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衰弱之叱詫風雲日不落“大英帝國”被美国终结

今天终于到第四集英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代表性人物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I,1533年9月7日--1603年3月24日),于1558年11月17日至1603年3月24日任英格兰王国和爱尔兰女王,是都铎王朝的第五位也是最后一位君主。她终身未嫁,因被称为“童贞女王”。她即位时不但成功地保持了英格兰的统一,而且在经过近半个世纪的统治后,使英格兰成为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之一。英格兰文化也在此期间达到了一个顶峰,涌现出了诸如莎士比亚弗朗西斯·培根这样的著名人物。英国在北美的殖民地亦在此期间开始确立。在英国历史上在位时被称为“伊丽莎白时期”,亦称为“黄金时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众所周知,英国是一个岛国,是一个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国家。英国的岛国特性,让其既能受到欧洲大陆文明的影响,又不至于随时受到大陆强权的直接威胁。在这方面,英国的确比其他欧洲大陆国家幸运。历史上,欧洲大陆各国为了自身的安全,甚至是生存,它们都必须组建自己强大的武装力量。那些欧洲的君主、领主们知道,拥有越是强大的军队,自己在欧洲大陆的地位就越稳固。对欧洲大陆国家来说,军队,尤其是陆军,是欧洲大陆诸国相互征战的保证。当然,军队不仅能够防御、侵扰外敌,也能用来对付自己的人民。而对于英国这个欧洲岛国来说,其优越的地理位置,陆军的用武之地显然比不上海军。


在英国以往的历史中,英国的国家安全主要是靠海军来维持。所以,英国在很长的时期内一直没有强大的常备陆军。无强大的常备陆军,这是英国岛国属性使然,这也是英国国力所决定的。毕竟,在军费有限的前提下,鱼与熊掌只能选其一。英国因为没有强大的常备军,没有强大的专制力量,所以英国的统治者对老百姓说起话来,相对欧洲大陆国家的统治者会客气一点。从这点来看,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英国会是世界上第一个摆脱专制制度、建立起资产阶级代议制的国家。可以说,有利的地理条件,对形成英国式民主的重要性是不可估量的,而这点也是英国能挥拳的重要条件。



追根溯源,英国还算得上是一个“移民”国家。现在大部分英国人是盎格鲁—撒克逊人。而盎格鲁、撒克逊是古代日耳曼人的部落分支,他们原居住在北欧日德兰半岛、丹麦诸岛和德国西北沿海一带。五六世纪期间,盎格鲁、撒克逊两部都有人南渡北海移民至大不列颠岛。经过300多年的时间,两部落融合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相当长的岁月里,“移民”征服、同化了大不列颠岛的原住民,再加上后来又有“新移民”,比如诺曼人等等,再经过长时期的冲突、融合,这才形成了近代意义上的英吉利人(其中包括苏格兰人)。


事实上,英国的“移民”与“土著”的融合,其实是征服者与被征服者之间的紧张较量。而在这个较量的过程中,“挥拳”的基因都被两者展现得淋漓尽致。从这个角度来看,说英国人善于挥拳毫不为过。不过,只会在英国岛内挥拳的时代终会过去,英国人会将目光转向外部世界,而“拳头”也会落在英国以外的地方。


英国人最先对外挥拳的地区是欧洲大陆,而欧洲大陆也感受到了英国这个岛国的厉害。从14世纪开始,英国和法国断断续续进行了长达116年的百年战争,在这场世界上最长的战争中,法国人吃尽苦头。尽管百年战争最后以英国势力被赶出欧洲大陆这样的结果而告终,但英国还是在挥拳中尝到了甜头,同时也激发了英国人征服世界的欲望。可以看到,在后来的几个世纪中,英国经历了韬光养晦的岁月后,便开始持续不断地进行海外扩张。与西班牙的争霸,可以说就是这个天生的海洋民族又一次摩拳擦掌的结果。


话又说回来,英西争霸之后,虽然英国是向欧洲、向世界展现了自身的实力,但这个实力还不足以让英国力压群雄,尤其是之后的英国还陷入了内战的泥潭。所以,进入17世纪,英国也依然未能成为大西洋舞台上的拔头筹者。不过,英国仍在不遗余力地证明自己的实力。


在英国内战结束后,其恢复了对外扩张路线,并大力发展海军。而17世纪50年代,英国更是向当初利用西班牙衰落而垄断了世界贸易的荷兰挥起了拳。为此,两国先后进行了三次海上战争。那个时候的英国,也算是个有一定国际影响的国家。或者说,英国更多的是被人们想象成了一个欧洲强国。事实上,当时的英国仍未充分具备对他国施加影响的能力。这一点,在英国与荷兰的三次海上战争中可窥见端倪。之前,英国人尽管已经打败了西班牙无敌舰队,但当他们面对荷兰的舰队时,也并不是从容不迫。换言之,那时的英国海军不过是稚嫩的孩童,而没有一支傲视群雄的海军,英国也就不可能成为统治海洋的世界贸易国家。

对于这点,英国人自己也是知道的。怎奈当时的英国社会正处于一个裂变的状态——议会和王权斗得不亦乐乎。政治权力结构的不稳定让英国如处蜕皮的软弱时期。这样一来,不管是在军事上,还是在国际争霸上,英国的抱负都未能得到全面舒展。


英国蜕变的过程是漫长的,所幸的是,这个阶段的英国倒不是终日硝烟弥漫。也正因如此,英国国内的经济才得以延续发展。最值得一提的是,在英国内政变化的时期,欧洲大陆国家也正斗得热火朝天。尤其是1618至1648年的三十年战争,诸多欧洲国家被卷入其中,这里面有不少就是英国的对手,比如法国。同是野心勃勃的国家,它们因为自顾不暇而没来得及利用英国的软弱而乘机打击它。就是这样,英国才没有因内部变革而导致外敌入侵,其改革的成果也才得以保留下来。


17世纪80年代末,英国的政治风暴最终平息。与之同步,英国对外扩张的野心也越发膨胀。可以说,那时的英国已是脱胎换骨。一方面,在克伦威尔时期,“护国公”克伦威尔率军队入侵了爱尔兰,征服了苏格兰,最终使英国的内部达成了某种程度的统一。另一方面,英国通过三次对荷兰的开战,最终成功打击了当时被称为“海上马车夫”的荷兰,夺取了海上霸主的地位,并建立了海权—贸易—殖民地的帝国主义模式。


先是西班牙,再是荷兰,英国通过战争来改变自己的不利地位。不过,英国海上争霸的真正对手并非西班牙和荷兰。


先说说西班牙。西班牙落了个“无可奈何花落去”的下场,其实是它自己种的果。不错,新航线的开辟为西班牙统治者带来了大批的财富,但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因为西班牙统治者终日只知沉湎于敛财,对国内的经济生产漠不关心,只知道通过对工商业征收重税来满足自己的奢靡生活。不想方设法使财富增值,使资本增值,只知道挥霍,如此一来西班牙的经济怎能不衰落?恰逢其时,英国与之争霸,不过是加速了西班牙的衰落。


再说说荷兰。无论就国土面积还是人口来比较,荷兰与英国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再者说,英国的地理位置非常有利——荷兰的大部分运输都必须得通过英吉利海峡,而英国在这个位置上可以以逸待劳,随时卡死荷兰的海上生命线。从这个角度而言,荷兰不具备与英国长期竞争的能力。所以,英国能将荷兰从海上霸主的位置上挤下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在西班牙、荷兰之后,谁是英国最强劲的对手呢?环顾英国的左邻右舍,唯法国是最扎眼的了。法国资源富足,人口众多,那时的综合国力远在英国之上。英国要想真正击败这样强大的一个对手,过程的艰难可以预知。不过,英国的胜算还是蛮大的。

法国的地缘优势不如英国。法国是一个典型的濒海的大陆国家。因为南临地中海,西濒大西洋,所以法国的商贸开展得还不错。但又因法国的东北和东部背靠欧洲大陆,所以自古法国便要面对欧洲大陆强邻的虎视眈眈。随时要面对海上强国和陆上强国的双重挑战,让法国只得同时建立自己的陆军和海军。另外,法国因为是两面临海,所以海军也不得不分为两个部分——地中海舰队和大西洋舰队。为此,法国海军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了削弱。


尽管如此,从17世纪开始到18世纪,法国却是极不安分,它在欧洲大陆到处寻衅。不过,英国还是幸运的,法国的矛头并没有对准自己,反而最后与自己联手一起打击荷兰。也是,整个17世纪可谓是“荷兰世纪”,枪打出头鸟,这也是正常的。只不过,当后来荷兰衰落,英国取而代之,那就不知道法国是否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了。毕竟,长久以来,英国和法国才是一对宿敌,英国才是法国的主要对手。法国原本想铲除自己在商业利益上的最大威胁,不料反倒助英国登上了海上霸主的位置,给自己这个最大对手的宏图霸业添了砖,加了瓦。


尽管法国对英国做了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事情,可英国是清醒得很。在欧洲大陆,它始终将法国视为对手,而法国也确实就是英国的强大对手。想想,还在14世纪的时候,英国为了争夺法国的王权和领土,便与之进行了历时百余年的“百年战争”,可见,两国早就纠葛不清。而在英荷争霸结束后,英法两国争夺海外殖民地和攫取海外贸易份额的斗争也随之拉开帷幕。英法两国大打出手,展开殊死搏斗,这些都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其实,在当时的欧洲格局中,没有谁具有完全压倒其余国家的实力。换言之,任何国家的行动,都不可能无所顾忌。同时,欧洲地区任何国家的行动,都可能会出现此消彼长的后果。谁不想在欧洲的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享有一定的发言权?而在那个“军事”为王的年代,要想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有说一不二的魄力,争霸就是不二的选择。于是,英法两国争霸的硝烟燃起。


在这场争霸战中,英国始终图谋海上。正如英国军事理论家和军事史学家富勒所说:“1588年西班牙舰队的失败就好像一个耳语一样,把帝国的秘密送进了英国人的耳朵:那就是在一个商业的时代,赢得海洋要比赢得陆地更为有利。”英国是选择走海上称霸的道路来实现自己当霸主的野心。


英国对于欧洲陆上霸权的态度,用丘吉尔的话来解释是最清楚的。丘吉尔总结道:“英国400年来的对外政策,就是反对大陆上出现最强大、最富于侵略性和最霸道的国家,特别是防止低地国家落入这个国家手中。”由此可见,英国在欧洲的陆上争霸,走的是“联手稍弱势,打击最强势”的线路。英国在适当时候,会参加不那么强大的一方,同它们联合起来,打败或挫败大陆上的军事霸主。从18世纪末开始,英国便加入了反法同盟,携手他国共同打击法国。反法同盟和法国进行了长达20多年的战争,前后七次与法国开战。每一次,英国在反法同盟中担当的角色都相当有分量。

再看看法国。由于它顾虑其他欧洲国家对自己可能的威胁,它在陆上和海上的军事战略间摇摆不定。或者说,因为法国既想称霸陆上,同时又垂涎海上霸主之位,所以法国既无法放弃陆权,也无法放弃海权。虽然,法国在拿破仑统治时期成为了欧洲大陆的霸主,盛极一时。但随着反法同盟打击力度的加大,随着英国集中力量争夺海外殖民利益,法国最终一一落败:反法同盟的第六次讨伐大获全胜,法兰西第一帝国被推翻,波旁王朝复辟。第七次反法同盟则彻底击败了东山再起的拿破仑。而英法的殖民地之争,自18世纪60年代开始,法国便处于下风。在世界范围内,英国一步一步地将法国的很多殖民地据为己有。像在印度,基本就是英国人的天下。


只能说,经过竭力一拼,法国也只能成为区域性强国,而英国不仅书写了自己“海上无敌”的神话,同时也在世界范围内确立了自己军事上的霸权。这意味着法国想成为世界领导者的梦想破灭,而英国才是当时名副其实的世界霸主。19世纪,英国无可争议地成为了全球范围内的海洋霸主,成为了现代世界竞争规则的主要制定者。而从那个时候开始,国际争霸的潜规则形成:争霸世界的游戏规则不是由所有参与国制定,这个特权只有大国才能享有。如此一来,大国逐步成为国际事务的操纵者。放眼近代,世界性的争霸是从欧洲开始,自然,欧洲大国也就得心应手地将国际事务操控手中。


正如英国,因其站在世界霸主的高位,自然是俯瞰全球。此后的英国,其一直稳步在全球的海洋上志得意满地扩张自己的势力。环顾四周,谁能与之争锋?殊不知,几乎没有遇到过太大挫折的英国,最终却碰到了其称霸世界的克星——在北美独立战争下诞生的美国。谁能预料到,独立后稳步发展的美国,终有一日居然赶超了英国,成为了大英帝国的一大挑战。

本文内容于 2/7/2010 2:01:06 AM 被李华梅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