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里的汉子 外传 晋见岳母大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87.html


转眼就过了一个星期,韩康腰上的伤渐渐好转,不在那么疼痛,也可以慢慢翻身,躺累了也可以稍坐起一会儿。雨飞这几天也都来这里,帮忙做做饭,给韩康洗洗衣服,没事的时候还和燕子聊聊天。每天都要很晚才走,渐渐的仿佛瘦了很多。

院子里的兔子也在健康的成长,有很多老兔子又产下了不少小兔子,张野非常精心的喂养它们,他不在向以前那么大意了,他除了每天吃饭和睡觉,其余的时间都呆在兔子院。手里还绷着一本养兔知识的书。生怕在出什么问题。

院子里的粪都是亮子和赵川他俩收拾,四喜还那样,成天的计算着开销和支出。

今天的天气很好,燕子早早的跑来了,自打她开始和赵川好上后,她又变回以前那个性格开朗,泼辣的女孩,每天都是有说有笑的。今儿她特别高兴,因为她爹让她带赵川回家里吃饭,说她娘要看看这个准女婿怎么样。

来到赵川的身边,故意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来。赵川关心的问:“咋了,丫头。怎么闷闷不乐的,有啥事吗?

燕子绷着脸说:“是有事,我爹说………

赵川着急的看着她,你爹说啥了,你快说。是不是不同意我们俩的事啊?

燕子还是绷着脸,走近他,在他耳边悄悄地说:“我爹说让你去我们家吃饭呢,我娘要看看你,然后露出了灿烂又可爱的笑。

赵川一愣,什么,你是说真的,太好了,瞧你把我吓的,还以为你爹不同意咱俩在一起呢。你这丫头,就知道涮我。

燕子说:“你高兴吗?

我当然高兴啊,赵川一脸的兴奋,不过,我上你家我是不是应该带点啥,是不是要穿的体面点啊,还别说,我这到有点激动了。

燕子拍拍他的头,看你那傻样,只要穿的整齐点就行了,不用买什么的,你不要紧张,我爹你见过很多次了,很温和的,我娘也是很好的人,不会问东问西的。

四喜走过来,笑眯眯的瞧着赵川,“哟”一听见未来岳母要召见,你都不知道东西在哪了吧,你要紧张我代替你去,好不好。

燕子和赵川同时用瞪得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燕子说:“你是哪家的二大妈呀,管好你自己吧,成天就知道扯屁。

四喜眯着眼,谁说我就知道扯屁,我可是这的会计,手里有大把的钱,在这里我最有文化,长的也不赖啊,你咋就看上他了呢,你也看看我,浓眉大眼,榆树凌风。走在路上回头率百分之百。

燕子撇撇嘴,啧、啧、就你还浓眉大眼,还玉树临风,就你那小眼不笑还能看到一条缝,要是一笑啊,连缝都没了,也好意思。你顶多就算一个眯眼。

赵川站在一旁呵呵的笑也不做声,就听燕子数落四喜。

四喜说:“你说说,你这当哥们的也不帮着我关顾着让她对我人身攻击,还在那乐。

赵川道:“她也没说错呀,你就是眯眼,要是刮大风沙子都吹不进去,还是有好处的。

四喜装出一副委屈样,好你个赵川,我算是看出来了,你重色轻友,你竟帮着她说话。

赵川说:“她是我未来老婆,你是谁啊,你就是一账房先生。

四喜见说不过俩人,得,我算认识你了,你去见你那未来丈人去吧,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这小人一般见识。然后,扭头回屋去了。

下午赵川穿了一身比较干净体面的衣服。下身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衬衫,外加一件米色外套,跟平时比起来干净多了,显得更加俊朗,很有男人味儿。

赵川笑着问燕子,你看我还行吗?

燕子说:“很好,你平时干活穿的很随便,可是今天就像换了一个人,焕然一新,我都要不认识了。

赵川笑笑,真的,那是不是我变的更帅了。

你看你,夸你两句都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行了,我们走吧。燕子边说边把手跨在赵川的胳膊上。

俩人高兴的出了屋,临走的时候跟亮子他们打了招呼就离开。

俩人走后,亮子无趣的说:“好事咋老也轮不上我们啊,就我们三,还光棍呢,看来得找个媒婆给我们说媒了,要不光躲在这,我们这辈子都要打光棍了。哎,我们苦啊!

张野说:“要不我们以后有时间的时候就上路上溜达去,见到有姑娘我们就上去套套近乎,你们说好不好。

亮子说:“算了吧,那人家还以为我们是采花的呢,你忘了那时我们围着雨飞,让韩康见了,以为我们是小流氓还和我们打了起来,到结果没过门的媳妇就让他抢走了,你还苦!我最苦了。

四喜插嘴道:“要我们也去见义勇为,谁家姑娘看我们救了她,没准也要许给我们其中的一个当老婆呢。

张野道:“拉倒吧你,我们到可以见义勇为,那去哪碰小流氓啊,说的到轻巧。

虽说燕子说不让赵川买东西,可是他还是执意去了商店买了两瓶“三沟”,手里拎着酒,到了门口还不敢进去了。

燕子问:“你咋了,走啊,不是害怕见我娘吧?

赵川紧张的说:“我就是有点激动,我这头一回见未来丈母娘,有点胆小了。你摸摸我,心跳的厉害呢!

燕子笑着说:“你看你,平时不是胆挺大的吗,你还怕我娘吃了你不成,快进去吧,我娘可能把饭都做好了。说着,把赵川拉了进去。

燕子喊着,娘,我们回来了。

她娘听见喊叫声从屋里走出来,她爹也尾随在后,燕子娘笑着迎过来。赵川见她娘身穿绿色外衣,蓝色裤子,卷发,嘴唇也是厚厚的,红光满面,一打眼,倒是也有一股泼辣劲。

这是赵川吧,就听你大爷跟我提起你,说你多么的好,多懂事,今天一见啊,我还说是个美男子呢,快进屋,饭我都做好了,就等你们回来了。

赵川有礼貌的问候了一句,大娘,你好,我叫赵川,第一次来这里,也没带啥,这是给大爷带的两瓶酒,也不知他爱不爱喝。

燕子爹笑着接过酒,爱喝、爱喝,今儿你就陪我好好喝一杯,燕子娘做了一桌的好菜,快进屋吧。

燕子爹娘一边拉一只赵川的手,给他牵了进去。

坐在椅子上,一桌的菜还在冒着热气,看来是刚做好的。赵川把酒打开给燕子爹倒了一杯,然后说:“大爷,我还是不喝了,我这第一次来你家就喝酒,让大娘见了多没礼貌,我下次再陪你喝。

燕子爹说:“那可不行,就因为你今天第一次来,才要陪我喝一杯,你大娘不会怪罪的。

燕子娘也说,喝吧,你大爷也难得有人陪陪他,我怎么会怪你呢,燕子,快给赵川倒上。燕子笑呵呵的给酒倒上了,我爹让你喝,你就喝嘛,别客气。

喝了酒的赵川依然保持清醒的样子,菜吃的不是很多,虽说表面很清醒,但这酒有50多度,多少有些晕晕的感觉,可也不好表现出来。燕子娘是故意要看看赵川酒后是啥样,不过还好,没让她失望。

这顿饭,燕子娘不断的打听赵川家住哪,爹娘的身体咋样,是否有兄弟姐妹。就好像是查户口的。

饭后,赵川像燕子爹娘到了别就走出去了,燕子跟在他身后,想送送他,来到大门外,赵川转身看看燕子,你回去吧,我要走了,我们明天见吧。

燕子关心的问:“你没事吧,是不有点晕啊,我娘是不是有些过分啊,老是问东问西的,你别怪她。

赵川笑笑,我还好,我怎么会怪你娘呢,换了别人都是一样的,因为这关系着她女儿的终身大事。

借着酒劲,赵川一把抱住燕子,然后深深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默默地说:“我走了,我们今天梦里见。我一定会梦到你的。燕子向不舍得向他摆摆手。

两个人相互深情的望着,静静地分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