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英雄传 第二部 月落乌啼霜满天 第十章 隐龙初显

a81363686 收藏 2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size][/URL] 大门陡然洞开,吕玲绮抢进门来,蓦地一怔,时光在这一刻定住。 触目所及,满地凌乱的酒瓶、随处可见的烟头、烧烤冒起的油烟,把一个原本清雅幽静的小院搞得乌烟瘴气,就连烧烤架旁那株翠绿小松柏,都被火苗熏得泛黄、枯萎。 两名大校、两名上校原本围坐在烧烤架旁,正全神贯注地对那缓慢转动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大门陡然洞开,吕玲绮抢进门来,蓦地一怔,时光在这一刻定住。

触目所及,满地凌乱的酒瓶、随处可见的烟头、烧烤冒起的油烟,把一个原本清雅幽静的小院搞得乌烟瘴气,就连烧烤架旁那株翠绿小松柏,都被火苗熏得泛黄、枯萎。

两名大校、两名上校原本围坐在烧烤架旁,正全神贯注地对那缓慢转动的小乳猪进行着上下切割的细致工作,此刻却全都目瞪口呆地盯着突然闯门而入的冒失者。

一个满手油腻,手中拿着把餐刀的小个子;一个豹头环眼,双手各抓了一只酒瓶的黑壮大汉;一个手夹雪茄,脸带邪笑、眼神深邃的青年;还有那个滴了一身油,嘴边居然还露出一半乳猪小腿,惊得站起身来的文弱书生。

他是谁?

吕玲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双眼,再定神看去,是他!真的是他!是那个自己狂热崇拜的偶像,并曾亲自为他做过个人专访节目的人。

天啊!这嘴含烤乳猪的滑稽人物竟然是那个被美誉为“名将之花”,被称作华夏国国防建设中一大亮点的新一代军事天才!

吕玲绮顿时只觉心灰意冷,阵阵钻心疼痛袭向胸口,痛得她几乎无法呼吸。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极其荒唐的一幕竟属真实,这是多么悲哀而又残酷的事实啊!

采访器悄然滑落至地。

天垮了!

星星跌落凡尘!

关凌云满头大汗地急追而至,边跑边嚷道:“吕大小姐,不是告诉过你吗,这里属于我一一五师核心机密所在地,你怎能乱闯呢?”他边说边心虚地瞟向龙五。龙五的脸愈变愈黑,怒视着他,“哼!”了一声。关凌云心中一颤,讪讪笑着,双手搓来搓去,脸上汗珠越发多了起来。

张小亮抗着摄影机,紧随于吕玲绮身后,完美拍摄下眼前这滑稽一幕。镜头转至心中女神,他突然发现原本以为会发狂愤怒的她竟放声大哭起来,哭得是那么伤心,那么悲痛,让他感到心儿都要碎掉了似的。

当一个人心中的美好梦想被无情打碎之后会是什么心情,吕玲绮原来不知道,也想象不出,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也终于品尝到其中的万般苦涩。

看着眼前这个有着一头漂亮长发,哭得悲恸欲绝的美女,五个大男人齐齐怔住,面面相觑,都有些心慌意乱,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最后还是龙五率先打开僵局,干笑道:“咳!那个。。。。。咳!那个军情紧急,我们要仔细研究如何应对当前严峻形势,工作非常繁杂,必须抓紧时间。吕记者,我们先失陪啦,请随意参观。”又转头命令关凌云道:“关团长!你负责陪同吕记者完成专访任务。”话音刚毕,龙五拉着凤文,带着张月月、赵霆两个杂碎,绝情地丢下满脸苦涩的关凌云,像四条丧家之犬般急匆匆朝外快步走去。

关凌云虽早已成婚,老婆也很漂亮,但他大半辈子都在军营中度过,根本不知该如何做才能安慰一个伤心的女人,一时间只觉手足无措,尴尬不已。他讪笑着僵立了半晌,觉得如果再不做点什么来转移这个伤心女孩的注意力,她或许会一直哭到天黑,于是干笑两声,劝慰道:“吕记者,别哭啦,其实这也没啥大不了的事,哪值得如此伤心?你忙来忙去都有大半天咯,连饭都没吃,肯定饿坏了吧。这只小乳猪烤得金黄金黄的,味道一定好极啦,要不你尝尝?呵呵。”

“滚!”

怒喝声中,一条狐狸突然以兔子般速度朝外急窜而逃。

吕玲绮哭了好了一会,渐渐平静下来,看着如兔子般奔逃而出的关凌云,恨恨地想道:“这样的军队还能保家卫国吗?这样的军队还能打胜仗吗?这样的军队还是那支屡创传奇的“天兵之师”吗?”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千百年来在上千亿国民心中宛如天神一般的“天兵之师”,会突然间变得好似古地球时代旧军阀麾下那些乌合之众,所以她决定留下来论证这些所见所闻,她要向上级、向国民揭露出这群骗子的真实面目。

当得知吕玲绮的决定之后,龙五长叹口气,对凤文抱怨道:“老凤,我贪狼星里里外外全都是大老爷们,如今竟硬生生插进个娘们,你说这叫个什么事?我们得想个法子把给她弄走。”

凤文非常理解吕玲绮的心情,因为当初他也曾为这支“天兵之师”的堕落感到万分心痛和悲伤。他沉吟一会,摇摇头,苦笑道:“听说这丫头被军长当作亲生女儿惯者,性子又倔,想弄走她怕是不容易。”“那怎么办?难道就任由她瞎折腾?”

龙五只觉头疼无比,无奈之极。

。。。。。

在龙五心烦意乱之际,赵心梦的心情却非常不错,因为那个令她苦恼万分的假期被突兀而至的一纸命令结束了。

“急令:

青龙舰队第一舰队赵心梦上校,立即携‘广寒号’战列舰前往新北京海军基地翔龙港,并将‘广寒号’战列舰交付于闻海明院长。事毕,赵心梦上校随即前往最高统帅部报到。见令即刻起程,不得有误。

最高统帅部 龙翰翔”

命令上那龙飞凤舞的签名,让赵心梦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她带着“广寒舰”急匆匆赶到翔龙港,并向华夏国海军武备研究院闻海明院长及其他研究院院士们详细汇报一年多以来“广寒舰”的使用以及战斗情况,随后丢下与自己共同战斗过一年多的“妹妹”,急不可耐地登上了前往统帅部的小型太空运输机。

“老师,又是一年多不见,您还好吗?”赵心梦静静坐于运输机上,心思百转千回,神魂外游。她仿佛回到了幼时,回到了学习军事指挥学的那段幸福时光。当年自己在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孜孜不倦地教导下,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战争、什么叫作阳谋、什么又叫作诡计、什么叫作分进合击、什么又叫作欲擒故纵。。。。。

直至如今她都无法忘记,当得知那位老人要亲自指导自己军事指挥学之后,那几天欣喜若狂的日子。每天兴奋得睡不着觉,闲暇时就傻傻地盯着墙上的时钟,目光呆滞地随着指针的转动而转动,默默计算剩余时间,静静等待幸福时刻的到来。就连赵心梦的教官都发现这个平时训练中最为刻苦的学员竟也会变得心不在焉。

华夏国最高统帅部气氛凝重、沉闷。大战即将爆发流露出的气息,让这座极具华夏古建筑风格的二十层大厦笼罩在一层厚厚乌云之中。险恶形势好似大山一般压迫得统帅部工作人员喘不过气来。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脚步轻盈,仿佛担心脚步稍重一些就会使头顶乌云提前变成倾盆大雨,无情落下。

还沉浸在回忆中的赵心梦,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位于最高统帅部十二楼的战役总指挥室。她并没有注意到从自己跨入统帅部大门至来到总指挥室这段行程内,大部分工作人员都因为她的出现而短暂失神、发愣,耽误工作,否则她或许会考虑以后出门时把帽沿拉得稍低一些。

“报告!”赵心梦站在指挥部门口,看着那个一年多以前还精神矍铄的老人,竟在短短时间内变得愈加苍老、神情憔悴,一阵酸楚涌上胸口。

龙翰翔猛地怔住,转头看去,那俏生生立于门口的人儿不是自己的爱徒,却又是谁?

见爱徒回返,他登时心情大好,精神一震,憔悴、疲乏的面容多日来第一次露出开心笑容,乐呵呵地道:“心梦来啦,快进来。”赵心梦来至龙翰翔面前,叫一声:“老师。”龙翰翔爱怜地抚了抚她的头,又递给她一份文件,笑道:“你来得正好。这是我军所收集到这段时间内东约几个主力国的兵力调动情报,你先拿去仔细研究,然后向我汇报有何看法。”简单明了地下达完任务,他又伏在那巨大的电子沙盘上继续未完的工作。

赵心梦默默接过资料,默默注视着敬爱的老师、崇拜的偶像,一言未发就投入了工作之中。没有一句问候,没有任何安慰,因为她知道,只有拼命工作才能稍稍减轻这位令人钦佩的老人所承受的巨大压力。

。。。。。

摇摇欲睡的钟镇云猛然惊醒转来,大腿上突兀传来的一阵刺痛让他强打起精神,继续工作。这位华夏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国家主席肩上抗着的巨大压力,让他只能依赖于大腿旁、椅子上竖立着的颗颗钢针,这些钢针已在他大腿上留下了密密麻麻上百个针眼。抬头看向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暗道:“形势如此严峻,时间如此紧迫,定要坚持住,绝不能贪睡,一定要先把文件处理完。”

几个月以来钟镇云每天只能休息两、三小时,过度操劳让他已瘦了整整三十斤,原本圆润的面庞现已变得瘦削,炯炯有神的双目也深深凹陷了进去,海量的工作、极少的睡眠、焦虑的心情使他看起来好似突然老了十岁。

“主席,昨晚又熬夜了吧?虽然形势严峻,但也须注意身体。我给你带来些极品乌龙茶,很香的。”周孟儒兴冲冲走进办公室,打断了正埋头工作的钟镇云。

钟镇云抬头看向他,见原本儒雅风流的周孟儒,如今却与自己一般无二,脸色苍白、肩膀瘦削、身躯孱弱以及悄然爬至头上的皓白发丝,轻声叹道:“没办法啊!婆罗联邦突然变节让我国陷入极度被动,想清闲也清闲不下来啊。几月以来你的休息时间并不比我多,也须注意身体。”周孟儒取过茶具,沏了杯新茶,递给钟镇云,笑道:“尝尝。”钟镇云吮了一口,赞道:“清香沁人,非常不错。”留意到周孟儒一脸兴奋之色,心中一动,又问:“你该不会是专门来送茶的吧?”周孟儒哈哈一笑,苍白多日的脸上神采飞扬,笑咪咪地道:“确是来送茶的,顺便送个好消息。”他自从知道那件大喜事之后,沉闷多月心情终于好转一些,迫不及待地想把好消息告诉钟镇云,让这位为国家前途担忧、焦虑的主席也开开心,缓解心中忧虑。

钟镇云非常了解这位搭档,沉稳、大度、风度翩翩,如不是有惊天喜事,绝不至于如此喜形于色。此时见他一副乐不可滋的模样,已知必有大喜事,心不由得怦怦乱跳,急忙问道:“哦?快说,是什么好消息?”周孟儒兴奋地道:“海军武备研究院闻海明博士早上打来电话,说‘广寒号’战列舰通过一年实战检验,充分证明了其强大战力,稍嫌不足之处也已整改完毕,并对某些部分进行加强。现在我国已经可以正式批量生产[炎黄]级战列舰啦!并且‘广寒号’姊妹舰的船身主体也已竣工,将于一个月内升空试航,闻海明博士请你为这艘战列舰取个名字。”

钟镇云非常清楚在争夺外太空制空权战斗中,一艘最先进的、战力强大的战列舰意味着什么。以现今科技虽然还无法让大型太空战舰进入星球大气层内作战,且也只能停靠于外太空航空港之中,但只要用太空战舰封锁住通往目标星球的时空跃迁点和宇宙航道,则被困于目标星球上的敌军地面部队,只能在无任何援兵情况下,被源源不断、蜂拥而至的本国军队无情吞噬。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把多日来缠绕于心的阴霾一扫而空,钟镇云猛地站起身来,大喜道;“闻老带来的这个消息真是及时雨啊!”微一沉吟,又道:“既然是姊妹舰,就取名为与广寒仙子齐名的玄月仙子吧。”

“‘玄月舰’?”周孟儒默念两遍,既而哈哈一笑,赞道:“好名字!和‘广寒舰’相得益彰。”

仿佛想调钟镇云的胃口,周孟儒又悠悠地道:“主席,还有个更好的消息哦。”

没理会难得开玩笑的周孟儒,钟镇云微笑不语,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但紧紧握着签字笔的手,已暴出股股青筋,暴露了他充满紧张、激动、期待的复杂心情。

“闻博士还说‘轩辕计划’已经进入尾声,定能于七个月之内完成!”周孟儒虽早已知道这个惊天喜讯,但依然激动得双肩不住抖动。

“啪!”

钟镇云手中的签字笔突然被折断,发出清脆的声音。他来来回回急走着,欣喜与焦虑的神情在脸上相互交替。

“资源!以我国现有资源能建造多少?”猛地定住,钟镇云注视着周孟儒,目光复杂,兴奋、期待、担忧,不一而足。

“两艘。闻博士说构成战舰主体的合金内含几种稀有金属,而这几种稀有金属极其罕见。我国这几种金属的储备量极少,最多只能建造两艘。[炎黄]级战列舰也是因为缺少部分稀有金属,目前只能制造十二艘。”周孟儒兴奋的神情渐渐地黯淡下来。

太少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油然而生。

随着周孟儒的回答,办公室气氛突然沉静下来。俩人相互注视,苦苦思索,良久无言。

如果说一个人遭遇歹徒拦路抢劫是件极其悲哀之事,那更悲哀的就是当他欣喜若狂地发现身旁有支枪,可以拿起自卫,却忽然发现这支枪欠缺一个扳机。

过了好一会,钟镇云才开口吩咐道:“让闻博士把所缺资源的种类和产地清单交给龙翰翔元帅,由龙老定夺。”

周孟儒应了一声,接着道:“主席,最多还有四个月就要全面宣战,这个时间很有可能还要提前,据安全局判断,东约极有可能在十月十一日举行的东约年会上对我国宣战,这个时间只可能提前,绝不会延后。你看那件事是不是该定下决心了?”

一个接一个好的、坏的消息在钟镇云脑海中激荡翻腾,周孟儒猛地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让他不由得呆呆愣住,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思虑良久,钟镇云微微摇头,缓缓道:“现在还不是最好时机。‘隐龙部队’作为我国最终武备,干系太大,绝不可擅动。并且其规模较小,在大规模集群战役中能起到的作用并不大,好钢要用到刀刃上。而且还有个最关键的问题,我们至今都还未能给这支部队找到一位最合适的指挥员,先观察一段时间,再根据战局发展需要作决定吧。”顿了一顿,仿佛想到了什么,又问:“对了,小二、小五、小九以及凤文那孩子,他们几个情况怎么样?”

周孟儒道:“‘隐龙部队’指挥员人选确是个大问题,龙老也一直为此事烦恼。那几个孩子的表现都非常优秀,龙老一时还拿不定主意究竟应该选谁执掌‘隐龙部队’。”

“那就再观察段时间吧。对共和国的最终武备使用一定要谨慎,再谨慎。即便再急,也绝不能轻易作出决定!”钟镇云的坚决态度结束了这个短暂话题。

俩人又沉默良久。

“看来也只能这样啦。这次我国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艰险,但我坚信,只要全国上下一心,我们定能跨越这个难关。主席,你一定要保重!”

“我也坚信!你也保重!”

相视一笑,肩负共和国兴衰成败的两位国家最高领导人,同时露出坚定的神情、刚毅的笑容,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冲天的豪气在他们的血液中流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