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三卷 维稳行动 第三卷尾声 飞向新大陆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URL] 公元4892年4月12日21时整,天气晴朗,月光普照,只有西方吹来的含着沙砾和干燥气息的陆风从窗外刮过,时不时将一些细碎的沙粒拍在贴着一张《自由民主报》商业版的玻璃窗上,发出一种诡异的“淅淅沥沥”声。 绵长的熄灯号声在滨海基地内回荡,当然,这只是做个样子而已。在那些低矮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公元4892年4月12日21时整,天气晴朗,月光普照,只有西方吹来的含着沙砾和干燥气息的陆风从窗外刮过,时不时将一些细碎的沙粒拍在贴着一张《自由民主报》商业版的玻璃窗上,发出一种诡异的“淅淅沥沥”声。

绵长的熄灯号声在滨海基地内回荡,当然,这只是做个样子而已。在那些低矮的宿舍里,一帮当地的混成飞行中队飞行员和机场警卫连的家伙正在一边嚼着阿拉伯茶叶(真是幸运,这玩意居然逃过了赎罪之战的核爆炸,传了下来),一边用沙子一样粗的嗓门大呼小叫,吆五喝六,而我们联队的飞行员们的宿舍也灯火通明,蹙脚的吉他声和难听之极的歌声不断从里面飘出,与熄灯号声对抗着,为这个基地制造着噪音污染。总而言之,一副军纪涣散的样子。

不过呢,我们这两位主官才懒得管这档子事呢。呵呵,假如你明天一早就打算叛国投敌了,大概前一天晚上也不会有心情去刁难属下的官兵吧。再说,军纪涣散也是国防军几百年的传统了,我们这种几千年前来的老古董,也要学会入乡随俗才行嘛。

奥菲莉亚今天一早就离开了滨海基地——当然,是带着自由国家联合体政府派来的整整一个营的中央宪兵去的,她可不会再想着要展示什么“诚意”了。再说了,这次谈判应该可以顺利进行,这都要归功于BUB公司空运来的半吨金条。虽然金子由于其极端稳定的化学性质,因此成为了极少数没有因为核战之前的大规模开采而耗尽的金属,但是它们仍然具有很好的保值作用,在货币混乱不堪的非洲北部,这种黄澄澄的金属足以打消当地军阀的敌意。只要谈判顺利开始,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无非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最后政府总会和这些地方土豪们达成些什么妥协,当然,免不了要再付一大笔钱,根据奥菲莉亚的说法,我们那位顾问大人的价格可不低。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和我们无关了。现在,奥菲莉亚转交给我们的、由救国阵线那帮所谓“专家”制定的行动计划就被摊在桌上,我和戴维斯则坐在桌子旁边,仔细研究着这个将会关系到我们能不能见到后天的太阳的计划。

“我敢保证,就是坎宁安将军坐潜艇跑到北非和自由法国的军官们开会那次,恐怕都比这个计划要安全一百倍。”在又一次认真仔细地阅读了整个行动详图、行动规划、时间安排、附加文件和备忘录之后,戴维斯得出了和上一次完全相同的结论,“这种疯狂的想法,恐怕只有儒勒.凡尔纳大人的脑子里才能想得出来!”

我双手一摊,苦笑道:“呵,那不是很好么?说明即使经过了核战的浩劫,人类的幻想天赋还是毫无减退。”是的,我不得不承认,假如把这份计划交到俄罗斯海军航空兵司令部,让那帮参谋们(好几个是我干爹的熟人)做个可行性评估的话,这个计划大概会被归为“不可能完成”一档去。但是,我们却已经别无选择了。

按照上面说的,救国阵线的一支敢死队已经潜伏在了新亚历山大港南边的一个渔村里。到了明天上午,会有一个“告密者”来到滨海基地,告诉我们一艘满载武器的走私船正向这里驶来,而我们就会带领一队“蜗牛”式水上飞机向南起飞,去追捕这艘由敢死队员们驾驶的小渔船改造成的所谓“走私船”。而“走私船”在遭到攻击后,会“慌不择路”地绕过西奈半岛南端,向东逃逸,我们则将紧追不舍。根据天气预报,一个印度洋上的大低压气团正在高速北移,在明天到后天,红海中部会有大风雨天气,这艘“走私船”为了躲避追击,会故意冲进雷雨区,而我们也要假装追击心切,跟着进入这个极其危险的区域——按照“专家”们的说法,理想国的国防军飞行员们个个都是兔子胆(这一点倒也有些靠谱),就算想跟上我们,也是有这个心没这个胆。接着,我们将驾机在风暴区的北部边缘绕一个圈,在汉志山脉以西跳伞或是干脆迫降。

这个计划看上去相当完美——首先,这样做至少可以让我们免于挨自己人的枪子——直到我们冲进雷雨区,都不会有人想到我们是“叛逃”了,而历史上叛逃失败的飞行员,一大半都是被发现异常的己方僚机或是地面防空火力干掉的。而且风暴产生的低压云团可以干扰亚欧社会共和国军队在阿拉伯半岛沿岸部署的米波预警雷达,让我们蒙混过关的机会大上好几个百分点,最后,当然也是最大的“好处”就是——如果我们能够从亚欧社会共和国回来(那样最好不过了),那么也不会面临军事法庭的起诉——我们完全可以“合情合理”地胡编乱造,说是因为恶劣天气被迫迫降,而无论是谁都没有理由来质疑这一点。因此,“专家”们在计划结尾处相当自恋地写道:“根据论证,该行的计划为历次行动计划中最完备、最安全、最严密的一次,成功可能性也较以往各次行动更大。”

“我呸!以前那些行动全都是以白白送命告终的,‘成功可能性较以往各次行动更大’?对,百分之一的成功率那也是更大!”戴维斯在看完那句画蛇添足的结语后,险些气得把这一叠纸扯个稀烂,“且不说我们这破飞机在风暴中幸存的可能性有多大,迷失方向的几率有多大,就算冲过风暴区,躲过远程预警雷达,难道亚欧社会共和国的军队会没有防空搜索雷达?就算没有遇上巡逻的战斗机,我们这破飞机能飞多高、能飞多快?地面上肉眼都可以看到!哪怕我们飞过的地方有他妈一个高炮炮位,那我俩就得成烤肉了!”

我无奈地答道:“那你说怎么办?我俩可是众望所归的、过去世界来的大人物、救世主,你说不去能行吗?再说假扮走私船的敢死队都部署好了,到时候有人来‘告密’,你能不去?要是敢死队的朋友们冒死开船出海了,没有看到我们的飞机,我俩就真的是里外不是人了,以后还怎么混?”

“说来说去,看来只能指望到时候没有风暴了,否则我俩横竖都是死路一条啊。”戴维斯绝望地把计划收好,朝我挤出一个笑脸来,“算了,就算是找死,像我们这样戏剧性地去找死的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后无来者,但至少也是前无古人了。也许若干年后,我俩丧命的故事被公开后,还会被人改编成小说、剧本什么的呢。”

“那也算是永垂不朽吧?”我站起来,打开了被反锁着的办公室大门,“现在做准备也没什么意义了,我建议还是回去祈祷吧。也许我们就能撞上那百分之一的好运气呢?”

在出门的时候,我听到戴维斯在我背后咕哝着:“假如一件事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机会会让你丧命,那么那剩下的百分之一就是传奇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