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


秦克正看的出神,温小宝正干的销魂,渡边小杏正叫的春心荡荡,屋外却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小杏,开门,我是美子。”一个女声用日语说,声音极其优美,秦克听的真真的,“我出去的时候没连门都没有关,现在不但关上,怎么还从里面插上了。你在屋里搞什么名堂?是不是和哪个帅哥哥偷情呢?”

“小杏,有人找你,是一个叫美子的女人。”秦克极不忍心,但是,他不得不打断了温小宝的销魂时分。

正在欲仙欲死的渡边小杏,迷迷之中听了秦克的话,猛地清醒了过来,看着仍然压在她身上狂干的温小宝,羞愧无比。

“这位先生,你先停一停,有人找我。”

“让老子干完,你再等一会儿。”

“要不,那们先生,你去开门吧。你就说,你是我的男朋友。”

“小宝,你稍停点儿,没干过女人吗?”秦克一把就把温小宝从渡边小杏的身上拉了起来,“快穿上裤子,又来了一个日本女人,有你可干的。”

“秦大哥呀,你真是饱汉不知饿汉子饥,我温小宝从来也没有碰过女人,她是第一个。”温小宝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很委曲地说。

渡边小杏也趁机从宽大软乎的床上爬了起来,找到她那薄薄的的衣服穿上,站起身来就要去开门,可是,她的身子一软,就靠在了秦克的身上,秦克马上伸出手来扶住了她。她觉得全身上下一点儿劲儿也没有,整个人还没有从那性爱的快乐之中完全释放出来。

“哎,秦大哥,你看,血,这个日本女人也是第一次,见红了。”温小宝很兴奋地大叫起来,手舞足蹈的,就像小孩子过年有好吃的有新衣服穿有炮放一样。

秦克听了温小宝的话,一边扶着渡边小杏,一边向床上看去,可不是咋的,在洁白如雪的床单上,静静地躺着一滩鲜红,犹如盛开的红色大丽花。如此美丽的女人,还是个处女,温小宝这小子还真是艳福不浅呀,秦克也替温小宝高兴,但是,在他的心底,也有着一种隐隐的酸不溜溜的那么点儿意思。

而渡边小杏此刻早已经是红艳如花的俏脸上,又增加了几分羞涩,她还没有结婚,也没有男朋友,所以,也从来没有和男人上过床,今天的温小宝要不是霸王硬上弓,破了她的处,她还是处女身呢。

“小杏姑娘,你咋了?”秦克问。

“哎,秦大哥,这就不用你帮忙了,我来,我来。”温小宝扶住了渡边小杏的香肩,和她一起就出了屋门。渡边小杏一点儿也没有拒绝他,好像还很依赖的样子。

“你小子,整个一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秦克看着温小宝和渡边小杏一起出了屋门。

温小宝把门打开,门外站着又一个日本女子,因为从穿着打扮上看,就明显的不一样,美子穿的是夏天穿的很轻便的和服,她好像还比渡边小杏小着一两岁的样子,更显的婷婷玉立,美丽非常。

“这个男人是谁?”美子看着扶着渡边小杏的温小宝,吃了一惊。她刚才在门外胡乱说的事情,现在却真的不幸发生了,她就有些疑惑了。

“他是我的男朋友。”渡边小杏面色绯红,微微地低下了头。

“你的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美子瞪大了眼睛,看着温小宝,这不是一个伪军吗?怎么会在突然之间成了渡边小杏的男朋友,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从来也没有给你说过,你当然不知道了。”渡边小杏微微一笑。

“小杏,你搞的是什么名堂,他,他可是一个中国男人。”美子想提醒渡边小杏。

“中国男人怎么了,他在床上对我是相当的温柔的。”渡边小杏为了让美子快点相信她说的话,无奈之下,竟说出了这样的话。她的头低的更低了。

“小杏,你,你和他上床了,搞过那种事情了?”美子更加吃惊了。

“是的,以后他就是我的男人了。”渡边小杏很坚决地说。

她们两个说的都是日语,温小宝一句也听不懂,但是,从两个人的表情来看,她们好像是在说和他有关的事情。

美子狠狠地看了看温小宝,抬腿就进了屋。

“啊!”屋里马上就传来了美子的大叫声。她在屋里看见了秦克,渡边小杏还真是可以,一下子就弄两个男人在家里。

渡边小杏和温小宝闻声赶快进了屋。

“美子,我还没有跟你介绍,这位是……”渡边小杏说到这里停住了,因为她还不知道秦克和温小宝的名字。

“你是美子小姐吧,我叫秦克,他叫温小宝。我们都是小杏的朋友。”秦克侃侃而谈,而且,说的还是日语。渡边小杏和美子的谈话秦克是一句也不落地全听了去。这个温小宝,还真是有福气,上了一个如此痴情的日本女人,这个日本女人算是粘上他了。

美子一听,更是觉得疑惑,因为秦克说出了她的名字,不过,同时,她也被秦克那英俊的脸庞所吸引。

“你们真的是小杏的朋友?”美子还有些将信将疑。

“那当然了,这还有假吗?难道说,你还不相信渡边小杏的话吗?她可是渡边深井大队长的妹妹。”秦克又把渡边深井抬了出来。

温小宝搀扶着渡边小杏也走进了屋。渡边小杏马上走到床边,拉过一个枕巾,去遮盖床上的那一片血迹。但是,动作还是慢了点儿,被美子看了个正着。

“算了,看来是真的,都和小杏上床了,处女身都破了,我也不要为小杏瞎操心了。”美子心道。

“我们初来乍到,还没地方住,刚才问起小杏,她说,要等美子小姐回来后,和你商量一下。”秦克说,因为现在荣城里的确是不太安全,如果藏身在日本人的家里,这个女人还是渡边深井大队长的妹妹,这可是绝对安全的。

“小杏,你看着办吧。我没有意见。”美子一看,事已至此,她是不好在这里做恶人的,即使她不答应,只要渡边小杏让这两个中国男人住在家里,她拦也拦不住。所以,她也就听之任之,做个顺水人情了。

渡边小杏和美子一起收拾出来一间西厢房,安排他们住下了。

门外传来了鬼子搜查八路的吵闹声,左邻右舍全搜查了,唯独没有进渡边小杏的院子。秦克和温小宝长出了一口气。

西厢房。

温小宝向渡边小杏要来了纸笔,把荣城的鬼子的兵力布署情况,和火边分布做了一个全面的描绘和简单的说明,全写在了这一张图上,秦克看了,很满意,但是,这么好的一张荣城的城防图,可怎么送出去呢,秦克是出不去的,温小宝也已经暴露了身份,也出不去了。

“渡边小杏,你的日本相好,让她出城一趟,把城防图送出去。”秦克笑着说。

“秦大哥,你还别说,我去给她商量商量,说不定还是可以的。”温小宝说。

“风险太大了了,如果她把城防图交给她哥渡边深井,我们两个就死定了。”秦克说。

“那倒不一定。如果她想把我们弄死,刚才鬼子来搜查的时候,她只要喊上一嗓子,隔壁的鬼子就会冲进来,把我们抓了。也不用搞这么复杂。”温小宝倒表现出了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们手里的枪也不是聋子的耳朵,她也是有顾虑的。不过,这事儿很难说,老话说,女生外向,如果她真的喜欢你的话,冒险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秦克若有所思,他是从渡边小杏的言谈举止上看,她不像会出卖他们的那种狂热的日本军国主义份子。

“秦大哥,这么说,你同意了?”温小宝的脸上现出了兴奋的笑,他自从和渡边小杏上过床以后,从心里就想把她想像成一个好的日本人,好的日本女人,不想把她叫做鬼子。

“我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秦克很无奈地笑了笑。


下午,美子出去了。温小宝来到了渡边小杏的房间,秦克没有来,他还呆在西厢房。

渡边小杏一见温小宝进来了,马上起身双手放在身前,很恭敬地说:“温君,你来了?”

渡边小杏脸色绯红,说话的声音也很轻,完全是妻子对丈夫的那种温柔之情,只是脸色有些过于的羞涩了。曾经有学者做过调查,日本的女人是天下最温柔善良的女人,也是男人们都想得到的女人。

“美子呢?”温小宝明知故问,没话找话。

“她出去了,我让她去给你和秦君买一些换洗的内衣。”渡边小杏羞红了脸,低低地声音说。

温小宝听了,心里就是一阵的感动,有女人的关心,感觉还真是好极了。

“小杏呀,我来是想让你帮个忙。”温小宝终于张开了口。

“温君,你太客气了,有事情直接吩咐我做就是了,以后不要再说这么见外的话了。”渡边小杏的态度极其谦恭。

(好看就收藏一下)

第八十六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