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部第一卖国案开审:郭京毅被控受贿600余万 zt

蓝色征衣 收藏 0 236
导读:商务部第一卖国案开审:郭京毅被控受贿600余万 作者:记者 文章发于:北京晚报 本报记者独家获悉,商务部条约法律司巡视员郭京毅已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郭京毅被控收受贿金600余万元,接受房产贿赂获利165万元,检方认定的行贿者有十余家单位和个人,其中涉及首创等知名企业。 郭京毅现年44岁,1986年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进入外经贸部条约法律司工作。2007年,在外经贸部并入商务部4年后,郭京毅升任条法司巡视员,成为商务部最年轻的正局级干部。 2008年8月13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商务部第一卖国案开审:郭京毅被控受贿600余万


作者:记者 文章发于:北京晚报 本报记者独家获悉,商务部条约法律司巡视员郭京毅已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郭京毅被控收受贿金600余万元,接受房产贿赂获利165万元,检方认定的行贿者有十余家单位和个人,其中涉及首创等知名企业。


郭京毅现年44岁,1986年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进入外经贸部条约法律司工作。2007年,在外经贸部并入商务部4年后,郭京毅升任条法司巡视员,成为商务部最年轻的正局级干部。


2008年8月13日,风华正茂的郭京毅突然被宣布“双规”,在商务部对面办公的北京思峰律所主任张玉栋以及律所原合伙人刘阳也被带走,由此曝出了商务部第一大案。


此后数月,商务部外国投资管理司原副司长邓湛被捕,国家工商总局外商投资企业注册局副局长刘伟被刑拘,国家外汇管理局管理检查司司长许满刚被纪检部门带走。


经本报记者连日调查,独家获知其中触目惊心的案情。如今,随着郭京毅案提起公诉,这起发生在国家部委中的罕见窝案,终于浮出水面。


跨部合作


外资审批圈


合作者1:刘伟,国家工商总局外商投资企业注册局注册指导处处长


合作手段:助首创设立外资公司


收获:雪梨澳乡别墅各1套


合作者2:许满刚,国家外汇管理局管理检查司司长


合作手段:徇私舞弊助某公司逃避外汇检查


收获:受贿共计387万余元人民币


控罪之中,郭京毅与刘伟、许满刚勾连之事,历历在案。


这3人虽分属不同国家部委,但都在外商投资领域浸淫已久,并多次合作国际经济仲裁案,私交颇深。郭京毅多年把持对外商投资审批出具法律意见工作,刘伟负责外资企业的登记注册和审核工作,许满刚司职外汇管理审查。多年来,这个小圈子间的成员互相帮衬,在各自掌控的环节上下其手以渔利。


2002年间,郭京毅已升任原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条法司副司长。当时首创公司欲设立外资公司,郭京毅受托促成此事,他找到时任国家工商总局外商投资企业注册局注册指导处处长的刘伟,两人利用各自的职务便利,合力提供了帮助。


事成之后,郭京毅和刘伟以5折价格,从首创公司下属北京首创阳光房地产公司的房地产项目——北京西三旗的雪梨澳乡小区,各买了1套别墅。


检方认定,这笔交易令郭京毅获利123万余元,刘伟获利124万余元。令人玩味的是,两人当年受贿买房时选择了比邻而居,却没想到案发后牵连落马。


郭京毅收下的最大一笔贿赂,是与许满刚联手做下的。许满刚任职的国家外汇管理局管理检查司,负责对各种违反国家外汇管理法规行为的检查、调查和处罚。


2005年,某公司因违规使用外汇,遭国家外汇管理局调查。郭京毅受该公司委托,出面让许满刚提供帮助,并利用许满刚的职务便利,在检查中徇私舞弊。事后,两人收受该公司巨额贿赂,其中包括人民币160万、美元25万、港币22万,共计人民币387万余元。


最长合作


10年潜规则


合作者:思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玉栋


合作项目:介绍审批企业给思峰代理,从中提成


收获:检方查实受贿78万余元


与郭京毅“合作”时间最长的要属他的老同学——北京思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玉栋,两人是北大法律系1982级国际法专业同班同学。郭京毅进入外经贸部时,张玉栋进入了该部下属的长城律师事务所,也就是后来的思峰律所。


张玉栋在商务部的另一个倚仗,是商务部外国投资管理司原副司长邓湛。邓湛今年62岁,在外资司任职多年,资历极深,在外资项目审批程序中,与郭京毅各执一环。


思峰所专职外资法律事务,多家世界500强企业都曾是这家律所的客户,其网站介绍说,“在中国政府已经提起的40起反倾销和保障措施调查的案件中,思峰参与了其中的37起。在由外国投资者成立的两百余家投资性公司中,思峰所为其中超过半数的投资性公司的设立及日常业务提供法律服务”。


这一切的背后,是张玉栋与邓湛、郭京毅利益联盟的惊人内幕。当年思峰所成立之初,张玉栋为拓展业务,分别向邓湛、郭京毅作出潜规则许诺:如果能成功介绍代理项目,可以按照律师费的5%到15%提成!


此后,作为身居要职的商务部官员,邓湛和郭京毅时不时会给前来办理审批事务的公司一些额外指点——把张玉栋介绍给对方。久而久之,人们发现,张玉栋代理的项目,在商务部审批时间短,好运作。其中奥妙,心照不宣。


据检方认定,邓湛、郭京毅与张玉栋沆瀣一气长达近10年之久。对于邓湛和郭京毅介绍来的每一笔业务,张玉栋都会把最终收取的代理费数额告诉邓、郭,让两人心里有数。对于张玉栋代理的项目,邓、郭二人自是关照有加。


记者了解到,相关公司数目庞大,除了大量国内著名企业,西门子、和记黄埔等多家跨国公司,也出现在此案案情中。身为山东人的张玉栋还曾为不少山东当地企业代理过项目。


据检方查证,张玉栋多年来以出钱给郭京毅买房、买车为名,分3次行贿郭京毅78万余元。这个看起来并不丰厚的数字背后,还隐藏着更多司法难于确定的利益。此前流传的打牌行贿版本,就被证实所言不虚,只不过被张玉栋笼统叙述为,他与郭京毅在牌桌上相互借钱,数额已无法记清。


相比郭京毅率性而为,邓湛行事极为谨慎。近10年来,每每张玉栋谈到提成之事,邓湛都显得淡然处之,说自己眼下没有用钱之处,日后再说。2006年初,59岁的邓湛行将卸任。此时,他终于向张玉栋开口,提出要借钱买房。张玉栋明白,这是邓湛在退休前和他算总账,便毫不犹豫地“出借”了165万余元房款。


此后,邓湛安全离任。但他未曾料到,自己隐忍多年,最终还是落得晚节不保,退休仅1年多后就受郭京毅案发牵连入狱。


隐蔽合作


立法式腐败


合作者:某电器公司


合作手段:按照行贿者需求设计制度


收获:共受贿110万


在商务部条法司任职20余年,郭京毅一直参与和负责外资法律、投资法律的制定、修改。这个似乎很务虚的职位,其实作用极大。按照张玉栋的说法,项目只要过了条法司这一关,问题就不大了。


2004年,一家电器公司为图借壳海外上市,将65%股权转让给一家外资公司,大大超过了我国法规规定的外资占股上限。可此事非但没有带来麻烦,没过多久,商务部的这一政策限制还被新的法规取代,外资占股限制被放开。


此事背后的玄机是:这家电器公司董事会主席与张玉栋关系非同一般,思峰律所原来一直在该电器公司的大厦办公。董事会主席通过张与郭京毅熟识,并以重金打点,令郭京毅出手相助,为其资本腾挪扫清了障碍。这就是典型的郭京毅式立法腐败——利用手中修改、解释商务法律法规的权力,按照行贿者需求设计制度,手法极为隐蔽。


2006年11月1日晚,这家电器公司宣布收购另一家电器公司。此前4天,商务部就这起电器收购案举行听证会,这是商务部对零售业的并购活动进行的首次反垄断调查听证会。参会家电业巨头均投了反对票。但会后,在商务部未作出最后表态的情况下,这家电器公司突然宣布成功合并,着实令人意外。这次反垄断调查最终无果而终。


商务部反垄断调查办公室成立于2004年,巧合的是,反垄断调查办公室副主任由郭京毅兼任。


多年之后,在郭京毅的起诉书上,诸多疑问有了下文。检方认定,2004年至2007年间,郭京毅为某公司在股权变更、反垄断审查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某公司分两次给予的人民币110万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