘴巴。何况还有30年前陈云同志用毛泽东时期的积累购买的600吨黄金这个铁证呢。


后来有人问我说:“毛主席在,会打这样一仗吗?”。我总是保持沉默。特别是当我联想起那些缴获的中国援越抗美的大量战略物资和武器装备时。


康复网友的评论我认为很到位。大家不妨再看一看他的文章:“《高山下的花环》随想--对越自卫反击战30周年祭”。除了“这次也是为美国人打的”(刘将军语)战斗,还有将中国30年前积累的600吨黄金运往美国这件事,说明了些什么呢?


我的那些长眠于中越边境高山半腰的战友们,永远安息吧!


(关于这次战斗还有很多片断,就不一一写在这里了)


2009年2月17日星期二 骆玉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