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行纪 正文 第十章 小白的机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


“哇……呕!”


林逍身体一颤,又是一口血狂喷而出,这一次他喷出来的,是紫血。血浆中还混杂了些许的黑色血块,看上去就有如内脏的碎片。


沈小白何曾见过这等惨厉的场景,她吓得哆哆嗦嗦的,一路搀扶着林逍不断的往山岭中深入。林逍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他只是凭着一种本能在朝前挣扎。沈小白年幼体弱,哪里有力气帮林逍行动?无非是拉着林逍的袖子,一路拉拉扯扯的前行而已。


“咕咚”一声,双眸赤红如火的林逍突然踏中了一块圆石,一头栽倒在地上。


沈小白吓得哭喊起来,她一把抓住了林逍的发髻,拼命的拉扯着。“林大哥,呜呜,林大哥!你别吓我,快点起来,快点起来啊!”


林逍的脸蛋和嘴唇都变成了酱紫色,他身体轻轻的哆嗦着,从后心衣衫破裂处可以看到他后心有三条长长的紫黑色痕迹。一丝丝粘稠的黑红色血浆,正从那三条痕迹中缓缓渗出。沈小白无意的用手指碰了一下其中一条紫痕,却只觉指尖一痛,那紫痕有如火炭一样,将沈小白细嫩的小手烧得起了水泡。沈小白吓得呆住了,她只是用手指碰了一下就成了这般模样,那么林逍体内,却又难过成了什么样子?


大颗大颗的眼泪滴下,顺着脏兮兮的小脸蛋不断的淌下,沈小白一屁股坐在了林逍身边,抱着林逍的脑袋嚎啕大哭起来。


“爹爹……娘亲……呜呜,小白害怕……林大哥,你不要死……你死了,小白就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沈小白仰天哭嚎着,在她心中,林逍却已经和她死去的爹娘一样,成为了她最重要的亲人。尤其是如今,林逍更是她的全部。


一种撕心裂肺的剧痛,让沈小白剧烈的咳嗽着,突然她张开嘴,同样吐出了一口鲜血。


方才林逍和凌霸天凌空一击,林逍豁出去性命将所有刀意都转入了自己的身体,强行灌入了坐下的战马中。但是毕竟有几丝刀气伤了他的身体,而那时候紧紧靠在他怀中的沈小白则是受了鱼池之灾,同样被一缕极细小的刀气伤了内腑。此时她一阵伤心、一阵恐惧,五贼自内而伐,已经触动了心脉,将内伤彻底引发。


她的体格,却又怎么能和林逍相比?那一缕刀气刚刚爆发,就令得沈小白陷入了濒死的绝境。


软绵绵的倒在了林逍的身上,沈小白茫然的张开了眼睛,她呆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林逍的面孔,低声自语道:“林大哥……有你在,小白不怕,不怕!”


“小……白……”被凌霸天一击猛攻引得内伤全盘发作的林逍突然在昏迷中哼哼了一声。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一股子力量,林逍突然睁开了眼睛,也许是一种本能吧,他麻利的用手在沈小白的腕脉上一抓一捏,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扫过沈小白的身体,点了她身上的几处穴位,随后从腰带暗格中掏出了一红、一白、一黄三枚药丸塞进了沈小白的嘴里,仰天又倒了下去。


三枚药丸入体,沈小白只觉剧痛的心脉突然一松,一口淤血喷出,她的内伤居然就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沈小白惊喜的尖叫了一声,她又是哭又是笑的扑在了林逍的身上,用力的拍打着林逍的脸蛋。“林大哥,林大哥,你赶快给自己看病啊!”


林逍赤红如血的双眼有气无力的张了张,人临死时才有的回光返照出现在他身上。他的体内再次冒出了一股子奇妙的力量,他猛的坐直了身体,一把抓住了沈小白的脖子,大声的叫道:“小白,听我说!不要理我。这里有避开山林里瘴气和毒虫的药丸,你带着它们,随便找个方向离开。不要留在山里……不要,不要留在山里……”


随手掏出了几枚药丸塞给了沈小白,林逍终于耗尽了体内所有残存的力气,狼狈的倒在了地上。体内空荡荡的,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脑子里也是空荡荡的,刚才的那几句话,已经将林逍的所有精神都消耗殆尽。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副幻象,好像他曾经最爱的那条小白狗,已经和眼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沈小白合成了一体。


“小白……呵呵呵,我来了!”林逍茫然的朝天空抓了抓,喃喃自语道:“爹爹,孩儿不孝,孩儿就要死了!”


慢慢的,慢慢的,林逍闭上了眼睛。


沈小白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哭喊声,她用力的抓揉着林逍的脸蛋,想要让他清醒过来。但是林逍体内已经是贼去楼空,生机已经全部断绝,如今不过是一点子真气修为的底子吊着他的命而已,他哪里还能醒过来?


天色正处于要亮未亮的关头,荒山中,枯草坡上,浑身是血的少女抱着一名浑身是血的少年嚎啕大哭,若是石头人见了,怕是都要掉下几滴眼泪吧?


只是,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的心肠,却是比石头还要硬了几分。


一小队身穿黑衣的黑刀匪懒懒散散的自山坡下的一条小山沟里走了出来,其中一人骂骂咧咧道:“操他娘的,哪个臭娘们大清早的在这里哭丧呢?是你爹死了,还是你姘头被我们宰了啊?”


这一队黑刀匪大概有十来个人,一个个睡眼惺松的,身上还沾染了大片的露水。他们缓步走上了山坡,正好看到了抱着林逍在那里号啕痛苦的沈小白。沈小白的脸上又是血、又是灰尘、又是眼泪,一张小脸蛋早就糊得不成了样子。但是,在这些黑刀匪的眼中,他们却是一眼看出了沈小白是个难得的小美人胚子。带队的那黑刀匪口水都流了出来,他怪声怪气的叫道:“哎哟,兄弟们,运气来了咧!”


黑刀匪们全笑了起来,他们纷纷说道:“中啊,队头儿,我们被派出来巡山,没想到还能碰到这么大的便宜。”


又有黑刀匪怪笑道:“只是,这雏儿太嫩了些,怕是队头儿一个人上,三五下也就掐吧死了,哪里还有我们的乐头?”


黑刀匪的队头儿“桀桀”笑起来:“中,老子今天也温柔些儿,总得让兄弟们个个都有口汤喝!”


刺耳难听的爆笑声,惊散了山坡上的晨雾,吓得山林中的鸟儿纷纷飞起,朝远处逃遁了去。


沈小白早就吓得僵硬在了那里。这些黑刀匪身上淫猥的邪气,让她本能的察觉到了极重的不安。尤其是这些黑刀匪面带淫笑的慢慢的逼近她的时候,沈小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让她死去吧。出于一个女孩子的本能,沈小白知道有些不甚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但是,她连逃走的力气都没有了。连番的巨变,同样耗光了沈小白的全部力气。她死死的搂着林逍,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那些黑刀匪慢慢的聚拢过来,将她和林逍团团围住。


黑刀匪的队头儿怪笑着伸出手去抓沈小白的小脸蛋,他“咯咯”笑道:“兄弟们,哥哥我就不客气了。”


“万恶淫为首……苦海无边,尔等也无须回头了。”


一声清唱自遥远的天际传来,微风一闪,众人眼前一暗,一名皮肤发黑,枯瘦如柴却高有将近八尺的中年女尼,犹如鬼魅般出现在众人面前。女尼光溜溜的头上烫了九个戒疤,身上穿了一件洗得发白的本色应该是黑色的僧袍,赤着一对尺许长黑漆漆沾满了污泥的大脚,手上捏着一串人头顶骨珠儿串起来的佛珠,眯着一双细长有如狐狸的眼睛,阴沉沉的望着一干黑刀匪。


沈小白没看清这女尼是如何出现的。


黑刀匪的队头儿则是浑身一抖,他飞快的扑倒在地,带着一干兄弟们朝女尼磕头道:“前辈大驾光临,晚辈有失远迎,死罪,死罪。”


女尼冷哼了一声,眯着眼睛瞥了发呆中的沈小白一眼,突然她的眼睛睁得老大老大,眸子里闪过了一片逼人的精光。枯瘦简直有如骷髅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掩饰不住的喜色。


黑刀匪队头儿抬起头来,看到女尼的注意力全放在了沈小白的身上,他急忙大声道:“前辈,若是您看上了……”


女尼轻轻的一抖手上的人骨佛珠,冷声道:“知道是死罪了,还不死,你们等什么?等寂魔门的那群废物来救你们?”


一片片朦胧的朱红色火焰自每个黑刀匪的体内涌了出来,很温柔的将他们吞噬,化为一缕青烟飘散。火焰焚毁的不仅仅是这些黑刀匪的肉体,同时毁灭的还有他们那已经脏到了极点的灵魂。


女尼大步走到了沈小白面前,随手抓起她怀里的林逍丢在了一边,和颜悦色的对沈小白笑道:“小姑娘,这小子已经死了,死了是一件好事,早点投胎、早点超生,这是大喜事啊!你和贫僧有缘,贫僧要收你做个徒弟,你可愿意?”


沈小白愣了一下,她看到了那些黑刀匪被烧成灰烬的一幕,但是她心里一点儿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无端端的觉得一阵阵的轻松。但是一听说林逍死了,沈小白则是歇斯底里的发作起来:“胡说!林大哥没死,没死,他没死!”


“没死么?”女尼睁大了眼睛,她看了林逍一眼,皱眉道:“真是,果然还有一口气!唉,你这么挣扎干什么?早点死了不是清静了?也省得乱了贫僧徒儿的心境!嗯,你还是早点死罢!”女尼举起右掌,就要朝林逍当头劈下。


“哗啦”一下,沈小白重重的扑倒在林逍的身上。她死死的搂住了林逍,睁着泪汪汪的大眼睛,哆嗦着看着女尼说道:“你也是坏人,你不许碰林大哥一根头发!”


女尼诧异的看着沈小白:“谁说贫僧是坏人?贫僧是一等一的大好人!老实说吧,这小子伤势太重,其实已经是死人了。贫僧杀人是好手,救人嘛……”黧黑的脸突然微微一红,女尼干笑道:“反正他也快死了,让他快点死,也是一种慈悲哪!”


沈小白死死的搂着林逍,只是不断的重复道:“林大哥没死,我不要他死;林大哥没死,我不要他死!”


女尼的眉头皱了起来,她恶狠狠的剜了林逍一眼,低声怒道:“小子,都是死人了,还要坏贫僧好事。唔,要救他,却也只能是那个地方。但是,要贫僧白白的欠他们一个人情,是不是有点不合算?”


绕着林逍和沈小白走了几步,女尼一对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儿,死死的盯着林逍看了半晌,突然她的眼睛再次的一亮。她死死的盯着林逍手指上的戒指和手腕上的手镯,怪笑道:“原来如此。大善!这次不是贫僧欠他们人情,而是他们要欠贫僧一个人情了。唔,是要五六百丸聚气丹,还是三五百丸养神丹,或者是……唔,弄几十颗‘百草灵丹’,却也不错。妙呵!正好贫僧收了徒弟,要大量灵丹帮她易经伐脉!”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女尼一本正经的双手合十唱佛道:“小姑娘,罢了,罢了,佛祖有好生之德,贫僧也就耗费一点力气,救他的性命……但是,贫僧有个条件,若是贫僧救了他,那么你以后就是贫僧的……徒儿!”


女尼怪笑道:“在你修炼有成之前,不许你再见这小子一面,你可做得?”


沈小白的眼睛一亮,结结实实的三个响头朝女尼磕了下去。


“师尊……”


此时的沈小白,还不知道这个女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拜入了她的门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