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放弃治疗患重病女婴续:志愿者强行抢婴救治

世界王牌 收藏 0 38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7_72306_10672306.jpg[/img] 经过数小时谈判,一名爱心妈妈志愿者回答记者提问时显得很疲倦。 昨晚,众多媒体和志愿者聚集在北京和睦家医院内,“孩子还那么小,给她个活下去的机会吧”。原来,天津一位父亲放弃救治其24天大、先天无肛的女儿,遭到众多爱心妈妈志愿者的谴责,5名志愿者不忍女婴被放弃,实施了疯狂救援——将女婴从天津临终关怀医院抢至北京。医院四层,儿童希望工作人员、志愿者、天津警方正在协商


父亲放弃治疗患重病女婴续:志愿者强行抢婴救治

经过数小时谈判,一名爱心妈妈志愿者回答记者提问时显得很疲倦。



昨晚,众多媒体和志愿者聚集在北京和睦家医院内,“孩子还那么小,给她个活下去的机会吧”。原来,天津一位父亲放弃救治其24天大、先天无肛的女儿,遭到众多爱心妈妈志愿者的谴责,5名志愿者不忍女婴被放弃,实施了疯狂救援——将女婴从天津临终关怀医院抢至北京。医院四层,儿童希望工作人员、志愿者、天津警方正在协商救助女婴一事,目前仍无结果。


父亲放弃治疗女婴


近日,一名网友在摇篮网发帖称,自家出生一先天无肛的女婴,向网友求助。发帖人为女婴的小姨,众网友纷纷出计献策。经医院检查,女婴可以治疗。但十几天后,发帖人突然宣称,经家庭会议协商,女婴父亲确定放弃治疗,将其送往临终关怀医院。摇篮网的爱心妈妈们不忍,一边劝说女婴家人,一边将此事发帖至各大论坛。


此事在网络被连续报道,据称,女婴父亲曾表示,他只是不忍女儿接受治疗时太痛苦才放弃治疗,并非经济原因。


志愿者设计抢婴入京


“孩子父亲要把她抢回去了,你们快来”,昨晚7点,宝贝回家QQ群的网友相互召集,来到和睦家医院“保卫”女婴。


昨晚9点,医院已限制无关人员上楼,众多媒体记者和10余名志愿者聚集在医院大厅内。志愿者杨女士说,患病女婴还没有名字,志愿者叫她“小希望”,因为无法排便,小希望肚大如球,身体情况很不好。而在此之前,儿童社会救助工作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已与小希望的父亲沟通多日,但始终不能劝说其继续治疗。


昨晚10点半左右,亲自将小希望抱回北京的志愿者“水妖”说,她与另外4名志愿者于昨天凌晨两点,抵达天津临终关怀医院。一人负责开车,水妖冲进医院,自称是孩子母亲,把孩子抱出病房,另3人负责阻拦医院工作人员。水妖抱着小希望,驱车3小时来到北京,将其送往北京和睦家医院。


父被指单方放弃治疗


水妖说,她到北京后,把小希望交给其他志愿者后又返回天津,“我们做了这样的事情,肯定要向警方说明情况”。下午4点,水妖、小希望的父亲、天津警方来到医院,志愿者代表、儿童社会救助工作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与其父谈判,希望其转让小希望的监护权,或继续救治小希望。


女婴的父亲一直在医院4层,不愿与媒体见面。


水妖说,经过数小时谈判,小希望的父亲态度有所缓和,但坚持称只接受非积极治疗小希望。她转述小希望父亲的话,即使她接受治疗,仍有可能终身大小便失禁,需要携粪袋生活一辈子。这对一个女孩来讲是痛苦的,亲人不愿意见她痛苦生活,宁愿放弃。


而令所有志愿者不满的是,小希望的母亲用数年时间终于怀孕,孕检时已发现孩子异常,却仍坚持生下孩子。“这说明母亲想要孩子,父亲怎么能不征求她的意见,自己放弃呢?”


儿童社会救助工作委员会总干事吴建英说,希望社会也能理解小希望的父亲,“我们见了太多需要救助孩子的家长,情况确实很复杂”。目前,双方暂时均同意将小希望安置在医院观察,后续问题还需进一步谈判。


志愿者无悔“抢人”


水妖说,她“抢”小希望前,已咨询过律师,知道其行为甚至可能涉嫌绑架儿童,若小希望在来北京的路上出现意外,后果可能更严重。但她只想给小希望一个生存的希望,所以明知行动疯狂,却毫不犹豫,“孩子没有时间了”。


水妖称,在临终关怀医院,小希望瘦得像个小骷髅,每天靠少量的葡萄糖水维持,直至逐渐走向生命的尽头。“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给她一次机会”,水妖向小希望的父亲请求。水妖说,她见到小希望时,给她一滴奶水润喉,小希望激动地“啊啊”叫着。医生帮助她排便后,小希望就恬静地睡了,“她求生欲望很强,只要给她一点时间和机会……”


水妖说,若不是多次谈判无效,她也不想求助媒体援助,“不能以爱的名义侵犯她生存的权利”。她咨询的律师称,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任何公民都有权利阻止婴幼儿的监护人侵犯其权益,但志愿者们又很难搜集到证据,“所以我们希望能有机构帮帮我们,帮帮小希望”。


■律师说法


父母未履行义务可剥夺监护权


宝贝回家的法律顾问张志伟说,长期以来,很大一部分公民认为孩子是家长的附属,其监护责任带有一种权力性。而国际社会越来越认同,家长的监护责任已经向照顾子女的义务性上转变。若父母没履行监护义务,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可剥夺其监护权。但目前此法操作性不佳,导致此事陷入尴尬境地。从刑法角度看,若小希望的父亲不作为导致其死亡,甚至涉嫌故意杀人罪,可以由志愿者或相关部门向公安机关举报。


儿童社会救助工作委员会总干事吴建英说,若小希望的父亲放弃监护权,其医疗费用可由救助会代为交付。爱心妈妈们也纷纷表示,愿意捐款照顾,水妖也表示想领养小希望。但小希望的父亲坚决否定出让监护权一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