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


149师英雄事迹录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149师,系1969年12月10日由原陆军第52师改称,1985年精简整编时改称步兵第149师。

陆军第52师的前身是1945年10月组建的冀鲁豫军区独立第2旅,同年11月23日改编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7纵队第20旅;1947年3月16日北上赴东北后,归建的第1纵队与第7纵队合并为第1纵队,该旅改称第1纵队第20旅;1949年2月18日,该旅编入第18军为第52师;1952年7月,第52师番号撤消,属下第154团驻防江孜、日喀则、亚东地区,155团驻防拉萨、山南地区,156团则调归53师建制。

1965年5月20日,奉中央军委命令,恢复第52师番号,下辖藏字419部队(对印作战时的西藏军区前线指挥部)的3个团,即第154团、155团和由原419部队第157团改称的156团。

1969年9—11月,西藏军区陆军第52师与成都军区陆军第50军149师对调防务,12月互换番号。1975年军委会后改为乙种师,但仍然是常训师。1979年1月扩编为甲种师,赴云南前线,为西线战略预备队,后配属13军作战。这个师因其前身第52师,在1962年的中印边境反击战中战功卓著,获得“王牌师”美誉,对调到四川后一直是我军战略预备师和战备值班师。下辖步兵第445团、446团、447团和炮兵团。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149师,是一支英雄的部队。在当年那场“自卫还击,保卫边疆”的战争中,该师将士勇敢顽强,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大无畏精神,在少有部队配合和远程重火力支援的情况下,与越军316A师单打独斗。经过将士们的浴血奋战,重创越军,谱写了一首首英雄赞歌。

如今,这个师作为全军“龙”、“虎”、“豹”三个快速反应师之一,正在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下,警惕地守卫在祖国的大西南,随时准备开赴前线,杀敌立功,再创辉煌!

祖国南陲,英雄树遍地生长。此树又称木棉树或攀枝花树,其花硕大,红艳艳,恰似英雄所戴之花。故而,人称“英雄花”。

如果说,149师是一株枝繁叶茂的英雄树,那么,149师的将士就是这棵树上的英雄花。

英雄树开英雄花,英雄花开永不败!

如今,那场战争已经过去31年,但我觉得有必要重温那段经历。因此,特编发本系列文章,以作纪念。

上一集介绍了“尖刀英雄班”——447团2连6班 。下面请看

之四 “英雄总机班”——149师通信营无线电话连总机班

149师通信营无线电话连总机班由9名女同志组成,担负前线电话接转和部分内部线路的架设任务。

1979年2月20日至3月5日期间,在短短的十余天中,全班共开设电话11次,用户155个,架线31.5公里,接转电话14 666次无差错,出色地完成了通信联络任务。荣立集体一等功,昆明军区授予“英雄总机班”荣誉称号,全国妇联授予“三八红旗集体”称号。

我师对沙巴之敌进攻战斗打响后,班长张岩带领全班,灵活机动、沉着果断,在地形复杂、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快速开设电话站。当线路达不到通话距离时,她们主动帮助首长、机关传达指示和命令,有时长达一个小时。班长张岩昼夜值班,嗓子哑了、眼睛红了,也不休息一会。

当战斗向敌人纵深发展后,上级命令派3名同志随师指挥所到前沿开设电话站。副班长、共产党员吉莉和龙群、杨丽娟接到命令后,冒着敌人的炮火,穿过激战的公路,在距敌很近的地方开始工作。战斗中,发电机的摇把突然被卡死,吉莉和龙群机智灵活,用单机代替总机,仅用25秒钟就恢复了联络。

邸秀华发高烧39.8度,在架线中昏倒了,醒来后,又坚持战斗。4名同志拉肚子,却不叫苦,不躺下,仍然咬紧牙关,坚持爬树架线、查线。

狂风大雨之夜,她们不顾风吹雨淋,把自己仅有的雨衣、毯子盖在机器上。共青团员安曼丽、姜艳铭,全身都被雨水淋湿了,冷得全身发抖,仍一刻不离地坚持在雨中值班。

在环境恶劣的情况下,她们以苦为荣,以累为乐,住牛棚、蹲猫儿洞,忍受着饥饿和寒冷,始终保持旺盛的革命斗志,出色地完成了通信联络任务,确保了首长、机关的作战指挥,为战斗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战后,班长张岩荣立二等功,另有5人荣立三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