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旅生涯 2551-135-108-21-2000 (二十一)

邪剑羽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0.html[/size][/URL] “听说明天去雨花台参加植树节的劳动!”听到这个消息,大家第一个反应是问:“一天还是半天?” “可能是一天!” 大家于是就显得恨高兴,仿佛将要放假似的。在军队院校里,真正意义上的假期是很少的,所以大家都很难出去一次,虽说去劳动,但也可忙里偷闲去看看景色,呼吸呼吸外面自由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0.html


“听说明天去雨花台参加植树节的劳动!”听到这个消息,大家第一个反应是问:“一天还是半天?”

“可能是一天!”

大家于是就显得恨高兴,仿佛将要放假似的。在军队院校里,真正意义上的假期是很少的,所以大家都很难出去一次,虽说去劳动,但也可忙里偷闲去看看景色,呼吸呼吸外面自由的空气,更何况我们的目的地就是雨花台——中国著名的风景区,大家心里自然很高兴了。

第二天的早饭吃的特别早;吃完以后马上就登车。大概在七点钟,我们就出发了。

车队没有由中山北路直接去雨花台,而是拐了个弯儿,经察哈尔路到虎踞北路,这使我们大为扫兴,因为中山北路要比后两者繁华热闹的多,然而我们是无权选择的。

即便这样,大家的兴致仍丝毫不减,而且,我们发现这条路线虽热闹繁华不足,却清静幽雅有余,路边不时地冒出几幢别墅楼,与周围的环境相配合,给人一种美妙的感觉。我曾经说过南京似乎没有郑州好,现在看来似乎是我错了,在未充分了解真相之前妄下结论往往是不正确的,我就犯了这样的错误。

伴随着幽雅与美妙,车队驶进了雨花台。雨花台是民国时期共产党人殉难最多的地方,1949年之后成了一个景区,是现在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每年的这个时候和清明节都有许多人,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殉难的共产党烈士植树修林。

不多久,具体任务下达了,我们队是整理竹林里的枯枝,这是一个简单而又枯燥的工作,我们必须把竹林里已经枯干的竹子先折断,然后在拖在林中的小路上,再折成1米左右的竹棍,然后捆成捆儿提出林子。工作虽然轻巧,然而我们却很不情愿,因为我们必须长时间埋在竹林里,这对于我们来说无异于坐牢,但是我们却无法拒绝。

我们队很意外地被分割成了三部分,而我们班又很不幸地成为全队唯一被分割成两大块儿的班,不幸与不快的情绪不时笼罩在我心头。

然而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我是北方人,很少见竹子,今天是第一次见这么多、这么高、这么密的竹子,不免有几分新奇;大家又边干边聊天,从陕北到江南,从东北到云南,天南海北,很快就忘记了不快与随之而来的疲劳。

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越来越疲劳,竹林里的空气也越来越闷,不习惯的已感到呼吸困难了,于是笑声和说话声也渐渐消失了,只听见竹子的“咔嚓”声和大家的喘息声。幸好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轮着我们休息了。

休息过后又干了一会儿,上午便收工了。

午饭是在园内吃的,大家似乎都比往日吃的多,饭场的气氛很热烈,大家称这是“春游野餐“。

午饭后我们被准许了二个小时的假。我绕着雨花台的纪念碑走了一圈儿,甚感无趣,就到下面给一位同学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现在的情况,然而却未能尽兴,心中不免惆怅起来,独自踱到集合地点,在一块草地上躺了下来,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开工时间。下午大家似乎没什么热情,只是在敷衍消磨时光,不多久命令下达:登车。于是我们就回去了。

中国晚周诸子是中国学术文化发展之原始模型,而以儒家为正宗。此后或引申或吸收,皆不能不受此原始模型之笼罩。引申者固为原理模型所规范,即吸收其他文化系统者,亦不能脱离此原始模型之笼罩,复亦不能取儒家正宗地位而代之。

文化之发展不过是生命之清澈与理性之表现。

最高智慧本有相同相似者。

西方哲学主要训练我们如何把握实在;佛教则在训练我们如何观空,去掉这个实有。儒家训练我们如何省察道德意志,通过道德意识赖把握实有,把握心体、性体、道体之创造性。道家则处于实有与非实有之间,道德与非道德之间,亦如庄子处于材与不材之间;它只有“如何”之问题,而无“是什么”之问题。它不原则上否定实有,亦不原则上肯定实有;它不原则上肯定道德,亦不原则上否定道德。就前一问题言,它开艺术境界;就后一问题言,它是作用地保存道德。

主观的感受不能不与个人的生命气质有关。然其既是主观的感受,而浸润久之,亦见其有客观义理之必然。

学者的生命是与时代的问题相联系的。学者处于文化转型之中的现代困境在于:如何在获得激增的文献信息和掌握膨胀的专业知识时,而不被资料所淹没,不丧失关注人的意识和世纪难题,不丢弃心性和精神的完整性。整个二十世纪中国所面临的问题,是文化的古今、中西之争问题。这一问题的表面是物质层和制度层的问题,而深层则是观念层和价值层面上的生存意义的迷失和价值的失落,是价值关怀遭到虚无主义浸蚀的问题。

道统之肯定,此即肯定道德宗教之价值,护住孔孟所开辟之人生宇宙之本源;学统之开出,此即转出“知性主体”以融纳希腊传统,开出学术之独立性;政统之继续,此即由认识政体发展而肯定民主政治为必然。

文化自由主义全盘否定传统,主张全面肯定西方文明,然而在这种非此即彼的心态中,又生长文化改良主义情绪,文化激进主义同样全盘反传统,但对西方现代文明持批判和保留态度,其文化批判和文化怀疑精神中有浓厚的意识形态性,其文化批判往往以“文化革命”的方式表现出来,以期在文化废墟上以革命的方式建立不同于既往的新文化秩序。文化保守主义在文化思想的激烈论战中,坚持肯定传统人文精神,承接元儒尤其是宋明儒的心性学说,保持不激不厉、相对稳定的文化定位和理论取向,对西方文明仅取物质层和制度层,而在观念层和价值层上拒绝西方的精神模式和道德体系,强调在西方渐炽和传统式微处境中弘扬国故,返本开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