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杀鸡给猴看——解决与印度领土纠纷最好方式

中国有句古话叫:杀鸡给猴看;鸡,胆小怕事软弱者也;猴,不服驯养顽皮野性十足也。杀鸡给猴看,乃取弱小可欺者试刀以儆畏不服驯养野性之徒之法也。为什么杀鸡而不杀猴?鸡好杀而猴难杀。欺软怕硬的法则,鸡类软弱怕事者其命如草芥,顺手牵来如探囊取物耳;而猴子不服驯、野性足,随便宰杀会带来群猴公愤,反累已身,故只能杀鸡不可杀猴。

不过现在中国周围的猴子多,很多网友说要再杀只鸡给猴子看,可大家想过没有,猴子多了就会有不怕事的,依然会与你叫嚣,反而会说你只会欺负弱小,会更加穷兵黩武于你对抗,现在要想解决根本,就要先杀只罪大的猴子,让其他的猴子变成鸡,任凭你来呼唤,这只最大的猴子是谁那?就是印度。

印度印度号称人种博物馆,在近五千年的时间里,伴随着世界性的民族迁移与融合,雅利安人、波斯人、大月氏人、口厌哒人相继进入南亚大陆达罗毗荼人的家园,不断搅动着南亚大陆的民族格局,逐步形成了当今印度社i会的民族构成。在印度诸多民族中,主要民族有印度斯坦族(兴都斯坦族)、泰卢固族、马拉地族、泰米尔族、孟加拉族、古吉拉特族、马拉雅拉姆族、纳达族、奥里雅族和锡克族。这些民族约占印度总人口的82%。此外,印度还有众多的部族。从印度全国来讲,它几乎没有主体民族,但各个邦有自己的主体民族,有自己的主要语言。在印度,中央管辖的行政区域按当地语言划分,称语言邦。邦语言强化了地域文化和民族特征,但语言邦内还有少数民族语言,这使语言邦不断分化。1966年,锡克教阿卡利党首领法泰赫•辛格要求把旁遮普邦分成两个邦,否则就绝食抗议,印度前总理英迪拉•甘地在锡克教徒的巨大压力下被迫同意以语言为基础,将旁遮普邦分为以锡克教为主的旁遮普邦和以印度教为主的哈里亚纳邦。与这种情况相似,2002年,恰蒂斯加尔、喜马偕尔和恰尔康得等三个邦先后从原来所属的邦中分立。历史、地理、语言、生产生活方式等方面的原因致使印度民族融合、民族同化的程度较低,不同民族d在人口数量方面虽然差异较大,却并没有形成在人口数量、发展程度上占明显优势的主体民族。加上民族数量和部族数量众多,居住相对集中而固定,便决定了印度民族构成格局力量分散的特点。

印度历史上具有真正意义的统一是由英国人于世纪后半叶完成的,这次统一是通过对印度社会结构上层的征服与改造完成的,同样没有引发广泛的民族交往与整合。综观印度历史发展大势,分分合合,合中有分,分中有合,分多于合。由于地缘上的分踞,旧有的社会结构与秩序未能被打破,故印度诸多民族尚处在民族过程的生成环节点,民族特征尚不完整和突出,民族意识也不甚强烈。第四,种姓制度深刻地影响着民族社会的结构。印度民族社会结构中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尚存在着等级森严的种姓制度(梵语为瓦尔纳),而且印度的种姓制度由来已久,影响深刻。在雅利安人最早的宗教典籍《梨俱吠陀》中,就出现了四个最初的种姓,即婆罗门(僧侣) 、刹帝利(贵族和武士)、吠舍(平民)、首陀罗(奴隶)四个等级。以后又演变为三大等级,即大体由原来的婆罗门、刹帝利和吠舍所组成的高级种姓,由原首陀罗组成的低等种姓,由一些没有种姓身份的“贱民”组成的第三等级。第三等级社会地位最低,即所谓“不可接触者”,为数近一亿人,约占全国人口总数的十分之一。种姓制度实质是阶级压迫,造成了民族成员间的贫富差距。但从一定意义讲,这种阶级压迫排斥了民族压迫,强化了社会层位与秩序,没有引发民族成员对民族关系的关注,因而弱化了民族意识。公元前3世纪,阿育王统一了印度大部分地区,使孔雀王朝达到鼎盛,实现了印度历史上第一次相对的统一。16世纪,莫卧儿王朝皇帝阿克巴征服了印度大部分地区,实现了印度历史上第二次相对的统一。只要民族存在,就会存在民族差异,存在民族差异就必然会产生民族问题。印度民族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也使得印度的民族问题颇具特点。

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印度有的地方民族主义者就要求按语言重新划分邦界,安得拉人、马拉提人等还曾上街游行,甚至造成流血冲突。1956年,印度中央政府同意了各地民族的要求,重新划分了邦界。但这一措施并未解决所有问题,地方要求独立的事端依旧时有发生: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泰米尔纳德的一些人公然打出独立的旗帜,20世纪80年代旁遮普锡克族极端分子要求建立卡利斯坦,桑塔尔人等也有类似要求。锡克人与中央政府的对抗还导致了英•甘地1984年的被杀。历史上经历了血与火的地方民族主义很难在短时间内消除。从现实来看,印度的行政区基本上是以语言划分的,不同的行政区往往就是不同民族的聚居区。地区利益和民S族利益交织在一起,使得地方主义情绪长期得不到解决。地方经常与中央闹对立,中央的政令得不到贯彻执行。2001年九十月间,印度又分裂出三个新邦,其主要理由不是为了行政管理和社会进步,而是因为民族、语言、种姓、党争等问题。除了查谟、克R什米尔地区以外,西北的旁遮普、东北的几个少数民族省份、南方的泰米尔纳德等地区,都存在着分裂隐患。1992年,信奉这一主义的国民志愿服务团及其家族成员世界印度教徒大会和印度人民党操纵、鼓动起印度独立以来最大规模的印、回教派冲突——“阿约迪亚寺庙之争”,2002年,又引发了古吉拉特邦大规模的流血8事件。除了寺庙之争,“团家族”成员还积极参与了一些争夺信徒、捣毁***堂等的事件。2001年,“全国自立协会”的志愿人员散发名为《我们为自己是印度人而骄傲》的宣传手册,将十个方面的世界发明和发现“占为己有”,协会的支持者说,包括1阿约迪亚清真寺在内的许多清真寺都建立在属于古代印度教的建筑物之上,推倒这些清真寺也只是重新要回属于印度教的土地。2005年2月14 日,近五十名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在首都新德里公开焚毁情人节贺卡和画有情侣形象的海报,以此抗议西方的情人节对印度年轻一代的影响。2005年7月6日,五名印度教民族主义者袭击印度中部一座机场,抗议前一天阿约迪亚印度T5教神庙遭到冲击。可以说,由印度教民族主义引发的冲突是当今印度稳定的主要隐患。

印度的民族矛盾与教派斗争密切相关,两者互为因果,又互为表现形式。印度的教派斗争表现得频繁而激烈,最主要的冲突表现是在印度教徒与穆斯林之间。一是因为1947年印巴分治的阴影并没有消除,印巴间敌对情绪严重;二是由于世界***教原教旨主义的影响,造成印度教徒对国内穆斯林的不信任和戒备,穆斯林对印度教徒也满怀戒心。1992年因罗摩庙庙址问题而引起流血冲突后,每有风吹草动,都要引发冲突和骚乱。其次是印度教徒与锡克教徒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当年英•甘地处理旁遮普问题时采取强硬手段以及英•甘地随后的被刺杀是这一矛盾和冲突的主要原因。再次是印度教与***之间的矛盾。印度的***徒大多数是低种姓或少数民族,本来就受多数派的歧视,加上近年来西方物质文化的强劲攻势,使得一部分极端的印度教民族主义分子对***恨之入骨,他们屡次在全国各地捣毁和破坏***堂,制造流血事件。此外,佛教和耆那教信徒也有压抑感,普遍对政府偏袒印度教不满。第四,部族冲突频繁爆发。由于传统习俗、宗教信仰、历史恩怨、外来挑唆等诸多方面的原因,印度部族之间的冲突从未间断过,只是规模和程度不同而已。仅从本世纪以来的一系列冲突来看,部族矛盾并没有消减的趋势。印度最东北部的阿萨B姆邦是一个种族众多的省份,当地各部落之间关系复杂,冲突不断。2005年10月17日,该邦发生两起部族冲突事件,造成37人死亡,60多人受伤。2003年5月6日,印度东北部的特利普拉邦发生两起部族分离分子袭击平民的事件,共有20人被打死。特利普拉邦在过去的20年间,就有一万余人死于部落和种族冲突。要求脱离曼尼普尔邦,与相邻的那加兰邦合并的那加族于2001年、年制造两次骚乱,并放火焚烧当地的建筑物。2003 年11月29日,库基族武装分子对位于印度阿萨姆邦卡比昂隆地区的两座卡比人村庄发动了袭击,名卡比族人被打死。印度的部族主要分布在边远地区,那里情况复杂,社会发展不平衡,社会治理能力相对较低,社会矛盾的消解方式往往以传统的“以暴制暴”为主,冲突的发生在所难免。此外,由贫富差距悬殊以及种姓制度压迫所引发的小范围的民族冲突也时有发生。综上所述,可以将印度民族问题所呈现出的特点概括为: 印度教民族主义所引发的民族冲突广泛、频繁、强烈;由于宗教信仰人群的教派所属和民族族属之间的情况复杂而又相互交叉,便导致了民族与宗教冲突的复合交织,难以用民族群体关系的视角去分析与界定;地方民族主义表现出的是民族与国家之间的关系,部族冲突和小的民族群体之间发生的冲突表现出的是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关系。前面已经提到的造成印度民族与民族问题特殊而复杂的原因,归纳起来就是: 宗教认同弱化了民族认同;重精神轻物质的价值取向淡化了民族利益意识;地缘关系强,民族交往少,降低了民族进程中的自觉程度;种姓制度固化了民族社会结构,阻碍了民族族性的发展。一句话,印度的民族发育程度和成熟程度较低,民族问题的独立性表征并不明显,常常以复合的形式表现于宗教冲突等,使民族和民族问题变得极为复杂而又特殊。可以断定,随着印度市场经济发展和社会一体化对印度各民族交往的促进, 随着逐步被激活的物质利益对民族意识的激发, 随着民主意识对民族生存与发展平等!观念的强化,印度的民族和民族问题将会变得更为明晰而又重要,印度必须自身对业已存在的民族理论和民族政策进行反思与厘定,采取更加有效的民族整合性措施。

印度官方所称的“一个统一的民族”指的是一个统一的或单一的“印度民族”。非常明显,在印度政府眼中,印度是一个“民族——国家”,只有一个民族,也只能有一个民族,这就是“印度民族”。也就是说,印度政府否定了诸多民族(主要是少数民族)存在的权利,硬性地将全体国民看做一个统一的、无差别的整体。这种逻辑的理论依据当是来源于西方的“民族——国家”理论。实际上,“民族——国家”理论在印度的运用是曲解印度民族关系及民族状况的,不符合印度的历史和现实。印度现实的民族政策源于印度人民党的“文化民族主义”。“文化民族主义”就是“探索维护和弘扬共同体民族文化道路的民族主义”。印度文化民族主义是在民族主义发展的基础上演变而来,主张发掘民族文化传统资源,唤起国民对本民族文化的自豪感和认同感,抵御外来文化,捍卫传统文化,认为只有靠复兴印度教传统文化才能实现民族振兴。印度人民党在1996年的竞选纲领中曾正式提出“文化民族主义”原则,如1996年的竞选纲领就再次强调说,“印度的文化民族主义的核心就是印度教特性”。也就是说,印度人民党既坚持了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基本点,又把它大而化之,淡化其教派色彩。坚持“印度教特性”,可以把原有的追随者团结在自己的周围,起到稳定内部的作用,同时还可以争取占印度人口绝大多数的印度教徒的支持;淡化教派色彩,有利于争取更多选民,包括其他宗教信徒的支持。

印度人民党认为:“印度在本质上还是一个由印度教团体组成的国家。因而这个国家应该考虑印度教徒子民的价值观和理想并作出回应,就像西方国家对基督徒,穆斯林国家对***教徒,以色列体现犹太人的价值观和渴望一样。”“价值在这里具有很强的宗教色彩,意味着只有印度教的价值才是医治印度政治弊病的灵丹妙药。”可见,印度文化民族主义是一种宗教文化民族主义。印度人民党凭借宗教文化民族主义,将“民族——国家”理论的基本逻辑“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颠倒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这种“实用”逻辑不是以民族的存在决定国家的存在,而是以国家的存在决定民族的存在或民族的多少,认为既然印度是一个统一的国家,那么所有的国民都应该属于一个民族,即“印度民族”。用本国较为普遍的宗教文化认同作为抹杀民族认同差异的手段否认民族差别,人为“制造”国族,无疑是主观唯心主义的表现。印度政府从国家统一和国民凝聚力的角度,刻意淡化印度各民族的差异和民族的多样性,似乎是可以理解的,但印度政府的民族政策不是为了民族的凝聚和融合,而是表现为一种纯粹的宗教征服和民族同化。因此,坚持印度只有一个民族或者将所有的印度人看做一个民族的观念,并不意味着所有国民都能获得平等的政治地位,也不意味着所有群体都享有相同的权利,更不意味着所有印度人都能够团结互助、共同发展。印度的民族政策是偏向印度教教徒和印地语“语族”的,或者说这种民族政策是以印度教和印地语“语族”为中心制定的。

印度政府的民族政策实质上提高了印度教和印度教教徒(尤其是说印地语的印度教教徒)的地位,而其他宗教信徒和“语族”的权益却受到某种程度的损害。无视多民族的客观存在,不顾及少数民族的利益诉求,人为地实现多民族共存到一个“印度民族”的跨越,不仅不能消除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矛盾、国家和民族之间的矛盾,反而会成为激化民族矛盾、宗教矛盾的根源。

纵观印度的历史与民族、种族关系,印度只是看似强大,而内部矛盾重重,印度与西方一样有肢解中华,并有吞并西藏和新疆大部分之野心,我们要想开战,就是要先打印度,已占领全境或大部分,但并不是长期占据,而是向西方学习对待前南斯拉夫一样,利用其内部的矛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有独立要求的各个邦和反政府组织,并给与强大的支持与帮助,建立自己的国家、政府与军队,再有可能的情况下解除印度的核武装,解除我们后院的隐患,这样才可以面对我们更强大的敌人而无后顾之忧,正如前言所说的印度在历史上真正的只有过两次短暂的统一,阿育王与莫卧儿王朝皇帝阿克巴,现在的印度正有一股力量,就会分崩离散,这股力量我们强大的人民解放军,快快行动吧,让我们的旗帜再次高高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