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十九节另一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邢芳陷入巨大的幸福中。这个幸福来的如此突然,以至于自己感到无法接受。那是和那个所谓的男朋友相处时完全不同的感觉。如果找那个叫匡晨的青年是处于自身处境冷静的考虑,那么和荣飞则是发自内心的欢喜。女孩子对于爱情的幻想比男人尤甚。男人只会炫耀女友的容貌,而女人炫耀男友的却不只是容貌,才华,财富,地位,都是她们炫耀或引为自豪的东西。对待爱情,女人感性的东西要远多于理性。即使出于理性的考虑,在与感性的交锋中绝对败下阵来。男人在追求爱情时容易浪漫,但得到爱情后即变得现实。而终身追求浪漫的女人却不在少数。女人可以忍受物质的短缺却不能忍受爱人对自己的冷漠。因此,甜言蜜语某种意义上比金钱地位更能打动女人。

荣飞对邢芳信誓旦旦的表白击溃了她的最后防线。邢芳带着压抑不住的喜悦回到自己的宿舍,虽然没有吃饭却没有丝毫的饿,她欢快地哼着她自己编的小调,趴在窗前的镜子前观察研究着自己。

“怎么了?捡到金戒指了?”孙兰馨凑过来问。

“别看了,她有喜事了。”单珍自邢芳进来就知道她和荣飞的事情成了,不知为什么自己竟有一丝酸溜溜的感觉。

“哈哈,我说呢。荣飞约你了,不错不错。”孙兰馨眉花眼笑。

邢芳任她们说笑不还口。她一直在琢磨荣飞在树林里说的话,“在你面前,我就是你的丈夫,你的靠山,你的避风港湾。而你,也是我今生的唯一。”真好,恋爱的感觉真好。她躺倒在自己的铺上,用上衣蒙住脸,享受只有自己明白的幸福。这天是1985年的4月19号,这个日子邢芳将长久地印在心里。

荣邢的消息当然很快传了开去。至少大学生宿舍的很多人在下午就得到了消息,孙兰馨不自觉地告诉了杨兆军,杨兆军又告诉了林恩泽。荣飞和邢芳突然的恋爱让很多人都感到吃惊。但当事人荣飞却不见了,下午接了个电话后就请假走了,晚饭也没回来。杨兆军他们开摊玩牌,见邢芳探头探脑的几次,知道她在寻找荣飞,“别找了,荣飞不在。”邢芳红了脸,没像往常一样进来观战,而是躲回宿舍了。现在观战的成了孙兰馨,她不自觉的总站在和坐在杨兆军身后。看到此情景,林恩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孙兰馨冰雪聪明,立即明了林恩泽为什么发笑,狠狠瞪一眼,“你不怀好意地笑什么?”林恩泽笑道,“小孙你也忒霸道了些。难道我连笑的权利都没有?”

荣飞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食堂早已关了门。他到林恩泽屋里寻了个馒头,倒了杯开水就着吃。快吃完的时候林恩泽回来了,从抽屉里取出一罐从家里带来的辣椒酱。林恩泽的吃饭比荣飞更简单,三顿都是馒头,菜不菜的无所谓。

“老弟,今天对你是不是很有意义?”

荣飞不打算瞒,“当然。总算走通了第一步。”他刚从王林那儿回来,关于消声器的工艺问题荣飞给他们讲了一课,王林听从他的建议,采取系统工程的办法,在主厂房即将完工之际生产线调试已经快基本完成了。现在荣飞是王林的主要顾问之一,有什么问题王林便将他拘了去。惦记着邢芳,没吃饭就让王林的司机将他送了回来。

林恩泽很高兴,“兄弟,这就对了,邢芳是个好女孩。我为你的选择高兴。”林恩泽拍拍荣飞的肩头,“找老婆嘛,就是过日子。图那些花里胡哨干什么?”荣飞知道林恩泽在婚姻观上是那种极端老派的观点,包括生孩子,都认为多子必多福。持这种观点的竟然是念了四年大学的人,真是令人惊奇。点荣飞其实不完全赞同林恩泽的婚姻爱情观,荣飞骨子里也不乏浪漫的因子。选择邢芳完全是那个刻骨铭心的梦。如果没有那个梦,荣飞会毫不犹豫地找上张昕。可是,没有那个梦,荣飞会获得张昕的芳心吗?会有今天的成就吗?别人怎么会理解荣飞如同亲身经历了一次爱情后的感觉?生活是没有回头路的,相信如果有人能够重生一遍,回到自己的青年时代,一定会有新的选择,无论爱情,事业还是友情,都会有新的答案。

“晚上你跑那儿去了?邢芳好像在找你。”

“朋友找我有点事。刚办完,这不,连饭都没来得及吃。”荣飞看看表,这是他上班后买的第一个大件,钻石牌的机械表。“现在去不合适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不会有什么事,初恋的女孩恨不得将自己融入男友的怀中,邢芳岂能例外?

邢芳第二天便跟汪主任推掉了匡晨。解释说自己和匡晨性格不合。匡晨和汪主任沾了点亲,邢芳的突然变卦令汪主任不快,“小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匡晨欺负你了吗?”“没有没有。汪主任,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不合适------”邢芳感到自己有些对不起匡晨,他文化程度虽然低,但很老实,处了一个多月,约会过几次,连手也没有碰过。“是不是找上别人了?”汪主任从邢芳的表情看出点名堂。“是,”她不想否认。“是谁?”汪主任盯住邢芳,“是荣飞!对不对?”她预感到荣飞对邢芳超出同事的关心。邢芳没有否认就是承认了。“小邢,本来谈对象没有一次就成的保险,但我还是要说你。你这是见异思迁!荣飞也不对,明知道你有朋友了还要追你就是不道德!你们都是大学生,怎么可以这样?让我怎么跟匡晨说,说你看上了高学历的?小邢,我要劝劝你,你年轻,对社会的险恶认识不足,那个荣飞,怎么说呢,绝不是一般的人!有几个刚来的老师敢和郭校长顶嘴的?我是从来没见过。你是个老实孩子,他可就不那么老实了。找对象是一辈子的大事,图了好看好听有什么用?我劝你再想想,也是为了你好。匡晨是我了解的,绝对厚道靠得住,不然我怎么会介绍给你?匡晨那里我先不说,你再想想。”

“不用了。我已经想好了。对不起汪主任。”邢芳逃也似的离开汪主任的办公室。

“你可想好。荣飞可以离开中学,你却是要在这儿干一辈子的。”

处于慌乱和幸福中的邢芳没有听出汪主任话里的威胁。

上课间操时邢芳遇到荣飞,站在楼梯口的荣飞像是在等她。

“昨天下午你去哪儿了?”只隔了不到一天,邢芳像是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诚如斯言。

“有个朋友遇到点事,我去了趟。”荣飞说,“回来不早了,就没有去看你。刚才你跟汪主任谈了?”

“嗯。”邢芳有些羞意。

“她一定不高兴。没关系,只要有我,没人能欺负你。”

“我怕你欺负我。”

“哈哈,我怎么舍得欺负你?”

学生们都跑下楼,老师做课间操除了班主任是不要求的,他俩就站在楼梯口说话。

“干脆,到我办公室吧?”荣飞说。他的办公室就在斜对面。

邢芳以为荣飞会像昨天一样拥抱亲吻她,心里有些期待,也有些犹豫。最终还是跟荣飞去了。

荣飞的桌子很整洁,学生的作业本整齐地摞成一摞。除了学生的作业,只有一个笔筒,里面插着四支削得尖尖的铅笔,二支黑的,二支红的。

“坐吧,”邢芳期待的亲昵并未发生,她看荣飞给她倒水,“做教师一生要吃几吨粉笔灰,要养成喝水的习惯。对不起,我没有茶叶。”

“和我说话也这么客气?”

荣飞笑笑,“习惯了。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你怎么知道?”

“推测而已。睡好反而不对了。”

“我的那些习惯,你怎么会知道?”

荣飞无声的笑笑,“有些事我天生就懂。我们以后在一起你会慢慢适应的。昨天,我真的很高兴。”荣飞轻轻拉起邢芳的一只手,她的手小巧,柔软。“一直没问你,我给你寄的明信片收到了吗?”

“收到了。过了年才收到。我们那儿通信真不方便。想给你回封信,没有你家的地址,算算也快开学了,就没寄。”

“时间过的真快。我们重逢快一年了。早想跟你表白,怕你难以接受。应该感谢那个小伙子,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感谢他的。”荣飞目光悠远深长。

“重逢?”

“对,重逢。我感到我们上辈子就是夫妻。你没有感到吗?大家都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不过他们不知道找谁,我知道。”

“我不懂你为什么找我------”

“你后你就会懂的,邢芳,不要自卑。你是最好的。除了身体不太好,其余都是最好的。”

“我身体好的很。”邢芳喜欢体育,是长跑爱好者,其余的活动也尽量参加。

“是吗?那就好。”荣飞记得邢芳在生育孩子后体质就不行了。今生是否会重演,他真的不好说。两人就这么坐着,直到楼梯上传来脚步声,邢芳才将自己的左右抽回来,“该上课了。我走了。”

“记得多喝水。”

“放心吧。”邢芳扭头,幸福地微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