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盛魁商号第三部 正文 15 古海家扬眉吐气(3)

花神马甲 收藏 0 25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


得到古海消息的当天,古海娘就带着杏儿到古海爹的坟前大哭了一场。以后几乎是每隔半个月,婆婆就要到坟上拜祭一次。有时候带杏儿同去,有时候就她自己去。杏儿怀着恐怖的心情注意到,自从接到古海的消息之后,婆婆看她的眼神就发生了变化。那目光中明显地掺和了憎恨与鄙视。

无形的压力迫使着杏儿不得不张口说话了:“我知道自己的罪过,娘,现在海子已经有了下落,眼看着他回来的日子一天天近了。我知道自己配不上海子,要么这样,趁着海子还没回来的时候,你放我走吧。”

“一切等着海子回来再作计较。”

古海娘不再与杏儿讨论这个问题。

杏儿被巨大的痛苦和对未来生活的恐惧压迫着,用拼命的劳作来打发时光。她从早干到晚,只要婆婆不说话她就不停歇,只要婆婆不喊她吃饭,她就永远做下去。把院子东边空地上的砖瓦摆摞整齐,把公公做了半拉的屋宅基础清理出来。她像一个机器似的不知疲倦,短短的时间内消瘦了许多。人的样子都发生改变了,一对亮晶晶的杏核眼变得没有光泽并且常常蒙着一层蒙蒙的泪光。

时光在熬盼中一天天过去,这种等待的时光对于杏儿来说,远要比在她生下孩子以后那段屈辱的日子更加难熬。

村里的人,尤其是那些与杏儿年龄相仿的媳妇们和头脑守旧的妇女们都怀着一种恶意盼望着等待着,人们不知道死而复生的古海回到家乡来以后古家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人们猜测着当了大盛魁掌柜的古海是要把不守妇道的媳妇休掉呢,还是把她痛打一顿了事。也不知道古海会怎样对待给他戴了绿帽子的本家叔叔古月荃。有人猜测在塞外闯荡十六年的古海很可能会亲手把自己的本家叔叔杀死。于是一时间古月荃也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许多人在外出的时候就非常热心地打听他的消息。有些人在到古家来探望的时候——要知道自从古海有了消息之后古家就是客人不断,有意无意地把打听到的关于古月荃的消息透露给古海娘。依照人们的普遍心理,是希望古海娘能够在儿子衣锦还乡的时候给古月荃一个严重的惩罚。不然大家的心里就会觉得空,就会觉得像猫爪子挠似的难受。

古海娘把房子盖好,两进的院子全砖全瓦。古海娘把她和张婶的关系改变了一下,她说:“往后你就住在我家得了,省得你出来进去一个人怪孤单得慌。”

古海娘在头进院子的厢房给张婶找了一个住处。安排张婶在厨房做饭打扫院子。名义上古海娘说:“帮我干些家务事。”实际上古海娘已经把邻里姐妹的关系整顿成了主人和仆人的关系。

最初张婶对这种关系的微妙变化似乎没有充分理解,有一次古海娘的娘家人来走亲戚,张婶把饭菜上齐之后,也跟着在桌子边坐下来,古海娘皱着眉头说话了:“他婶,咱们不是一般的人家,说话做事总要讲个礼节不是?”

张婶愣了愣,没明白古海娘的意思。

古海娘又说:“有客人在,下人哪能上桌子!”

这一下张婶终于明白了她与古海娘这一对老邻居之间身份已经发生了变化。涨红了脸的张婶起身离开了桌子。往后说话办事的时候张婶就知道“要讲礼节了”。自那以后,但凡是有客人来张婶就表现得特别殷勤顺从,如同一个真正的下人。

每当有客人来,杏儿看着张婶忙不过来的时候,就挽起袖子帮张婶做事。古海娘便不允许。客人走后杏儿就会遭到婆婆的训斥:“说话做事一点都不知道依着自己的身份,你以为还是过去的时候吗,现在的古家是大人家了,十里八乡谁不知道咱家海子是大盛魁的掌柜了。”

家门大了来往的客人越来越多,这些客人多为过去的亲戚,所谓七大姑八大姨,外加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一到冬闲季节古家的客人就不断了。而且这些客人来时往往是老人娃娃的一大家子,连吃带住的张婶一个人就招架不住了。古海娘见张婶忙不过来就又请了两个手脚利落的姑娘过来帮忙。这下杏儿明白了,做大户人家的媳妇不管院子上下忙翻了天她也不能随意插手。一天到晚必须保持衣着整洁神态高雅,最多了也就是在张婶和丫头们做活找不见门道的时候,杏儿出面指拨一番。杏儿手里摇着一块手绢,指挥着丫头把做错的事情重来一遍。日子长了杏儿养得脸上油光放亮,一双手又白又嫩,人也吃胖了,整个看上去显得富态多了。这一点倒使古海娘满意了。

自此古海娘出门不再靠两条腿行走,专门在祁县车房购置了两辆漂亮的轿车。只听车轮滚滚骏马嘶鸣,好不威风。

树大招风,古家一次得到近十万两白银的事情在乡间流传开来,引得贼寇上门。幸得夜里喂马的车夫发觉,鸣锣吆喝将贼寇吓走。古海娘警惕起来,又花钱聘来两名拳师看家护院。两位拳师轮流值班,每夜都有一人彻夜不眠,绕着古家的院子巡行。古家婆媳始得安然入睡。

两位拳师一个姓崔一个姓郝,其中姓郝的拳师竟然是古月荃的师弟!这事是后来在闲谈中杏儿才知晓的。后来杏儿便通过姓郝的拳师打听到了月荃的下落。自打杏儿生下孩子之后,当天夜里月荃在产房外与杏儿道别之后再没有音讯,一晃几年就像是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似的。当古海娘想到为海子再纳一个妾的时候,杏儿的思想又活动了。

房子盖好了,老妈子——就是张婶了、使唤丫头、赶车的车夫、巡更下夜的拳师都有了,古海娘并没有满足,她还想办两件更大的事情。第一是为死去的丈夫购买一个功名,第二是给儿子再纳一个妾。两件事想好了,古海娘分别托人打听办理的渠道,物色合适的姑娘。先后有人提说了四五个姑娘,古海娘都没有相中。倒是为丈夫买官的事先有了进展,这一次是一位不速之客登门拜访了。

古海娘在客厅里接见了客人,原来这位不速之客正是小诸葛龚秀才。

没等落座龚秀才便急匆匆地问道:“不知老夫人召我来有何吩咐?”

“既然叫你来便是有事相求,”古海娘趾高气扬地说,“龚先生,你先请坐。不知道吗,俗话说站客难待。 ”

龚秀才坐了,只把半拉屁股放在太师椅上,斜着身子看着古海娘。

“听说小诸葛你在买官方面很有些门路?”

“不敢不敢,我只是在衙门口当差多年,对官场上的事略知一二而已。”

“听说武家堡靳掌柜买官的事是你给办的?”

“是敝人办的。”

“靳掌柜买的是什么官哪?”

“回老夫人的话,靳掌柜买的是‘大夫第’。”

“花费了多少银两啊?”

“回老夫人话,靳掌柜所买‘大夫第’牌匾花费了四千八百两银子。不知老夫人的意思是给古海古掌柜买名分呢,还是给老夫人您自己和少夫人买名分?”

“我儿的名分自有大盛魁出面办理,不需要我这个老婆子操心。至于我和杏儿暂且尚无买官的念头。”

龚秀才觉得奇怪了:“那老夫人您是打算为谁买官呢?”

“实话跟龚秀才说,我是要为我那死去的丈夫买一个名分。海子他爹辛苦了一辈子,盼望了一辈子也没能看到儿子出人头地的这一天。我得让他在天之灵得到安慰也能沾沾儿子的光。”

“哦,老夫人的意思我明白了。像这等为死人买官位的事以往也并不鲜见,远的不说就大盛魁财东王、史、张三家都有为死人买官的先例。不知老夫人要为死去的老太爷买一个什么样的官职?”

“刚才龚先生你说了,武家堡的靳掌柜买的匾额是‘大夫第’,我儿古海现如今是大盛魁总号掌柜,其地位远在靳掌柜之上。”

“老夫人的意思我明白,”龚秀才说,“老太爷要买的官位肯定应该是在‘大夫第’之上了。”

“那么你说我应该买一个什么样的官位呢?”

“官位的事好办,只是银两方面怕是要多靡费些了。”

“银两方面不必考虑,请龚先生说个数。”

“这要看买什么牌位,以‘武德第’而论,单单是北京吏部方面大概所需八千两银子,山西巡抚以至周县班子一路也都得有所打点,大概也得四千两银子的数。两项相加得要一万二千两银子才好办事。”

“好吧,就一万二千两的数,”古海娘说,“你就着手去办吧。”

老太爷的事情处理好了,现在古海娘和杏儿之间的关系却是处在一种冷淡之中,就是这种冷淡的关系也没能把它处理好。这种冷淡关系在古海娘张罗着要给古海纳妾的时候迅速恶化了。古海娘对儿媳妇说:“照说这事我也用不着和你商量,不过和你说说也无妨,反正古家偌大一个院子再找不出第二个能说话的人,那些赶车喂马的,那些做饭打杂的、还有巡更护院的,他们都是下人。”

“张婶不是下人。”

“你不要和我争,是我儿他慈善心软,你做下那么大一桩丑事。”

“我知道。”

“知道就好,早些年你和海子初婚的时候,你也没有怀上就把他放走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道理我不说你也应该懂得。咱古家这么大的家产,总要有几个续接香火的人才行。所以,我打算给海子再物色一个人。”

“物色什么人?”

杏儿一时没听明白婆婆的话。

婆婆头也没抬回答:“就算是二房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