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达三百勇士系传说 并肩作战的有近万人

2野劲旅 收藏 25 25087
导读:鉴于第一次远征希腊时波斯海军在阿托斯山遭遇的覆舟之祸,薛西斯动员大量的人力在阿托斯附近的地峡处挖掘一条从海到海的,宽度足够两艘三列桨船相并划行而过的壕沟,把阿托斯山上的城市变成岛屿上的城市,而非大陆上的城市。这一工程大约耗时三年之久,希罗多德认为薛西斯是出于傲慢的心情才下令进行这次挖掘的,因为他想显示他的威力并且想给后世留下足以想见他丰功伟绩的东西。因为把船只拖过地峡是一伴很容易办到的事情。 薛西斯所做的第二项准备工作则是针对远征军的后勤。他在调查了各个地点的形势之后,下令腓尼基人和埃及人把粮草贮备在

鉴于第一次远征希腊时波斯海军在阿托斯山遭遇的覆舟之祸,薛西斯动员大量的人力在阿托斯附近的地峡处挖掘一条从海到海的,宽度足够两艘三列桨船相并划行而过的壕沟,把阿托斯山上的城市变成岛屿上的城市,而非大陆上的城市。这一工程大约耗时三年之久,希罗多德认为薛西斯是出于傲慢的心情才下令进行这次挖掘的,因为他想显示他的威力并且想给后世留下足以想见他丰功伟绩的东西。因为把船只拖过地峡是一伴很容易办到的事情。

薛西斯所做的第二项准备工作则是针对远征军的后勤。他在调查了各个地点的形势之后,下令腓尼基人和埃及人把粮草贮备在最适当的场所,而从亚细亚的一切地方用货物船和运输船把粮草运到这样的一些地方去。他们把粮草的大部分运到色雷斯的所谓“白岬”之地,其余的则分别运到佩林托斯人的国土上的推罗狄萨,或是运到多略司克斯,或是运到斯特律蒙河上的伊翁,或是运到马其顿去。

至于薛西斯所做的第三个准备工作,则是在赫勒斯滂海峡上架设能够将其大军渡到欧洲去的桥梁。架设桥梁的过程并不顺利,当腓尼基和埃及人刚刚用白麻索和纸草共假设起两座桥梁的时候,立刻便刮来了一阵强烈的暴风,把工程全部摧毁粉碎了。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来一次,为了能够保持绳索的紧张程度,他们在黑海这一面的桥下把三百六十只五十桨船和三列桨船连结起来,而在另一面的桥下则把三百一十四只五十桨船和三列桨船连结起来。把船只这样连结起来之后,他们便投下了非常巨大的锚;有的锚是从靠近彭托斯的船只投下去的,为的是顶住从那个海上面吹过来的风,而另一头向着西方和爱琴海方面的,则所投下的锚是为了抵御西风和南风。此外,他们还在一排五十桨船和三列桨船之间留出一个通路,为的是任何人如果愿意的话,都可以乘着轻便的船只出入彭托斯。做完这以后,他们便从陆地上把绳索引了过来,用木辘辘把它们拉紧。他们不是象先前那样地把两种材料分开使用,而是每座桥上用两根白麻索和四根纸草索。当海峡上的桥这样架起来以后,他们便把木材锯成和索桥的宽度相同的长度并把它们依次摆在拉紧的绳索上,依次摆好之后,他们便把它们系紧在上面了。而在做完这一步之后,他们就把树枝铺到桥面上,在这一切做完之后,再把土铺在上面压结实了。然后,他们在桥的两旁安设栅栏,为的是驮畜和马匹在过桥时不致因为看到下面的海而受惊。在当时的技术条件,能架设如此大跨度的桥梁,已属不易。

公元前480年春,薛西斯率领他的大军从萨迪斯出发,向赫勒斯滂海峡进军。到达赫勒斯滂后,薛西斯检阅了他的全军,据史料记载,他的军队是如此军容鼎盛,以至他的水师遮没了整个赫勒斯滂海峡,而海滨以及阿比多斯的平原则挤满了他的队伍。检阅全军后,他的全军就开始渡过赫勒斯滂海峡上的桥梁,全部步兵和骑兵是从靠近彭托斯方面的桥渡过去的,而驮畜和杂役人等则是从靠近多岛海方面的桥渡过去的。在前面引路的是一万名波斯人,他们的头上都戴着冠;在他们后面,刚是由所有各民族混成的大军。在那一天,就是这些人渡过去了。第二天首先是骑兵,他们是枪尖向下地带着枪的;他们也是戴冠的。在他们之后是圣马和神圣战车,再后面是薛西斯本人和枪兵以及一千名骑兵,再后面就是其余的军队了。就在这时,水师也启程驶向对岸了。七天七夜之后,大军才全部由亚洲渡到了欧罗巴。据希罗多德记载,当时波斯的大军,全部陆军的总数看来是一百七十万人之巨。近代学者对此说法不一,毛莱斯爵士估计这一次征兵的总数为150,500人,而孟罗则认为战斗人员共有180,000人,比起希罗多德的记载,则是很渺小的。由于人数太多,所以绝对无法用船只来运输,而采取了陆上进攻的路线。在这支庞大的部队当中,有头戴软帽,身着束腰衣甲,使用短矛,柳条盾牌和复合弓的波斯人,米底人,西卡尼亚人;有头戴青铜头盔,手持长矛,盾牌,短刀和狼牙棒的亚述人;有以弓箭和短矛见长的大夏人,帕提亚人,克兰斯米亚人;有头戴高尖角帽,擅使战斧的斯基泰人;有身穿棉布长袍,装备铁箭镞弓箭的印度人,此外,这支波斯大军还有来自46个臣服国,100多个民族的士兵。在陆军之中,骑兵大约有八万人,此外还有少量的战车和骆驼骑兵。海军的数量,《历史》所载则是高达1200多艘的战舰,至于各种运输舰,则是高达3000艘。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早在公元前481年,薛西斯还在萨迪斯的时候,他首先派遣使者到希腊去要求土和水,他派人到所有其他的地方去要求土,就是不派人到雅典和斯巴达去。因为当初大流士派人向他们提出同样要求的时候,一个城市把要求者投到地坑里去,另一个城市则把要求者投到井里去,他们命令要求者从这里取得土和水带给国王。就因为这个原因,薛西斯才不派人去作这样的要求。他第二次派人索取土和水的原因是这样:凡是先前在大流士派使者去索取土和水的时候而不给的人们,他相信他们这次一定会由于害怕而不得不献出来。当薛西斯的大军开到马其顿附近的时候,被派往希腊去要求土的使者们回来了,他们有的是空着手回来的,有的是带着土和水回来的。献出了土和水的人是:帖撒利亚人、多罗普斯人、埃尼涅斯人、佩里比人、罗克里斯人、马格尼西亚人、马里司人、弗提亚的阿凯亚人、底比斯人以及除普拉提耶人和铁司佩亚人之外的所有其他的彼奥提亚人。

薛西斯虽然扬言进攻雅典,但是他实际的目标则是整个希腊。那些曾向波斯人献出了土和水的人们认为波斯人不会加害于他们;但是那些拒绝献纳土和水的人们却是十分害怕,因为在希腊并无足够的船只可以抗击侵略军,所以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不想作战,而是急于想站到波斯人那边去。所幸的是雅典人是要坚决与波斯人抗争的。因为如果没有雅典强大的海军的话,那么希腊舰队将不能击败波斯海军(在前文的军事分析中,我们知道若能击败掩护波斯大军交通线的海军,波斯全军将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那么波斯人的大军在有海军掩护其补给线的情况下将充分发挥其兵力优势,所有的希腊城邦都将被攻陷,无一幸免。

为了抵抗波斯人的入侵,很多没有献出水和土的希腊城邦于是派代表聚集到一起商议如何抵抗波斯人。他们首先互相保证了信谊,结束他们之间的一切战争,不管它是由什么原因引起的。接下来,他们派遣间谍去侦察波斯人的行动;最后,他们派出使者四处去联络盟友(分别是阿尔哥斯,西西里,柯尔库拉,克里特),他们希望全体有希腊血统的人都联合起来,共同抵抗薛西斯。

但是结盟的事情进展并不顺利,阿尔哥斯人或者出于同斯巴达人的怨恨,因为他们最近一次与斯巴达人的战斗中被杀死了6000人;或者由于他们想出卖希腊而与波斯交好,而没有加入抵抗薛西斯的行列。意大利西西里岛上的希腊城邦叙拉古斯,则受到与薛西斯结盟的海上强国迦太基的威胁而无法脱身;柯尔库拉人则一方面畏惧波斯人,一方面他们又想推卸不参与抵抗波斯的行动,于是他们派出了一部分部队,但是只是作壁上观。当希腊人责备他们不把援军派来的时候,他们说他们已经装备了六十只三列桨船,但由于季风的风力而不能绕过玛列亚,因此他们才不能来到萨拉米斯,而决不是由于怯懦才没有赶上海战的。这样,假如波斯人胜利了,他们就可以对薛西斯说:“国王啊,当希腊人要我们站在他们的一面参加战争的时候,虽然我们的兵力并不比任何人少,而且我们又拥有数量仅次于雅典的极多的战船,但是我们却不愿意抵抗你,也不愿做使你感到不高兴的事情。”以在薛西斯那里赢得比一般人要有利的地位;至于克里特人,则根本没有援助希腊人的打算。

当希腊各城市的代表们在科林斯地峡商议如何抵抗波斯人的大军的时候,帖撒利亚人的使者来了,他们请求希腊联盟派兵力去支援他们守卫欧林波斯通路,否则的话,他们就要投靠波斯人了,因为他们认为要他们单独来防守希腊的前哨地带并为了整个希腊而亡国,这是不合理的事情。而且帖撒利亚是一块容易被征服和迅速被攻陷的国土,因为只需用河堤堵住峡谷并使佩涅欧司河离开当前的河道,而把河水引到帖撒利亚,这样全部帖撒利亚,除去山以外,就都要浸没在水下面了。于是希腊联盟由海路派了一支总数为一万名重装步兵的部队前往支援他们,但是大军没驻扎几天就离开了,因为他们从不甘心屈服于波斯人的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并非后世的亚历山大大帝)那里得到情报,了解到了波斯的水陆大军是如何的庞大,而且他们还听说,除这条通路之外,在上马其顿方面另有一条通路可以进入帖撒利亚,而后来波斯军队中的一支也的确是从这条通道进入帖撒利亚的。这样,他们在此防守就无多大意义了。于是他们登船返回了科林斯地峡,而帖撒利亚则投靠了波斯人。

回到科林斯地峡的希腊人根据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提供的情报再次商议如何抵抗波斯的大军,经过长时间的讨论,他们决定派遣一部分陆军前往温泉关,因为他们认为这条通路比通向帖撒利亚的那条通路要狭窄的多,同时离他们的本土也比较近。当然,他们在把军队开望温泉关之前并不知道在那个附近除了这一通道外还有另一可迂回的叫阿诺披亚的小道。温泉关地形非常险要,在这个隘口最狭窄的前方和后方,都狭窄得只能容有一辆马车通行。它的南方是一座险不可攀的高山,而北面则是沼泽和海洋。弗奇斯人曾为阻挡帖撒利亚人而在这个通道上修筑城墙,由于年代久远城墙已多为废墟,现在希腊人为了抵抗波斯人而重新修复了这个城墙。在通道旁有一个乡村,可以为军队提供得粮秣。同时,他们的水师则出航到阿提米西坞去。这两个地方彼此相距不远,可以互相声援。当波斯军在陆上受阻于隘口时,即可以引诱他们使用舰队,以来迂回这个阵地,这样就可以在阿提米西坞中作一次海战了。在这种窄海中,波斯军的数量优势是会大打折扣的。

关于驻守温泉关的希腊军队人数,近代军事历史学大家富勒在其巨著《西洋世界军事史》中提到:“另外有一支陆军,在斯巴达王,李奥尼达斯指挥之下,前往温泉关。后者约有七八千人,除正规步兵以外还有轻型步兵,其中并包括着三百个斯巴达御林军在内”。可见温泉关的希腊军队人数着实不少,可惜的是他没有给出任何考证,《历史》中对于希腊军队数量是如下记载的:斯巴达的重武装兵三百名;提吉亚人和孟提尼亚人一千名,双方各占一半;从阿卡底亚的奥科美诺斯来一百二十人,从阿卡底亚的其余的地方来一千人;除去这些阿卡底亚人之外,从科林斯来四百人,从弗留斯来二百人,从迈锡尼来八十人。以上都是从伯罗奔尼撒来的人。从彼奥提亚来的则是帖斯皮人七百名,底比斯人四百名。在这些人之外,又召来了奥蓬提亚的罗克里斯人的全军和一千名弗奇斯人。不计算罗克里斯人的全军,现有的希腊人军队数量已达5200人。同为古典史学家的狄奥多洛斯的记载则与希罗多德的记载略有不同,他认为跟随李奥尼达斯除了300“国王卫队”外,还有1000名有子嗣的斯巴达人。除此之外,他认为还有一千名马里斯人来援。如果按照狄奥多洛斯的说法,希腊军队当有7200之数,如果算上罗克里斯人的全军,与富勒所说的七八千人则颇为相符。

这些驻守温泉关的军队只是各城邦的先锋部队,因为希腊诸城邦认为波斯人不会如此迅速的兵临温泉关。但是当波斯人的大军逼近隘口的时候,驻守温泉关的希腊部队马上开始慌乱起来,很多伯罗奔尼撒都主张返回科林斯地峡,幸运的是伯罗奔尼撒人中的强者斯巴达人坚决主张监守阵地,他命令全军作好战斗准备,并派使者前往各城邦求援,血战温泉关,即将上演。

薛西斯率领大军渡过赫勒斯滂海峡后,大军一路南下,显然他对他的庞大军力仍不满足,沿途不断强迫那些臣服于他的城市提供船只和兵员。阿尔塔巴诺斯曾提醒薛西斯说他的海陆大军过于庞大,过于庞大的陆军将产生饥谨,而过于庞大的海军则无任何海港可以容纳他的舰队,到时候“人不能控制事故,而是要受到事故的摆布”。虽言犹在耳,然不幸则已接踵而至。当波斯陆军从提尔马向南行军的第十二天时,波斯的主力舰队和腓尼基支队也开始出海。当时波斯舰队沿着马格尼西亚半岛的东岸向下行驶,在尚未达到阿费台的碇泊所之前,他们在卡司培纳伊亚市和赛披亚斯岬之间的海岸停泊,先来的船停舶在岸旁,后面的船就在外面投锚了。这一带的海滨并不宽,这些船就船头朝着海,排成八列。当夜无事,但是到天明的时候,明净而晴朗的天气变了,大海开始沸腾起来。他们突然遇到一阵东南狂风——号称Hellespontias风。庞大的波斯海军中,凡是那些预见到暴风的来势、以及所处的位置使他们能够这样做的人们,都把船拖到岸上,以此保全了自己和船舶。可是在海上遇上了暴风的船舶,则遭受了巨大的灾难。这场风暴一直持续了三天之久,在这次灾难中,损失的战舰高达400艘,至于其它的小型船只与辎重,则是难以计数。

尽管损失异常惨重,然而这丝毫不能动摇薛西斯的勃勃野心。公元前480年8月,波斯大军到达温泉关关口,他首先派遣一名侦察骑兵来打探虚实。当他到达关口的时候,正好看到斯巴达人,他看到有些斯巴达人在做操,有些斯巴达人在安静的梳头,这一不同寻常的举动让他感到颇为惊讶,当他把这一切报告给薛西斯的时候,薛西斯也不能明白,于是他向以前做过斯巴达王的德马拉图询问这件事情,方知这是斯巴达人在做死战到底的准备,薛西斯对此一笑置之,因为他认为他们的人数是如此之少,怎么能抵抗自己的大军呢?

薛西斯兵临温泉关关口后,一直在那里等待了四天,因为他认为希腊人会为他庞大的兵力所震慑而逃跑的,可是直到第五天,希腊人仍然没有逃跑的迹象,薛西斯不由十分愤怒,于是他派遣米底人和奇西亚人前去攻打希腊人,希腊人按照队别和族别编好队伍,各自轮流出战,给予波斯军队很大杀伤,波斯人伤亡惨重,虽前赴后继也不能前进半步。于是薛西斯把米底人和奇西亚人撤了下来,而把波斯军中的精锐万人不死军派了上去,他满以为万人不死军会让希腊人见识到波斯人才是真正的战士,可是不死军的战斗打的和米底人和奇西亚人一样糟糕,据说眺望到这一切的国王由于替自己的军队担忧,曾三次从王座上跳下来。显然当他看到他最精锐的部队也不能同希腊人匹敌的时候,是万分愤怒的。第一天的战斗情况就是如此,第二天的战斗与第一天的战斗并无二致,波斯人看到与希腊人在温泉关口这么战斗下去是没有取胜希望的,于是他们撤退了。在温泉关口,波斯人无法发挥其数量优势与多兵种协同优势,只能在狭窄的地域和希腊人进行对方十分擅长而自己却很薄弱的近距离肉搏作战,他们不能使用他们精锐的骑兵,他们也不能大量使用他们擅长的弓箭的火力,而在肉搏作战中,一者他们这方面的作战训练和作战经验都比较少,二者他们的武器和装备同希腊人比起来,是明显不适合肉搏作战的。

正当薛西斯在为目前的战局发愁的时候,幸运眷顾了波斯人,一个名叫埃皮尔特的马里斯人为了从薛西斯那里取得重赏,将能通到温泉关后方的间道告诉了薛西斯,薛西斯大喜过望,马上派遣万人不死队出发迂回这条间道,对于阿诺披亚间道的驻守,可能是因为希腊人兵力不足的缘故,这里只有弗奇斯的一千重装步兵在此防守,这些弗奇斯一者因为兵力较少,二者因为在波斯人擅长的开阔地带作战,所以很快就被万人不死队毫不费力的赶上了山顶。波斯人并不追击,而是直接向驻守在温泉关的希腊人后方进发。破晓时分,希腊侦察兵报告了波斯人的迂回。以后的发展就很模糊不清。格仑地在“大波斯战争史”中所假定的说法,是李奥尼达斯把他的全军分为两部分。留下斯巴达,底比斯,帖斯皮的部队,仍然扼守温泉关,而把其余的兵力派往后方去占守森林中的小径,阻止波军的跃出,这样就可以使他的交通线仍然还不至于被切断。真正的情形是怎么样的,则是不可考。或者是这一部分兵力到达得太迟,没有来得及阻止波军的前进;不然就是在恐惧中溃散了,不管到底是怎样,李奥尼达斯不久即腹背受敌。

留在温泉关驻守的希腊人自知必死,他们决定与其被波斯人前后夹攻而死,不如赶在后方的万人不死队来到之前与正面的波斯人痛痛快快的大战一番,于是他们在较为开阔的地方列阵与波斯人作战。李奥尼达斯冷漠的眼神唯有义无返顾,将旗一挥,顿时希军与波军的武器碰撞到了一起,战斗极端惨烈,希腊人尽平生之勇,作困兽之斗,他们要让波斯人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为真正的战士!波斯军队里的军官都拉着皮鞭,驱使军队作战,波斯军队中战死者甚多,至于被践踏而死伤的人则更是难以计算。希腊人的长矛折断了,便用短剑来作战,战斗是如此激烈,以至双方都有不少著名人物阵亡,波斯方面连薛西斯的两个兄弟都为希腊人所杀。

激烈的混战进行了很长时间,当万人不死队到达希腊人的后方的时候,形势顿时对希腊人极为不利。希腊人退守到壁垒里面去,但是波斯人四面八方的进攻很快就让希腊军队遭受了覆没。几乎所有的斯巴达人和帖斯皮都阵亡了。至于底比斯人,他们本来是受到强制不得已站在希腊人的一方面来对国王的军队作战的,当他们看到万人不死队已经到达了希腊军队后方后,就趁着希腊人退到壁垒的时候投向了波斯人。

为了纪念温泉关的战斗,那里有纪念希腊人的铭文如下:四千名伯罗奔尼撒人曾在这里对三百万敌军奋战。另有一处铭文如下:过客啊,请去告诉斯巴达人,说我们忠于他们的嘱咐,在这里牺牲。由铭文的内容来看,温泉关的伯罗奔尼撒人有4000人,但是根据希罗多德的记载,“斯巴达的重武装兵三百名;提吉亚人和孟提尼亚人一千名,双方各占一半;从阿卡底亚的奥科美诺斯来一百二十人,从阿卡底亚的其余的地方来一千人;除去这些阿卡底亚人之外,从科林斯来四百人,从弗留斯来二百人,从迈锡尼来八十人。以上都是从伯罗奔尼撒来的人。”按照这个记载伯罗奔尼撒人只有3100人,那么如此看来,古典史学家狄奥多洛斯的记载中说“跟随李奥尼达斯除了300“国王卫队”外,还有1000名有子嗣的斯巴达人。”是较为接近事实的,这样则能刚好算出4100名伯罗奔尼撒人。也就是说,参加温泉关战斗的斯巴达有可能是1300人而非300人。

5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