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10

半残的小兵 收藏 6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URL] 地精没敢把这个事实透露给黄达新和他们的部队,因为如果这样的话所有的人肯定都会控制不住情绪,从而失去理智,这是他不愿看到的。不过现在他们确实可以采取一些进攻行动,作为对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报复,毕竟他们现在都经过了更新,完全有条件发动如此大规模的攻势。 驻扎在晋中的松村得知南京大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地精没敢把这个事实透露给黄达新和他们的部队,因为如果这样的话所有的人肯定都会控制不住情绪,从而失去理智,这是他不愿看到的。不过现在他们确实可以采取一些进攻行动,作为对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报复,毕竟他们现在都经过了更新,完全有条件发动如此大规模的攻势。

驻扎在晋中的松村得知南京大屠杀的消息后,既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支那人终于遭到了他们的惩罚,不过他担心没准抵抗分子会在这件事情上面做文章,对日军进行报复,特别是寿阳的国军对他们的威胁最大。

因此他觉得必须先下手为强,但这家伙生怕自己好不容易重新满编的部队会再次变成那个小矮人的下酒菜。

松村的这支新部队是从关东军察哈尔兵团、华北派遣军和刚从日本本土调来的部队中各抽调一个大队的兵力组建的,因为来源不同,放在一块自然会出问题,华北军和关东军向来就有矛盾,不过由于战争的因素他们需要合作,使其矛盾有所缓解。

可从本土来的部队却是人生地不熟,态度十分傲慢,甚至还有一些来自东京和九州的黑社会分子。这帮人因为经常和警察打交道,流动性非常强,而且这支部队武器先进,枪法精准。松村忽然发现黑社会的那一套正好可以用来对付游击队,于是他把这些人的老大田中少佐请来,要他带人去袭击寿阳。

田中这人原本是东京的一个流氓团伙的小头目,领导着一小股武装盗匪,四处打劫商人百姓、对抗警察为非作歹,后来因为一次抢银行的成功而发了大财,还趁机走私了一批欧美武器,如配备弹鼓的汤普森M28和芬兰苏米M31冲锋枪、M1加兰德步枪、莫辛纳甘M30狙击枪、温彻斯特霰弹枪和捷克式轻机枪。

后来因为战争爆发,他为了效忠天皇而加入了军队,因为日军上层惹不起这些悍匪,就让他们独立行事,这次是因为在中国的兵力不足才把他们调来,田中当然也希望这支小部队能够在战场上取得出色的成绩。

在日军的指挥部里,松村对田中说“北边有个小混蛋经常捣乱,我们打了很多次都没法消灭掉,现在我想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你有什么看法。”

田中问道“那些是什么样的敌人,需要我们如此大动干戈?”

松村说“我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虽然他个子很矮,但确实非常厉害。”

田中哈哈大笑“原来他是个小矮子啊,我们会在很短的时间里消灭他,请联队长不要过分担心。”

松村笑着说“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哈哈。”

随后他特意为田中的突击队举行了一次简单的出征仪式,日军军歌响彻云霄,这些土匪们身穿青蓝色的衣服,头缠“必胜”二字的白条,喝下烈酒后顿时气血上涌、红光满面,爆发了他们内在的杀气,就是这种杀气让他们几乎刀枪不入。

田中在临行前拜告松村说“如果我们回不来,请您不要伤心,我们就是为了圣战而来,即使玉碎也无遗憾。”

松村说“我祝愿你们能够成功,拜托了。”突击队在一片送行的歌声中乘车离开,准备对那个小矮人大开杀戒。

地精通过秘密探察早就知道了这个悍匪的底细,不过由于这些人属于骨灰级的武士,用常规的战法肯定不行,所以必须采用较为特殊的技能才可以对付,而拥有超常能力的人就只有他自己。

因为事关重大,所以他提前给黄达新打了招呼“鬼子最近派来了高手,我必须去对付他们,你就替我暂时管部队吧。”

黄达新说“这个没问题,你就放心去打鬼子吧。”

地精独自一人去反击那些武士,而且很快就在阳泉附近的公路上发现了这些穿着青蓝色衣服,手持自动武器的家伙,他们都是步行,但脚步几乎是不擦地的,很明显这是一群专业户。为了验证这些悍匪的实力,地精躲在公路旁的树丛里,拿起96式机枪扫射一通,田中手下的人很快就布下一个阵形,只见来袭的子弹都像是打在水上一般变成了流体。

田中在阵列的中间以半跪姿势用汤普森冲锋枪射击,打出一串带有绿光的子弹,在地上就会冒出一种半液态的绿色怪物,这东西很快就会扩散开来,腐蚀周围的一切。

地精通过眼镜透视模式和电脑的分析,发现日本人使用了水云屏障法,可以免疫任何来袭弹药和刀剑的打击。而那个绿色子弹里面含有一种叫渚的特殊的化学品,具备很强的腐蚀性,任何东西只要碰上都会迅速变成一缕轻烟。

虽然黑社会是如此猖狂,不过也不是没法对付,他很快就从背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特种活性炭,这玩意专门用来吸附那些未知物体,并且具有对受污染物体的还原性。随着活性炭里冒出的一阵凉爽的白气,那些绿色的怪物很快就偃旗息鼓了,地面的东西又重新恢复了正常。

田中见他的秘密武器居然会失效,心里觉得还真不是个滋味,这个叫渚的化学品是在他以前的一次抢劫中误打误撞来到某个地下研究所发现的,本来是要提供给日军的化学战部队的,不过因为日军在实验时发现它的破坏力极为惊人,所以没敢采用。

可当时那些研究所的人为了能够让这玩意投入使用,就高价把它卖给了田中,结果这家伙利用它使得东京和九州的一些敌对帮派从人间蒸发,名正言顺地当了山大王,其残忍程度可见一斑。

至于那个刀枪不入的水云阵更好解决,地精对阴阳五行很熟悉,知道水火不容,要用土破水,他便拿起斧头使劲抡了一些地面的泥沙,泛起一阵小尘暴,结果这群武士的水云很快就被土性给吸收了,地精趁机反击,密集的子弹将失去屏障的田中和他的武士们纷纷击毙,东洋武士再好的招数也比不过地底下冒出来的小地精。

地精看着他们的尸体,微微笑着说“你们顶多就是个不要命的古惑仔,逞什么能啊。”

不过这场战斗的确给他带来了一个危险的信号,日军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可能会动用化学武器,他立即回去把情况告诉了黄达新,并加强了防生化训练,配备新的SAS防毒面具和特种双层防化服,避免毒气的侵入。

松村见田中的突击队一出去便杳无音信,心想肯定是出问题,于是他赶紧带着人去搜索,结果就发现了这些武士的尸体,面无血色。原来地精在收拾掉这股悍匪后,为防止他们的装备和技能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便用分解组合器给销毁了,而且还消除了尸体上的弹孔和血迹,结果使日军误以为他们是中毒死亡。他虽然知道可能跟小矮人有关系,但确实没找到什么可以利用的证据,所以最后他上报的结果是突击队全体阵亡。

不过松村也明白采用常规战术对那支国军没有多大效果,应该采取一些非常手段,于是他想到了毒气,很快他就找来了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队(实际上就是化学战部队)在华北的一个中队,想要利用生化作战来夺回他失去的优势。

关东军搞化学战是出了名的,早在36年就已经在沈阳建立了臭名昭著的731部队,随着侵华战争的扩大化,以“防疫给水部队”为名的化学细菌战部队在日占区遍地开花,使中国军队和老百姓深受其害。

没过多久,松村炮兵的火炮都配备了毒气弹,准备用来对付寿阳的国军。12月15日,日军就以两个大队的兵力逼近寿阳,他们以为如果使用了毒气,国军就会失去战斗力,从而解决松村的心腹大患。

地精早就知道了这点,他和黄达新命令部队官兵必须使用防化服和防毒面具,做好迎战的准备。

12月18日,日军发动了毒气攻击,炮兵打出的炮弹在闪光过后变冒出黄色的浓烟,直逼阵地上的国军,地精通过电脑分析发现日军使用的是瓦斯芥子混合气,吸入的人会因为鼻口流血而迅速窒息死亡。

可国军官兵们并不感到害怕,因为地精的双层特种防化服里有个夹层,填充有特种活性炭,能迅速降解侵入外层的毒气并杀灭其细菌,防毒面具也有同样的设置,所以他们根本用不着像老鼠一样钻进地洞。

身穿全套防化装备的黄达新见地精没戴防毒面具,就问他“你怎么不戴上面具啊。”

地精说“我身上有保护膜,用不着戴,等会儿咱们就让坦克出场反击。”

黄达新点点头,因为他知道地精的能力是非同寻常的,说啥是啥,所以便命令装甲支队利用浓烟的掩护悄悄出城,袭击日军的阵地。

在外面观察的松村虽然看见寿阳县城黄烟一片,但却没有听到支那人因为中毒而发出的惨叫和混乱局面,相反那边却出奇地平静。

难道小矮人又破了他的计谋?松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吃了多少次哑巴亏,但心电感应给他带来的暗示却很明显,很快他的阵地侧面就飞来了一串炮弹,将还没来得及继续射击的炮兵阵地给炸掉了,然后那边传来了马达的轰鸣声,只见十多辆日军从未见过的坦克正快速冲来,炮塔上闪动着火光,日本兵被纷纷炸飞。

几辆日军的97和95式坦克连忙出动反击,可他们的火炮杀伤力太差,结果被国军坦克毫不留情地炸成碎片。头戴防毒面具的鬼子使出了自杀式战术,把一捆捆成团的散装TNT扔向国军坦克群,可剧烈的爆炸并没有让国军停下步伐,反而让他们成了机枪的活靶子。

松村看到前来进攻的国军个个戴着防毒面具,他明白自己又中计了,赶紧下令撤退。这时国军士兵在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用M93S喷火器猛烈喷射着火龙,烧得后面跑得慢的鬼子痛不欲生,当他们难以承受时就会被国军士兵用枪爆头,这种子弹加火焰的战术是地精研究了很久的主意。

与此同时黄达新在城里的火炮和导弹开始了反击,A-1战斗轰炸机群也起飞扫荡着日军的残兵,幸亏松村这家伙逃跑的功夫相当了得,在混乱中带着仅有的几十个人跑回阳泉,但他自己的部队却因为这次失败的毒气攻击而再次成为地精和黄达新的囊中之物,最后大约2800多个鬼子被击毙、80多人被俘,另有百余人分散逃逸。那些生化武器也被地精的工程队全部销毁,一个是防止污染,一个是国军根本就不需要如此残忍的武器。

地精在回去以后,把他的感受告诉了黄达新“那个混蛋想来个不人道的毒气,可我们已经有了准备,咱们要跟他玩灵活,他干什么我们就反制什么,既公平又利己。”

黄达新说“多亏你这个军师在这里,不然我们肯定活不成。”

地精笑着说“你就别在这里夸我了。”

这时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特种分队士兵过来报告“长官,我们发现日军千余正向东运动,另外北边还有些人渡过了黄河。”

地精想了想说“他们肯定是要进攻山东,你马上告诉那些眼线一定要盯紧了。”

黄达新问道“鬼子哪里敢打山东,韩复榘手里有十几万部队,怎么可能会成功呢?”

地精说“你以为他会像阎司令那样抗日吗,那家伙是个软骨头,和土肥原过从甚密,他对抗日有悲观情绪,认为山东是守不住的。”

黄达新说“你的意思是咱们要采取行动了。”

地精说“看来只能如此了,我们必须抢在日军的前面东进,不然济南一完蛋,津浦路就要受影响。”

黄达新知道这事的后果很严重,便痛快的说“我马上就让弟兄们集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