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烈士妻子的空军情结 —追忆一位可敬的昆明女性-我们的母亲

kmhzg 收藏 9 10536
导读:母亲-人类最伟大的称谓,我们最敬爱的母亲她将自己的一生无私的奉献给了丈夫、子女以及自己所热爱的祖国及军队,敬爱的母亲虽已离我们远去,但她的音容笑貌,她和蔼慈祥刚毅的身影永永远远留在了我们的心中。

烈士妻子的空军情结

—追忆一位可敬的昆明女性-我们的母亲

黄志辉 黄志丹

2009年,喜庆新中国与人民空军60周年之际,三代同堂,幸福生话着的五子女作文《六十方识父本色》、《雄鹰展翅在西线》、《军民同仇、陆空联战》缅怀父亲黄煦烈士。特别是看到父亲名列北京航空博物馆1551位《空军空勤人员烈士和牺牲飞行人员》纪念碑之145时,更加深切地思念我们的母亲—张家娴。

1923年9年23日,母亲出生于昆明“父亲拉洋车、母亲洗衣服,处于社会下层的贫穷劳动者家庭”。次年11月,“由于贫穷落后无知,儿女众多,家无隔夜粮”,年仅1岁2个月的母亲被生父母以“大布两尺,银元20”作交换,过继给张省三、王琴书夫妇为女。

重读母亲生前留下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日记》,八十年代的文章及《六十花甲回忆录》,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母亲的空军情结。

婚礼喜结空军缘

1937年12月,时年19岁的父亲黄煦在抗日战争爆发当年,立志“航空救国”,考入空军军官学校(笕桥航校)12期,在云南楚雄、昆明等地接受初、中、高级飞行训练。1941.10月,父亲由海路赴美国空军军官学校42-F班受训,先后学习了领航学、射击学、天文学、驾驶多种飞机的飞行技术并研究空战战术,以优异成绩毕业后,于1942.11月回到昆明。通过各方面了解,慕名“家风好,加之姑娘单纯,在学校表现好,气质雍容典雅,朴实脱俗”,“登门求婚的人确实不少”,“黄母亲自来家求婚”。

毕业于昆华女中的母亲在《六十花甲回忆录》中是这样表述的:“第二天,黄煦清早就抱了一束红玫瑰来送我。他能说会道,加之那一身衣服(空军制服)风度潇洒脱俗,又刚喝了洋水回来,我犹豫之后,接受了他的红玫瑰,他吻了我的手,这样就算定下了终身的婚姻大事”。

1942.11.16日,毛友桂、李志远诸同学帮忙筹备,请了五十桌客人在昆明三市亍“共和春”,举行了非常排场热闹的定婚仪式。定婚后相处的日子里,“月上柳稍头,人约黄昏后”,赏月大观楼,骑马驰草地。“可以说是一往情深,海誓山盟不变心。我的恋爱生活也就在定婚之后开始的,初恋生活是美满的,他体贴我,特别是对我的处境给予莫大的同情和安慰,而且要在婚后让我更幸福”。

12.23日,“在冠生园包酒席,在翠湖南路的一个礼堂举行婚礼”。“到冠生园,他的同学又举行了最隆重的仪式,他们动作很快地排成两行,佩剑一下抽出来搭成人字,等我和黄煦从中间过去。连餐厅的几个美军也站起来拍手欢迎”。“12.26日,婚后第四天离开昆明直飞成都,我们真正的度蜜月了”。“我们确实是幸福的,我们互相关心体贴”。1943.1月底,黄煦到部队报到。


脱险归来识空军

1949.12月,父亲参加昆明起义后,受到台湾的通缉,同时停止了其妻儿的一切供给。在12期同学的大力帮助下,时年27岁的母亲以解决生活待遇问题为由,亲自到台北找到当时的空军司令王叔铭,向他要求解决生活问题,王的回答是,你丈夫有意投“匪”,做妻子的是当然要跟着倒霉的。母亲对他说:我跟着倒霉,你是黄煦的教育长,你更应该负责。母亲当时是带着年仅6、3、2岁的三个子女去找他的,孩子又生病,横下一条心给他又哭又闹。王的随身秘书副官陈秉俊是12期黄煦的同学,当时也帮着母亲说话,这样王才答应,撤销通缉令不行,仅准许到香港投亲,以解决生活问题。经过不少周折,在12期同学的帮助下,母亲于1950年7月中旬拿到离境证明后,携我们三子女历尽千辛,出险台湾嘉义辗转取道澳门回到了广卅”。(摘自1983年版《云南现代史研究资料•关于黄煦烈士》•14辑)

从五十年代的日记中可看出,母亲从台湾脱险回到人民空军部队后,其深切感受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认为父亲的路走对了。1950.10.27日母亲的日记最能证明这一点,“听煦讲过多次的川西航空处处长向黑樱同志今天见面了。••••••当时心中涌现出了很多想法,这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过去听到的那些反宣传共产共妻,共产党是多可怕!自己回来还不是因为爱人回来才跟着回来的,到底煦做的对,这一步是走对了”。

眼前的这些首长多正派多热情多可亲啊!我对向处长说,“因为煦回来了,我想总是好的,所以才决心回来。反正那边已经通缉他,说他通匪。我住下去,第一是三个孩子怎么办,第二是生活也困难了,还是他的同学帮忙,要不然确实是困难的”。向处长说,“你很有志气,原来我们听黄煦同志说,你很软弱,是一个十足的贤妻良母,天地有多大都不知道的人,怕你脱不了虎口,我们还为你担心,看来你是勇敢的。他们骂我们是“土匪”,黄煦“投匪”了,你还是争气的回来,是对的”。母亲在日记的最后又再次提到,“送走了首长,我的心一直不平静。多有风度的一位首长呵!多好,人家比我没有大多少岁,可人家讲的话多有修养,和过去那些刮民党的乌合之众真不可比喻。煦的这条路是走对了”。这一观点直至1982.10.7日母亲愤书“关于黄煦烈士”一文(载1983.3月出版《云南现代史研究资料》第14辑)时也没有改变。文中就1982.5月第10辑郭佩珊及1981.11月《昆明文史资料》第1辑张有谷回忆录中关于黄煦起义的有关问题阐明史实,进行了更正。历经“十年文革”磨难的母亲仍然坚信,“黄煦之所以拒绝回台湾,毅然参加卢汉起义,并非突然的,他在党的既往不咎的政策感召下,同时受12期同学邢海帆和学生周正(二人均是中共地下党员)的进步思想的影响,加之对国民党腐败的不满,都是参加起义的基础和动机”。“他是9架飞机的驾驶员中唯一没有回去的一个人”。

二是感受到新旧空军的不同。在1950.10.15日记中,母亲写道,“王洪智的慰问信多么亲切和关心呵!这就是煦所谓的革命大家庭的温暖了。真是几个月前没有想到过的。难怪煦毅然决然的起义”。“虽然生活方式上改变了,又是变的这样实实际际的,不向(象)那些旧社会的排场,虚伪的排场。今天没有米下锅,出来还得充着我家多富有,臭派头拽的多足。想起来那种鬼生活多有(使)人倒胃呵!在10月27日的日记里,母亲答谢向处长关心时说,“现在还是很好啦,我们过去的生活还不如现在这里。现在随便什么都实实际际的,不像过去那一套,假面子、虚伪、臭排场,家里买菜的钱都没有了,但是还得装装蒜,人与人的关系也是建立在金钱上,那种鬼日子我是过够了。从和煦结婚七年的时间一直就跟着他过那种鬼日子,从第一天起我就感到怪不自然的,很蹩扭,现在倒是让我不受那些拘束了。作为一个人来说,连起码的生活都不能按照自己的本性来过,有什么意思呢?虽然我回大陆只是三个月,在广卅、到昆明,在家中还是改变不大,但是到底有了一定的改变。到部队的这两日我是觉得太舒服了,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说,我感觉这种日子才是人间乐园呢!”当天的日记里母亲还憧憬了年老后的美好生活:“这几天来自己真是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什么都感到新鲜、亲切、纯朴、实际,这样生活是我在过去经常向往的,‘年老还乡时到农村去隐居,一天三餐、清茶淡饭、布衣布衫,脱离浮华的,虚伪排场的生活,种上几亩菜地,养上一群鸡,留一、二个小些的孩子,在身边养上一两匹马,煦可以代着孩子们去骑马打猎,我在家养鸡煮饭’。这是煦参加革命前经常和我谈起的理想私生活和环境来看,现在是实现了一部分,而且还提前实现”。


离队常忆空军情

1953年8月8日,时任飞行中队长的父亲在执行成都—重庆飞行任务途中,“因飞机左发动机故障,在紧急迫降过程中,发现众多群众,为避免人民生命财产受到损失,毅然停止迫降转向它处而英勇牺牲”(同年,西南空军政冶部追授革命烈士)。

坚强的母亲把对父亲的思念注入了五个子女。

父亲的牺牲,使年仅30且身怀有孕的母亲心灵受到了极大创伤。9.17日,遗腹子老五在四川成都出生,名志航(取父“志在航空为民酬”之意)。母亲牢记“我是烈士家属,革命子女的母亲” (摘自1966.10.20日《日记》),谢绝送子、改嫁的善意,告慰父亲英灵,孀居32年,含辛茹苦,哺育五个子女。

母亲的言行实践了1950年10月川西航空处向黑樱处长来看望刚到部队的她时说过的一段话:“听同志们说你这次回来的经过真不简单,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和阶级斗争的,把我们的后代安全带回来了,这是你的功劳,这个功劳可不简单啊!这说明了你是一个新女性,有一颗顽强的心,不甘落后,到底是胜利了。我们老黄可以御下包袱了。”

仅以母亲六十花甲时还深情的回忆21岁时初为人母的情景为证,“从此多了一个小家伙,孩子的事太多,我几乎是变了性格了。我一分钟也放不下我的儿子,舍不得让他哭一声,他可长得好,又白又胖,可我瘦了,我是太累了,每晚抱着他走。正值三九严冬,煦怕我累病,我确是瘦的跟妊娠期一样。什么都是我自己动手,这是我们爱的结晶,我的心上肉,怎能委曲他呢?奶水多了,孩子胖了,一天天看着他长”。“煦吃醋了,说我和他感情疏远了,一心只有一个孩子,成天和不懂事的孩子说话,不和他说”。

1958.2月,母亲携四子一女由成都迁居昆明。

在1964年8月1日的日记里,母亲表达了让五个子女继承父亲遗志的心愿:“部队啊!我的母亲。我的这半生是再无法回到你的怀抱了。只有让我把我的孩子送到你的怀抱来,让他们在你的教养下成长壮大”。1960、1965、1968、1969年母亲先后送四个子女从军,1971年又把年仅18岁的遗腹子黄志航送到了父亲生前的空军部队。烈士子女皆从军,其中三个还先后奔赴过援越抗美、援老抗美、自卫还击作战的前线。1978年11月,女婿参加自卫还击作战,母亲提前赶赴军营亲自照顾女儿生育外孙。父亲的18个子女、婿、孙、儿媳、孙媳中,共有12人从过军,至今还有一个孙女在军队服役。

直至逝世前,母亲仍深情的怀念空军13师。

母亲深切怀念父亲的空军战友。1983.9.23日,母亲在未能写完的《六十花甲回忆录》中,留下的最后一段文字是:“缅怀故旧,无限感伤。顾乃润、邓继华、吕云华、还有蒋全福、毛友桂、符葆卢,特别是经常来为我杀鸡的黑牛等的诚挚的、热情的相处,给我留下的记忆是不可磨灭的。尤以顾乃润(婚礼时父亲的伴郎)的死(1944年去印度接飞机回重庆白市驿没几个月摔死)我是沉痛的,如果他俩还在人间,也将为我现在的生活和处境分忧。

母亲深情怀念空军部队的生活。在1964年3月10日的日记里,母亲写道:“1950年到达部队后,党给了我新生的启示,让我知道了人生的目的和意义,让我知道了革命道理,同时,党给我无限的温暖和关怀,使我热爱生活,使我更认识到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来之不易,我更珍惜它”。“离开我的家庭—部队是七年了,虽然时间是那么长,但我对部队的怀念也是随着时问越励害。古人“南国红豆多相思”发出思乡之情,如今的我,对部队的怀念也不亚于古人的乡思”。

1964年8月1日的日记里,母亲再次表达了这种思念之情:“一年一度的建军节又到了。十一年了,我在这一天思想是不平静的。这伟大的节日,它和我有着血肉相关的千丝万缕的关系啊!煦牺牲十一年了!由于几年来的部队生活,我和它在思想深处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爱部队,我爱部队的首长、同志,我爱部队的生活、工作和作风”。“部队的教育培养使我由枯井中走出来,使我放开了眼界,使我知道怎样珍惜自己的今天,使我看到了未来的幸福远景和克服自己的暂时困难,部队首长的关心使我深深感受到革命大家庭的温暖”。

我们还记住了,在1971那个是非颠倒的年代,母亲含冤受屈近乎崩溃绝望时,是空军13师及时派人来昆昭雪,使母亲及烈士子女得以笑对人生。

1985年4月20日,母亲因病抢救无效在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去世,享年62岁。子孙们敬献了挽联:

哺五子,含辛茹苦,三十三载,前辈女中杰!

育七孙,无微不至,一心一意,后生口上碑!

同年5月,武汉军区空军置地50平米建烈士墓,合葬父母于昆明麦冲祭天山。

2010年1月10日,空军航空兵13师与昆明市政府商定,黄煦烈士墓迁葬昆明金宝山公墓军魂园。



2010.1.10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