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金)女孩被当成性奴强奸 妇女悲惨无人关心

一人撑起一国妇女希望


在武装冲突不断的刚果(金),妇女就像生活在地狱中,但是一位不同寻常的医生给了她们活下去的希望。


现状 妇女悲惨无人关心


妇女生存环境最恶劣国度


难道非洲妇女的生命就那么不值钱吗?丹尼斯。穆克维格每天问自己。他的工作是救治那些被强奸且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妇女。


作为一个年轻的医生,他救治的妇女遍及各个村庄,如果没有他,那些妇女生存下来的机会相当渺茫。他本想当个助产士,但映入他眼帘的是他从来没有预料到的事:那些来找他的女人所受的很多伤害根本无法治疗。这些女人有年纪大的、有年轻的,甚至还有孩子。他走访过那些被早有预谋的暴力毁灭的村子,男人被杀光,女人则永远成了寡妇。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国家被无休无止的冲突劫掠,他自己的命运也跟着那些梦魇般的可怕故事跌宕起伏。


穆克维格医生发现刚果(金)已成了世界上妇女生存环境最为恶劣的地方,而且几乎没有人对她们的困境表示关心。


战争恶魔已经缠上了这个国家13年,他也在南基伍省布卡武市的潘奇医院工作了13年。13年来,找上门来求医的妇女川流不息,这些妇女都曾经受到强奸的伤害。


强奸成为战争的一种武器


穆克维格医生为被强奸的妇女所做的外科修复手术是相当专业的,但正如他指出的,手术做得再好也减轻不了她们的痛苦。罗斯来他的诊所时13岁,一群武装分子来到她们村庄,包围了她家,把她和她的妈妈都给强奸了,临走之前,还当着她的面杀死了她的父母。


和许多女孩一样,罗斯被当成性奴带到了森林里,她被绑在树上,任由经过的士兵强奸。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月,幸运的是,最终罗斯被释放了,而且被允许前往潘奇医院,她怀孕了。


“这是一个悲剧,”穆克维格医生说,“她怀的是死胎,而且她的内伤太严重,已经无法恢复。”


穆克维格一天要做10例手术,而他只有一台由慈善机构赞助的超声波治疗仪。


最难痊愈的是一些小女孩。“当我给她们做器官修复手术时,发现她们的器官已经无法修复了。”穆克维格摊开双手,表示对于一些病例无计可施,“这不是西方人理解的强奸。这是战争的一种武器,是一种蓄意的策略,目的是让女人留下残疾并被家庭和邻居排斥,施暴者希望以此来破坏我们的社会。”


世界的冷漠令人寒心


“我不是圣人。”穆克维格医生说。他经常被大量的称赞弄得很尴尬。走在潘奇医院内,看到墙上贴着他赢得2008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奖励的海报,他禁不住泪流满面。


一年前,穆克维格带着乐观主义精神去了联合国,认为暴力最严重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回到布卡武的他已经没有了那种乐观情绪。


虽然他的办公室里摆满了人权组织的奖杯,但不管是那些镀金的奖杯,还是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会晤,都无法阻止刚果(金)新一轮冲突的爆发,这使得他的诊所每天要接待15位新的女病人。“情况越来越糟,”穆克维格一边望着窗外排队等候进入诊所的女人们,一边说道,“我们现在已经发现了妇女被轮奸24小时,甚至48小时的案例。”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为了争夺该国的金矿和其他矿产资源,各派民兵之间的冲突,各个种族之间的争斗以及邻国的趁火打劫,已经造成超过500万人丧生。女人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根据联合国的报告,刚果(金)的性暴力行为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严重。


保守估计全国有超过50万妇女遭到强奸,在南基伍省,平均每天有超过40名妇女被强奸。去年3月,刚果(金)政府军和联合国维和部队联合发动针对卢旺达民主解放力量的攻势,结果引发新一轮的屠杀和侵犯人权的狂潮。2009年前9个月,基伍就发生了7000起强奸事件。一个人权观察组织在报告中说:“大部分妇女都是被轮奸的,有些甚至被轮奸至死。”


“世界对刚果(金)的冷漠令人厌恶,”穆克维格说,“派出大军去阻止一小撮杀人如麻的武装究竟有多难?那一小撮人已经杀了上百万人了。”


最近一次访问该地区时,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含着眼泪听了受害者的故事。但是她承诺的援助迟迟未能兑现,她还讥讽穆克维格,说他“无法创造奇迹。”


希望 他建太阳城帮妇女重生


欢乐城托起妇女的希望


穆克维格是个不一般的人,他不仅仅凭借自己高超的医术挽救了很多本该被“判死刑”的妇女的生命,而且还帮助这些妇女建立了一个恢复疗养中心——“欢乐城”。因为刚果(金)的妇女需要一个能带给她们希望、使她们看得到未来的地方。


在医院附近,数十名工人在测量、打桩、和泥,当然,目的是建起一座可同时容纳100名妇女的疗养中心,中心包括寝室、教室和工作间。竣工启用后,欢乐城将成为妇女的一个避难所;成为她们的一座城镇。在那里,她们能治病、重新学习生活技能,为出去后重新融入这个世界做准备。


不一样的是,欢乐城里,女人和男人一起工作。一个女人甚至跑来宣布这是她生平第一次穿裤子,另一个女人希望穆克维格能给她一份清洁工的工作。他告诉她应该有更高的追求,于是那个女人便决心能像个男人那样工作。当穆克维格说话时,一大群工人聚集在一起凝神静听,混凝土搅拌机则在他们身边轰鸣。在穆克维格医生的督促下,女人们同意到他的办公室讨论将来的教育问题。


女人们生活态度改变


“你看到了,妇女们在这幢建筑里工作。”穆克维格说,“她们说:我抗议,我再也不要遇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了,我要自由。战争还在继续,但她们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变化,这只是‘革命’的开始。”


克里斯丁。舒勒。德斯克雷弗,一位仪表堂堂的刚果活动家,欢乐城的新负责人,他和作家埃娃。恩斯勒一起造访了欢乐城。他们感到刚果(金)的女人正在从受害者转变为生存者。“刚果(金)的女人已经准备好夺回自己的权力,潜在的运动随时可能发动。”恩斯勒说,她倡导的旨在结束对妇女滥用暴力行为的“V日运动”和“欢乐城”的主旨不谋而合,“女人不再像过去一样只是暴力的接受者,太阳城是女人们转变角色的起点。”


在欢乐城启动之前,她们未来的选择并不多。“我毫无价值,”年轻的受害者艾丽莎说,“我逃出来了,回到了我的村庄,但我的邻居说我已经臭了。我无法工作。她们说我是武装分子的妓女。我怀了强奸者的孩子,这是莫大的耻辱。”


现在,她和女儿以及其他一些幸存者住在离欢乐城不远的地方。她们睡在木板和旧衣服上,靠出售自制的家用肥皂和用“V日运动”捐献的缝纫机缝制的衣服过日子。


很多女孩都是从家里被带到丛林中当作性奴的。一名叫做尼亚姆戈马的妇女脱掉了袜子,露出残缺的腿,那是武装分子为了阻止她逃跑砍断的。她的腿经常会疼痛,但无力支付手术费。尽管如此,她说她很高兴能够和其他的幸存者在一起生活。她们成立了一个叫做“今天我不想自杀”的组织。


欢乐城的一个小组驱车出镇拜访了“绿色幸存者妈妈”的组织,这个组织由一些老年妇女组成,她们一起学习农业技术,在一小块土地上种植卷心菜、甜土豆,放牧山羊。这里的场景看上去很安宁祥和,但在武装分子控制的森林覆盖的山区,还有不女人女沦为人质。一长列汽车开了过去,运送要人与卡拉比总统会晤,他们要讨论的是安全形势问题。


“刚果的女人被侮辱了,男人也被毁了,”穆克维格说,“你的母亲如果被别人强奸了,你能不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吗?这不是女权运动,这是人性的危机。”他认为,国际团体尤其应该向各派武装施压。在英国,包括“今时刚果”和“V日运动”在内的各种团体正在发起抵制刚果(金)滴血钻石的运动。


妻子支持他一直走下去


这样的工作是危险的,但尽管经常受到恐吓,穆克维格的妻子玛德莱恩一直支持他继续走下去。“四个女儿和妻子就是我的支柱,”穆克维格边说边用手做出脊柱的形状,在谈到妻子时他有点羞涩地加了一句,“她很美,我们就是一对爱情鸟。”他的孩子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无疆界医生”,因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病人上门,他都尽心医治。


穆克维格说:“只有和平来临,妇女才会得到新生,她们很清楚自己失去了些什么。她们发现自己被社会遗弃,曾经有过的家庭也不会再出现。这就是我工作中最艰难的部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