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枪把子 正文 第四章(32)

刑警马营 收藏 3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size][/URL] (32) 周飞回到办公室,首先给皮家厚打了电话,听得出皮家厚很忙,那边人声嘈杂:“周飞,什么事儿?快说,我这儿乱成一锅粥了。” “哦,没大事儿,你晚上能回来一起吃晚饭吗?”周飞问。 “不行哥们,手下一帮人呢,离不开,晚上你与老陆一起吃吧,我今晚肯定离不开。”皮家厚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


(32)


周飞回到办公室,首先给皮家厚打了电话,听得出皮家厚很忙,那边人声嘈杂:“周飞,什么事儿?快说,我这儿乱成一锅粥了。”

“哦,没大事儿,你晚上能回来一起吃晚饭吗?”周飞问。

“不行哥们,手下一帮人呢,离不开,晚上你与老陆一起吃吧,我今晚肯定离不开。”皮家厚说。

“那好吧,”周飞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皮哥,其实我想对你说个事儿。”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怎么变得吞吞吐吐的了?”皮家厚催促道,“快点儿!我还等着有事呢!”

“是这样,下午你不在的时候,唐主管找我谈了,可能明天我就要走。”周飞说,“公司派我去宏大酒店。”

“定下来明天走了吗?”皮家厚问。

“还没有,晚上吴董可能要当面交待,基本上是这样了。”周飞说,“我们兄弟一场,皮哥你们对小弟很照顾,所以走前,想请你们吃顿饭。”

“老弟客气了!这样吧,今晚确实走不开了,不好意思,明天你走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回去送你!老弟到那边好好干!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咱见面的机会多得是!”皮家厚说,“到那边有什么困难,给老哥打个电话,我们一起多交流交流。”

“嗯!”周飞有点不舍地说道,“皮哥有事儿你就去忙吧,明天也不要过来送我了,咱以后经常保持电话联系。”

周飞挂了电话,对陆明远说:“陆哥,老皮今晚过不来了,现在他很忙,你等一下,我去外面一趟就回来。”

陆明远说:“得了老弟,应该是我为你饯行才对,你口袋中的那个两钱留着带过去用吧,我去买菜。”

周飞涨红着脸说:“陆哥你这是看不起小弟,我知道你身上也没有多少钱了,这几天我都是跟着你吃喝,没让我掏一分,我都不好意思了。晚上我向吴董先预支点钱,够用的,今晚咱兄弟俩好好喝两杯。”

“好,我看咱也别买菜了,也小资一次,干脆,咱哥俩找家小酒馆,好好喝两杯,也省得麻烦。”陆明远收拾起桌上的文件,锁上了抽屉说。

“好吧,那先说好了,今晚由我来买单。”周飞坚持道。

“走吧!哥们!”陆明远使劲地推了周飞一把,两人出了办公室,沿着平日经常吃面的那条马路慢慢地走着。

“先生,要吃饭吗?”一家名叫蓝月亮的餐馆前,站着一位年轻漂亮的服务员,很热情地对他们招呼道。

“有包间吗?”陆明远问。

“先生你们几位?”服务员笑脸相迎。

“就我们俩。”陆明远回答。周飞看得出服务员面有难色,一扯陆明远说道,“走吧陆哥,我们去吃大排档算了。”

“那好吧,请两位稍等,我进去问一问。”服务员说罢走了餐馆,不一会儿跑出来对他们说道,“两位先生请吧,还有一个小包间。”

包间很小,的确称得上是小包间,因靠着厨房,油烟机轰轰地响个不停,还有厨师的炒勺与炒锅相撞击发出来的金属摩擦声。周飞起身关了门,包间内顿时安静多了。

两人点了四个炒菜,要了四小瓶二锅头。周飞盯着酒瓶两眼放光,对陆明远说:“陆哥,我在北京当兵的时候,二锅头没有少喝,特别是北京建国路产的,特地道,闻着香,喝起来也纯正。退伍的时候,连队欢送我们老兵,我们连长与我干杯,他一口就干了这么一小瓶!”

“你酒量如何?除了那天我们四个在办公室喝了一次,还没有与你好好喝过,今晚我们哥俩放开。”陆明远一边倒酒,一边问周飞。

“我酒量还可以,但那天还是喝多了,想起那天情景,我都感动得不撑。好久没有与连长他们联系了,真想回去看看连队,看看战友们。”周飞情绪激动地说。

“是啊!”陆明远说,“好在我离老部队不远,没事儿还可以回去看看。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啊,这叫什么来着?这叫‘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来兄弟,咱哥俩开喝!”

“陆哥请!”周飞端起杯子,与陆明远碰了一下,两个人开怀畅饮起来。不一会工夫,一人就包干了一小瓶二锅头。

“陆哥,等我在宏大站稳了脚跟,你带嫂子抽时间去玩,一切费用我来包了。”周飞脸上带着酒意,红光满面地对陆明远说,“虽然我们哥俩相处时间不长,但是我感觉陆哥你是个实实在在的人,我交你这个朋友了!老皮管炮院,陆哥你肯定要去海校了,以后我过来看你们。”

陆明远笑了笑,说:“谢谢兄弟信任。不过,我明天恐怕也得走了。”

“你走?你去哪里?”周飞问。

“回家。”陆明远叹了口气说,“实不相瞒,兄弟,我没打算在这儿长期做下去,家里已在为我联系工作了。”

“哦,”周飞说,“以前好像听你说过,以为你是开玩笑哩。不过,也好,找个好单位比在外打工好多了,稳定,不用四处漂来漂去的。”

“也不全是这样。咱当兵的人四海为家,早习惯了,只是……”陆明远没有说下去,家家都本难念经,不说也罢。

“你也决定明天走?”周飞问。

“是的。不能再等了,这是个机会,明天离开,正好公司招人,不然,再干下去就不好意思走了。就是这样,我还没有找到辞职的借口呢,毕竟吴董对我们几个都寄予厚望,有着知遇之恩,拆人家的台有点儿不厚道。”

“好了,陆哥,我明白你的意思,兄弟我什么也不说了,我祝您能找个称心的工作,干!”

两个人最后喝得东倒西歪,陆明远抢着结了账,两个人互相搀扶着,晃晃荡荡地往办公室走去,一路上还放开喉咙唱着军歌,惊动了很多马路上行人的目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