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一号机密」是如何奇迹般保存下来的?

从1930年秋开始,中央文库将近20年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奇迹般地保存了下来。为了这个堪称中共早期记忆的「一号机密」,一批英雄前仆后继地在共和国的丰碑上镌刻上了自己不朽的名字。



为保机密而献身的陈为人



上世纪30年代,为适应上海地下斗争的生存环境,中央秘书处新规定:中央下发的文件和各地上报的文件,均实行「三套制」(一式三份),一份送共产国际代存,一份送文件保管处集中保存,一份呈请中央领导人批办。1930年4月《中共中央对秘密工作给中央各部委同志信》再次强调:由于环境恶劣,各机关不宜保存文件,凡是「不需要的文件,必须随时送至保管处保存」。



到1930年,文件保管处已经集中了大约20余箱文件、资料。中国共产党第一座秘密档案库(党内习惯称之为「中央文库」)在上海戈登路1141号建立,具体由中央秘书处文书科长张唯一负责。



1931年4月、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兼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中央总书记向忠发相继被捕叛变,中央文库不得不紧急转移。



l931年底,张唯一奉调为中共上海执行局秘书处负责人,经中共中央秘书处批准,调任陈为人管理「一号机密」,由张唯一单线联系。



1932年正式接手文库后,陈为人将隐蔽在张唯一家的文件秘密搬运至自己的家中,按照党中央的要求,中央文库对外要以「家庭化」的形式出现。陈为人开设了一家湘绣店作为掩护,妻子韩慧芝则在附近一所小学当教员。



当时,文库工作人员必须独址居住,独立活动,不参加党的会议等公开活动。在同外界的联系上,由妻子韩慧芝负责,陈为人只是驻守档案库。为防不测,党组织也只派一名领导与文库负责人单线联系。一遇情况有异,档案库必须立即转移。几年内陈为人夫妇不知搬了多少次家。



1935年2月,张唯一被捕。两天后,不明情况的韩慧芝照例前去接头,被守候在那里的特务逮捕。妻子没在规定的时间内回来,陈为人明白一定是出事了,可是他的第一反应不是营救亲人,而是如何安全火速转移文库。



陈为人找到一幢免担保的二层楼房,但每月30块银元的租金十分昂贵。当时,陈为人已经与党组织失掉联系,断了经费来源。但他化名张惠高,以木材行老板的身份租了下来。



为了文库的安危,又不能出去工作,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陈为人只好典当衣物,维持最低限度的生活。全家每天以两餐红薯或山芋粥充饥。为了不让房东察觉他家生活艰辛而引起怀疑,他常常盖上一片干鱼端到楼上吃,快到楼门口时怕孩子们看见,又把鱼片藏起来。就这样,那片干鱼片足足用了一个月之久。



受党的委托,中央特科负责人徐强也在到处查访陈为人。1936年秋,陈为人终于与徐强接上关系。



陈为人接手地下文库后,长期忍饥挨饿,缺医少药,肺病日趋严重。为了陈为人的身体也为了文库的安全,徐强决定立即转移全部文件。



移交完文件,陈为人病重不起。1937年3月12日晚,年仅38岁的陈为人去世。l945年,中共「七大」追认陈为人为革命烈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