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恐部队 第一部 塔克拉玛干沙漠基地 028 塔克拉玛干沙漠基地的第四天(一)

zhurui1963 收藏 6 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size][/URL] 尽管训练安排得满满地,但是,到第三天,战士们一个个开始适应了这种生活。 用心用力,猛吃猛喝。 最重要的,这是一帮接受能力相当强的家伙。 再加上这群老兵班长个个是兵王,本就有着丰富的各种各样的经验。 再加上在大学入学时,他们本就个个都接受了军训的。 于是,各种已经展开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


尽管训练安排得满满地,但是,到第三天,战士们一个个开始适应了这种生活。

用心用力,猛吃猛喝。

最重要的,这是一帮接受能力相当强的家伙。

再加上这群老兵班长个个是兵王,本就有着丰富的各种各样的经验。

再加上在大学入学时,他们本就个个都接受了军训的。

于是,各种已经展开的训练竟然都被他们总结出顺口溜来。

一切让副政委有些措手不及。

第四天,他看到这些战士的训练时,眼睛就睁大了。

“这些家伙是天才呢!”

这让他变得非常的兴奋。

可是朱剑生也笑了:“有人说过,没有不好的兵,只有会不会带兵的人。”

副政委刘平原是一个喜形于色的家伙,他快乐得打出了一组组合拳:“我总是个性急的人。看着战士们犯错我就急得不行!”

朱剑生点点头:“这是一群嗷嗷待哺的家伙。你太难,他们会做出各种甚至不讲道理的反抗,但是,如果他们吃不饱,又会搞出另外一些事情看来。”

副政委一下子停住了手脚的动作,看住朱剑生:“你是说,又要加量。”

朱剑生摇摇头:“我只是要告诉你,越是他们得意的时候,我们更加要关心他们的动态。而各种其他意想不到的问题又会表现出来。毛泽东主席当年反对经验主义,并不是不要经验,而是要求我们随着时代对象的变化,要及时地改变我们的工作。而不是以我们当年怎样,也不是根据我昨年带兵怎样。”

朱剑生走到窗前,指点着胡杨林下被阳光包围的军营:“这是一群我们从来没有带过的高智商的兵,是一群好兵!基于此,我们一要不断地摸索你我都没有的经验,另一方面我们更要从心里加倍的爱护他们。”

副政委摇摇头:“我这脑壳,这段时间大得比这个军营还大了。”

朱剑生笑了起来:“军营有多大,你的脑壳就应该有多大!比军营还大,你这个政委的脑壳就对头了!”


上午的训练早早地就结束了,比前三天都轻松。

班长们一个个中午的时候,就开始鼓动。

因为根据经验,他们知道,下午可能有更重的任务。


果然,下午开始了欧阳萧萧他们来到军营的第一次越野五公里的训练。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经历了几天枯燥训练,战士们非常向望换一个花样。

尽管,各个班的班长说了很多越野训练的困难,但是,战士们都兴奋着。

何况第一个越野训练的路线,是经过朱剑生带着训练设计参谋部的人亲自制定的,路线就在胡杨林里。沿途还有胡杨林里的两条河流做伴。

最重要的,来自全国各地的特种兵们,也加入了这场越野训练。

这样的五公里越野对于他们实在是小菜一碟,所以,他们一路搞着各种花样,给自己的训练加量。同时也自觉不自觉地向这批新兵炫耀着。

他们写意的训练既让战士觉得佩服,却也让很多战士心里暗暗地不服气。

不过,不服气归不服气,这样一天中最热的时端,下午两点到三点,整个天地就象一个大蒸笼似的。

热气从各个方向扑向战士们,把战士们紧紧地包裹着。

让每个人的毛发都被这热气缠绕着拨弄着,发着痒,难受随着这毛发上的神经,直接向心里钻。

而最难受的是这干燥的热气,迅速地吸干着他们身上的水气,进而是鼻孔里的水气,眼睛里的水气,耳朵里的水气。

很快大家就觉得嘴唇开始干燥而结壳生痛,接着是鼻孔、眼睛开始干燥难受而生痛。

甚至有人开始觉得自己的整个关节都开始干燥生起痛来。

不过,他们已不是第一天的兵了。

没有一个人立刻表现出什么,而是一个个努力调节着自己。很快他们就忘记了哪些老兵的存在,而把自己所有的心思都化在了与自己强烈的反应作斗争上来了。

没有人愿意自己倒下,没有人愿意自己身边的战友倒下。

就是那龙卫。

因为龙卫象一头犟牛一样,自己一个组在前面对各项工作都是一个狠劲地朝前突。

而其余各位战友,特别是何兵他们那个组,一个个是咬着牙,就盯着龙卫较劲。

也就是说,现在全班都在在做一件事,跟住龙卫,绝不让他抛下。

而这个时候,龙卫确在暗暗地叫苦。

既然现在全班就把自己当标杆,那么自己无论如何在整个部队要冒尖,否则,自己表现一般,等于就把整个班都带坏了!

这本来也没什么,龙卫要是没有这个自信,没有这点本事,还敢与人挑战。只是,世上的事,都有万一。

这个龙卫,有个季节性的毛病,每个换季的时候,就会生一场病。一年四季就感冒这么四次。

这秋天变换,正好撞上了季节,关键是又正好撞上了这野营拉练的这一天。


第一样难过的是,头脑发晕。

他不断地用手掐自己身上的肉,可是,他脑壳还是一会儿一会儿地犯迷糊,想困!他只得一辉儿咬咬舌头,直把自己搞得直张嘴大喘气。

第二难过的是腿软无力。

或者说,这也都不算什么,龙卫拼了就是。

最难过的是拉肚子。

又是胀又是痛,这都算不得什么,关键是把持不住,要拉呀!

出了门,他就觉得不对,一方面控制着自己,尽量调匀呼吸,让那意思晚点袭击自己的感觉。

另一点是,从一开始就加了劲。

他有个很简单的想法,要把这群家伙摔开一段,自己找个地方可以解决问题。

可是,这下子,他知道这些战友的厉害了。

他们没有一个拉下。

他快别人也快,就一点,要摔下谁?没门!

他只得跑更快,可是战士们也跑得更快。

一时节他们把副政委的眼睛也搞大了:“狗日这些家伙象逼急了要拉稀一样的跑,这怎么要得呢?”

急忙忙也赶上他们看,他要看看,这些家伙这样心急狗刨骚的,究竟跑得到多远。

这一下更加把个龙卫的眼睛搞大了。

那拉肚子的生理反应是何等强烈,一时节,搞得龙卫这样的汉子,也受不了了!大喝一声“拼了!”

双腿一较劲,使出吃奶的力气,向前猛扑。

这一下把个副政委的好胜心也挑了起来,心中骂道:“小兔崽子,敢欺负你家爷爷,知不知道,老子当年就凭兵王的头衔才提的干!”

身子一探,双脚脚尖粘地,一阵风似的,紧紧粘住了龙卫。

这一下龙卫连哭的心思都有了。

没想到那副政委跑出了兴趣来来哦,在他耳朵边大叫一声:“快呀!”

这耳朵边的一声可是要了龙卫的命了。

再也控制不住。

也是他急中生智,一声呐喊,向前一跑,一踢前面的土包,身体向前一扑,直接扑进了河里。

立刻痛快地解决起来了。

战士大声地喊着向他扑来。

他却已经痛快了一次,只一下子冲起来,顿时神清气爽,那管他满身泥水,只管大声地吼道:“冲啊!”

这一下,把副政委和战友们都搞得愣住了。

可他已经冲在了全军的最前面。

战友们发声喊,齐齐有发力追了起来。

副政委也是一较劲,又追了上去。

看来他也被这批战士感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