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师大博士后老师火车上换位跟老太太肉搏 拒绝道歉(图)

神魔之王 收藏 58 23843
导读:北师大博士后因火车上换位打伤57岁女子(图) 核心提示:一位北师大的博士后,身份是大学老师因在火车上自己的位置被人坐了,在与第三方调换中被拒绝,不料几句争执,年轻人挥拳打摔倒了“说话带了脏字”的女士。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7_72843_10672843.jpg[/img] 事发成都开往达州的“蓝箭号”上,当事老师梁某称:打人肯定不对,但双方都有责任 华西都市报2月7日报道 “到派出所后,才知道对方是北师大的博士后,身份是大学老师,受过如此

北师大博士后因火车上换位打伤57岁女子(图)

核心提示:一位北师大的博士后,身份是大学老师因在火车上自己的位置被人坐了,在与第三方调换中被拒绝,不料几句争执,年轻人挥拳打摔倒了“说话带了脏字”的女士。

北师大博士后老师火车上换位跟老太太肉搏 拒绝道歉(图)

事发成都开往达州的“蓝箭号”上,当事老师梁某称:打人肯定不对,但双方都有责任

华西都市报2月7日报道 “到派出所后,才知道对方是北师大的博士后,身份是大学老师,受过如此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怎么就这种素质呢?”昨日下午,57岁的楚女士躺在达州市中心医院外科16楼的病床上。她仍然为两天前发生在成都到达州“蓝箭号”上因为换位置被打一事愤愤不平。

因自己的位置被一位30多岁的年轻人坐了,在与第三方调换中被拒绝,楚女士等人就想坐回自己的位置。不料几句争执,年轻人挥拳打在了“说话带了脏字”的楚女士头部、胸口。

换位不成老人被打摔倒在地

据楚女士回忆,2月2日下午4点过,她和刚做了手术的弟媳庞女士一起,带着两岁的外孙女从南充上了T8866“蓝箭号”7号车厢回达州。上车后,楚女士带着孩子去上厕所,庞女士走到自己的22号位置时,发现位置已被一个年轻人坐着。

她说,这个年轻人称自己陪母亲在成都买的20号和21号位置,出发时他用20号位置换了22号座位(此前换位乘客已在南充下车)。他说,希望与庞女士再调换一次,让她们坐20号位置。庞女士随后来到20号位置,发现该位置已经有一老人坐着。想到自己是一行三人想坐在一起,她希望老人帮忙再调换一下,结果被老人拒绝。

被拒绝后,庞女士回到年轻人身边,希望坐回自己原来的位置,此时带孩子上厕所的楚女士刚好回来。楚女士说,当时她突然听见年轻人对着自己和弟媳说“神经病”,“我自己只说了一句‘妈的年轻人没素质’,不料对方站起来就是一拳打在我额头上。”楚女士说,突然被袭击后她也伸手想抓扯对方,但年轻人又一拳打在她额头,“虽然两拳都不是特别重,但打得自己还是头脑嗡嗡响。”

楚女士说,也可能是自己出手抓伤了对方的脸,年轻人抓住自己的头发并摔倒在地,“头发抖扯掉了一缕,现在还放在派出所。”她说,当时她倒地后,年轻人还对着她的脚和身上踢了几脚。此时,在旁边的2岁孙女吓得哇哇直哭。

楚女士讲,看到这种情况,周围的乘客赶紧前来拉开,很快乘警也赶来将年轻人带走。

调解不成双方提出相同赔偿

被打后,楚女士赶紧给达州的女儿打了电话,家人很快赶到达州火车站,并坚持要向年轻人讨说法。列车乘警将此事移交火车站派出所处理。楚女士也很快送到达州市中心医院治疗。面对警方的询问,男子自称姓梁,是北师大的教师。警方与北师大联系后,确认梁某是该校的博士后、该校天文系教师。

“因分歧大,派出所两次调解都失败。”记者从派出所的调解书上看到,第一次调解失败后,楚女士家人在第二次调解时提出了要求梁某赔礼道歉、赔偿医疗费、营养费和精神损失费等,而梁某也提出了同样内容的赔偿要求。派出所只得在调解书上告知双方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尽管调解失败了,但派出所还在做工作。”据派出所教导员李铁斌说,在第二天凌晨4点离开派出所时,双方都交了4000元现金留在派出所调解处理。据介绍,因梁某不愿付钱,梁某的一位朋友悄悄拿了4000元帮忙垫付。李铁斌介绍,派出所一位副所长在专门调查此事,目前还在搜集旁证,进一步开展调查。而派出所根据楚女士家人的申请,也委托了法医做伤情鉴定。

记者在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楚女士右脚小腿以及右手背等,还是青紫的,头上头发扯掉的地方还红肿着,医生诊断是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

对话当事人梁某:骂人打人不对双方都有责任

昨天下午,记者电话采访了还在达州开江的当事人梁某。梁某讲述,因为他96岁的外婆在开江病危,当天他和母亲从成都前往看老人家。对于换位置一事,梁某表示确有此事,起纠纷也是因换位置不成所致。

“可能是因急着回去看老人,我心情不是很好,与对方先起了争执,但没有说带脏字的话。”梁某说,是自己突然听到对方说了脏话之后,加之自己60多岁的母亲就在身边,“情绪有些激动就动手打了人。”但梁某表示,是对方出手抓人自己才动手的,“我现在脸上都有指甲划伤的痕迹。”对于老人头上、身上的伤痕,梁某表示不排除有被打的可能,也可能有自己撞击了的可能。

梁某后来表示,“打人肯定是不对的,双方都有责任。”电话中,梁某没有道歉的意思,只是说“事发时自己未能克制情绪,感到很遗憾”,他愿意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希望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本文来源:华西都市报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