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队里的故事(图)

少鑫 收藏 10 3866
导读:在人民警察的队伍里,有这样一支特别的队伍——特种警察(简称“特警”)。2009年7月,省委、省政府根据全省稳定和治安形势,决定用3年时间在全省大中城市组建一支经过严格训练、拥有特殊装备、具有特种技能和快速反应能力,又精通法律政策、善于做群众工作的特警队伍。 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关怀下,2009年底,全省首批2000名公安特警调剂、招录工作全部完成。各市州按照“统一指挥、机动灵活、合理布局、突出实战”的原则,立足实际,真抓实干,高速优质地完成了公安特警队的组建工作。 2009年12月,州公安

在人民警察的队伍里,有这样一支特别的队伍——特种警察(简称“特警”)。2009年7月,省委、省政府根据全省稳定和治安形势,决定用3年时间在全省大中城市组建一支经过严格训练、拥有特殊装备、具有特种技能和快速反应能力,又精通法律政策、善于做群众工作的特警队伍。


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关怀下,2009年底,全省首批2000名公安特警调剂、招录工作全部完成。各市州按照“统一指挥、机动灵活、合理布局、突出实战”的原则,立足实际,真抓实干,高速优质地完成了公安特警队的组建工作。


2009年12月,州公安局特警支队恩施市公安局特警大队50名新招特警前往武汉市汤逊湖畔的特警训练基地,参加了为期近两个月的封闭式训练。在时间紧、任务重、天气寒冷的情况下,全体参训学员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打硬仗”的精神,圆满完成了向省委、省政府领导的汇报演示任务,于2010年1月底返回恩施,迅速投入到反恐、防暴、处突工作的第一线,充分发挥公安特警打击暴力恐怖犯罪、维护社会稳定的“铁拳”和“尖刀”作用。


这些工作严肃却不乏活泼的队员们,他们有着怎样的故事呢?他们最大的心愿又是什么呢……2月4日,带着这份好奇心,本报记者走进了这支“神秘”的队伍里,挖掘他们生活中的故事!



特警队里的故事(图)

训练之余,他们也练练臂力。



特警队里的故事(图)


特警队里的故事(图)

训练


辛炳宏,28岁,宣恩县人。他是这个队伍中年龄最大的队员,身为两岁孩子的父亲,他被队员们亲切地尊称为“老大哥”。或许是自己的社会阅历相对来说比较丰富,这位已为人父的男子说起话来谨慎有余。虽然与年轻队员有着年龄上的“代沟”,但是他推心置腹的交流,就是要让自己身边的小兄弟少走弯路。


2009年下半年,我省面向社会公开考试录用一批公务员(特警),已经连续参加3次招警考试的辛炳宏犹豫不决,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这次是否又会落榜,要是再落榜了,他该咋办?他心里想着:我还是不去考了吧?


“去考,一定要去考,就算考不起,咱家也不会怪你!”岳父的一番思想工作,让他决定再去拼一次。竞争仍然很激烈,而这次,他却榜上有名了。


从小就想当一名人民警察的辛炳宏,对警察事业非常执着。为了实现这个理想,他甚至放弃寻找其他工作的机会,一直坚持在当地公安局做一名协警。而这4年的协警生涯,对他来说,就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和体会。


或许就像一些老百姓的想法那样:协警不是正规的人民警察,没有真正的执法权。在同样的条件下,当他遭受某些质疑时,他做的只有耐心地解释和不断地忍耐。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他走过了整整4年的时间,这对于一名当时只有24岁的青年男子来说,需要很大的毅力和勇气。


在身体素质上,辛炳宏或许比不上比他年轻好几岁的“小兄弟”们,但他对自己严格要求,对战友们同样严格要求。“武汉的天气很冷,风吹得厉害。站军姿的时候,脸感觉要被风吹裂一样,时间久了,兄弟们的眼睛都被风吹得红红的,眼泪也情不自禁地流下来,就算鼻涕快流进嘴巴里了,大家还是一动不动。”辛炳宏对武汉培训的经历记忆犹新,看得出来,那段日子,大家都很累,也很辛苦。


说起儿子,辛炳宏的笑脸上难掩一丝愧疚。他说,已经快两个月没见到儿子了。每次电话里,都会听到儿子用稚嫩的声音说着:“爸爸,买糖糖……”而儿子的这句话,也成了队里很流行的一句话,时时勾起他对儿子的想念。因为工作需要,他现在还没有时间回家见儿子,要看春节是否放假才能决定什么时候回家。


“我好想见儿子!”这竟成了辛炳宏现在唯一的“奢望”。


“爷爷奶奶,请保重身体”


乔治,山东青岛人。这个男孩的言行举止让大家觉得是一种享受。乔治每次在回答毫无准备的问题时,思路十分清晰,那些小幽默也常常逗得同伴哈哈大笑。他有着很好的生活环境,但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点点娇贵和优越性,父亲从小教育他: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学会独立面对困难。爷爷教育他:人不能说谎话。也许这些教育是众多孩子都有的,可是,能坚持做到的有多少。


乔治是个很特别的人,不熟悉的人会认为他寡言少语,不善交流。而乔治却解释为,人与人之间不非要用语言交流,有些事情,即使不用说话,哪怕是一个微笑、一个眼神,都能让对方感受于心,因为人与人之间是相互的。其实,乔治做事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在陌生的环境下,要多听、多了解,当自己熟悉环境和事情之后,再来表达自己的意见。”一句话无不体现出这位小青年在为人处世上有着自己独特的原则。


乔治还说,人应该学会看事物的“潜力股”,不要一味地追求某种东西。也正因为如此,那么多比恩施更发达的地方,他却选择了恩施,成为这里一名普通的特警队员。“现在青岛没有给你机会留下,恩施给了你机会,你就该珍惜。”这是爷爷告诉他的。在乔治眼里,他看中的是恩施的发展潜力,在这个即将适应的陌生环境里,他已经预备好为这里的老百姓服务,做人民的公共服务员。


“同学们,请分别说出自己的中文名字和英文名字。”这是一次英语课上,老师要求同学们做“课堂作业”。


“我的名字叫乔治……”乔治起身介绍。


“同学,请先说你的中文名字。”


“我的名字叫乔治……”


“不是说了请先说中文名字吗?”


“老师,我的中文名字就叫乔治……”乔治有些无辜却很镇定地回答。因为自己的名字,乔治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这个名字特别的年轻人,他总是那么容易让人记住,而他的一言一行,更是让人留有印象。


乔治的妈妈远在西班牙,他已经有5年没见到妈妈了,因为集训的宿舍没有信号,乔治经常接不到妈妈打来的电话,有一次,漏话记录竟有12次,为了接到妈妈的电话,他只好在每天下午6点,到天台上等着。乔治的爸爸开了一家公司,在他眼里,爸爸是一座山。因为父母工作都很忙,乔治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几乎由二老一手带大。在乔治的脑海里,爷爷奶奶有着无数的好,而让他最为内疚的是,奶奶生病的时候,他却无法陪在身边。提起这些关于爷爷奶奶的事情,乔治的眼睛开始湿润了。


“我最想对爷爷奶奶说,请你们保重身体!”这是乔治最大的愿望。


“为了工作,婚期一再推迟”


说乔治沉默寡言,其实他很健谈,而且字字都很严谨,有着很强的表达能力。而接触另一位特警时,才发现他才真的少语。他,就是建始县花坪人的向礼华。


25岁的向礼华于2006年从湖北警官学院毕业,连续4次参加招警考试都让他“名落孙山”,而这位内心朴实的小伙子,同老大哥辛炳宏一样,为了实现做一名人民警察的理想,他从未想过放弃,也一直坚持在当地做一名交警协警。


向礼华的父母是当地普普通通的农民,家里收入并不高。每次出去考试,路费、住宿费等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对于这个并不宽裕的家庭来说,家人的支持成了他最大的动力,而每次落榜也在无形中增加了他的压力。


一次次的失败,向礼华始终坚持着这个理想,而这次他也最终实现了愿望。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当自己的工作开始进入轨道时,他和未婚妻的婚礼却一再推迟。


2009年12月23日,是向礼华举行婚礼的日子。但因为要去武汉参加集训,他不得不把婚礼推迟,善良的姑娘体谅了他:“工作重要。”他们将婚礼定在了2010年2月6日。


2010年1月底,经过两个月的集训,他回到了恩施,和其他战友一样,投入了紧张工作中。原本以为可以准时回家举行婚礼。可是,即使快到了家门口,却再次因为工作需要,婚礼又将面临推迟。向礼华是幸运的,他遇到了一位体贴懂事的未婚妻,得到了家人的一致支持。


在实现理想的道路上,有着家人的支持和鼓励,是什么都不能代替的。这位朴实又少言的小伙子,用坚持来完成自己的理想,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