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壮惨烈的桂林保卫战(下)[转]

整编74师上校 收藏 19 2552
导读:沙场喋血,三将军英名永存      11月9日晨,日军趁漓江水涨淹没铁丝网之机,攻破了桂林守军设立在漓江两岸的第二道防线,中国军人与敌展开巷战,战事残酷惨烈。城防司令韦云淞数次下令组织敢死队与日军争夺城内的核心阵地,与敌较量数十次。当日下午,终因日军大量增援,我军牺牲惨重,城中据点大多都丢失,战局已无可挽回。韦云淞向白崇禧发电报请求弃城突围,并决定除象鼻山、将军山(南溪山)、河东各据点不通知外,其余各阵地除留少数困守外,在黄昏后撤离阵地,

沙场喋血,三将军英名永存 11月9日晨,日军趁漓江水涨淹没铁丝网之机,攻破了桂林守军设立在漓江两岸的第二道防线,中国军人与敌展开巷战,战事残酷惨烈。城防司令韦云淞数次下令组织敢死队与日军争夺城内的核心阵地,与敌较量数十次。当日下午,终因日军大量增援,我军牺牲惨重,城中据点大多都丢失,战局已无可挽回。韦云淞向白崇禧发电报请求弃城突围,并决定除象鼻山、将军山(南溪山)、河东各据点不通知外,其余各阵地除留少数困守外,在黄昏后撤离阵地,分向城西突围,以龙胜为总集合点。入夜,桂林城里大火冲天,城池屋宇尽成瓦砾。在部队未准备撤退的情况下,突围即已开始。

陆军第一三一师阚维雍在战前已给家人写了“不成功便成仁”的遗书,不愿撤退,在东镇路西端靠铁封山的师指挥部,将任务交代副师长郭少文,并将身上的怀表交与副官主任钟其富,随即写下了绝笔书,嘱龙营长呈张发奎司令长官,诗云: “千万头颅共一心,岂可苟全惜此身;人死留名豹留皮,断头不做降将军。”然后,举枪自毙,以身殉国,时年仅44岁。 陈济桓,号昆山,广西岑溪人,1921年桂林军入湘,策应冯、阎反蒋作战。滇军趁机第二次侵入广西,围攻南宁,韦云淞、陈济桓二人互相配合,以寡敌众,竟坚守危城达3个月之久。后来得到当时任军长的黄旭初带一营部队潜入协防,配合白崇禧的援军将滇军击退。从此在桂林军之内,韦、陈以能守著称。陈济桓久历戒行,富有实战经验,在桂林保卫战中指挥若定。11月10日夜间,他随韦云淞率部队向城西突围,在猴山坳遭日军阻击,受伤倒地。为了不增加部队行动负担和免于被俘受辱,他掏出名片,摸黑写上“战受重伤,不能脱离险地,决定自杀成仁,以免受辱”等语,并郑重地沾上伤口的鲜血按上指印,将名片和怀表一并交给卫士,然后举枪殉国,终年51岁。 吕旃蒙,号伯民,零陵人(永州),少即从军。桂林保卫战中,他协助军长指挥作战,沉着镇定,打退了日军多次进攻。11月10日晚间,与军长率队同向城西突围,在猴山坳一带同阻击之日军展开激战,拂晓时中弹阵亡于德智中学附近,终年40岁。

同壮烈殉国的3位将军一样,参加桂林保卫战的中下层军官和广大士兵,克尽守土御敌之责。战前士兵们纷纷写下遗书,抱定与桂林共存亡的决心。守卫德智中学西侧山头的七一二团一连,打退日军一波猛于一波的攻击,最后仅8人生还。

此次桂林保卫战中,我军战死12000人,因为中毒昏迷不醒而被日军俘虏的有7000多人,桂军始终没有一名士兵在清醒的状态下投降。而日军的伤亡,据日军递交其大本营的战报中说:“皇军在桂林之役战死13900人,伤19100人,失踪300多人,其中阵亡9名大佐级别的联队长,31名中佐级别的大队长,近100名中队长和小队长,漓江之水为敌我两军之血染之为赤,此役是我一生中所经历到的最惨烈的战役,并非在于规模,而在于人之勇猛。”

桂林战役后,听不少老人说,美丽的漓江近5公里的江面都是中日两军士兵的尸体,战役之残酷可见一斑。11月10日,残留在桂林的广西军人仍与日军巷战不止,11月11日,桂林城枪声方停息。 1944年11月10日,日本侵略军攻占桂林城后,其第五十八师团九十六和一○八两大队离开市区,经两江、山口,分别进攻长安镇(今融安县)和古化镇(今永福县寿城镇)。日寇所至,暴行不止,在李宗仁家乡烧杀奸掠达8个月之久,惨绝人寰。 桂林山城沦入敌手后,一片火海,不见了房屋,不见了天空,山川街巷,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在日寇的队伍里,押解着我守军战俘。时已初寒,可怜仍穿着单薄的军装,已是疲倦不堪的负伤官兵,还被铁丝捆绑着臂膀,背着弹药和弹药箱装的掠得财物,稍有支持不住的,即被刺刀捅死在路旁。与他们同样命运的还有沿途被日寇清乡抓来的无辜老百姓,60岁扛60斤、10岁背10斤,都被征为运输队。一路上,只有日寇的怒斥和中国人的呻吟。从桂林到长安(融安县)163公里的公路旁,不知倒毙了多少中国军民。

日寇早已闻知桂林城西34公里的信果行政村的浪头村,是“广西三杰”李宗仁将军的家乡。当第一批日寇到达信果清乡时,立即逐村破门,搜查民居,抢掠财物,并将李宗仁家中的夹墙打开,将收藏在夹墙内的财物全部洗劫一空。日寇又在临近浪头村的忠保村抓到了一名来不及躲避的男孩,捆绑其在信果中心小学校门外的一株柚子树下。这树前有一座纪念“七七”事变的“抗日亭”,亭的正面有一板绘着“青天白日”的照墙。日寇仇视中国抗战,更痛恨当年指挥台儿庄大捷、重创日军万余精锐的李宗仁。得知这男孩也是姓李时,便兽性大发,将他的胸膛剖开,取出他的心肝,把他活生生地折磨至死!这株柚子树成为了村民不堪回首的痛苦象征,光复以后村民将它砍掉了。

日寇还在浪头村的村前村后,屠杀了一批批被俘的中国军人。在张家村进山口圩之间,由于要翻越金竹岭,日寇又杀了一批批病弱的被俘中国军人。由于日寇不断地清乡,每个村里都会听到女人的惨叫声。 日本军国主义者常常诬蔑中国人为“支那野蛮人”,然而,真正的野蛮人却是这些日本法西斯强盗! 1945年夏初之后,抗日战争已由相持阶段转入反攻阶段。在桂林的日寇已成为惊弓之鸟,时常遭到中美混合空军(“飞虎队”)的轰炸。凡日寇机关及所在地,将军桥、骝马山、牯牛山、叠彩山下、普陀山、李子围等,都时常受到轰炸与扫射,使日寇也尝到了昔日狂肆滥炸桂林城的滋味。 一天,“飞虎队”的飞机抵达叠彩山上空,一顿投弹扫射,使数十名日军葬身黄旭初公馆一带。

占据桂林的日军,每月要召开一次军事会议,但会议常常遭到突击的威胁,于是日寇将会议改在下午二时半召开。当时的日军高级军官都住在郊外,会议要在城内举行,警戒线数里以至数十里。空袭的威胁,弄得他们顾此失彼、心惊肉跳地出席会议。

桂林还有一件壮举,轰动了中外:在桂林城光复前,曾有3名自卫队员潜入到普陀山顶,竖起了中国国旗,国旗在敌军阵地内,这是抗战时期极为振奋人心的重要事情。

1945年7月27日晚8时,我反攻部队终于扫清外敌进入城内,与留城日寇巷战。7月28日城内残敌肃清,桂林城终于光复。

1945年8月15日,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宣布投降,全国各地一片欢腾。抗战后的桂林,硝烟已过,桂林人民又一次投入母亲河的怀抱,在漓江两岸大兴土木,重建家园。

省政府复归到桂林后,暂以万寿巷艺专办公,即后建王城省政府建筑群。黄旭初有“重建广西省政府记”碑留存省府大门,紧接着恢复广西建设研究会所在的八桂厅。黄旭初于1946年2月2日有“重建八桂厅记”石刻留存。1946年3月29日黄花岗起义纪念日之际,他主持兴建在桂林保卫战中阵亡之三将军墓和修建空军烈士墓,以彰示先烈,教育后人。

黄旭初下令省属通志馆,组织人员深入城乡调查日寇在桂罪行,又全面组织各厅局,开展复校、复厂、复路、复市工程,以最快的速度恢复正常生活。大街小巷每天都炮竹声声,庆祝建房开工、上梁奠基、生意兴隆、开张大吉,市面万家灯火,车水马龙,桂林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