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人是怎么谈恋爱滴,非徐州人看不懂滴呢,劲搞笑滴

qi骑兵99 收藏 28 518
导读:声音充满柔情)“柔,你怎么内娘才接电话,(停顿2秒),你过的怎么样?” (电话那头的声音僵硬冰冷)“离你哪来” “我给你说我试了,不管,真的不管呼,我用滚孙揍的一年的时间忘你,(声音开始控制不住)天天晚睡晚起的大中午的给谢掉的起来卖包子困顿自己,用东渡烟来迷幻自己,用彭城啤酒加烙馍馍来麻醉自己,(加重语调,想想一种刻骨铭心的痛涌上来)甚至想跳徐州电视塔来威胁自己,什么内娘办法都用上了,(愤恨却无奈的感觉)可就是不能忘记你个少熊孩子,(声音顿时柔缓下来)柔,我给你说,咱俩继续谈对象包?” (声音呈

声音充满柔情)“柔,你怎么内娘才接电话,(停顿2秒),你过的怎么样?”

(电话那头的声音僵硬冰冷)“离你哪来”

“我给你说我试了,不管,真的不管呼,我用滚孙揍的一年的时间忘你,(声音开始控制不住)天天晚睡晚起的大中午的给谢掉的起来卖包子困顿自己,用东渡烟来迷幻自己,用彭城啤酒加烙馍馍来麻醉自己,(加重语调,想想一种刻骨铭心的痛涌上来)甚至想跳徐州电视塔来威胁自己,什么内娘办法都用上了,(愤恨却无奈的感觉)可就是不能忘记你个少熊孩子,(声音顿时柔缓下来)柔,我给你说,咱俩继续谈对象包?”

(声音呈现出一种心痛的关怀,较之前要柔,但却刻意不愿表露出来)“秋,你与摸吗?我都给你说多少遍了,我现在找对象了找对象了,你别再做这么寒痹的事了行包?我求求你了管包?你天天白缠着我了管包?你都给我缠的离急!”

(此时后面传来她的爱人的声音)“柔,看见我的花裤达子忙?”

(此时的她焦急却同时也关切他)“就这么说吧,等帐文得闲约个时间再说,狗了拜吧!”(急忙挂断,传来嘟嘟嘟的电话空鸣声)

最后一次见面,场景在好利来。

“柔,你还记得这个我们初次相见的米线管包?”

“秋,你真的很少熊,你给我要了晚小碗米线,还不给我加茶叶蛋。我问你加个台肠管包,你死浓活浓最后给我加了个鹌蜷蛋。想想你真内娘的搜口子。可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坚贞也最不可靠的东西。(语调开始悲苦起来)时间过了,爱情淡了,米线也涨钱了。相爱的人也就海熊了。若是缘尽也硬要更完,原本的美好,就会变成种束缚,变成个你我都困在其中的牢笼,我会无法呼吸,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忙?你怎么老弄么得有意的那...

(此时请酝酿感情,眼泪已经在打转,随时滚落的感觉,半带着哭腔)

行了白说了,我知道了。你自己看好你自己吧!关节疼别总是吃止疼药,疼死你才好来,(终于哭了出来,带哭腔地说)

你能多吃就多吃点,你看你胖的,腿跟电线秆子来,腰给气球吹的来,其他没什么,能不出门就别出门白个外边现事...出来可白说认识我HANG...

(柔此时也一样很伤感,声音呜咽)“离你哪来,我想,我喜欢。我倒霉你个滚孙揍的,你看你毒的吧!”

(秋的声音是那种,在哭,想止住却又止不住的感觉)“白动,等我说完,最后,能让我再亲你一下包?”

“白动,你刷牙MANG”(柔的声音也是凄迷而美丽)

“再见”(秋哭着冲了出去)

对白:爱恨消失前,用手温暖你的脸,为了证明我真心爱过你。

(秋已经割腕,整个人泡在浴缸的温水中,伤口在温水中感觉不到疼痛,血不停地流,有气无力的感觉)“柔,白慌挂电话,我身上没钱了。”

“他对你好吗”

“离你哪来”

“我难受死了个比样的”

“怎么弄的?”

“你问这么多干啥,你能借我点钱包” “秋,你看你个熊脸长的,谁内娘谁也不借你”

“柔,你白这么胎,白弄么不讲究管包,上次我还给你买的包子辣汤来。”

“我太是个不会忘了好包,就内娘买一两包子,我说辣汤加个鸡蛋你都不愿意。”

“柔,真的对不起,有些事我已经做了,但我现在真的需要钱,你借我点管包”

(柔听出了秋说话气丝无力)“秋,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秋显示得绵软但固执,已经听不清柔的声音)“今生,天注定,我爱得很苦,但愿来世,我会是个洒脱的诗人”

(柔顿时诧异,声音马上紧张起来)“秋,你别吓我,你不会真做傻事吧”

(秋此时几乎没有了意志,下意识的说话)“我内娘做啥傻事,我上厕所忘带纸了,我就想买包卫生纸的,你借点钱管包,我都快ZAN死了”

(柔拼命在哭,伤心欲绝)“你就嫩观看这样丢人的事,没纸拿树叶子”

(秋用尽最后力气)“管,你行,咱等着瞧,我要逮着你,逮着你的脸我紧紧呼紧紧呼,把你鼻子呼汤血”

(柔的哭声渐渐远去)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