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家千万女老板因赌博欠债四千万

总工程师 收藏 0 484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7_73954_10673954.jpg[/img] 一年前,她还是坐拥千万家产的阔气女老总;一年后,她输光全部积蓄和房产,价值千万的企业抵掉外还欠下四千万元赌债。作为常州钢件租赁行业的龙头老大的樊香子彻夜未眠,身陷赌场让她追悔莫及。昨天,记者从常州警方获悉,樊香子又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常州警方刑事拘留。   □快报记者 葛小林 周青   事发:债主哄抢物资抵债   2009年12月14日上午七点多,


身家千万女老板因赌博欠债四千万

一年前,她还是坐拥千万家产的阔气女老总;一年后,她输光全部积蓄和房产,价值千万的企业抵掉外还欠下四千万元赌债。作为常州钢件租赁行业的龙头老大的樊香子彻夜未眠,身陷赌场让她追悔莫及。昨天,记者从常州警方获悉,樊香子又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常州警方刑事拘留。


□快报记者 葛小林 周青


事发:债主哄抢物资抵债


2009年12月14日上午七点多,常州新北区三井街道内武木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木公司)门前围了三四十人,这些人一边将这家公司的大门堵了起来,一边大声叫喊着“樊香子你出来!你给我出来啊!”


喊着喊着,人群中便有人冲进了工厂内,大声说着:“到现在一分钱都拿不到,我们去搬东西吧!”紧接着,冲进工厂内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大家纷纷开始搬抢厂里的一些钢管、扣件等物品。为了一些物品,有人互相争抢,甚至动起了手脚。


接到报警赶来的新北公安分局三井派出所民警立刻赶到现场维持秩序。然而现场情绪激烈的人并不买账, 派出所民警在现场简单一查问,居然发现这个樊香子欠下了这些人近四千万元现金。


“许多人都说她已经卷着我们几千万逃到了外国了!”一说起这个樊香子,围观的人群个个气愤不已。


一个由经侦部门和辖区派出所警察组成的专案组迅速成立,并随即开展调查。


背后:16年奋斗一夜泡汤


人们口中的樊香子就是这企业的老总,是一位能干的女强人。今年47岁,原是江西人,父亲原是当地某县的政府官员。1976年高中毕业后她先在法院工作,随后调进了当地的物资局,1988年调进了武木公司做钢模租赁部会计。


1993年,当时的武木公司是武进的一国营企业,当时公司的营运已见颓势,而樊香子签下了一份承包协议,将公司那5000平方米破旧的钢构全部吃了下来。


创业之初虽然每年只要支付公司2万元租金,但还得养活4个工人。不过,樊香子都挺了过来。公司效益也开始好了起来。


1997年,国营企业改制全面展开,她乘着改制之机,端下了这家公司。这时,她的起步资金只有15万,再加上公司原有的大量钢管已经破旧,必须得新购置一批,于是她向银行贷款了150万,另外还向亲戚朋友借了50万。


20世纪末,她的业务蒸蒸日上,迅速成为钢件租赁行业的龙头老大。一些小规模的钢件租赁商都非常主动,非常乐意将钢件调给她,“我们都知道,租给她,我们肯定能赚到钱”,一位做钢件的租赁主说。


“只要有工程,要用到钢件,除非是她不出马,否则我们别想拿下业务。”同行们这样表示。业内估算,她这16年打拼,全部资产在两千万元。


警方介入调查发现,樊香子的公司一个月前就抵给了别人,而她的全部资产也都抵押掉了,自己都在给他人打工了。在外,还欠了20多人,总值2000多万元的本金债务。


原来,一年间,樊香子输光了全部身家:自己苦心经营16年的企业,自己的全部存款、连自家的三套房子也抵债抵给了别人。


此外,在外借款本金2000多万,还有赌博的“水钱”近2000万。


豪赌:一夜输了800万


其实,在12月14日前几天,很多债主联系不上樊香子,并不是她逃跑了,她其实是被人非法拘禁了。原因也是因为她欠了别人的钱。


发生堵门事件后,樊香子主动跑到了公安局。不过她不是来自首的,她说她是到公安局说明情况:自己并没有携款外逃。但专案组立案侦查的初步结论是,樊香子已经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这时,樊香子痛哭流涕,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了下来。


樊香子是在2007年底开始迷上了赌博,一位姓陈的女子,将樊香子带进了专业的赌博公司。


一开始他们玩“二八杠”,后来又玩“斗牛”,基本上是输多赢少。在武进工业园的工厂里隐藏着一个赌档,每天有十几个人在赌,大多是老板、老总。那次,樊香子输了120多万。在武进鸣凰一家宾馆里,樊香子手气实在是背,一连输了600万,光“水钱”就有二十来万。在庙桥的一个赌档里,她输了400多万,“没钱上一把牌”。


“输了钱就想着翻本结果越输越多”。在新北区魏村的赌档里,她还是输了300万,其中仅“水钱”就借了100多万,“1万元月息是3000元的高利贷!”


赌得眼睛都发红了。2009年10月份在新北区富都宾馆的赌档里,几乎所有人都输光了现金。于是,大家就把中华香烟的外壳撕下,就在上面写数字,“10万”“20万”“50万”,就这么押上去。那一晚,她输了800多万。


悲情:女老总成打工者


乔某是武木公司的老职工,退休多年后意外遇到了樊香子。当时,乔某家拆迁,老房子拆了100多万,正想着是存银行还是投资。她说,她刚接了个大工程,要添置一批钢管。出于对樊香子的信任,乔某将100万全部借给了她。而樊香子也很爽快地写下了借期两年的借条。乔某一看,年利率是25%,远高于银行,非常开心。而樊香子拿到钱,直接就抽出了25万给乔某,“一年的利息先付给你”。


后来,樊香子实在是赌债压身,接连向杨某借了三四百万。到最后实在不能偿还了,她只好把公司也抵给了杨某,樊香子则在公司打工,“众人眼中,我一直是成功女强人,如今因为赌博走投无路,我无颜面对。”如今,她的女儿还不知道母亲因为赌博背负了如此沉重的债务,还将面临刑事追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