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知美国对台卖军火 多少人知道美国对外军购

美国军火出口位居全球之冠,但实际上,每年美国都要花上数十亿美元用于从国外购置先进武器。其原因是多种多样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环球网论坛(http://bbs.huanqiu.com)







美国私人去年从乌克兰都买的苏-27UB,有一种说法是,这两架飞机的买入是中情局的皮包公司策划的,研究后再将其转卖给私人收藏。


美国的军火出口历来是全球之冠,自身的军火库也被本国武器所充斥。但实际上,在美国大肆出口武器的同时,也在不动声色地从国外进口武器,美国五角大楼预算中有1%左右是用于采购其他国家生产的装备及零部件的。事实上。美国是北约组织中仅次于土耳其、希腊、波兰和意大利之后的第五大军火进口国,最大的供货国是英国、日本和以色列,甚至瑞士、瑞典这样的中立国也都有供货商对美出口武器。


不想“把所有事情揽在手里”


尽管目前美国的武器进口额很大,但在历史上,美国曾经是绝对的孤立主义者,什么武器都要自己搞,美国向武器进口国的转变经历了一个过程。


美国自从在二战期间成为“民主国家的兵工厂”后,一直在强化军工产品开发能力,通过不断的军事订货使整个产业链得到发展。随着冷战的愈演愈烈,美国与苏联展开了激烈的军备竞赛。美国相继发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特别是后者使美国的军费开支达到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步。1辆美国1957年产的M41轻型坦克出厂价为8.5万美元,而到了1964年美军为参加越南战争而大批量采购时,这种坦克的单价却涨到18.9万美元,而同样性能的坦克当时在联邦德国和日本生产则低廉得多。





放弃金本位制后,众多先进但有风险的国防项目被迫取消,包括黑鸟改成的YF-12截击机。


随着越南战争耗空美国国力,1971年8月,美国尼克松政府被迫宣布放弃美元“金本位”制度,实行黄金与美元比价的自由浮动,这对美国军工业产生了致命影响。军方不再是各公司有求必应的“圣诞老人”,大量有重大技术风险的武器研制项目纷纷夭折,由此造成的损失也只能是研制公司自己去“擦屁股”。当时影响最大的当属SR-71超音速高空侦察机的战斗机版本——YF-12A的下马。该机加长了机身,可挂载8枚导弹,内部载油量也增大了,速度达到3.5马赫。由于越南战争不断升级导致军费捉襟见肘,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被迫宣布放弃该项目,结果研制商为此损失近7亿美元的研制费用,甚至差点因此而倾家荡产。


美国军方逐渐认识到,在军事技术方面追求面面俱到的绝对优势是不必要的,而且简直是一种浪费。美国约翰逊政府的国务卿腊斯克,在参与审议1965年度军费开支时就表示:“我们是需要与俄国人争夺军事领域的制高点。但我们不能将所有事情都揽在自己手里做,否则我们将变得步伐沉重,直到最后一根稻草压断骆驼脊背。”


进口武器主要是为了省钱


美国购买国外装备主要是为了减少研制费用、降低成本,也就是为了省钱。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购买日本的芯片。在海湾战争结束后,日本人说,美国在战争中使用的精确打击武器从巡航导弹到GPS接收机,核心的电子芯片大多数是日本制造的。日本激进派人士石原慎太郎在《日本可以说“不”(书名被天朝山寨,一人凑一块的快餐式的写作方法也被国内写手所copy)》一书中炫耀,“如果日本将自己掌握的技术卖给苏联,那么整个世界的力量对比将发生巨大变化。”可美国人自己清楚,所有精密武器的核心技术仍由本国公司控制,即使日本采取不合作态度,技术制高点也不会丢失。之所以买日本的芯片无非是看中了其价廉物美。


无独有偶,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报道称,美国近期在军方需要一种中型运输机时,并不是自己从零开始研发,而是先在西欧考察已有的同级机种,最后决定将意大利阿莱尼亚公司的G-222型中型运输机合作改进为C-27J供美军使用。该机所需的起降跑道距离很短,可以方便地改装成反潜机、电子战飞机等多种作战平台。如果美国从头研制的话,要花掉数十亿美元外加好几年时间,这无疑是美军难以接受的。





比利时FN公司的Minimi班用机枪,进入美国后,被授予M249的编号。


1987年,比利时少将科西曾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轻武器应该是小国家的特权。”他奉劝美国人放弃在非战略武器方面的“孤立主义”态度,有所为有所不为,容忍和照顾在这方面有突出表现的盟国。美国似乎领会到这种呼声,同时也发现当时美国还没有一种能够满足自身要求的班用支援武器系统,于是在1990年,比利时FN兵工厂的米尼米5.56毫米轻机枪堂而皇之地落户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该枪重量轻、体积小、结构紧凑、操作方便、维护简单,被作为M60的替代品大量装备美军,总量达9万挺,是比利时军队装备量的9倍。


当然,美军采购国外兵器主要是因为其出色的性能。以色列赫赫有名的拉斐尔公司瞅准美国空军大搞防区外发射武器(SOW)的趋势,采用风险投资的方式,在90年代中期研制出“瞪眼”防区外发射精确制导炸弹,它采用复合制导方式,射程93千米。美国空军大为满意,一口气采购了1500枚,代号改成美军制式的AGM-142,装备在B-52G战略轰炸机和F-16战斗机上。韩国、土耳其也跟进采购,一时间,“瞪眼”走红国际军火市场。在2003年巴黎航展拉斐尔公司的“瞪眼”广告上,没有过多的修饰语和性能数据,只有一句话:“在许多诱惑面前,美国空军选择了我!”


进口武器有多种特殊原因


美国从盟国进口武器主要是为了节约时间、金钱,是为了救急,也是一种政治上的姿态。但有时还出于更复杂的原因。





美国空军的“红鹰”测试中队,手中有大量的米格机,图中还有天朝卖给美国的歼-7。


苏联解体后,独联体各国为了获取急需的硬通货,敞开大门销售冷战期间遗留的武9S弹药。美国担心其中许多先进武器落到潜在敌人手里,不惜花大笔资金“抢购”。1997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得知东欧穷国摩尔多瓦准备将自己所有的21架“米格-29”战斗机出售,以筹款偿还拖欠的俄罗斯天然气费用,伊朗是最积极的购买者。这批“米格-29”属于加大航程、增强作战能力的“米格-29S”型,1984年起装备苏联前线航空兵。S型是“米格-29”系列中第一种在机体结构上有所改进的型号,有投放战术核武器的装置;由于1980年发生“米格-29”叛逃土耳其事件,S型又重新设计了雷达系统和敌我识别器。鉴于伊朗是美国认为一直在孜孜追求核武器的“核门槛成员”,因此在中央情报局的警告下,五角大楼不得不拿出4000万美元的额外拨款将这21架“米格—29”买下来,运到本国沙漠的飞机坟场里让它慢慢变成废铁。





现在美军主力的牵引榴弹炮M777系列就出自英国大厂BAE集团之手。


当然,抢购的武器也并非全部扔掉。比如,美国空军每年都在内华达帅的奈里斯空军基地展开代号“红旗”的空战演习,演习中的假想“敌机”用的就是从东欧买回的货真价实的“米格-29”。“米格-29”战机机动性优异,在近距离缠斗中可以轻易地咬住对手。有幸与“米格—29”过招的美田飞行员坦言;一天的对抗就让自己学到了许多经验。而这些经验是无比珍贵的。据报道,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中击落过南联盟空军“米格-29”战斗机的美国飞行员中,大部分都参加过“红旗”演习。





看清楚,这架F-4发射的是俄制Kh-31反舰导弹,确切地说,是波音用Kh-31改装的MA-31靶弹。


此外,美国还从俄罗斯购买Kh-31反舰导弹用于防御性试验。波音公司将这些导弹改成了美国海军演习使用的MA-31超音速靶标。真不知道以后一旦美国与Kh-31拥有国发生冲突,Kh-31还能不能神勇如初。波音公司总共想购买100枚Kh-31,不过后来俄方担心美国将开发出对抗Kh-31的有效措施从而减弱该导弹的市场需求,在交付了15枚后决定停止交易。


当然,美国购买俄罗斯武器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学习机密技术,尽管美国不愿承认这一点。美军方永远不愿意看到其他国家拥有优于自己的武器,一旦发现这种迹象,便绞尽脑汁要弄到手。


“长颈鹿”行动


美国进口盟国的武器大多只需要签订合同、交钱取货就行,因为美国与盟国之间买卖军火几乎没有法律限制。但是,美国出于各种目的向其潜在对手购买武器就没有那么简单了,确实需要一些手段。





捷克装备的SA-16.苏联解体前后,苏军损失了大量的各类军事技术,天朝也曾多次以白菜价购买俄军技术,不买白不买。


最成功的一招是趁乱行动。1991年,美国情报部门利用原驻扎民主德国的苏联红军撤退的混乱之机,与德国联邦情报局联手实施代号“长颈鹿”的采购大行动,所获武器装备之丰甚至令安全问题专家吃惊,被称为二战以来西方最大的采购行动。德、美情报机构联合行动的总部设在柏林达勒姆区的一座别墅里,挂出的牌子直率得很——“联邦防务技术和采购局”;收购站甚至设在了苏联军营大门前。采购局由德国提供人员、美国提供采购资金,采购物资像流水作业线那样源源不断。他们以美元、马克贿赂丧失斗志的苏军官兵,盗窃即将撤走的装备,甚至跑到军营中自己动手拆卸有价值的部件。一位参加过此次行动的美国特工称,苏联士兵用自己手里的AK-74步枪换钱,最初是150美元1支,后来卖的人多了,价格几天就下滑到10美元1支。一名苏军步兵战车驾驶员将配备的SA—16便携式防空导弹连同发射基座一起带过来,开价才8000美元;可内行人都知道,美国“毒刺”导弹可是卖3.75万美元。


“长颈鹿”还伸长脖子,叼到了北约军事专家梦寐以求的东西——唯一一部部署在民主德国的机动战略导弹预警雷达系统。这个监视半径大得异乎寻常的系统,部署在驻罗斯托克以西的德里克空军某单位。在收受贿赂的苏联军官帮助下,预警雷达先运到已处于失控状态的波罗的海三国,然后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交给德国联邦情报局,最后经过德国外交部装入外交官行李,运抵德、美的共同基地——达姆施泰德。


“长颈鹿”的另一个漂亮行动是为美国弄到了求之不得的ASP毒剂探测仪。ASP能够从空气中测定核生化战剂的浓度并将数据传到指挥部,美国人知道但从未见过。在“长颈鹿”采购行动中,总共3台这样的仪器易主,德国联邦情报局、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英国情报机构各得1台,每台售价1~1.5万马克。





安装了反应装甲的T-80BV坦克,俄式反应装甲在苏联解体前一直是西方所迫切想了解的产品。


嗅觉灵敏的美国情报人员在柏林附近的韦尔诺伊兴以及马格德堡附近马尔温克尔的一个直升机大队收获甚丰。他们买到了苏军绝密的MACHOVIK型密码破译机、无线电探向设备、无线电收发机、“米格-29”战斗机的火控计算机以及炮兵的现代化电子干扰车。驻奥得河畔的苏联红军西部集团军配备的T-80主战坦克是“联邦防务技术和采购局”的重要目标之一,美、德情报人员急切想了解坦克身上披挂的反应式装甲和燃气轮机。起先一名企图叛逃西方的苏联士兵趁混乱偷出了一个装甲块,可打开后才发现是训练用装甲块,最秘密的钝感炸药根本就没装在里面。但“长颈鹿”并不气馁,最终通过有极端仇苏情绪的卡尔梅克族士兵,搞到了T-80坦克的爆炸反应式装甲和2台完整的发动机。


如果趁乱还达不到目的,美国人便拿出屡试不爽的一招——高价收购,反正“有钱能使鬼推磨”。美国一直想搞到苏联防空反导系统的秘密。从1996年开始,美国不断与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独联体国家洽谈,最终以每套系统2.5亿美元的天价,从白俄罗斯买到S-300V防空反导系统。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全面分析S-300V系统的雷达设计,掌握了俄罗斯由计算机控制产生雷达波束的铁氧体移相器的先进技术。这种移相器可以完成0°~337.5°的雷达波束相位变化,在三维空间自由地搜索、跟踪目标;可以同时发现100个以上的目标,并跟踪其中的6~8个。美国掌握了俄罗斯雷达的核心技术,既可以据为己有,用在自己的装备上;又可以掌握其信号特征,以便日后加以干扰或攻击。





S300V是S300系列中用于反导的高端型号,美国连这都搞到手了。


进口武器对美国有益无害


美国每年进口武器37亿美元的数字看起来不少,但也只占美国巨大军费的一个零头;而且进口的多为轻武器、电子元器件、飞机零件、陆军火炮、军服、核生化探测器材、徽章等,虽然技术含量也不低,但与战机、坦克、军舰、信息战系统等关键性武器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对于美国军火工业的主阵地并没有造成实质性影响。


而且这些进口武器美国不是不能研制或生产,主要是出于成本考虑或补偿贸易。如美国从日本进口芯片是因为日本的价廉物美,而不是美国造不出来。美国是世界上最强的计算机大国,各种源代码、计算机语言多是美国开发出来的,只要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美国是不怕卡脖子的,乐得进口一些价格便宜的东西。总之,美国进口武器对本国的军工生产和研制能力构不成威胁,只是起到补充作用。





天朝的“护神”防弹衣,据说有美军也在穿,不过应当未纳入军队采购范畴。但是天朝无以伦比的低成本优势使它成为全世界范围的军用被服工厂。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环球网论坛(http://bbs.huanqiu.com)



美国进口武器与别的国家进口武器不同。别的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进口武器是迫不得已,因为自己没有研制和生产能力,在进口武器上处处仰人鼻息,不但所买武器价格高,而且经常被大国所要挟。而美国进口武器则是买方市场,可以挑挑拣拣。由于美国对武器技术要求高,各国都以自己生产的武器能被美军选中为荣,争相拿最好的东西让美国人挑,使美国一直保持着军事技术领头羊的地位。在今后可预见的时间里,这种态势不会出现多大改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