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破局 第二卷 第五章 北海攻略

hexdiad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3.html[/size][/URL] 永嘉三年十二月,齐王草创龙骧军,以龙骧军右军中军两部至北海。丁丑,突袭北海各县,无不拔之。丁卯,筑高台评述其志向,慷慨激昂,有北海孔氏设宴投诚,欢至深夜。时有皓月当空,酒酣之时,齐王触景生感,碗箸敲击而唱和,声声戚切。曲罢,诸人无不涕流满面,拍榄长叹。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3.html




永嘉三年十二月,齐王草创龙骧军,以龙骧军右军中军两部至北海。丁丑,突袭北海各县,无不拔之。丁卯,筑高台评述其志向,慷慨激昂,有北海孔氏设宴投诚,欢至深夜。时有皓月当空,酒酣之时,齐王触景生感,碗箸敲击而唱和,声声戚切。曲罢,诸人无不涕流满面,拍榄长叹。

-------引言摘述



“父亲,有青州偏将军王襄的文书。”能让孔家的长女孔玲玲亲启又送到孔家家主面前的文书,它的内容肯定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王襄代表青州刺史苟晞征召孔家一半的部曲用来讨伐东莱程军和泰山刘灵。”

孔玲玲已经二十六岁,在魏晋时期属于绝对的大龄女青年,却一直没有嫁出去。不是她长得太难看,或是没有才华,正相反,孔玲玲身材修长,长得端庄秀丽,而且胸怀锦绣河山,诗书礼易俱通。太原王家的家主、当朝司徒王衍曾经品评她是“天下少有奇女子”。

可就是北海孔家的门第太高,儒家始祖孔子之后,位列天下一品世家,却偏偏与晋朝崇尚的玄虚道学格格不入,被其他高门大家所鄙视。而且,孔玲玲自视甚高,青州适龄男子竟然没有一个入她的眼,都被她视为“粗鄙之徒”。大晋天下风行“五石散”,以食散为荣,孔玲玲却曾公然将吃五石散的王家公子王博陵称作“无知蠹虫”,犯了大忌。致使孔玲玲到了二十六岁依然单身。

“女儿,你对这文书怎么看?”

孔家的当代家主孔衍,字舒元,北海国丞相,孔子的第二十二代孙,年少时文采不显,博闻强识却敢称青州第一,曾为逃避各位西晋王爷的征召而逃到江东避难,被一些人瞧不起。后来,陆机陆元潘岳等人先后身亡,而孔衍没有遭受任何伤害,有人夸奖他有远见。


“这命令到底是不是韩白将军(苟晞号称韩信、白起再生,人称韩白将军)的尚未可知,程军只有士卒万人,多流民、农奴之辈,即便拿下东莱郡,有些兵器铠甲,战斗力却未必太高。王赞不但带回三千苟晞的青州军精锐,沿路还截留了原本东莱郡支援苟晞的三千郡兵和他王家的族兵,现在却还要征召各世家大族的部曲。我怕青州三分的局势将要被打破,王家就此一家独大。”孔玲玲思索了一下,说得非常有道理。

青州有三大世家,崔、王、孔,三家都是天下一品的绝顶大族,良田万亩,部曲数千,佃户上万,有民谣称“青州三家分”。其他世家多与其中一家有所联系,近些年来,孔家虽有衰微的态势,但总体上仍能与其他两家在各方面抗衡竞争,靠的是祖上的声望,还有就是精良的部曲。

“王家虽然在官场多有建树,但青州坞堡林立,世家自给自足,全然可以不给官府面子。当然,天下大乱而青州清平多年,州郡士兵大多疏于训练,而与世家部曲的战力相当,也是另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孔衍点了点头,又想了想才说道,“但此番王襄率军压境,携上官指令于身,孔家难以推诿,我看就将新近收拢的流民农奴编队配备些陈旧武器,交给王襄吧。程军虽为匪寇,却素有善名,接纳各地流民,供给吃穿,拓荒开垦,如魏武当年所为,我看志不在小,玲玲不可小觑。”

“女儿明白。”孔玲玲点头道,“坐山观虎斗,我孔家隔岸观火便可以了吧。”


永嘉三年十二月,王襄得各大世家支援的部曲三万人,连同拘役的流民和服徭役的平民,麾下超过四万人,驻扎在北海剧县、平寿、营陵一线,兵多将广,自持必一战得胜。恰巧此时有探子来报,说有人看到程军的贼军经常将一些大箱子运进莱西西山和梅花山里埋起来。

“将军,我听闻东牟为天师道圣地,各大家族在东牟多有别院,其中暗藏了不少稀世珍宝和上供给各位神仙的珍馐。程军纵横东莱郡,恐怕在东牟城中掠得了不少财物,得知大将军整军前来,怕自己的失败,便派人偷偷的将财富藏起来,意图以后东山再起。”

有古谚说(这条谚语此时还没有出现吧?),“一朝得道,鸡犬升天”,王管家就是如此,跟了王襄之后已经官居青州参军了。王襄乃王家子弟,王家人多在官场而少于沙场,因此他在军中本无亲信,后来截留了王管家带去支援苟晞的三千官军,自然就将王管家视作自己人,恰好王管家熟悉程军,正好给他出谋划策。

“程军此人原是鲜卑马奴,不通事物,三公子落于他手,恐怕凶多吉少。若是家主得知我等无所作为,恐有责罚。我军应当趁机突击埋宝的敌军,夺些财货,将功补过,同时厚赏士卒,争得军心,打击其他世家,为我王家夺势。”王管家,王春早年也上过王家的私塾,又经历多年王家管事们的钩心斗角,胸中是有些城府的,看到要比王襄这个武将更远。这也是为什么王襄如此笼络王春的原因。

“说得好。我等王家子弟,若是能将这四万大军归于家主。他老人家肯定会厚赏我等的。”王襄倒也直接,“我亲率五千精兵突袭莱西西山,你带着三千部曲征集些大车,随后赶来。”

“是。”王春说。


说是五千精兵,其中半数皆为各家部曲,半数为郡兵,又经过数月的长途跋涉,纪律散漫。北海是王国,北海王又不知所踪,所以北海丞相不能私自开仓库发放武器。因此大军更是甲胄不齐,武器不一,只是听说是去打劫藏宝的贼寇,军心振奋,行进速度倒也不慢。


莱西附近丘陵较多,地形崎岖,王襄总觉得有杀气萦绕,因此小心翼翼,总是派兵先行侦察,避免被埋伏,之后又大声嘲笑程军竟然不在这些地方伏兵阻击他。

十二月中旬,王襄的晋军果然发现一支运送财宝的车队,前军一千士卒顷刻之间便呼啸着冲了上去。那些山贼土匪打扮的龙骧军稍做抵抗,便逃之夭夭,金银财货散落得满地都是。这下子,中军和后军的军官也弹压不住士卒,五千大军一哄而上,抢夺地上的财宝。王襄心有戚戚,连忙叫王春带着他能够控制的五百多人到附近警戒,却没发现有敌人埋伏的样子。

经过统计,王襄这次就得到了五千斤黄金,三千斤黄铜,还有不少白银和珍珠。不少晋军还私藏了战利品,所有的人都像那些乡下的暴发户一般仰着头高傲起来了。王春带着他的车队和三千人靠了上来,准备参与战利品的分配。

那天下午,又有一支车队被他们发现,在财富的诱惑下,王襄武断的放下了小心谨慎,大旗一挥,全军突击而上。

程军此时正在附近的山丘上,见晋军忙于抢夺财物,甚至都没有人追击逃跑的龙骧军,终于下令总攻。一万龙骧军分为三军,从三面丘陵上杀了下来。龙骧军居高临下的冲下来,有势不可挡的气势。

大部分晋军当时都被这次所获的财物迷了心窍,两只手去抓地上的珍珠黄金,刀枪都不在手。这些为了保住自己怀里财物的士兵看见了龙骧军转头就跑,不做任何抵抗。小股晋军刚刚拔刀抵抗,便被几倍的龙骧军围杀。

王襄的军队像是落在地上的雨滴,瞬间便消散了。结果漫山遍野都是龙骧军追着晋军跑,跑不动的晋军立刻便投降。王春试图组织人员抵抗,砍杀了数名逃跑的军官,结果在乱军中被逃跑的士卒趁乱杀死。

王襄见龙骧军三面包围,晋军溃败知道战事已经不可为,立刻带着亲兵回头逃跑。很多正在抵抗的晋军见中军大旗后撤,失了军心,不是跟着逃走,便原地投降了。程军下令董浩带领龙骧军右军五千人追击,其他人押解俘虏,救治敌我伤员,打扫战场。

结果,王襄的军队一路溃败,冲散了几股支援他们的晋军。龙骧军右军追得紧迫,董浩的金甲上满是鲜血如同恶魔一般,仍不放弃追击。两军的追击战持续了四天三夜,董浩让晋军退到下密才关上城门稳住了阵脚,将即墨、胶东等城池拱手相让。

程军随后率军赶到下密,此时董浩已经组织三次攻城,右军有所伤亡,虽然没能拿下下密,却也让王襄紧闭城门,不敢再来迎战。后来,王宁听闻董浩的表现以“刚猛”来评论他。

程军让郑万岁带着四千人围城,自己带人越过下密突袭都昌、平寿、营陵等地,并且在四处散布苟晞被曹嶷打败,全军被歼灭的消息。

都昌、平寿的守将对于龙骧军毫无戒备,董浩亲自带人化装成溃败的晋军,连续赚到两座城池。而营陵、朱虚的守将听说王襄大败困守在下密,苟晞战败身亡的消息,竟然弃城逃走。

而剧县的北海丞相孔衍封锁了库房,居然带人前来投降,提出条件说,只希望程军能够保存各大世家的人员财产安全。

西晋的统治在八个王爷,一个白痴皇帝和一位又丑又风骚的皇后的蹂躏中,早已飘摇不定。当孔衍发现程军势不可挡的时候,便果断的决定投降,程军以少打多,异军突起的势头多少也让他有所忌惮。

程军欣然答应,并且在剧县筑造一座高台,命名为讲台,一连四日接受北海学子的问答,并讲演自己的政策和志向。当然,这问答必然不是“清谈”“问难”之类的学术对答,而是针对他所施行政策的问答。

“世间的所有汉人都应该是平等的,男人和女人,老人和少年,所有人都应该具有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力。士农工商,都是平等的,为生计而打算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

程军站在北海讲台上讲出的言语是振聋发聩的,许多听程军讲演的人变成他的狂热信奉者,有人秘密的在组织崇拜程军的组织,没有人试图制止。

“异族的铁蹄和朝廷的压迫都是非法的,我们有权利捍卫自己的利益,我们有权力为我们的子民争得耕种的土地。”


孔玲玲一连四天全部到场,经常听到心潮澎湃。程军的演讲,孔玲玲都命人抄录了下来,细细的研读,发现其中大有内涵,那个站在高高的将提案上慷慨激昂的男子渐渐进入了她的脑海。“程将军果然是胸怀天下之人,有大志,有理想,有学问!”

孔衍一连数天,不是看到孔玲玲匆匆赶去讲台,就是看到孔玲玲抱着手抄的书卷读的津津有味,居然有种嫉妒的感觉,孔衍摇了摇头,叹了一句“女儿终于大了”,便不再说话。


北海作为程军新近的地盘,自然实施程军曾经颁布的政策,收缴开垦的土地分发给耕种在上面的农民,给失去土地的世家补偿,禁止严禁蓄养奴隶,释放所有的奴隶。

大量平民得到了土地,而世家得到的补偿也远远超过东莱郡,如果他们仍想要回土地,手中获得的地契卷已经足够,所需要的只是按照规定,拿出足够的粮食支付给分得土地的农民而已。奴隶得到了释放,并且得到了土地或是地契卷的补偿,成为了新的平民。这些人大多会在将来申请做工,或是加入军队,带给龙骧军新的血液。


北海的士族大家大多没有遭到彻底的打击,反而获得了很多补偿的地契卷。他们对于这种相当于土地和金银的等价物并没有多少信任感,害怕晋朝大军打来之后,地契卷就变成了废纸,于是抓紧在市场上抢购物资,用来兑换地契卷或是赎买农民的土地,推动了货物流动,但也让北海、东莱市场上本来就匮乏的物资进一步的减少,除了将军府控制下的金属和粮食,其他物品的价格飞涨。

将军府不仅没有限制物价,反而加派了不少衙役和军士监督市场,禁止一切用其他物品当做货币的举动,若是有人用黄金和白银进行交易,被抓到便要没收货物和黄金、白银。

程军又适时的命令将军府推出了地契卷兑换金银的服务,但限定来兑换的人必须是注册登记并且给青州将军府缴纳了交易税的商人,比价也是按照青州一般的田地换算,标价“十亩”的地契卷,只能够兑换一两黄金。

但北海和东莱市场上的物价极高,一匹布就要卖到四十亩地契卷。商人从徐州、兖州运送货物过来,临走时兑换成黄金居然有平时的三倍利润。而且,龙骧军纪律严明,从不劫掠商人平民,而且并不歧视他们。这让许多商贾放心大胆的带着大批货物赶往北海,终于一步步的将物价压低了下来。


孔玲玲虽然崇拜程军,却毫不犹豫的建议孔衍利用忠诚于孔家的“家丁”(奴隶有了平民身份,自然要更改称呼,以示区别)自己组建商队,用来贩卖物资,赚取差价。孔衍采纳她的主意,孔家果然赚到了不少。


原来,程军专门为行商而演讲过,曾说当今的北海正是“吕不韦”起家的好时刻。有人不信,有人没有实力,唯独孔玲玲觉得程军所说确实没有错误,于是建议家主行商,赚得一笔之后,又提议说,

“我听程军所言,其大志乃是天下,其权谋乃是无双,孔家素为大晋朝廷所不喜,何不设宴款待程军,试探他的才能,博得他的欢心呢?”

孔衍果然如此行事,在北海剧县最大的饭庄“德望楼”宴请程军,程军果然孤身前来。孔衍在酒宴上问及政事,程军也不推诿,一一对答,常说出令人深省的话语。孔玲玲中途出场,身着舞者的衣装,献舞一曲,博得宾客欢心。

孔衍见女儿有意程军,居然主动献媚,乃二十六年未见之事,心中已动,便顺势问道:“将军可曾婚嫁?”

“未曾。”程军饮酒微醉,没有提防。

“此女乃孔门长女,不知将军愿意采纳小女?”

孔衍的话竟然让程军瞠目结舌,这个现代人何曾将结婚当做如此小事,但他也深知,若是娶这孔门的女子,则解决了天下士族团结起来对付他的可能。毕竟,他也成了士族的金龟婿。况且孔玲玲确实也挺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念,算是一个出众的美女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