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盛魁商号第三部 正文 15 古海家扬眉吐气(1)

花神马甲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URL] 小南顺。 古海家还是十多年前的老样子,只是大槐树长得更加高大了,古海离家的时候那树干一个人就能抱得过来,如今已长到了两个人才能抱拢了。一到夏天,树冠更是郁郁葱葱茂盛非常,留在院子里的一半树冠差不多就把整座院子罩在了它的树影下,另一半伸出了院墙罩住了大半拉村道。与老槐树的旺盛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


小南顺。

古海家还是十多年前的老样子,只是大槐树长得更加高大了,古海离家的时候那树干一个人就能抱得过来,如今已长到了两个人才能抱拢了。一到夏天,树冠更是郁郁葱葱茂盛非常,留在院子里的一半树冠差不多就把整座院子罩在了它的树影下,另一半伸出了院墙罩住了大半拉村道。与老槐树的旺盛模样相比,古家的房子显得似乎是矮小、破旧了。房檐下探出头来的一溜椽子原本是雕着小蛤蟆的,上面涂着绿色的油漆,一个个生动活泼;如今那些小蛤蟆一个个都褪尽了色彩,暴露出木头本来的颜色,椽头在风雨的剥蚀下都裂开了缝。椽檩间的缝隙成了鸟雀筑巢的好地方,在古家的屋檐下居住着好几窝麻雀和燕子。它们鸣叫着飞来飞去,倒使古家的院子还显出几分生气。院子旁边,古静轩活着的时候购置下来的一片宅基地长满了艾蒿、灰菜、紫叶菜,是一片荒芜凋零的景象。只有这宅院的主人自己知道他们的心灵经历了怎样的磨难。

一个年轻人骑着一匹马跑进了小南顺,小伙子身穿一件藏青色长袍,头戴黑色瓜壳帽,帽顶上镶着一颗红色的珠子。在村口小伙子便勒住了马,牵着马向遇到的第一个人打听着什么,然后一边致谢一边拉马向古海家的院子走去。

小伙子敲响了古家的院门。

过了好一会儿院门才打开,是古海娘。从容貌上看古海娘老得已经让人难以辨认了。皱纹像乱蛛丝般的布满了她的脸,只有一双黑色的眼睛显得依旧是那么的固执和坚定。

“老人家,请问这是古掌柜的家吗?”

“是啊,”古海娘声音颤抖着问,“掌柜是从归化来的吗?”

“不,老人家。我是祁县大盛源票号的伙计。您儿子从归化捎银子回来了!”

“可是把您盼来了,我们已经听到消息了。我儿子复归了大盛魁。”

正是午时时分,古海娘被太阳一照,眼睛眯缝着也没看清楚客人的样子,只感到一匹高大的马站在客人的身后,一面摇晃着脑袋一面打着鼻息。马把一股牲畜嘴里的腥臊气味喷到脸上来。

杏儿还在睖睁之间,那客人已经牵着马走进了院子。客人自动走到院子中间的石磨跟前,把马缰绳拴了,反身走到古海娘跟前。

小伙子给古海娘深深地作了一个揖唱喝道:“恭喜老人家!贺喜老人家!您的儿子古海掌柜有银票和现银捎回来了。”

“这可是太好了……谢谢小掌柜!”古海娘说,“不久前我们收到他姑父从归化捎来的信儿。知道我的儿子如今重归了大盛魁!谢谢小掌柜啊!”

“哪里敢,哪里敢!”伙计连声说着解开身上的包袱捧在手上,“这就是古海掌柜捎回的银票和现银。银票三千两,现银五百两。请老夫人收好。”

古海娘捧着包袱皮儿看了半天,这才如梦方醒,连连说着客气话,把小伙计让进屋子里。杏儿颠颠地跑着给带来喜讯的客人沏茶拿点心。

绣有精制菊花的蓝布包皮儿在小炕桌儿上摊开着,五百两银子和一张银票静静地摆在上面。

婆媳俩也不知是怎样将客人让至屋里的,慌忙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招待客人了。直到客人走了很久,婆媳俩都不能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婆媳俩面对面坐着好半天一句话没有说,仿佛同时陷入一个梦境之中。后来是古海娘先反应过来,老妇人两手哆嗦着揭开躺柜盖儿,摸索了半天找到一炷香。

“这回该是真的啦!”

古海娘喃喃地念叨着。

在堂屋古海娘带着儿媳给祖宗的牌位上了香,作了揖。杏儿还在睁着呢,古海娘扯了一把儿媳妇,斥道:“还不赶快跪下!咱古家先祖保佑着咱们呢,我的儿子海子他没有死,他捎信回来了。”

婆媳俩在祖宗的牌位前双双跪下,一边磕着头,一边不停地念叨着感谢祖宗的话。杏儿像打摆子似的浑身哆嗦,觉得自己的心在胸脯里一个劲地向上跳,就像是立马就要从嘴里蹦出来似的。她双手捂着胸脯,从侧面斜着看看婆婆,婆婆嘴唇哆嗦着不停地说着什么,眼泪在她的脸上恣意奔流。杏儿在心里一个劲地问自己:“难道说关老爷真的是显灵了吗?”

媳妇和婆婆两个人一路小跑着来到了村子里的关帝庙。她们把点心水果放在供桌上,把点起的香插进香炉中,跪在地上磕起头来。面对一千年前红脸长髯的关公,婆媳俩跪拜了很久。

吃晚饭的时候,杏儿问婆婆:“娘,海子的事要告诉乡亲吗?”

“当然要告诉。我古家喜事临门为什么要藏着掖着呢,赶明儿你到集上多买些炮仗回来,咱要弄出些响动来,把晦气彻底从咱古家赶走!”

杏儿笑了,这是多少年婆婆头一次和她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但是她注意到在整个晚饭过程中婆媳俩说话,笑意就从来没有在婆婆脸上浮现过。不管是听她说话,还是婆婆自己说话,婆婆的嘴角总是绷着,牙齿总是咬着,说出来的话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

晚饭以后,古海娘又燃起了一炷香插在祖宗牌位前的钵子里。古海娘放声号哭着,对看不见的丈夫诉说着积压在心底的话:“海子他爹!呜呜呜……你在天之灵开开眼吧,你看看你的儿子他终于有信回来了!海子如今他又回到了大盛魁!”

杏儿对婆婆说:“娘,我去隔壁张婶家,把海子的事告诉她。”

杏儿已经跑到院子当中,又被婆婆叫了回来:“等等,你先别去张婶家。”

杏儿很纳闷儿:“娘,您是说不要把海子的事告诉张婶吗?”

“不是,有好消息当然要告诉张婶,我是说你得先去段家。”

“张婶就在咱家墙那边,是离咱家最近的。顺便就告诉了。再说了,这些年和咱家走得最近的就数张婶了。咱家有了好消息也应该先告诉张婶让她也高兴高兴。”

“你说得不对,”婆婆说,“杏儿,咱古家是知书达理的人家,不管事大事小,凡事都要讲了礼数才行。得有个先后顺序。”

“那我该先去谁家报信?”

“你得先去段家,段靖娃如今是天义德的在任掌柜,咱小南顺如今就属段家有声望了。”

“我明白了,娘,”杏儿怏怏不乐地说,“那我就先去段家,去完段家再去谁家呢?”

“段家告诉完了,去告诉行家,行家掌柜如今是在归化城那边独家独自撑着一家字号,买卖也做得红火着呢。行家之后是李家,李家之后是乔家,你注意着呢,乔家要先去乔老三家。别看乔老三排行最后,可乔家三兄弟中间还就数乔老三买卖做得大。”

杏儿去了。

消息传开来,第二天一早,村里的人们就都来古家登门贺喜了。第一个敲响古家院门的是隔壁张婶。张婶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脚步声咚咚地响着,一溜烟来到古家的上房,把冒着蒸蒸热气的黄米糕往炕桌上一放说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呀,真是老天有眼啊!海子这孩子到底还是回到了大盛魁,终于成了掌柜了。这下子海子他爹就是躺在地底下也得高兴得笑出来。”

杏儿伸手摸摸油糕,被烫了一下,她把指头放在嘴里嘬着:“呀!这黄米糕还这么烫呀。”

“你以为怎么地呀,”张婶朗朗说道,“听了海子的好消息,我高兴得一夜都睡不着觉。昨晚就把黄米泡上了,五更天的时候我就起来磨黄米了。”

杏儿说:“真的难为张婶了。”

“看杏儿你说什么呢,你古家的事还不就是和我张婶的事一样的。何必说这种见外的话。我不知道和你们娘儿俩说过多少次了,做人要有点精神,凡事不能自己先绝了念想。你看我的话应验了吧,今天海子终于有了消息。我家张有也一样,只要我在这儿等着他盼着他,终有一天他会回来。”

古海娘说:“看把张婶累的,我刚刚安顿了杏儿去泡黄米,你就已经把黄米糕都蒸好了,真不知道叫我说什么好。”

“不知道说什么好就什么都别说,你们娘俩盼了整整十六年,终于盼来了海子的好消息,今儿这日子就是古家的大节庆!咱就该好好高兴高兴。来,咱们娘儿仨一起动手——炸油糕!”

说话的工夫,来贺喜的人们陆陆续续地到了,各色礼物摆满了堂屋的桌上,里屋的炕上。屋子里院子里到处都是人,客人高声贺礼的说话声、院子里人们唧唧喳喳的议论声、孩子们的吵闹声响成了一片。每个新到的客人都会引起一个新的高潮。靖娃媳妇和杰娃媳妇的尖嗓门压倒了一切的声音,两个年轻媳妇也是杏儿的知心朋友,一路叫嚷着从人缝中挤进了屋子里。也不用杏儿招呼,这两个女人就挽起袖子帮着干起活儿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