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铁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惊心动魄的见面

欧阳乾乾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size][/URL] 湄公河,当它流经缅甸、泰国与老挝的三国交界之处时,河道骤然变宽,在河流的西岸伫立着一个醒目而突兀的大理石牌坊,很多游客都会在此驻足留影以证明自己到过这里,因为对于普通游客来说这个标志意味着游人止步,不能再继续前行,石牌坊上的泰英两国文字所注明的是一个远远超出地理意义上的概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


湄公河,当它流经缅甸、泰国与老挝的三国交界之处时,河道骤然变宽,在河流的西岸伫立着一个醒目而突兀的大理石牌坊,很多游客都会在此驻足留影以证明自己到过这里,因为对于普通游客来说这个标志意味着游人止步,不能再继续前行,石牌坊上的泰英两国文字所注明的是一个远远超出地理意义上的概念——金三角。

到处都是成片的罂粟,到处都是背着AK自动步枪来回巡视的土人。三天之后,欧阳莫终于踏上了这片号称“金三角”的土地。

金钱背后的罪恶、罂粟花下的杀戮、善良野艳的女人。在这片土地上,没有政府,没有警察,也没有罪犯。所有的一切都是靠实力说话,靠手中的枪械说话。谁更有钱,谁的火力更猛,谁更能组建起庞大的军队和组织,谁就是这片土地的老大。

现在,这片土地的老大之一,就是欧阳莫要刺杀的人,原暗铁部队九号,周里山。

见九哥不是件容易的事。欧阳莫经过了彻底的搜身,连一件指甲刀都不能带进去。连常明也不能免了这个程序。搜身的是几个面孔黑黑的土人,跟常明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话,欧阳莫也听不明白。

过了这个程序,常明径直领着欧阳莫朝前走去,进了一座青灰色的房子。欧阳莫顺手敲了敲墙,一点回音都没有。全是钢筋混泥土构建,墙体最少有二十公分厚度。这样的厚度,足以抵挡任何反器材狙击枪和榴弹的冲击。

常明回头说:“见了九哥,你先不要说话,我来给介绍。”欧阳莫点了点头。

即将见到自己的目标。而这个目标,曾亲手杀死了七个战友。这是一个何等冷酷和强大的敌人。欧阳莫的心中有着九分的镇定,一丝的忐忑。

常明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进来。”常明推开了门,欧阳莫往里看去,立即感受到了两双如同鹰隼一样的目光,狠狠的射向了自己。

欧阳莫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必须保持慵懒,保持镇定。若是以强对强,自己的身份马上就会曝光。他强行的镇定了一下情绪,跟着常明缓步走了进去。

欧阳莫淡淡的扫了一眼。在座中间位置坐的,是一个典型的中国人形象。黄色的皮肤,健壮的身材。虽然只是坐在那里,却掩饰不住的英俊威猛,神色飞扬。好一副人杰的形象!欧阳莫心中惊道,难道这就是周里山!

在周里山旁边背手跨立的,是一个面孔黑黑的本地土人,身材高大,足有一米九零,远看去好像是一座小铁塔一般。他是周里山的贴身保镖觉温。

觉温腰间没有别着枪,反而却挂了几把匕首。欧阳莫看他虽然负手而立,但感觉随时都要冲出来一般,紧身衣下所覆盖的肌肉,好像充满了爆炸力量的弹性。目光炯炯有神,腰胯微挺,一看就知道是个搏击高手。

欧阳莫刚一进屋,感受到的两双鹰隼一般的眼光,就是这两个人发出的。

欧阳莫暗道,面对这两个强人,真是棘手的任务。

常明低头哈腰的叫了一声:“九哥。”欧阳莫略略弯腰,也跟着称呼了一下。

周里山店了点头,先让两个人找地方坐了。然后问起了常明的情况。

常明眉开眼笑的说:“九哥,常明我这次真是死里逃生,多亏了这个欧阳兄弟啊!”接着,便把之前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给周里山讲了一遍。

周里山听完微微一笑,对着欧阳莫说道:“哦,你还有这样的本事?”

欧阳莫赶紧说道:“九哥过奖了。小时候练过一些武术而已。”

周里山笑了笑,又问道:“你是什么地方的人?”

欧阳莫答:“老家在山东菏泽。”

周里山略带赞叹的口气说道:“菏泽好啊。菏泽我知道,古称曹州,是有名的武术之乡。还盛产什么花来着……”

欧阳莫马上接道:“牡丹花。盛产牡丹。还是牡丹之乡。”

周里山一拍大腿,说道:“对对!!就是牡丹!”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众人也跟着一块笑。周里山正在笑着,忽然一下站了起来,指着欧阳莫冷喝道:“你是哪个部队上的人,说!”

欧阳莫愣了!心里瞬间有几十种想法一一闪过。难道自己的行动被泄露了?这是不可能的。难道自己表现的不自然?也不对。到底是哪个地方出了纰漏?……欧阳莫这样想了一秒钟,没有任何头绪。便狠了狠心,坐在那里,装着惊恐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说。

常明一下站了起来,说道:“九哥,他怎么会是部队上的人呢?他真是货真价实从监狱里跟我一块逃出来的啊。”

周里山冷笑了一声,对着欧阳莫说:“我让你们随便坐,你就选了这么一个位置来坐!你选的位置,是这个房间的死角!!”

“糟了!!”欧阳莫心中暗道。没想到自己的职业习惯还是把自己出卖了!在坐位置的时候,自然的把椅子往后挪了几下,坐在了这个死角的位置上。所谓的死角,就是指如果有人现在门口拿着冲锋枪朝里面扫射的话,那么这个房间里,这个位置是他惟一打不到的空隙!

长时间接受的军事训练,让这种习惯深深的印入了欧阳莫的行为中。刚才不自然的就坐了这么一个位置,却没能逃脱周里山的眼睛!这人果然狠辣!没想到刚一交锋,欧阳莫就先败了一局。

欧阳莫也站了起来,说道:“不敢瞒九哥。我高中毕业后服的兵役,在河南汝州当过两年武警。退役之后找不到好的工作,才跟几个朋友干起了盗墓的行当。”

周里山定定的看着欧阳莫。欧阳莫却不与他目光相对,自己稍稍低下了头。过了良久,周里山忽然笑了,说道:“就是嘛,说出来不就没事了嘛!为什么要瞒着呢,大家以后都是兄弟啦!”

欧阳莫心中喘了一口大气。说道:“我本来也不想瞒着的,但我害怕说了之后,各位兄弟会对我有成见。所以就没说。”

周里山笑道:“哈哈,这有什么啊。我也是曾经在部队上呆过的!在部队上呆过,才知道实干!才会拼命!部队锻炼人嘛!”

欧阳莫陪着笑说:“是,是。”

忽然周里山话锋一转,慢条斯理的问道:“那这么说,你对盗墓很有研究了?”

欧阳莫明白,这是在变相的考他,审问他,掏他的底。便说:“研究谈不上,略懂一点吧。”

周里山让欧阳莫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说:“我有一个问题一直不明白。你说都是在墓里挖出来的东西,到底是金子值钱,还是玉值钱?”

欧阳莫笑了笑,说道:“黄金各国都有,而玉器,却是中国独有。黄金有价无市,玉器有市无价。因为玉器一般是祭祀所用,出自皇族,身份高贵。出售者要价很高,也确实值这个价钱。但却没有人愿意花这么多钱去买这么一个没有市场的东西。所以,玉器的买卖就有些尴尬。不像黄金,该多少钱一克就多少钱一克。”

周里山马上赞道:“精辟!还有一点我不明白,中国人都说汉唐汉唐,这两个盛世,你说汉朝跟唐朝的墓,有什么不一样的啊。”

欧阳莫暗道,这问题问的还真是专业。便回道:“汉代崇尚方术,有死后升仙之说。墓室多葬于风水佳处,挖土深埋。墓室的规格仿造传说中的神殿而作,主室,侧室,偏间,分的都很清楚。而到了唐朝,国力大盛。皇宫贵族的陵墓一般都费大量人力和物力,在山中开采。在山中开采造墓,需要耗费大量的金钱,要以强大的国力为支撑。所以纵观各朝,在山中墓葬陵寝的,也只有唐代一朝。”

周里山拍了两下手,赞道:“说的好!果然是专家!”然后扭头对身边的保镖觉温说了一句话,那觉温点了点头,转身去另一间房间拿了一个东西,递到了欧阳莫手上。

周里山眼中闪着狡黠的目光,说:“这个东西是别人送我的。欧阳兄弟,你既然对古物这么有研究,就给我说说这个到底是什么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