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序章 序章 生死阻击

战犯2014 收藏 19 2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size][/URL] 隆隆的坦克扬起漫天的尘土,车后跟着猫着腰密密麻麻的鬼子,天阴沉沉的,黑压压一片就像一团黑云凶神恶煞的扑向国军的阵地。国军阵地上,独立322团的战士匍匐在战壕里,看着眼前的场景,不少人咽了咽口水,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钢枪,一些刚入伍的新兵哪见过这阵势,忽然觉得裤裆子里黏黏糊糊的,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隆隆的坦克扬起漫天的尘土,车后跟着猫着腰密密麻麻的鬼子,天阴沉沉的,黑压压一片就像一团黑云凶神恶煞的扑向国军的阵地。国军阵地上,独立322团的战士匍匐在战壕里,看着眼前的场景,不少人咽了咽口水,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钢枪,一些刚入伍的新兵哪见过这阵势,忽然觉得裤裆子里黏黏糊糊的,尿了一地,脚下直发软。老兵们喘着粗气,调整着自己的心跳呼吸,扔了手中的烟卷,咬着牙咒骂着!焦躁,恐惧,茫然,不知所措统统向他们袭来。独立322团少校团长单宝轩手持望远镜,单宝轩不喜欢戴钢盔,真要是挨了炮弹戴什么都白扯,黄沙飞腾,坦克隆隆的朝着他们扑来,震颤着整个阵地都在发抖,单宝轩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定了定神,趴在战壕里单手举拳,扯着脖子喊道,“准备!”

所有人全都嘁叱咔嚓的拉开保险,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脚跟着不由自主的哆嗦,“呼……呼……呼……”耳边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声音,战场的一切仿佛远离自己,内心感受着这片刻诡异的安宁,直到一发炮弹划破那团子黑云狠狠的砸在322团将士的头上,他们才如梦初醒般的打起了精神,“准备!”单宝轩一直喊着准备,可是一直不下令开火,坦克尚在射程之外,现在开火也是徒劳。坦克只是象征性的射击,后面鬼子的炮兵才是这里的王者,手中炫耀式的扛着那个及腰的炮弹,哐啷一声方静滚烫的炮管,不要银子似的往国军阵地一顿很砸。这炮弹的威力对这些只见过步枪小野跑的小伙来说就像是晴天霹雳!一声声惨叫,一声声听得人心惊肉跳的爆炸声,战士们被鬼子的炮火打得晕头转向,老兵闭着眼睛祈祷着,新兵们吓得嗷嗷直哭,一屁股坐在地上,被老兵一把揪着就往战壕下拽。

一发炮弹在单宝轩的不远处炸开了一个大坑,刚刚还趴在上面的战士早已不见了踪影,片刻,单宝轩和战士们总泥土中钻了出来,却总觉得天真下起了雨,是雨由不是雨,热热的,黏黏的,夹杂着黄泥,噼里啪啦的往下砸。大家还在纳闷,天上忽然下起了雹子,一个粘了吧唧的雹子砸在单宝轩头山,竟然不硬,还趴在上边了,单宝轩顺手一把扯了下来,一看,竟然是一个人的心脏,单宝轩分明还能感觉到心跳,一把抛开,恶心的打了冷颤,更多的人体器官被扔了下来,血淋淋的打在大家身上,惨叫声还在耳边回荡,一个个被炸酥的肉体竟然发出了一种奇异的香味儿,大家知道这是什么味儿,不少战士哇哇的都吐了,炮击越来越猛,大家最后连趴在战壕上困难全都躲在战壕里,单宝轩身旁一个操南方口音的小子一直在默念“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一道用血肉组成的几千人的防线正正被日军狂轰乱炸了进半个小时,炮击过后坦克终于不再迟疑,全速前进,单宝轩和众人被炸得晕头转向,一个小子刚探出头,啪!脑袋就像是一下子缩到脖子里似的,整个没有了,等单宝轩等人探出头,甚至已经可以看清坦克履带上夹着的泥和草,单宝轩大喊道,“打!给我打!”

士兵们一个个深吸一口气,几乎是憋足一口气闭着眼睛就爬起来对着墙面就打,也不知道打的什么,总之枪是响了,拿机枪的几个小子都是大个儿,拿着机枪就是一顿突突,坦克后面的鬼子像被收割的麦子倒了一片,单宝轩大喊着,“把手榴弹包拿上来!”几个拎着篮筐都聚了过来,“旺财!看见了吗!?”单宝轩指着最前面的那辆到处扫射的坦克,“下面那个轱辘,扔进去!你他妈听明白了没!?”

“明白!”旺财喊着,腿却在哆嗦,单宝轩拍拍他的脸,用力一指!“上!”一群小伙闷着头就往坦克尥,“掩护!”鬼子坦克里的机枪手看见了这群不要命的小子,掉转对着阵地的枪口,嗒嗒嗒,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国军将士才跑了几步就倒下了,单宝轩大喊,“第二队,上!”前赴后继,国军将士在己方炮火的掩护之下,一个个跨出战壕,终于靠近了坦克,炸药包一扔,掉头就往回挣命一样的跑,冲出去的再没回来,冲在最前面的3辆坦克终于被炸毁了,单宝轩抓过身边的斩灵,宝剑出鞘,大喊一声,“上刺刀!”

“命令2营马上增援!”放下一句话给接线员,单宝轩带头冲出了战壕,“给我冲!”

“杀!”满天满地的喊声,战壕里早就憋足了劲的国军士兵冲进了鬼子的队伍,单宝轩看准了一个正在端起射击的鬼子,“啊!”对着他那拿枪的手用力一劈,鬼子哇哇叫着,没了手掌的手臂举在眼前,痛苦的到处乱窜,单宝轩过去就是一脚踹,妈了个X,我他妈死了多少兄弟,你一双手陪得起吗!?看着疼的满地打滚的鬼子,单宝轩刚要举刀,后面的一个鬼子怪叫着冲向自己,单宝轩回头的时候那鬼子的刺刀已经快够着自己了,糟糕!“啪!”那鬼子突然一个踉跄倒下了,顺着枪响的方向看去,单宝轩看到一个点头哈腰的小子正在招手,“诶!团长,我打死啊,你可以得……啊!”一把刺刀穿过了他的胸膛,抽出,另一把刺刀穿刺了他的肚子,抽出!刚刚还神气活现的像单宝轩邀功,一下子死在了鬼子的刀下,单宝轩倒吸了一口凉气,顾不上伤感,一转身,几个鬼子正朝自己过来,拎起刀口,对准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个,一个箭步上前,单宝轩突然一闪,那人扑了个空,刚要转身,一个刀光闪现,自己的脑袋已经搬了家,单宝轩感叹着大哥的宝刀削铁如泥,一个钢刀带着寒气冲着自己的后脑勺就刺了过来,单宝轩一个跳转背刺,仓浪浪浪~~金属碰撞的声音刺耳的传来,单宝轩握了握刀柄,时刻注意着两边的情况,那名冲向自己的鬼子看军衔是个大尉,单宝轩看着鬼子这是熟悉的打扮,突然涌起一种莫名的仇恨,猛然间怒睁双眼,拎着刀就冲了过去,那个大尉反手一挡,招架不住,单膝跪地,单宝轩突然想起了自己左肩上的伤口,袖濑曾经就是这样削掉自己的半个肩膀的!单宝轩反手一挥,刀刃与刀刃划着火光就朝鬼子的脸削去,鬼子害怕,刚一扭头,单宝轩突然收到,那股子用力过猛直接倒在了地上,单宝轩一刀砍下去,削掉了他左手。鬼子很坚强,脸上疼的青筋直蹦,可是就是不喊疼,单宝轩冷笑一声,朝着已经被砍掉半截的手臂又要一刀,鬼子忍着剧痛一个侧滚翻竟然又翻身站了起来,单宝轩突然看到身后又有几个鬼子要冲过来,那名大尉竟然大喊一声,“八格牙路!统统滚开!”几名鬼子掉转刀口朝着别人冲去,单宝轩冷冷一笑,用日语说道,“有种,我给你来个痛快的!”鬼子愣了一下,大概是单宝轩突然说起日语让他懵了一会,单宝轩那会给他喘息之机,疾步赶到身前,两人肩膀相撞的一刻,斩灵刺破了大尉的胸膛,一口鲜血吐在单宝轩脸上,单宝轩冷冷的拔出刀口,反手一挡,正好接住了一个鬼子的劈砍,那名鬼子很诧异,单宝轩从刚刚大尉的眼睛里已经看到了这名冲向自己的鬼子,单宝轩,举着刀,朝着鬼子的裤裆就是一脚,牛皮军靴狠狠的踹了上去,感觉鸡蛋被自己踢破了,单宝轩看着鬼子狰狞的脸,朝着他的脖子就是一刀,鲜血溅的单宝轩满身满脸,单宝轩喘着粗气看着瞒天瞒地的厮杀,拎着刀冲向几个正在围攻一名国军士兵的鬼子。

临沂城内早就炸开了锅,城外布防的部队已经与鬼子交上了火,徐祖贻调兵遣将正在支援正面阻击的独立322团和39旅,“59军到了没有!?”徐祖贻在指挥部里来回的踱着步子,“报告,59军来电,明晨到达!”

“明晨!?”徐祖贻皱着眉头嘴里碎碎念叨着,“明晨,明晨……”他心里没底,“给前线电话,告诉正面防备部队一定要坚守到明天早上!”接线员刚要拿起电话,电话却响了,“喂,将军,前线来电!”

徐祖贻快步走过去拿起电话,那头到处是震耳欲聋的枪炮和喊杀声,电话那头是39旅旅长戴云天,戴云天对着大话大喊着,“将军,正面322团已经拼上了刺刀,日军强渡沂水河,我们快支持不住了!”

徐祖贻定了定神,“坚持住!务必给我顶到明天早上!增援临沂的59军已经在路上了!”

“将军!能不能撤到沂水河以西,敌人的火力太猛!我们伤亡太大了!”

“不行!守不住阵地提头来见!”“啪!”徐祖贻狠狠心挂断了电话,他知道前线抵挡日寇要付出什么代价,可是一旦敌人渡过沂水,突破正面防线,临沂就算是完了!

正面战场单宝轩的322团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打退了敌人的第一轮进攻,勉强守住了几乎被炮火夷为平地的战壕,322团歼敌400余人,自身损失已经过千,正面的缺口由刚刚上来的2营填补,1营和3营已经损失大半,单宝轩喘着粗气命令所有士兵准备迎接敌人的第二轮攻击!大家拖着疲惫的身躯趴在战壕上,4营的士兵送来了热腾腾的馒头,一个小伙从筐子里拿出一个馒头嚼都不嚼就往下咽,噎得他搓足捶胸,单宝轩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慢点!”单宝轩快步走过整个战壕,看着战士们一个个像血人一样啃着雪白的馒头,战壕里到处都是残值断臂,战士们看着单宝轩走过身边都自觉的站立起来,单宝轩挨个的冲大家点点头,看到一个大个儿一口一个吃着手上的馒头,单宝轩把自己塞到他手里,“团长……”“拿着!”单宝轩继续往前走,一个伤病的左手被个鬼子砍了下来,单宝轩脱下自己的军装,“绑上!”勉强止住了血,单宝轩继续往前走,突然有一个人大喊,“团长,你看,那是什么!?”

单宝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向天空,一排像是大鸟以很快的速度向阵地飞来,夹杂着马达的轰鸣声,单宝轩突然瞪大了眼睛,“卧倒!那是鬼子的飞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