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七十八章 残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位于三道湾与和林格尔县之间的独立军指挥所。


“军长,三师来电,他们已放过了日军第十一联队,目前师主力已潜伏至距刘家窑五公里范围内,随时能切断日军的退路并做好了阻敌的准备。”


“嗯,一师那边怎样?”


“军长,一师部队现隐蔽至距二师在六苏木镇的合围阵地不足十里的两侧,前锋20分钟就可赶到参加战斗。”


“很好,叫他们保持通讯。”


“是。”


“军长,大同方面情报人员来电,称在大同东门外,发现了日军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所属正频繁调动,并已有一部在作开拨迹象。请示该如何应对。”


“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


“是。”


“很好,继续监视,要严加关注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的动静。”


“是。”


“胡方梅,你速去把这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的相关资料给我查出来,给我一份的同时,下发到各师都要有。”


“是,头儿。”


消息不断的传到秦丽的耳中。这时的情况是,日军搜索第五联队残部约二百余人,正被二师代琴率领下的机动支队驱赶着,向那两个早被围死的日军中队靠拢去,也算是好好地满足了一下他们早就想合拢的心愿,显得很是厚道。


至于,这两个残部相见时会是怎样的两眼泪汪汪,却是中方军队最喜闻乐见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之所以要留着这个联队残部苟延残喘,杨雨临时上报的陈情叙述得很是明白,无非是要用他们作饵,再次调动日军机动部队入围。——围点打援。


这期间,中方第一师、第二师大部也在这坨鬼子周围十里范围内,再次拉开了大范围包围圈,静待日军增援部队,第十一联队的进圈。


相信以日军一个联队的建制,即便日军明知不妥,日华北方面军在抗战初期也是怎么也舍不得不管的。


当然了,这些消息里,也不是没有对己部不利的。日军从大同方面再次赶赴过来增援的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就是一个大麻烦。要如何包圆整整一个日军重炮旅团援兵,还真是个大问题。放这个旅团的鬼子过来,那无疑会增强第十一联队的实力,给二师、三师围歼战造成不可捉摸的变数。


若把他们就着在刘家窑以东,干脆只凭第三师半师的兵力硬吃他,会立时暴露己方要围点打援的作战意图。日华北方面军势必就会派出更多的援军。而独立军当前的兵力,能吞下这两联队一旅团就是战力的极限了,可经不住日军的援兵不绝……


或者说,要是在日军重炮旅团援兵到达刘家窑和三师交火后,第一、二师若不能快速把日军第十一联队歼灭,从而腾出手来形成绝对优势兵力,快速合拢聚歼重炮旅团的话,势必会造成战事延长,成僵持之局。


腹背受敌下,将对整个战局都会产生无可估量的影响。


正在秦丽皱眉苦算之时,胡方梅拿了份纸张进来——


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1937年8月调华北,隶属第2军,旅团长澄田赉四郎,辖野战山炮兵第13联队、野战重炮兵第14联队。直属华中派遣军。


山炮兵第13联队联队长藤村谦大佐,下辖三个炮兵大队,其联队火炮为:九四式75mm山炮24门,速射炮、步兵炮及迫击炮各有炮六门。


94式75mm山炮;自重536 kg,弹丸重量:6。34 kg,最大射程:8300 m


野炮兵第14联队联队长山田秀之肋中佐,下辖三个炮兵大队,其联队火炮为:75mm野炮12门, 105mm野战加农炮8门,150mm野战榴弹炮12门。


明治三十八年式75mm野炮;自重947 kg,弹丸重量:6。41 kg,最大射程:8350 m


九六式150mm野战榴弹炮;自重4140 kg,弹丸重量:31。3 Kg,最大射程:11900 m


大正十四年式105mm远射程野战加农炮;自重3115 kg,弹丸重量:15。76 Kg,最大射程:15300 m


好嘛,居然钓鱼钓出了两个炮兵联队!这围点打援,倒是真的引出了一条大鱼来了!


秦丽苦笑,沉吟有倾,道:“告诉金师长,对这个日军重炮旅团作战,一开始就要狠狠地攻一下,先给我用自行火炮轰,不要怕浪费炮弹,怎么着也要先打下他一块肉来……不过,交战时也得机灵点,要是这块骨头太难啃,告诉她也别太拼命,咱们机动性强,大不了这次作战咱们尝点甜头就算了,下次再找机会就是……”


“是。”


秦丽点头,继续说:“命令代琴机动支队及一团对日军第五搜索联队发起歼灭战,迅速结束六苏木镇的战斗,转归二师师部指挥。告诉杨雨,不用围点打援了,这就全线迎上去,给我死死咬住日军第十一联队。”


“是。”


“电令李冬,一师全体官兵都有,放下一切非作战紧急物质,给我急行军,全速收拢包围圈,参加二师对敌的歼灭战!”


“是。”


日军方面。


或许,是怀着对娘子军痛恨不已的心态,下了决心要围歼娘子军。大同方面的日军山西总指挥部派出来增援搜索第五联队的,是与其同属于步兵二十一旅团建制的整整一个步兵联队——步兵第十一联队。


这第十一联队,下辖十二个步兵中队、一个联属机枪中队(十六挺重机枪)、一个联炮小队(六门75mm步兵炮),总兵力约三千七百人。这支日军部队的指挥官是十一联队联队长中村铁藏大佐。


许是因为增援的是“亲兄弟”,这支本就驻驻扎在大同东门外的日军的行军程度,远远超过了秦丽的估计。仅两小时不到,这一个联队日军就以急行军的速度赶完了,从大同到刘家窑的三十里地。直到这时,才被三师装甲车部队挡了一挡,损失了一个中队近200人,兵锋暂时受挫。


战场局势,本就是瞬息万变,这时考的,就是双方临阵指挥官如何斗志斗力了。


晚上七时许,三道湾西南,二师前出部队一个营的兵力,与日第十一联队的先锋援军,碰出了火花。


好嘛,这一下子就热闹了,只短短交火后,双方补充兵源就不断投入,战线是越打越长,不过十分钟,双方主力就见了面,隔着一块野地就无遮无拦地展开了火力对射起来!


二师大部激战才过又要与日军一个联队打野战,本是安排颇不合理。但许是才获大胜,在师长杨雨的强列请战、督战下,倒是显出了顽强作战精神。面对日军的凶狠攻击终于表现出了铁血军人的寸步不退,才交战十来分钟,二师就面对了由第十一联队主力发起的一个个波次的集团冲锋了。鬼子攻击规模达到了一个半大队,这在双方才接触不久就使用上了这一招,很是有些出乎了人的意料。当然,二师能当头打掉日军的这次攻击,也不是没有代价。从开战以来,二师的正面狙敌五个营就已有近一成的战士彻底地失去了战斗力。


二师这个才大胜了一场的全新师,再次面临严临严重减员的局面!


“告诉代琴那个傻妞,让她赶快把她的机动支队拉过来。她已握在手里的那些个小鬼子,打不打都算了,赶紧给我过来……要是她赶回来得慢了,老娘殉国了,她傻妞也别想有个好!这些话,给我一字不变的原话照发过去……快去!”杨雨看着坡下又在集结的鬼子,心急火燎的下着命令。


“大佐阁下,澄田旅团正在全速行军,离我们还有二十多华里,是不是等澄田旅团上来后再继续攻击。”十一联队参谋长守田中佐眼见对面阵地的中方军队火力强得异乎寻常,所部已是伤亡极大,苦苦相劝正在集结部队要作第二次冲锋的联队长中村道。


“不行!佐佐联队就要整建制序列地消失了,我决不能让这种事发生。现在我们离佐佐部队被围的地方只有六七里地,击破了中方军队这道阻击线,一个冲锋差不多就能赶到。命令全联队准备全力压过去,所有的轻伤员也要参加战斗。”不管是因为关切兄弟联队的存亡,还是不想让兄弟部队笑话堂堂军中之花的第十一联队,居然被支那军队就在野地里挡住了行进路线,中村大佐都是决心要孤注一掷了。


一分钟后,日军对二师的阵地展开了第二波次大规模冲锋。


第十一联队这次还真是把全部的家底都拿了出来,明摆着是拼了的。先是各炮位炮兵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把那炮弹打得勤得都邪乎乎的猛轰中方阵地,根本就不去规避中方炮火顺着弹道轨迹追踪过来的炮弹如雨落下,但凡没被击毁的炮,仍是一发接着一发的猛射。


紧接着,近三千日军步兵,错落有致的排成几十条密集的散兵线,散兵线前两排有不少是拿着短枪、挥舞着指挥刀的中下级军官。指挥着部队压上。


“全军突击!”


中村铁藏虽然在用兵上有些呆板守旧,可此人却是一员不折不扣的悍将,就是在素悍勇著称的五师团狂热军官里,中村大佐也是数一数二的猛将。在发出了全军总动员令后,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把自己留在指挥所里指挥部下战斗,而是选择了以自己亲自上阵肉搏的方式。来鼓舞部队的士气,以达到彻底击溃对手的目地。


见自己的部队长大佐阁下亲自端着一支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向已沐浴在对手的枪林弹雨中的己方的步兵冲锋阵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多是钢铁工人出身的正在冲锋的日军官兵士气大振。士兵们都高叫着中村铁藏的小名“铁太郎”。客观的说,原是钢铁工人的中村大佐。在日军第十一联队中的威信,是很高的。


在日军方面,看着从自己身边穿过向中方军队的阵地冲上去的联队长,让每一个第十一联队的官兵的血液,都沸腾到燃点,这种从内向外散发的狂热,促使一片片的日军官兵漠视生死的向前冲刺,直到被二师密集的火力打成筛子死去时,这些被打死鬼子中的大多数人,最后一个姿势也是向前倒下的……


日军第十一联队这支基本由生性悍勇的前钢铁工人组成的联队,凭着因中村大佐的亲自上阵,而暴发出来的那股视自家生命于无物的蛮勇,在气势上一时凶焰无俩。趁着这股势头,在茫茫夜色的掩护下,大队日军硬是冒着密集如梭的弹幕,冲到了二师的阵地前沿。


“甭搞什么局部反击了,就等着全体端冲锋枪反冲锋吧!”已算得上是久经沙场的杨雨,太明白鬼子这是要干什么了。现在她倒是想看一看,在师主力全手持冲锋枪扫射的反冲锋下,他鬼子是不是肉长的,能在这么近距离密集的火力下留下几条命?


对此,杨雨很是期待。


“杀给给!”正在率队冲锋的中村大佐,发出了声嘶呐喊的嚎叫……


仗打到这个份上,已经不能用惨烈来形容了……


整个战场被战火和浓烈的鲜血营造成了一种奇异的粉红色,看上去充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凄美,就如那一缕如血的残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