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曾经的国歌:袁世凯改国歌暗喻皇位揖让

zbwcy 收藏 0 287
导读:2010年02月06日 解放日报 [B]核心提示:[/B]最有意思的是这首新国歌公布没多久,就被偷偷改了一句词,原来那句“共和五族开尧天”给改成“勋华揖让开尧天”。别看就改这么一句,里面可是有大学问。这年袁世凯积极筹备恢复帝制,把1916年改成洪宪元年,自己准备登基当皇帝,他对国歌里“共和五族开尧天”觉得不对劲,所以改成“勋华揖让开尧天”。这里“勋华”是中国古代尧、舜皇帝的别称,《尚书·尧典》称尧为“放勋”、舜为“重华”,后合称尧舜为“勋华”。尧曾让位给舜,故称“揖让”。这么一改,袁世凯当皇帝成了清朝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10年02月06日 解放日报

核心提示:最有意思的是这首新国歌公布没多久,就被偷偷改了一句词,原来那句“共和五族开尧天”给改成“勋华揖让开尧天”。别看就改这么一句,里面可是有大学问。这年袁世凯积极筹备恢复帝制,把1916年改成洪宪元年,自己准备登基当皇帝,他对国歌里“共和五族开尧天”觉得不对劲,所以改成“勋华揖让开尧天”。这里“勋华”是中国古代尧、舜皇帝的别称,《尚书·尧典》称尧为“放勋”、舜为“重华”,后合称尧舜为“勋华”。尧曾让位给舜,故称“揖让”。这么一改,袁世凯当皇帝成了清朝揖让来的皇位,开了新的尧天,辛亥革命被一笔抹杀了。

《普天乐》

中国的第一首国歌严格讲不能算国歌,可能仅算个国曲,在法律上也没被正式认可过,那是曾国藩的儿子曾纪泽在出使英、法时为适应国际惯例,自作主张地创造了一首国歌应付一时之需。这听起来有点可笑,但在清朝与西方比较隔绝的情况下,也没什么奇怪的。

曾纪泽选择的国歌叫《普天乐》,词曲都没有文字记载,估计本身并没填词。当时有一首民间流传的叫《普天乐》的古曲,很喜庆,据说来自古老的宫乐。还有一首是著名的佛乐《普天乐》,又称《赞礼五佛》,倒是有歌词。不管是民间的《普天乐》,还是佛教的《普天乐》,乐曲都很优美,当国歌并不损国格。

《李中堂乐》和《颂龙旗》

曾纪泽的国歌并没有被朝廷认可过,所以在1890年至1900年间,当中兴名臣李鸿章出访外国,碰到演奏国歌场合时,中方提供出来一首《李中堂乐》。

清朝的刑律是很详细和严酷的,但在国歌这种新事务上显然没有相关法规,要不然仅凭《李中堂乐》,非治李鸿章一个死罪不可。且不说这个国歌将“李中堂”当名字,而且其歌词取材于唐朝诗人王建的一首绝句:“金殿当头紫阁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太平天子朝天日,五色云车驾六龙。”把大唐歌颂皇帝的词安在清朝脑袋上,还称为“李中堂乐”。要不是李鸿章在外事上一手遮天,弄出个文字狱,他还真不好辩解。

当然,李鸿章也就是在海外抖抖威风,在国内还是不敢造次。由于清朝一直没有国歌,有时候在国内需要应景,就把陆军的一首叫《颂龙旗》的军歌当国歌用,词曰:“于斯万年,亚东大帝国!山岳纵横独立帜,江河漫延文明波;四百兆民神明胄,地大物产博。扬我黄龙帝国徽,唱我帝国歌!”可惜作者无法考证了。

严复作词的大清国国歌

清朝有过一首真正的国歌,但这首在宣统三年清政府倒台前公布的国歌,似乎有点像是丧歌。这首国歌由著名的维新思想家严复作词,多少表示朝廷的一点开明政治态度。

不过,严复作的第一首正式国歌,没什么亮点可称,不仅时间不合时宜,歌词也泥古用典。1911年,梁启超的那种文白相杂的文风早就风靡文人之中,严复还引经据典地恪守浓重的文言之风,歌词既不通俗,也不上口。且看他所作的清帝国国歌:“巩金瓯,承天帱,民物欣凫藻。喜同袍,清时幸遭,真熙皡,帝国苍穹保。天高高,海滔滔。”这歌词还真得加注呢。

《五旗共和歌》

1911年10月10日,武昌举义,随后于1912年元旦在南京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孙中山从海外归来就任临时总统。那时国内局势还在混乱中,权力并没有统一,所以有些象征性的事务反而变得很重要。政府成立后即由蔡元培负责选定国旗、国歌等事宜,在内部讨论定了个五色旗为国旗,国歌则选了江苏政府民政厅次长沈恩孚的歌词。

这首中华民国临时国歌名叫《五旗共和歌》,歌词如下:“亚东开化中国早,揖美追欧,旧邦新造。飘扬五色旗,民国荣光,锦绣山河普照。我同胞,鼓舞文明,世界和平永保。”在国歌里写上“揖美追欧”,意思是好意,但实在不妥,多少有点长他人威风。另外,“鼓舞文明,世界和平永保”,也有些文不通、理不顺。

《中华雄踞天地间》

几个月后,南北议和成功,清帝逊位,袁世凯当选首任民国大总统。老袁好不容易把国都从南京争定到北京,《民国约法》、国歌、国旗就不好意思马上改了,都保留下来。直到1915年,通过“二次革命”袁世凯把国民党的势力驱逐了,国家相对稳定统一了,袁就废弃了原来那首南京临时政府拟定的国歌。

新国歌名叫《中华雄踞天地间》,歌词很短:“中华雄踞天地间,廊八埏,华胄从来昆仑巅。江湖浩荡山绵连,共和五族开尧天,亿万年。”

最有意思的是这首新国歌公布没多久,就被偷偷改了一句词,原来那句“共和五族开尧天”给改成“勋华揖让开尧天”。别看就改这么一句,里面可是有大学问。这年袁世凯积极筹备恢复帝制,把1916年改成洪宪元年,自己准备登基当皇帝,他对国歌里“共和五族开尧天”觉得不对劲,所以改成“勋华揖让开尧天”。这里“勋华”是中国古代尧、舜皇帝的别称,《尚书·尧典》称尧为“放勋”、舜为“重华”,后合称尧舜为“勋华”。尧曾让位给舜,故称“揖让”。这么一改,袁世凯当皇帝成了清朝揖让来的皇位,开了新的尧天,辛亥革命被一笔抹杀了。

《卿云歌》

袁世凯死后,接任大权的多是他北洋的老哥们儿,一时没好意思马上把那个《中华雄踞天地间》废了。但隔了几年改国歌就提上了日程。1920年,徐世昌任总统、段祺瑞任执政期间,下令改国歌,由教育部征集选定,选半天也没有中意的,想起在1913年开国会时曾用过的一首《卿云歌》,决定用它。这首歌歌词很短,但很美,总共就四句:“卿云烂兮,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这歌出自于中国古代一个美丽的故事,在帝舜时代,大禹出去治水,成功归来,舜决定把皇位禅让给禹,并亲自唱歌庆祝,百官齐和。《竹书纪年》所记载的情景:“于是和气普应,庆云兴焉,若烟非烟,若云非云,郁郁纷纷,萧索轮,百官相和而歌卿云,帝乃倡之曰:‘卿云烂兮,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群臣咸进顿道曰:‘明明上天,烂然星陈,日月光华,弘于一人。’帝乃再歌曰:‘日月有常,星辰有行。四时从轻,万姓允诚。于予论乐,配天之灵。迁于贤善,莫不咸听。’手鼓之,轩手舞之。菁华已竭,褰裳去之。”

这首舜帝所作的《卿云歌》的意思是:绚丽缤纷的云霞哟,彩绸般布满天空。光芒万丈的日月啊,普照大地,一天一天没有穷尽。该歌由旅居北京的比利时音乐家欧士东谱曲,正式成为国歌。歌词作者没敢写虞舜,干脆空着。

这国歌随着北洋政府在1927年垮台,也寿终正寝了。

三民主义歌》

北洋政府垮台后,张学良东北易帜国民党基本统一全国。

孙中山在南方的政府曾经把《国民革命歌》当作临时国歌,那歌可是风靡一时。歌词为:“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努力国民革命,努力国民革命,齐奋斗,齐奋斗。”1928年,国民党得了天下,这歌不好当国歌,就成立了个委员会,专门选择国歌。结果也是难产,一选两年过去,还定不下来。最后还是越听越觉得那首党歌《三民主义歌》顺耳:“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建大同。咨尔多士,为民前锋。夙夜匪懈,主义是从。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贯彻始终。”它从黄埔军校训词,再成为党歌。1930年暂定为国歌。

《中华民国国旗歌》

值得一提的还有由戴季陶作词、黄自谱曲的《中华民国国旗歌》。歌词是:

山川壮丽、物产丰隆,炎黄世胄,东亚称雄。毋自暴自弃,毋固步自封,光我民族,促进大同。创业维艰,缅怀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务近功。同心同德,贯彻始终,青天白日满地红。同心同德,贯彻始终,青天白日满地红。

这首歌被正式定为中华民国升旗歌,凡国庆军队、机关、学校等升旗专用,比国歌唱得都勤,而且更琅琅上口。

国旗歌的作曲黄自,上世纪30年代是风云一时的音乐人,早年留英学音乐,回来从事音乐教育,写《游击队之歌》的贺绿汀是他的学生。黄自在抗日战争期间谱写的《抗敌歌》,也是当时全国传唱的著名歌曲。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