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怎么被忽悠的:网传重庆农妇跪求保安欲进县政府被踹出

kokoman2007 收藏 4 569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3_53227_10653227.jpg[/img]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3_53232_10653232.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3_53229_10653229.jpg[/img] 几张图片配一些文字,就构成了看图说话——相信大家上小学的时候都试过,说出来的是什么就看编者了。

人是怎么被忽悠的:网传重庆农妇跪求保安欲进县政府被踹出

人是怎么被忽悠的:网传重庆农妇跪求保安欲进县政府被踹出

人是怎么被忽悠的:网传重庆农妇跪求保安欲进县政府被踹出


几张图片配一些文字,就构成了看图说话——相信大家上小学的时候都试过,说出来的是什么就看编者了。

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是牛,人有脑子自己想事。


有图就看图,说女人被“踹”,哪张图片有踹人?

网传消息有说过当天是办公开放日吗?如果不是开放日,农妇想进就让进的话,那么《疯狂的石头》里有句经典台词:公共厕所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有个成语叫“设身处地”吧?那么我在这里把自己置身于事件中,把自己想成就是那两个保安,以保安的角度思考:

“有个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女人,想进办公楼里。没有出入证,没有工作牌,也不是水电工、清洁工、修理工……也没有熟人带。不能让她进去,无论她耍什么都不能让她进去,让你进去老子就倒霉了。不能被她咬上说我耍流氓,免得惹麻烦,我把手背在后面就站着挡着路不让她进去,你个女人有本事就把我推开。”

那么,是“我”这个保安的想法比较符合现实,还是没事去踢别人比较符合现实?


叫我看图的话,我从常识和一般正常的想法去看


[color=blue] 但镜头里的保安,却是倒背双手、居高临下、一脸不满![color]

无论那个“农妇”要进办公楼的理由是什么,她没有获得进入的许可,给保安的工作造成了麻烦,保安“一脸不满”是当然的吧?先不说有个大学生扶个倒地的老太太被法院判按“公平原则”赔8万,90年带港片里的警察因为仅仅碰到了别人被赖上“非礼啊”“警察打人了”,他两个小小的保安敢去把人推开或拉开么?换成我是一个月才几百块工资的保安,我唯一的办法也就是把手背在后面当人墙,可不敢动她。


[color=blue]她的脸几乎贴到了穿军绿色大衣的保安脚上,无法看清她脸上的表情……从照片上看,“跪妇”年龄应与保安母亲的岁数相差无几。[color]

我看照片只看到了:帽子、乌黑的长发。唯一露出来的就是手掌的侧面,连侧脸都看不到。要从照片上的那个距离从一个人的手掌侧面看出年纪老少,不知道2亿像素够不够,反正人家看图说话的作者看不清表情,却看到了年龄。


[color=blue]图中右侧,一位“黑衣大叔”侧身走过,熟视无睹[color]

我只看到一个抱着个主机的“黑衣大叔”从里面出来。会抱电脑主机出来的,十有八九是要去修,跑腿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官员,没权力去管保安。至于是不是“熟视无睹”,说实在话,我看不出来他是否“熟视”了,但是人家看图说话的作者就知道,“黑衣大叔”一定是“熟视无睹”。


[color=blue]帖子称,在事件发生10余分钟的时间内,进出县政府的行人不断,却无人阻止。

保安遭网友强烈质疑

帖文最后的发问一针见血:为什么政府大楼的保安这么牛? [color]

保安只是在做自己的工作,如果保安能够有权决定把人放进去,那么我觉得有这样决定权的保安才是最牛的。


[color=blue]毫无疑问,暂不管“跪妇”有多么得“十恶不赦”,暂不管那个13号的下午她到县政府有多么得“无理取闹”,面对父母一般年纪的长者,保安何以如此“心安理得”的接受跪拜? [color]

好象很妥协的样子,很委屈求全,那叫人家两个保安怎么做?进去是肯定不行的,关系着饭碗,陪着跪吗?凭什么啊!“我(保安)”认识你是谁啊?你自己要趴要跪,凭什么“我(保安)””非得陪着你跪啊??


[color=blue]该评论曾追问:为何政府部门屡以围墙阻隔?打造服务型政府的题中应有之义,就应该去除各种阻拦,走进民众,或者让民众便于走进政府[color]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也只有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是这样的,小将们可以冲进去拉人出来批斗。在正常的情况下无论哪个国家都不可能像开放公园一样开放政府办公室,就连公厕都还有男进男厕女进女厕的限制。华盛顿的白宫对外开放是不错,只有预约了的开放日而已,平时如果要硬闯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从保安的角度说完,现在从农妇的角度说,不能偏袒保安,为什么一定要进县政府办公楼?

可能性之一“有冤屈了要县政府替俺伸冤”

县政府不可能替谁伸冤的吧?没那权限,能替人“伸冤”的只有上一级的法院,要是县政府公然横插一杠子去否定法院的判决那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可能性之二“俺生活遇到困难了,求政府帮忙”

有另外有接待室,冲进办公室能解决什么?如果县政府没有接待,那么还有市里的,上访省里的,再不行戏文里还有“告御状”,上访到京里去,全国来说,能够把手从县里遮天到京里的恶势力也没几个吧?


如果说背后有恶势力,那么“闯县衙”一定不管用,或者说真的是古代的县衙倒还好,至少古代县衙有执法权,但是现在的县政府办公楼里没有执法机构,只能起转达作用,把事情转给检查院或法院,最多就是督办,而已。


以上就是我对这个看图说话的评论和看法,结论就是保安在上班,做自己的工作,没什么不对;农妇找的地方和思路不对,现在三权分立,除非是开放日(或接待日)否则没有直接的交点,就算是民政局长也不会亲自一家家跑送救济金。

因为我没有更多的可靠的消息,所以我不能做出超越图片本身的评论。

就这条消息本身来说,“重庆农妇跪求保安欲进县政府被踹出”的内容都是在想方设法造一个“恶县衙,苦农妇”的故事,使用臆测(踹、父母一般年纪的长者、熟视无睹、“心安理得”的接受跪拜)将读者的思维带想往黑暗面,而不是如实地将事情中立真实地提供给读者。无论原文的作者是不是新闻工作者,这种企图牵着读者的鼻走,把人当牛来耍的行为都是很可耻的。


要真实的把事件传达给看图者的话,一句话就够了:

二保安阻止一农妇进入县政府办公大楼。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