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少将沈醉披露 蒋介石每日必唱三种歌

bbirds 收藏 0 327

军统少将沈醉披露 蒋介石每日必唱三种歌



[核心提示:]老蒋喜欢唱歌可是以前没有听说过的。沈先生说,老蒋不但每天必唱,而且有的时候能唱相当长的时间,颇为自我陶醉。警卫人员都听过他的歌。有趣的是,老蒋不唱京剧,不唱一般的歌曲,只唱三样:军歌、党歌、国歌。按照沈先生的记忆,如果唱国歌多的时候,就比较正常,如果唱军歌多的时候,那就是比较有麻烦了。党歌,一般都是有纪念日的时候才唱。老蒋的嗓音一般,但是就是这几首歌,居然百唱不厌,或许也是一种休息吧。奇怪的是,老蒋在公开场合从来没有唱过歌。






沈醉先生,原军统少将,曾是号称“特工王”的戴笠的得意部下。我有一位亲戚在80年代沈先生写*的时候曾经帮助他整理过文稿,算是沈先生的助手。因为沈先生的经历传奇有趣,我们平时谈天便不免向这位亲戚打听沈先生的故事。



我这位亲戚回忆(他姓杜,是基督徒,后来做税务工作了。后面,我就用杜公来称呼他吧),沈先生和许多国民党高级将领不同,身上没有官气,外表十分儒雅,虽然干了多年体力活,这时已经全然看不出来。他面色白皙,戴金边眼镜,常穿一件灰呢子的短大衣,风度翩翩,一只眼睛有些视力下降,看起来像一个大学教授,有一位中统的巨头徐恩曾,沈先生晚年和他形象很相似。但这只是他的外表,实际上沈生性好动,走路很快,杜年轻他三十岁,但根本跟不上他的步子。



更令人惊异的是,沈有一身很好的武功。沈先生总是拄一根拐杖,其实他根本用不着,那是他防身的武器。照他的说法,要是碰上劫道的七八个人他一根拐杖就应付了。劫道的没有见过,杜公可是见到沈先生吃核桃,从来不用锤子,都是手一捏就解决了——那时候沈先生都七十多了。



他的武功是入军统前练成,并不是特务训练的结果。这一点在军统非常有名,也给他带来很大麻烦,1949年卢汉起义,沈醉和余程万等在昆明都被扣留,别人都是软禁,只有沈先生不但加上手铐脚镣,而且严令看守的哨兵到他身边盯着,“他们怕我点穴。”沈先生笑对杜公说。大概是做特工出身,观察东西非常细致,他说一般人睁眼看到的,只有一样东西,他呢,一睁眼,全屋里每样东西都能看到。某回来试了一下,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杜公开始帮沈先生整理文件还相当拘谨。没想到沈先生交给他的第一个活儿就十分有趣。沈先生让他查一个人名——龙飞虎



杜公没反应过来,也不敢问,一想,说《封神演义》里头姜子牙有一个徒弟好像叫这个名字,等翻出来给沈先生,沈先生大笑,说不对不对,这个是龙须虎,龙飞虎要是有,肯定是现代人,共产党的,再查。末了,发现真的有这样一位人物,原来是周恩来总理的参谋,后来做到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原来沈先生回忆当年曾经见到一份共产党人士的名单,对这个名字印象十分深刻,别的都不记得了,前几天有人请他回忆,吃不准所以查查。因为那时候国民党内有一个李士珍,土法上马也搞特务活动,经常制造一些假情报骗取老蒋信任,看来仿佛侦探小说一般,实际全不可信,沈先生怕这个龙飞虎也是他伪造的,查了,才放心。



以后,杜公发现,和沈先生谈话十分随意,沈先生对自己的地位和价值非常明白,所以有关文史的问题,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现在的采访对象这样的可不多。但是他有两个原则,第一,绝少说人家的不是;第二,国共双方的争执,尽量不说。所以他的话语中,名人轶事比较多,而锋锐的地方就不多。比如杜公曾经好奇地向他打听白公馆烈士的事情,被他把话题引到中美合作所,知道了四川军阀白驹建造的白公馆,原来是很好的别墅,但是听得过瘾,最后自己要问的,却没有问出来。



杜公说,沈先生当年怕见三个人。



第一个,是军统局秘书长郑介民的老婆。这个半老徐娘是有名的财迷,经常指着名向军统要东西。沈醉本人是总务处长,正是首当其冲。找他要紧俏东西的国民党官员不少,唯有这位太太特别,她要东西,不是为了自己用,自己喜欢,而是为了送到当铺里头换钱,所以是个永远填不满的坑。而郑介民本人,沈先生颇为推崇,说这个人做官不在行,而且胆小,实际上是个情报专家,平时的乐趣就是阅读特务们送来的材料,他不审犯人(戴笠就不行,急了还有过亲自动手的时候),就是看材料,但是好多大案子都是这样破的,沈先生说起过的,一个是吴佩孚的日本混血女儿吴冰特务案,就是被他从一封可疑的信件中看出了端倪,一个是当年《永不消逝的电波》里李侠的案子,当然李侠的真名不是这个。说到这儿,沈先生就打住了。



第二个,是蒋介石,沈多次见过蒋,还差点当了宋美龄赴美的随从武官。但是他怕见蒋介石。原因是沈醉的性格活跃,喜动难静,而且随便惯了,而蒋介石对部下的仪表非常重视,往往从人的衣着、姿势、精神面貌,就决定他的好恶。戴笠是特别重视对蒋投其所好的,因此每有军统人员去见蒋,必要反复嘱咐、交待,有时还要向蒋的随员预先打听蒋的心情,决定何时谒见。这种严格的要求,对做惯了外勤的沈醉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另外,蒋说一口难懂的宁波官话,沈是湖南人,往往担心听错,心情很紧张。



但是对于蒋介石,沈先生有一个独家的“新闻”——老蒋喜欢唱歌!



老蒋喜欢唱歌可是以前没有听说过的。沈先生说,老蒋不但每天必唱,而且有的时候能唱相当长的时间,颇为自我陶醉。警卫人员都听过他的歌。有趣的是,老蒋不唱京剧,不唱一般的歌曲,只唱三样:军歌、党歌、国歌。按照沈先生的记忆,如果唱国歌多的时候,就比较正常,如果唱军歌多的时候,那就是比较有麻烦了。党歌,一般都是有纪念日的时候才唱。老蒋的嗓音一般,但是就是这几首歌,居然百唱不厌,或许也是一种休息吧。奇怪的是,老蒋在公开场合从来没有唱过歌。



饱吹饿唱,难怪老蒋搞经济总是出毛病。



第三个呢,是蒋的侍从室主任钱大钧。钱是保定军官学校出身,黄埔军校军事教官,资格老得可以对陈诚一类的人物指手画脚。



此人形容威武,在西安事变的时候负过枪伤,对于特务颇有些瞧不起,因此也不太好相处。后来沈醉从别的特务嘴里听到钱大钧曾经为了娶太太险些自杀,让他大吃一惊之下,也对这位将军的看法大为改变。



那是钱大钧任武汉警备司令时候的事情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