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强口供:平时不花钱 最大支出是“嫖娼”

总工程师 收藏 2 5167
导读:公诉人对文强全家历年支出及收入进行举证,一家三口买保险花费238万,文妻放高利贷养弟弟 昨日庭审中,控方对文强3000多万的家产进行了盘点,并披露了文强全家花200多万买保险、文强妻子周晓亚放高利贷、文强自称嫖娼花12万等细节。 鱼塘藏款实为665万 曾有报道称,周晓亚在得知文强嫖娼之事后,坦白了在一处鱼塘藏有2000万巨款。 昨日庭审披露,藏钱的数额为665万。周晓亚弟弟周泽新交代,他把钱藏在亲戚郑某家楼顶的蓄水池里。检方称,最终清点发现,查获的港币是113万余元,美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公诉人对文强全家历年支出及收入进行举证,一家三口买保险花费238万,文妻放高利贷养弟弟


昨日庭审中,控方对文强3000多万的家产进行了盘点,并披露了文强全家花200多万买保险、文强妻子周晓亚放高利贷、文强自称嫖娼花12万等细节。




鱼塘藏款实为665万


曾有报道称,周晓亚在得知文强嫖娼之事后,坦白了在一处鱼塘藏有2000万巨款。


昨日庭审披露,藏钱的数额为665万。周晓亚弟弟周泽新交代,他把钱藏在亲戚郑某家楼顶的蓄水池里。检方称,最终清点发现,查获的港币是113万余元,美元是57万余元,欧元1.65万元,澳元0.58万元,包括人民币共计665万余元。


此外,公诉人还称,文强一家在8家银行有存款,侦查机关查出时余额是90万余元。


公诉人称,文强一家转移出去的现金多达310万元。文强感觉巨款放在办公室不安全,先后两次把大量现金交给心腹黄代强保管。最后一次,文强将办公室衣柜中的现金交给黄代强时,具体金额都不知道。几天后,黄代强致电文强,“清点了一下,一共是270万元。”


全家花238万买保险


身居高位,生活奢华,文强一家还非常注重买各种保险。昨日上午,公诉人称,文强家先后在四家保险公司花了238万买保险。


公诉人介绍,侦查机关查证,文强家在泰康人寿买保险花144余万,在新华人寿买保险花28余万,在平安保险花35万,在幸福人寿花30万。


公诉人称,文强一家三口还都在炒股。公诉人称,文强之子炒股赚了2万元钱,这部分钱将作为家庭正常收入,会从犯罪所得中扣除。


文强的账号内,究竟有多少钱则成谜。公诉人称,因其账号所设的交易所网络故障,无法查出其账号内的金额。


公诉人称,在文强调往重庆市之前,其家庭存款仅2万元人民币和2万美元,再加上其个人私房钱35万元。


文强坦言,调到重庆后,工资之外自己每年还有各项出差补助10万元。文强说,因自己破大案较多,破案奖金高达30万元,“我今天中午才想到,其中仅张君一案就获得10万元奖金。”甚至,他还突然想起了自己发表论文的稿费。


妻子放高利贷多有去无回


公诉人称,周晓亚借出155万元,至今未收回,相当部分用于放贷收息。


起诉人当庭公布,周晓亚放出的钱,利息最低的是月息1分,最高的是月息5分。


周晓亚还在一家放高利贷的典当行存了50万,专门用于收利息,所得利息全部给娘家的两个弟弟用。


公诉人称,周晓亚瞒着文强,花12万余元以表弟的名义买了一套房。周晓亚称,担心文强和自己离婚,“给自己留条后路”。


让人意外的是,周晓亚居然曾借给家里的钟点工8万元,该钟点工至今没有归还。


文强嫖娼花费12万


昨日庭上,公诉人对文强全家历年来的家庭支出及收入进行举证。公诉人称,文强在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17年,工资的收入总计是47.3万元,其妻子周晓亚的工资收入总计为34万元。


检方按照重庆当地城镇居民的支出标准,加上文家的车子、房产装修及儿子出国留学等费用,共计217.78万余元。


文强认为不准确,称自己在吃方面花费极少。自己都有制服穿,以重庆市平均消费水平来计不合理。


公诉人当庭还宣读了文强的一份口供,“我自己吃穿抽烟喝酒都不用钱,烟酒有人送,最大的支出就是花在嫖娼上12万元。”


文强听后小声嘟囔,“那12万给了那个你们说被强奸的女孩,至于是嫖娼还是强奸,法院还没审……”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