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枪王 第一卷:神枪打皮子 第九章:就值二百钱

金蝉 收藏 33 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URL] “我叫你骂!” 黑桃话落枪响,老皮货精惊诧中中了黑桃的枪弹。老皮货精做梦都没有想到黑桃会金蝉脱壳,转到她身后来偷袭她,并且一次偷袭成功。老皮货精后悔啊,后悔自己一时麻痹大意做了黑桃的枪下之鬼。老皮货精回过头,老皮货精无奈地对黑桃笑了笑,说:“老黑桃,算你狠,我今生今世是斗不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


“我叫你骂!”

黑桃话落枪响,老皮货精惊诧中中了黑桃的枪弹。老皮货精做梦都没有想到黑桃会金蝉脱壳,转到她身后来偷袭她,并且一次偷袭成功。老皮货精后悔啊,后悔自己一时麻痹大意做了黑桃的枪下之鬼。老皮货精回过头,老皮货精无奈地对黑桃笑了笑,说:“老黑桃,算你狠,我今生今世是斗不过你了,你赢了,可你只赢得了你老娘的一张毛皮,你老娘的毛皮就值二百钱,多一钱也没有。”

老皮货精说完,扑倒在地,嘴角流出了很多的血,死了。

老皮货精死了,死了的老皮货精也还是只皮子,黑桃用麻绳绑缚住皮货精的两条后退,用枪挑起,背在身上,就下了山。

走在回家的路上,老皮货精临死的一句话,黑桃想来想去颇觉得非常地可笑:就值二百钱,多一钱也没有。

这话什么意思。黑桃有些费解。

黑桃又想:卖多少钱已由不得你了,一只死皮子,卖与不卖已经由我才说了算。

黑桃打猎,动物毛皮的行情不是不知道,一点不懂。由于人人都忌讳皮子,所有打猎的人都不打皮子,皮子的毛皮尤其缺,白色皮子的毛皮更为罕见,皮子的毛皮一般都高于其他动物的毛皮。

黑桃查看过,老皮货精的毛皮,虽然老得有些秃,但大体上还说得过去。以黑桃的眼光来看,老皮货精的白色毛皮,五百钱卖不上,三四百钱应当没问题。

黑桃回家就把老皮货精的皮剥了下来,为了防止剥下来的毛皮在风干中打皱,影响毛皮的外观质量。黑桃用钉子将毛皮固定在墙上,绝不能钉在地上,狗给叼走了,连二百钱也没有了。几天之后,老皮货精的皮终于风干了。

就值二百钱,老皮货精的话像有特别的魔力,黑桃事事都有一种冲动,他想验证一下:老皮货精的毛皮真得就值二百钱么?

那天,黑桃从墙上取下老皮货精的毛皮,一个人来到西口小镇上,西口小镇是个千年的古镇,钱庄、当铺、饭馆、商铺一家挨一家,特别是做皮货生意的,不下十几家,生意也特别地兴隆。

黑桃拿着老皮货精的白色毛皮,先进了第一家黑桃熟悉的“汇源”皮货商行。这是一家小镇上最老的老字号的皮货商家,有几百年的历史,从来就是童叟无欺,声誉很好,买卖做得很红火,老板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先生,姓贾。贾先生与黑桃很熟悉,黑桃来卖的皮货从来都是一口价,黑桃要的价钱,贾先生从来就没有砍过价,每次都是很顺利地成交。

当然了,黑桃也不是漫天要价的人,做生意都是要赚钱的,毛皮成色值多钱,现在行情什么价,谁的心里都有一个算盘,一本帐。

贾先生见黑桃进了店门,贾先生很热情,先让学徒的给黑桃上了一杯热茶。贾先生放下手头正做着的账目,满脸是笑,迎上来,陪黑桃一起落座喝茶。贾先生扶扶脸上的眼镜,问黑桃:“黑掌柜的,今天带来了什么货色,能否让我一饱眼福啊?”

黑桃笑,黑桃说:“贾先生真会说笑,你知道豺狼虎豹的皮我从来不取,我会有什么好的货色?每次都是让你失望的。”

贾先生笑,贾先生说:“也是,君子爱财,取财有道,你的为人我还不清楚么?说笑,说笑而已。”

贾先生哈哈大笑。

说话间,黑桃从搭肩中,就拿出了一卷白色的毛皮,放在了贾先生的眼前。

贾先生眼睛陡然一亮,说:“皮子的毛皮,白色的,稀罕稀罕,真是稀罕的好毛皮,用这种毛皮做裘衣,延年益寿。”

贾先生接过白色的毛皮在案板上徐徐展开,黑桃注意到贾先生的面部表情,在随着毛皮的徐徐展开中,笑容逐渐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脸的惋惜,直到最后,贾先生哀叹一声,摇摇头,坐了回去。贾先生不再言语,端起茶杯小口小口喝了起来。

贾先生的茶的确很热,黑桃喝过几口后,看着贾先生,黑桃急想知道最后结果,黑桃问:“贾先生,你看这价钱?”

贾先生很为难,贾先生说:“黑掌柜的,你是老主顾,你出个价,我看看。”

黑桃想三四百钱是值得,我不要的多,二百五十钱,不好听,三百钱不能说高,不行再低点,黑桃关心得不是真要卖一个什么大价钱,只要能冲破老皮货精的二百钱就成。于是,黑桃就试探性地说出:“你看,三百钱怎么样?”

贾先生摇摇头,说:“就值二百钱。”

黑桃吃了一惊,这不正中老皮货精的预言么。

黑桃不言语了。

贾先生说:“黑掌柜的,不行您再拿上别的商家走哒走哒?”

黑桃有些难为情,黑桃说:“也好,那就对不起贾先生了!”

贾先生笑:“那里,买卖不成情谊在么!”

黑桃拿着老皮货精的毛皮,走出了“汇源”皮货商行,黑桃不信就值二百钱,正好就中了老皮货精的那句话。

黑桃拿着老皮货精的毛皮,一家一家商铺商行走下来,都是二百钱,他们几乎都是一个口气,就如同事先合谋好的一样。

黑桃就不信了,到了最后的一家皮货商铺时,老板出价还是二百钱。

黑桃有些急,黑桃就说:“不要二百钱,一百五十钱怎么样?再少一点一百钱也行啊!”

那老板瞪大了眼睛,说:“哪里能那么做,那我们不是自毁字号么?以后我们再如何做生意?”

老板说什么都不干,二百钱就是二百钱,少给一钱多给一钱都不干。

无奈,黑桃只得还是二百钱成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