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军队对铀炸弹(那时还不叫原子弹)感兴趣,是从1940年3月开始的。陆军航空本部部长安田武雄成立了一个研究班子,得出的结论是用铀235制造的炸弹会有巨大的破坏力。安田报告了当时的陆军大臣东条英机,东条回复:“让专家们去研究看看。”

受安田的委托,“理化学研究所”的仁科芳雄教授花了3年时间,于1943年5月提交了一份报告。内容大体是:

一、每公斤铀235的爆炸能量相当于1.8万吨火药。

二、分离铀235最好用热扩散法。

三、仅从技术上说,制造铀炸弹是可能的。

当时日本还有点“大胜”的余韵在,中途岛和瓜达尔卡纳尔岛的失利还没有让东条联想到“败战”。在看完报告以后,他发了个原则性的指示:“这东西有关战争胜负,赶快去搞。”

“造一枚要几万年时间”

真正想要“铀炸弹”是在塞班岛失守后,“绝对国防圈”被撕了个大口子,东条急了,找来兵器行政本部部长菅晴次中将,要他赶快拿出“决战兵器”。后者把任务交给了“八研”(兵器行政本部第八研究所),“赶快找10公斤铀来”。

说得容易做起来难。首先,原料就没有。“八研”动员了本土、中国大陆和东南亚的全部力量,终于在马来半岛找到了铀矿,但是当时已经没了制海权,挖出来了也运不回来。好在天无绝人之路,1944年11月,在福岛县找到了铀矿,总算解决了原料问题。有人就开始算了:要10公斤铀235,就得有500公斤氧化铀,就得采上万吨矿石。劳动力呢?

陆军省想了个办法,让文部省找中小学生采矿,这时已是1945年4月了。

仁科教授不是说了要用“热扩散法”吗?那就准备做两个金属大圆筒,在里面加入气化的铀,铀235就会浮在上面分离出来。可惜美国人不肯让日本人过安生日子,1945年3月10日东京大空袭,把做圆筒用的材料给炸没了。于是小孩子开矿,大人接着找圆筒,忙得正欢的时候,6月28日来了一道命令:不干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原来,大本营的参谋们成天往“理化学研究所”跑,问:“决战兵器到底什么时候才出得来?”态度不好的就干脆扣帽子了:“你们是不是皇国精神太不够了?”

这像苍蝇似的也太讨厌了,以为做原子弹像你们切腹自杀那么简单?仁科教授腻味透了,干脆采取了釜底抽薪的办法。他在报告中说,按日本目前水平及条件,每天只能分离出1毫克铀235。想凑满做原子弹所需的10公斤的量,需要数万年,所以就别去瞎想了!

谁也不敢继续战争了

日本人什么都拿不出来,美国人在广岛、长崎扔的可是如假包换的真原子弹,就算大本营开始不承认,马上也明白了。这次直接找“八研”,让他们分析一下美国可能有多少原子弹。“八研”的山本洋一技术少佐用能收集到的资料算了算,结果吓了一跳:美国的铀矿石主要来自加拿大北部,1939年的产量是10000吨。按铀235含量0.3%计算的话,每年可以弄到30吨铀235,一个原子弹用30公斤,就可以造1000个原子弹!

天哪,这些美国鬼畜居然有1000个原子弹?不对,他们粗制滥造,废品肯定不少,可就算废品率是50%,那也有500个,起码有250个。

这个数字太可怕了,不能提到御前会议上去,于是就瞒了下来。然而,参谋们都知道了这个数字,谁也不敢再提要坚持战争,“一亿人总玉碎”了,他们继续战争的意志被这个数字完全摧毁了。

战后,联合国占领军总部找到山本洋一调查此事,告诉他:“其实只有5枚。试验一枚加上广岛、长崎是3枚,一枚在搬运过程中被击沉海底,最后一枚本来准备在8月15日中午12时投放在东京上空。”战后成为金属防锈领域权威的山本回忆:“不知道这是不是事实。”

所以在1945年8月14日的御前会议上,天皇裕仁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次日中午的“玉音放送”告知臣民:大日本帝国陆军和帝国海军无条件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