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次修改稿 第三十二章 溯本求源 (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衡山号登陆舰。 战情视屏上显示出一群亚音速的岸对舰导弹慢吞吞地飞了过来,最近处的发射阵地设在吉婆岛上,距军舰不到50千米的距离,导弹要飞3分钟,远处的要飞不到5分钟。但这些导弹飞起来不过30秒,即被登陆舰放出的无人机-悬浮单元红外雷达成网测定,卫星侦测和其它侦测手段或者只当校对或者备而不用。导弹飞到距舰30-35千米距离时,无人机-悬浮单元电磁雷达与舰载电磁雷达一起成网测定,保持跟踪,军舰首尾各装了一部大型相控阵雷达,两部相距千米的雷达又与中心计算机有线结成一个“长基线偶极雷达”,到这里,两部大型雷达又各自成为一个电扫点阵,这个东西是台湾号战列舰所装的新型长基线偶极电子望远镜的雏形,其探测目标尺度与基线长度成反比,对于隐形飞行器,例如F22,雷达反射截面小到一个巴掌大小,但是雷达的等效基线长达千米,比一般雷达天线的大数百倍,所以对于普通雷达一巴掌大小的F22在这里就变成半间屋子大小的东西。长基线偶极雷达仍有不能远距探测掠海飞行器的缺点,因为海面曲率会隔断信号,不过,无人机和悬浮单元网可以轻易地俯视超低空飞行的战机、巡航导弹的尾焰,弥补了舰载偶极长基线雷达的不足,所以这个系统开动起来,上至外空飞行器下至掠海突防的巡航导弹都历历在目,这个系统唯一对付不了的是射日那样的栖间界面飞行器,不是看不见,而是看得见也没有武器能够打得着。眼下,这套用来对付美军的系统牛刀杀鸡,对付起越南落后的岸舰导弹了。

岸对舰导弹距舰30多千米距离时,舰载203毫米副炮开火,炮弹速度约3马赫,导弹距舰20多千米时与炮弹相遇,203K防空反导炮弹直冲下来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形与导弹的弹道相切,从后面蹑住在海面上百多米高度飞行的导弹尾焰,迅即追上去,近炸,强大的爆轰波和高速碎片立即裂解了反舰导弹。数十发岸舰导弹的饱和攻击因技术差距过大竟无一漏网,登陆舰的小口径离心炮近防系统这回又没捞着干活儿。

登陆舰前方10-20千米本来布置有开路的海螺群,任务是反潜探测-攻击和反导前置拦截,接近登陆滩头时还有扫雷的任务。6只开路海螺都装有声诱饵和铁磁诱饵,声诱饵就是水下扬声器播放螺旋桨特征声,铁磁诱饵是针对鱼雷、自导水雷、自导海底地雷的探测船舶底部这个大型金属物的磁遥感导引头的,用合理布设的稀土磁极强磁场模拟大型金属物的微弱磁场,使得2条一组的海螺在磁遥感头看起来就是一条万吨以上排水量的钢制船舶了。越军布设的20枚1000公斤级海底自导地雷的位置是其海军舰队指挥员都知道的机密,作为潜艇部队司令官,陈国桢上校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衡山号登陆舰也知道得一清二楚,相应作出了调整,把军舰前方原来扇形展开的3组6只开路海螺,改成3组一线纵列沿吉婆岛北凸崖暗礁间的狭窄水道蜿蜒前行,相互距离8千米,既安全,又节约。

第一组开路海螺距吉婆岛西北10千米时,水下听音器即探测到前方5千米急遽扑来的自导海底地雷的推进火箭特征声,衡山号立即开火,数百发203毫米炮弹把数目不详的一群自导地雷炸烂在水下,不久,第一组海螺被海底近乎垂直射上来的海底地雷炸毁。第二组开路海螺没有逗弄出什么东西,闹声喧天地一路开了过去,第三组海螺本来应该没事的,却不知什么原因逗弄起一枚尾后的海底地雷,跟在第三组海螺后面12千米的登陆舰接到海螺传来的目标声信号数据包后,立即关掉所有推进器,让海底地雷一心一意地追击海螺,海底地雷加速到60多节追击前面20节航速的海螺,距离还有1千多米时被数十发203毫米炮弹炸毁。

登陆舰减速到10节进入下龙湾狭窄水道,如果还有漏网的海底地雷,只能靠前面登陆舌那条1米厚的钢带硬挨了。副炮开火,203毫米炮弹把50千米距离内的导弹发射阵地一一炸毁,故意留着50千米以远的目标不去动它。炮弹流转移,数千发重磅炮弹炸烂了海防港内外二百多条舰船和2个滨海军用机场,203K防空反导炮弹以10对1的交叉攻击确保80千米半径内越军猛扑过来的二百余架战机悉数变成碎片,越南北部航空兵叠遭打击,至此已十不存一。同时,重型钻地炮弹突然扫光了吉婆岛上预标定的上百个军事目标,406毫米主炮也加入了203毫米副炮的合唱,将吉婆岛上3处地下10-20米的坚固工事里的东西翻上来呼吸新鲜空气。

吉婆岛西距海防岸畔20公里,有轮渡过海,退潮时可涉水来往,岛长24公里,宽18公里,面积315平方公里,有吉婆镇和一个渔港,岛上群山起伏,地势险要,海岸曲圻,形成许多深水港湾,这些港湾不仅构成了奇特的天然风景,而且是往来船只良好的避风港。吉婆岛三分之二的面积被原始森林覆盖,森林的薄土层下是绵延起伏的石山,分布着不少天然山洞,洞内深邃,有的穿过了整座石山。距吉婆镇5公里的山上,有个名为"中庄"的山洞,横穿石山,洞中有新石器时代的遗迹。岛上栖息着不少珍贵动物植物,岛周海面渔业资源丰富,是北部湾西部的渔业中心。岛上原有兵力为1个岸防炮团和1个步兵团,傍晚判明我军登陆方向之后,越军又急调1个团增援吉婆岛,前头1个营乘船刚出海防港即被衡山号的203毫米重炮轰沉,海防市沿海大量船舶被击沉,这个步兵团的主力只得从岛西涉水2千米上岛,半途中被2枚5吨TNT当量的406毫米空气燃料弹吹掉了大部,橙红色爆燃气团横扫海面,余部只剩手持轻武器的不足2个连,登岸后急忙进入吉婆镇居民区,因此未再遭到攻击,借暮色掩护化整为零进入岛西南部平坦地带——港口附近的各个预设工事,正因为如此,他们也就进入了被准确标定的各个炮击目标,晚8时后,与原有守军一起,绝大部分被重型钻地炮弹消灭,岛上剩余不到3个连的兵力,因藏在深邃的天然山洞里,躲过了此劫。

晚9时,登陆行动准时开始。衡山号登陆舰驰经岛东北5千米海面时,放出货柜群运送1个步兵连和一个雷达分队登上吉婆岛东北滩头,岛北部滨海丘陵地带的防御工事和兵力基本被战舰炮击消灭殆尽,登岛部队在滩头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岛腹内地带射来了稀疏的迫击炮炮弹,随即其发射炮位被登陆舰203毫米重炮摧毁。战舰一路驰经岛北5-6千米的狭窄水道,一路放出3个两栖坦克连并放出货柜运载5个步兵连登陆沿岸,2个坦克连和3个步兵连登陆北面下龙沿岸,控制了18号公路各桥梁和沿线各制高点,1个步兵连和1个雷达分队登陆吉婆岛北部沿岸,控制了各个制高点,另一个步兵连和1个两栖坦克连、1个雷达分队登陆吉婆岛西部平缓地带,克服轻微抵抗后,占领了吉婆镇、港口和周围要点。

我军吉婆岛守备队的任务有点“不确定”。该部先要占领环岛沿岸各个制高点和重要据点,建立环岛十多个雷达站点,保障登陆集团的“后路”,不使越军能够利用沿岸山峦建立炮兵、雷达、导弹阵地;防御正面是吉婆港和西部平缓地带面对的海防方向,防止敌军登陆反扑;初期并不主动攻击歼灭岛腹心地带山洞内隐藏的越军,一段时间后以特殊方法消灭他们;若攻击河内的主要作战进展顺利,此后越方能够识大体顾大局重新建立应有的对华友好关系,则按照双方协议,登岛部队将撤出吉婆岛;若事情不那么顺利,局势有重大变化,需要在衡山号离开后的较长一段时期内驻守吉婆岛,那么守岛兵力将增加到2个团,中方补给船将经北部湾从岛东端的众多优良天然港湾输送补给物资,岛上依托原有工事基础和天然条件建立牢固的防御阵地,炮兵不单纯依靠坚固工事,而是利用我炮车底盘越野性能极佳的特点和越军缺乏足够炮火密度的弱点,将隐蔽游动与坚固掩护结合起来,3个203毫米自行螺管炮连、2个155毫米自行迫击炮连、1个两栖坦克连(10部125毫米炮)和在众多天然港湾内游动的二十多部203毫米螺管炮货柜半潜平台,足以牢固防御本岛,并在必要时全面封锁海防港,在浮水州岛远程螺管炮台建成后,依托这部远程高射速重炮的支持,吉婆岛将与浮水州岛连成一线,完全控制北部湾和河内-海防-清化直至广平省以北的越南北部沿海。中方将不在岛上建立永久性军事设施。问题最后总会彻底解决,解决后中国军队仍会撤出,无论如何,奉行和平发展路线的中国不会无理占有一寸外国的土地。

北面隔海相望的下龙方向不断射来一群群的炮弹。照说,战舰距北岸不过10千米的距离,在越军绝大部分中口径火炮射程之内,衡山号体积庞大,在狭窄海峡内以低速航行,遭受炮击是难以避免的事,不过一个钟头对抗下来,越军打了数百发炮弹,仅仅命中了1发。

登陆时间选在夜晚,是要充分利用双方的信息战差距。越军获取信息主要还依靠目视,扩展到一些光学信息手段,电磁、红外、激光等信息捕捉传输手段都比较弱,天一黑,越军在目视距离以外变得又瞎又聋。近岸50千米以内的大小固定雷达都被我方炮击摧毁,机动平台上的雷达只要一开机即被我空中遍布的无人机和悬浮单元测定,即便它立即关机,位置也已暴露,空中无人平台已对它转换为金属物体跟踪,并制导随后而来的炮弹将其摧毁。越军还缺乏被动雷达系统,有2个实验站,早就记录在册了,这次在劫难逃一并给定点清除了,里面有几个提供军事技术支持和培训作业的外国人,跟着倒了大霉,算是中方对不顾中方重大关切出售武器给反华势力的军火公司的一个小小警告。不仅雷达,军用电台、通讯装置只要开机,其频率特征、位置即被空中无人平台测定,记录在衡山号的中心计算机里,如果同时该通讯装置还附有车辆尺度的大型金属物特征或发动机红外特征,将在90秒之内被摧毁。

夜晚的另一个好处是人体体温与环境的温差较大,易于识别出来,这一点在低纬度地区作战时尤显重要。野外灌木山地丛林之间作战人员隐蔽容易,空中无人平台的红外俯视识别却很容易把人挑出来,如果目标还附加了枪支弹药等金属物特征,那必是敌方武装人员无疑,用制导炮弹灭他就是了。否则,一个平民,接到广播警告后不在家里呆着,大老晚的跑到荒郊野外乱转悠,还抱着个长形金属物身上挂着疑似几颗手榴弹2排子弹形状的东西,那这家伙还是平民吗。

夜晚对于信息化程度高的一方则更显优势。衡山号登陆舰全舰灯火管制,黑黝黝的,在著名景区下龙湾海面上的奇峰凸崖之间穿行,南面的吉婆岛沿海丘陵地带已被我军控制,北岸下龙方向,一群群炮弹飞了过来,但所有参与炮击的火炮都是刚一开炮即被摧毁。中国军队早在老山自卫反击战时就率先使用炮位雷达测定越军炮位,现在的技术水平测定无助推无制导的普通炮弹的弹道自然不在话下,只是唯恐敌炮附近一带还有平民,敌炮弹药的引爆仍可能伤及无辜,所以分布在北岸30千米以内的悬浮单元和无人机也担任了目标位置的精确复核、确定周围有无可能受到波及的平民、制导炮弹精确命中目标的三重任务。依照传统的军事观点,下龙一带不是理想的登陆地点,越军原来在下龙沿岸部署的火炮不多,只是在判明中方进军路线竟然在吉婆岛北面之后才紧急调动一个牵引炮团部署在18号公路一线,连同公路北侧山体上原有的一点火炮,一百多门大炮打了不到1个小时即悉数被敲光了。战舰距西岸20千米时,西面飞来大群的炮弹,从空中无人平台的角度去看,西面实行灯火管制的陆地上耀眼的光斑闪闪,时间不长,西岸开火的2个炮团也被干光了。此时,2个两栖坦克连和一次货柜群运载的3个步兵连已登陆北岸18号公路沿线,完全控制了北岸沿海各要点,北岸炮击彻底消失。一次货柜群返回后,又运送2个连的兵力占领了东北方3个有军事价值的海岛,并给吉婆岛部队送去一批补给物资。

越军从北岸和西岸打来的一群群炮弹并没有落到巨型登陆舰上。这里有3个原因,第一是衡山号并没走越方预先标定的水道,下龙南部海域,水面上奇峰凸崖林立,暗礁密布,可供大型船舶通过的只有弯弯窄窄的一条航道,越军炮兵部队标定的就是这条航道,即便夜晚观测手段缺乏,照着这条水道打封锁炮击也一定会起到效果。可惜衡山号偏偏没走这条水道。衡山号是满载排水量50万吨的超大型船舶不错,但满载吃水深不到6米,比数万吨排水量的航母、战列舰的吃水深小得多,甚至比万吨级战舰的吃水深还小,看起来,衡山号更像是平铺于海面上的一道铰接浮板。凭着这个吃水深,衡山号走得是南侧一条大型船舶无法通过的水道,船底多次从暗礁顶上不到1人的高度擦了过去,使越军标定的炮击计划落空。第二个原因,天黑以后越军缺乏有效的观测手段,雷达被毁,飞过去观测的直升机、喷射战机、侦察机和老式的炮兵校射机没等靠近即被击落,发挥“人的因素”利用下龙湾奇特的地理条件,越军匆匆派出十几个观测组拿着微光夜视设备和小型电台乘小艇爬上那条测定水道旁一个个的奇峰凸崖,趴在崖顶守株待兔静候敌舰通过时来个口令校射,可惜天不如人愿,这些小组趴得发僵看得眼涩,黑糊糊的海面上始终什么东西也没有,他们自己的体温倒被登陆舰放出的无人机红外探测头测定,后果也就很严重。只有南侧一个小组撞上了狗屎运,凸崖上恰有一个山洞,两个人又都躲在山洞里避风,他们认为那条水道在北面很远的地方,从这里看不到什么,给派到这里纯属领导的官僚主义,结果歪打正着,避过了无人机的红外探测不说,还从山洞口看见了一条巨型战舰悄无声息地开近,黑黝黝地没有半点亮光,战舰长达千米,上面有高高矮矮的上层建筑,甲板上还停放着一些飞机!哥俩一激灵立即趴到洞口举着夜视镜打开电台报出一连串目标方位数据,接着他们听到战舰上发出野牛低吼般的声音,那是离心电磁炮射击时炮弹流激起的特征声,不到1分钟,体温加上报数儿的无线电波就引起战舰的注意,招来了待命已久的一架直升机,一串子弹打掉了洞口那个,缩在里面的这位幸免于难,哆哆嗦嗦从垂梯爬上了直升机,下了飞机被蒙着眼罩几拐几绕领进了一个餐厅,摘了眼罩,一位士官给一直打哆嗦的这位披上一条军毯,又递给他一听中国产易拉罐加热咖啡,拍了拍他的肩膀。此人没看见他所指引的越军唯一一次有效炮击,共一百多发炮弹从多个方向密集攒射衡山号登陆舰,距舰5-6千米即被203毫米炮弹群的密集爆炸拦截掉一多半,剩下的三十多发被第三个原因拦截——舰上等待许久的50毫米离心近防炮在每一发炮弹前方打出了概率上铜墙铁壁般的拦截密度,60管50毫米口径离心炮,初速与每米弹丸排列数的乘积决定的离心炮特征射速达到每秒5千多发,而炮弹不可能像反舰导弹那样作出近舰S形机动,弹道简单、明确、狭小,所以即便炮弹体积小速度高,要在3秒钟内穿透10平方米的拦截窗口内每平米一千多发弹丸的概率铁壁,也是难以想像的。可是,偏偏就有一发152毫米炮弹走了狗屎运,一层层穿透了美军最强反舰能力也难以穿透的拦截弹幕,一头撞上了前飞轮顶坪。登陆舰庞大的身躯上,有几处地方是非常危险的,3座飞轮电池-离心炮都是危险所在,几万吨炮弹在里面高速旋转,这枚炮弹走完它的最大射程后弹道近乎垂直,而每座飞轮顶坪为了对付攻顶反舰导弹和加大直升机停机坪面积的需要,都使用了探出周围15米的大沿帽式的过直径顶坪平台,钢板厚度达100毫米,下面还有风轮机的2层钢板,这枚6英寸穿甲高爆弹穿过了顶坪厚钢板后运气就到此为止,它在风轮机叶片上轰然爆炸,震翻了风轮机层下面观测舱内的一票人马,也给顶坪上的一架直升机造成轻微损坏。

岸舰炮战初起,登陆舰的406毫米主炮即发射数百发助推制导炮弹轰击300千米半径内的越军各个机场、雷达导弹阵地和卫星地面站、通讯枢纽,基本摧毁了越南北部的远程打击能力和高技术通讯能力,保留一般通讯能力和民用通讯能力让越军使用,例如,因为河内市以内的军用民用目标都未遭打击,没有一发炮弹落进河内,所以越军仍然可以使用信号不太好的手机和短波高频电台通话。

晚10点15分,衡山号超级登陆舰在下龙西部Tuan chau岛东侧18号公路段冲滩登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