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笑料与悲哀(转贴)

萧瑟西风 收藏 7 699
导读: 得知李书城被选为湖北省三十位功勋之一,不由得哑然失笑,却悲从心来。

得知李书城被选为湖北省三十位功勋之一,不由得哑然失笑,却悲从心来。


或许外地人可以选李,然而湖北人却不能选他——概因为一百年前,当湖北先烈先贤们抛头洒血,发动了推翻帝制的首义革命后,却被排除于新中国领导席位之外(除了黎元洪得了一席)。这是因为李书城作祟,以至于孙武们只得自成立民社,与同盟会对抗,后来演绎了十数年惨剧。


当时孙中山无暇参与这些事,全由黄兴主持,而黄兴却采纳李书城的意见,李书城虽是湖北人,却因为在阳夏保卫战时先一天逃离战场,被首义诸雄斥为“逃官”怀恨在心,所以尽管当时不少人都建议“宜宠湖北诸将”——比如章太炎就痛哭流涕地呼吁过,但李书城和黄兴执意排斥了湖北功勋……




下面说说李书城最重要的功绩:中共一大在他家的开会,这确是史实。然而真实情况是李书城的弟弟李汉俊后来脱离共产党。而且汉俊在被桂系胡、陶杀害前不久,竟然还公开辱骂共产党。当然李汉俊此举后来被解释为故意欺骗敌人……




眼下网上转贴甚广的对李书城女儿的采访:“李书城几句话,白崇禧不敢大破坏”,(这里原有链接,但不容许发)


真实情况是,当时李书城到汉口躲起来了,害怕白崇禧找他算账……白崇禧并非李书城的直接学生,完全也不怕李书城,李书城更是不曾敢骂过白。


李书城女儿李声英说:“父亲没有用他的地位和名望把子女留在身边,安排好职位。他离鄂赴京任部长时,让我留在武汉。我的儿女分配工作时,让他们回到老家潜江建设家乡。”其实这女儿是李书城前妻所生。李书城在四十岁上与第三任夫人薛文淑结婚时,夫人尚不足十四岁。比李书城某些子女小,薛文淑与这些子女,关系自是不洽。李书城赴北京赴任时,没有带走李声英,却留给她武汉的房屋,也不是小财产。




反之,李书城在每一个危难关口,必定示弱,几成定律,列举如下:


1、现在的纪念文章竟说李书城是同盟会组织人,歪曲得太厉害,以至变成搞笑:按照《中国同盟会成立初期(乙巳丙午,即1905、1906两年)之会员名册》,李书城是在同盟会成立两个月之后,用假名加入的同盟会。


2、冒名顶替上日本士官学校后,并未毕业。以至于不会骑马。在汉阳保卫战时,走泥泞一点的路都要年青的军校学生一直搀扶——这情形是李书城自已在文章中描述的。那时他也只三十一岁。


3、从日本归国后,李与七十位左右的革命军校生(国内、国外)到桂林办新式军官学堂,并密谋起义。后消息走漏,李书城得知竟自已逃走,并不将情况与其他同志通声气。他的逃离坐实了广西巡抚张鸣岐的怀疑,于是将参与起义的另两位湖北先辈逮捕,准备“杀几个脑袋看看”。这被捕的湖北先辈好象是孔庚和另一人,后被众多青年军官拼死相救,其中浙江吕公望长跪达两小时之久,边泣边诉一直求情。


(一年多后,张鸣歧的“砍几个脑袋看看”的毒语还是得以实现,1911年的3月29日,黄花岗起义失败后,已升任两广总督的张鸣歧,下令杀害了被捕的41位同盟会员。)


4、武汉首义,从汉阳战场逃跑,赢得“逃官”称号。


5、二次革命,再次先黄兴逃离南京,后黄兴未战先溃,亦逃。


6、1918年前后,武汉首义的孤臣孽子们宣告护法,反抗北洋军阀,在鄂西惨淡独立。好不容易桂系军阀谭浩明同意成立湘西援鄂军,拨了点军队,授命李书城任司令。不料,无论鄂西护法的如何告急,无论湘人谭人凤等如何相求(谭人凤二儿子亦在湘西坚旗护法),李书城就是不出兵,以至于鄂军全军复没。时人气愤地说:鄂军之失败,源于湘西援鄂军见死不救也!


7、抗战前夕,李书城终于彻底躲进峨嵋山寺庙。现在立传的说他还下山关心国家时局什么的。实际上,他下山一两次,每次都是对呕心沥血抗战的陈诚吹毛求疵,横挑鼻子竖挑眼而已。



……李书城比较善于伪造,比如:冒名顶替上日本士官学校;比如,黄兴逝世后,伪造一份请求当权者继续关照李书城等人的遗嘱——结果掀起轩然大波,沪报大登抗议文字,说“我等出生入死,难道还抵不上几个湖北湖南饭桶!”




总之,历史学家是比较清楚的。但或许因为忌讳李书城由毛主席赐于的国家领导人地位而已。有位湖北大学的李斯福出了本《李书城传》,称由李家人提供资料。其中错处连连,惨不忍睹。比如,说二次革命后,黄兴、李书城由日本到美国,经费来源于李书城变卖了岳父家全部藏品维持。黄兴知道了,尽管浑厚,也一定会气得跳出来:黄兴行事,倾其所有照顾属下,几时用过下属的钱?



李书城倒是善于捞钱。举个小例:民国清吏严重故后,遗孀难以维生。1946年左右,严重的几位旧时部下,发起筹钱帮助师母生活,有两三人出到500万元,其余人大约都是十几万到几十万元(这些人都是抗战战将,也是很努力才凑起来的血钱),这样共筹集到2000万元,想买一栋房屋给严夫人,一半居住,一半房屋可出租维生。在与李书城说到此事时,李书城说:这事好办:我正好有一栋房屋要出售,已经有人出了2500万元,去筹钱去了。我将此房不卖于他,拿出来,只收2000万元,算我损助了严夫人500万元。(此事文史资料上有述)。



当时,房子并不好出手,而且李书城的房子亦是旧房,根本不值什么2000万元,(要买房去筹钱的人也是虚构),然这几位严重学生军务紧急,又是路过武汉,且算李书城后辈,只好这样算了。令人嗤之以鼻的是,以前的很多人都是无偿地把自家房屋提供给朋友居住的——而李书城脱手闲置旧屋不算,擭取的是捐款,还要立牌坊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