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里希·哈特曼(组图)

埃里希·哈特曼(组图)


埃里希·艾佛瑞·“布比”哈特曼(Erich Alfred "Bubi" Hartmann,1922年4月19日-1993年9月20日),二战时德国战斗机飞行员,从1941年加入Jagdgeschwader 52战斗机联队到德国战败为止时担任该部队指挥官为止,他成为世界前无古人的著名王牌飞行员,创造了击落敌机352架的可以说空前的空战纪录,事实上,他在世界空战史的击坠王中排名第一(至今世界空战史前100名击坠王全都是德国人),他获授与钻石橡叶带剑铁十字勋章,全德军仅有27人获此殊荣。他执行过1,404战斗任务并交战过825次(平均2.34次任务就是一架敌机战果)。


生平


由于埃里希平易近人的开明作风,加上一张仍未脱离稚气的脸庞,以及一头纯正的金发,队友都昵称他为“布比”,亦即德文中“小男孩”(Little boy)的意思;德国文宣单位称呼他为“德国金发骑士”。由于他的Bf 109战斗机G型上又涂上郁金香图样,使得擅长文宣的红军逮到机会,宣称他是“卡拉雅黑魔鬼”。


埃里希出生于德国南方巴登-符腾堡邦(Baden-Württemberg)柏布林根地区的魏斯扎赫(Weissach),由于其行医的父亲出于德国当时经济大衰退,迫于生计需要,先行前往中国湖南长沙一带行医,随后于1925年,埃里希与弟弟跟随母亲经由西伯利亚铁路到达中国,与开诊所的父亲在会合。1929年长沙一带发生暴动,有外籍人士遭到当地暴民俘虏后枭首示众,因此哈特曼先生又举家迁移回德国。


1936年,埃里希活泼外向的母亲受到纳粹政府的政策鼓励,所以在柏布林根机场成立了一个滑翔俱乐部。从小就有在木框上加上织布蒙皮往谷仓顶端往下跳的埃里希当时正在读中学,当然理所当然的加入了俱乐部成为最早期会员。他在母亲的鼓励与帮助下,于隔年底先后获得“A”“B”和“C”级的滑翔机驾驶员证书,成为希特勒青年飞行团的指导员。


1939年9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半年后,高中毕业的哈特曼报名参军,于1940年10月15日进入德国空军第十训练团进行基础入伍训练;1941年3月进入柏林加托夫空战第二学校(Luftkriegsschule II )就读,攻读有关航空史,飞行原理和发动机的使用、设计和构造,空气动力学,材料学和气象学等与飞行有关知识。3月24日,埃里希入校不到一个月就因为基础深厚而放单飞;10月中他转入第布斯特战斗机学校,开始学习驾驶有关Bf 109战斗机的驾驶技巧。尽管他的裸视视力较一般人优秀,不过他的个性与能力上比较专长近距离射击,而非当时主流的远距离射击;1942年6月3日,埃里希以BF-109D型战机在空中拖靶射击课程中,对拖靶来上50发7.92mm子弹,在激烈的运动与高速中,埃里希狠狠地击中24发(事后学校单位开始传出有人不愿意担任埃里希的拖靶机的说法,认为有可能被埃里希的子弹误击)。


埃里希·哈特曼(组图)


自从埃里希分发到第52战机联队第3大队第7中队之后,于1942年11月5日取得第一架战果后进步迅速,1943年3月14日,他共击落敌机15架,1943年8月17日便达到80架,到10月29日达到150架,1944年3月2日达到了202架,1944年7月1日击落第250架,1944年8月24日达到301架,1945年5月8日,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的这天,他在最后一次任务中达到最终的第352架。


二战时他的主要作战区域是东线战区。战争结束时,德空军高层命哈特曼和联队长赫尔曼·格拉夫(Hermann Graf)中校两人飞回多特蒙德向英军投降,这是为了保护这些飞行员不会落入苏联人手中遭到报复,但他们不愿丢下基地内数百名平民与军人家属,因而违令从地面上撤退并且向美军投降,结果美军按照盟军协议仍将两人转交给苏军俘虏(位于比耳森以东被美军俘虏的德军应该交给苏联地面部队)。


1949年12月,苏联法庭毫无证据地判处哈特曼战争罪行成立,劳役并监禁25年,其母亲和妻子为了救他出来而多方奔走,西德总理阿登纳在1955年亲自回复了哈特曼母亲的信件,并开始为救回战犯与苏联进行外交谈判。同年11月,身为提前释放的战俘之一,哈特曼回到了阔别10年的祖国,并与女友补办了宗教仪式的婚礼,一场晚了10年的婚礼(1944年8月底埃里希与青梅竹马的"乌希"先举办军礼式婚礼,伴郎为有名的空战英雄第二把交椅格尔哈德·巴克霍隆)。1956年底加入西德空军,担任了以里希特霍芬的名字命名的71战斗联队指挥官,装备军刀 MK.VI(授权加拿大生产的F-86F)喷气式战斗机。1968年,升为上校。1970年9月30日,退出现役。于1993年9月逝世。


1997年1月,俄罗斯政府以当年的审判为非法的理由,撤销了哈特曼的战争罪。


逸事


1942年10月4日,在格罗尼兹和迪戈拉一带做警戒飞行的哈特曼奉命截击一队敌机,当时他是勒斯曼的僚机。长机下令“左前下方有敌机,靠拢,占位,攻击”。不但找不到敌机的影子,还与长机拉开了距离的哈特曼,当看到两架绿色的敌机突然出现在前方200米,竟抛下长机冲了上去,疯狂地在远距离开火,一下子就用光子弹,全部落空不说,还差一点一头撞到苏机上。避开后才发现自己深陷包围,长机又不知所踪,惊慌失惜的他急忙钻进云里,穿出云层后发现没有敌机才松了一口气。哈特曼后来听到长机来电,要他下降与长机会合,于是依命下降,结果又因为害怕过度,把长机误认为敌机并忙于摆脱,还好奇对方为什么不开火。最后因为油料不足迫降在公路上,被德陆军士兵送回基地,并被处罚了三天的劳动。


1942年11月5日下午,从迪戈附近起飞的哈特曼奉命拦截8架伊尔-2强击机和10架米格-3战斗机,混战中,他瞄准了一架Il--2最薄弱的滑油散热器,一开火敌机当场爆炸,却因为距离太近,爆炸的碎片击中了他的飞机使得他不得不迫降。待哈特曼到达地面时,舱内浓烟已熏得他几乎窒息。这天是哈特曼击坠王传说的开始。


埃里希·哈特曼(组图)


南方黑色魔鬼


哈特曼在实战中总结了一套“观察-判断-攻击-脱离或暂停攻击”的战术,这完全不同于主流的“盘旋-远距离开火”战术,再加上他自身的非凡技术,哈特曼的击坠数不断飙升。1943年8月17日时已达到80架,平了一战第一王牌里希特霍芬的记录,10月29日达到第150架飞机,平均每月18.5架,5天3架。由于他的机身上有一个像黑郁金香花心的箭头,他被苏联飞行员起名为“南方黑色魔鬼”或是"黑百合",一看到这个标志就选择避战,因此有一段时间,他竟然无事可做。后来他与同僚机互换座机,才又有了战斗的机会。1944年8月24日他的记录已超过了300架,获得第二次希特勒的接见,并获得钻石双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


但是在接见前发生了军官叛乱事件(判断应为7月20日密谋案),在加强安全措施之下,哈特曼被要求交出手枪,他拒绝并说“请告诉元首,若他对自己的前线军官都不能信任的话,那我就不要勋章了”。最终,他还是见到了元首。


哈特曼利用假期与相恋四年的女友举行了简易的婚礼,婚期原定于圣诞节。婚后8天,哈特曼重返前线,婉拒了喷射战斗机Me 262专家中队的入队机会,他回到了移防至捷克斯洛伐克的52联队,在那里等着他的是美国的P-51“野马”。Bf 109根本敌不过"野马",上层决定停止攻击美军以保存实力,但他的战功簿上还是添上了7架“野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