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铁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狱霸

欧阳乾乾 收藏 1 9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size][/URL] 章莉悠悠的看了欧阳莫一眼,然后那面容就在不断的变化,瞬间变成了冷酷如霜的唐叶秋! 欧阳莫一下睁开了眼睛。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做到关于章莉的噩梦了。他叹了一口气,拨开窗帘看看看外面。小小的窗户外全是一片片的白云。飞机正在飞往昆明的途中。 欧阳莫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疲惫,真是少有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


章莉悠悠的看了欧阳莫一眼,然后那面容就在不断的变化,瞬间变成了冷酷如霜的唐叶秋!

欧阳莫一下睁开了眼睛。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做到关于章莉的噩梦了。他叹了一口气,拨开窗帘看看看外面。小小的窗户外全是一片片的白云。飞机正在飞往昆明的途中。

欧阳莫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疲惫,真是少有的感觉。或许是昨晚上太过于疯狂了吧。欧阳莫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唐叶秋那温柔的媚态,嘴角不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唐叶秋现在正在墨脱训练营,铁板着脸与往常一样冷酷。只不过她的心里,在昨夜已经被熔化。

到了昆明之后,欧阳莫立即坐长途汽车,赶往云南的边陲小镇,莫冲。

这是莫冲的唯一一所监狱。监狱长早就接到了上级通知,欧阳莫一来到,就被监狱长接到了秘密会议室。

监狱长四五十岁的年纪,但还是身体挺拔,显得精神干练。他简要的跟欧阳莫说了一下周里山马仔常明的情况。

“常明二十五岁,汉族。他在上个月做贩毒交易的时候被抓。不过他的上头我们一直不知道,最近才有情报说他是周里山的马仔。常明被判的是十五年徒刑。如果越狱的话,他肯定会求之不得的。”

欧阳莫看着常明的照片,这个面黄肌瘦的男人,透露出一股狡猾的气息。

监狱长拍了拍欧阳莫的肩膀:“见机行事。”

“咣当”一声,铁门开了。一脸邋遢穿着囚服的欧阳莫慢慢走进了牢房里。一个狱警指着一张下铺的空床,喝道:“你,睡这里!”

这是一个大号的牢房,里面住着二十来个囚犯。所有人都好奇的打量着这位新来的朋友。欧阳莫的眼睛也迅速的扫视了一圈,马上就在左面发现了獐头鼠目的常明。

狱警转身出去了,锁上了牢门。欧阳莫随手把洗脸盆放在了地上,在自己的床上铺褥子。这时忽然“咣当”一声,刚放在地上的洗脸盆被踢飞了出去。

欧阳莫回头望去,一个留着板寸,身高足足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家伙正站在那里,一脸狞笑的看着欧阳莫,问道:“新来的,叫什么。”

“欧阳莫”。欧阳莫老老实实的回答。他进入暗铁部队的信息都是保密的,外界不可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所以用真名也无所谓。

“欧阳莫?”这人呲了呲牙,用手指着他:“你懂不懂规矩,这地下能让你随便乱放东西吗?经过我们老大同意了吗?”

欧阳莫平静的问:“请问哪个是你们的老大?”

壮汉手往后一指:“看到了吧,那就是我们老大!”一个胖胖的家伙,留着光头,坐在床上,瞪着一双牛眼正盯着欧阳莫。

欧阳莫立即做出一幅恐慌的表情,两步跑过去朝着老大鞠了个躬,说了一声:“老大好。”接着兀自去捡自己的洗脸盆去了。

壮**老大相视了一眼,都觉得简直莫名其妙。怎么新来的这家伙跟神经病似的。但人家该打的招呼都打了,还鞠了一躬,当下也抓不住什么不好的把柄。

壮汉一晃三摇的走到欧阳莫面前,喝问道:“喂,有没有烟?”

欧阳莫赶紧把囚服上仅有的一个口袋翻了出来,说:“本来还有一包的,进来的时候被狱警搜走了。”

那壮汉嘴里骂了一声“操!”摇摇晃晃的回到了自己的床铺上。

欧阳莫也收拾好了自己的床铺,脱了鞋躺了上去。他在思索着最好的对策。

“那时候,我们四个简直是牛逼极了!在县里警察见了我们都得倒着走!要不是杀了几个人,把事情闹大了,哪可能会进来!”欧阳莫循声抬头望去,见刚才的那个老大正坐在中间眉飞色舞吐沫星子乱喷的说话,旁边围坐了一圈小弟,个个都看着他,眼中流露出崇拜的目光。

“妈的,在歌舞厅里敢跟我瞪眼?娘的,他瞪眼能瞪过我?!”老大瞪着一双牛眼,气呼呼的说道,“全县城的歌舞厅都是我的地盘!也不打听打听公安局长跟我是啥关系!我直接上去就是两个耳巴子,打的他满地找牙。兄弟几个给我搬来了一箱啤酒,我就一瓶一瓶的往他头上砸,总共砸了五十多瓶,才把他的头砸烂了!”

说着老大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意犹未尽的说:“我靠他的,那家伙的头还真硬啊。”

一个小弟赶忙问道:“老大,那你出事以后,那公安局长没有保你?”

老大一听这话,横眉倒竖,一拳砸在了床上。狠狠的说:“操他个犊子的!平时我给这王八蛋没少送钱,看起来称兄道弟,跟个人似的!一出事,把自己推的干干净净,跟我划清界限,说不认识我了!我在审讯的时候把他的那点事连着全都说了!可他奶奶的,这个王八蛋现在还在位置上坐着!”

一个小弟赶紧说:“老大,你别急,等咱出去了,咱再狠狠的捅他一下!”

老大狠狠的抽了他一个耳光,骂道:“***的!老子要在这关上二十年!还是花了三十几万的!等我出去,黄花菜都凉了!”

那被揍的小弟捂着自己的脸,愁眉苦脸的说着:“老大,对不起啊。”

欧阳莫把头转向了一边,不想再听他们唠叨。他今天赶了一天的路,实在是有些困了。把头一侧,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刚睡了一会,欧阳莫就被一阵嘈杂的声音给吵醒了。只听到几个声音在不停的说:“喝!喝!喝!”

欧阳莫转头去看,不禁吃了一惊!一个面黄肌瘦的男人正被强迫着捧着一个大瓷缸子,在那大口大口的喝着自来水。不是常明又是谁!

欧阳莫心里疑惑道,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常明好不容易喝完了一缸子水,“咯噔”一下打了个水嗝。哭丧着脸哀求的说:“老大,我不玩了。”

老大一瞪眼,怒喝道:“不玩不行!离十点还差两个多小时!你再敢说不玩这两个字,我劈了你!”

常明被吓的无奈,放下了那瓷缸子,开始伸手抓扑克牌。

欧阳莫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正在赌扑克。

四个人抓完了牌。老大狂笑道:“哈哈,好牌!这下肯定走头科了!”常明却是一脸苦相,一看就知道抓了一手臭牌。

但欧阳莫敏锐的发觉到,在打牌的时候,其他三个人都在很隐蔽的偷牌和换牌,很明显的合起伙来对付常明。可怜的常明还不知道,或许是知道了也没有办法。结果又输了一局。

老大哈哈大笑,让人又给他接了一缸子自来水。说:“输了,喝吧。”

常明苦着脸说道:“老大,这已经是第五缸了。我真的喝不下去了。”

老大一瞪眼,狠狠说道:“敢不喝,是不是想死!”

常明吓的抖索了一下,战战栗栗的捧着缸子就往嘴里灌。

灌了半缸子,常明一下子把头偏向一旁,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吐的一地都是水。

老大生气的拍了一下常明的头,说:“不许吐水,都给我咽进去!”

常明吐的眼泪都流出来。用手抹了一把,又端着缸子喝起来。

欧阳莫这下坐不住了。要是常明出个好歹,自己的任务不泡汤了吗!他赶紧下了床,走到牢门前面,喊了两声:“狱警,狱警!”

其他人正在起哄喝水,根本没人注意到欧阳莫。这时候一个狱警慢慢的溜达了过来,问道:“什么事啊。”

欧阳莫用手指了指里边,说:“他们在给灌囚犯喝水,都快撑死了!”

狱警头也不抬,说道:“喝水嘛。又不会死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说完径直走了。

狱警不知道欧阳莫的身份,欧阳莫也没法给他明说。他回过头去看,常明还在捧着缸子,大口大口的喝着自来水。肚子都已经鼓起来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