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北极熊的崛起 第三卷 收拾金瓯一片 第二十三章 血祭

斯大林1922 收藏 0 1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79.html[/size][/URL] 就在苏军统帅部那一双双饿狼般血红的眼睛,冷冷地扫视着挂壁上庞大的中东欧军事地图的时候,日本东京迎来了一个新的早晨,不过,这些“天照大婶”的子孙却没有任何心情去欣赏朝阳。很简单,苏日朝鲜湾海战已经结束20多天了,那些被高温灼烤过的尸体似乎还没有完全冷却,一张张狰狞的面孔,似乎是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79.html

就在苏军统帅部那一双双饿狼般血红的眼睛,冷冷地扫视着挂壁上庞大的中东欧军事地图的时候,日本东京迎来了一个新的早晨,不过,这些“天照大婶”的子孙却没有任何心情去欣赏朝阳。很简单,苏日朝鲜湾海战已经结束20多天了,那些被高温灼烤过的尸体似乎还没有完全冷却,一张张狰狞的面孔,似乎是来自巴黎圣母院下那臭名昭著的“万尸溶洞”的恶鬼修罗。看着这一堆优质的“化肥原料”,日本外相平沼骐一郎已经没有心思去抗议了。自己的外交抗议和以大日本帝国名义发出的外交照会如泥牛入海,到现在都没有回音。这种情势造成的直接后果是,满腔愤怒的日本民众有气没处撒,只能天天跑到神户、佐世保等军港,摇着狗皮膏药似的月经棉,要求大日本海军向苏联舰队进行反击,“血祭”优秀的帝国海军官兵。

出人意料的是,掌控内阁的军部竟然在对苏问题上出现了巨大的争执。以石原莞尔、植田谦吉和辻政信为首坚决支持对苏联的报复行动,并扬言“要为皇国在远东的利益流尽最后一滴血!”老谋深算的东条英机则认为首先应该解决好中国战场的问题,在认真考虑帝国下一步的战略方针;而海军方面,木村兵太郎、西尾寿造对苏联的态度比较模糊,他们虽然主张应该报复,但不同意将事态扩大。几方是争执不下,在议事阁上大打口水仗,最后一致同意:“恭请圣裁”。其实,裕仁天皇对此也是莫衷一是,陆、海军之间,军方和内阁之间都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利益纠葛,既要保证有利于“帝国利益”,更要照顾这些人的“小九九”权衡再三,裕仁天皇基本确定了“武力血祭”的方案。理由倒并不能完全归结为日本人那没有理性的野兽思维,因为,在这个时期,军部中,陆军尤其是关东军是实实在在的“军中之花”,其地位、影响力乃至于对天皇政策的影响,都要远远胜于历史上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日本海军。处于这样的考虑,在天皇的直接干预下,军部一致决定,由关东军担负起这次对苏联军事报复行动的主要任务。正因为如此,一贯连吃饭都舍不得用大碗的小日本,不仅将东北腹地的多个主力师团调往外蒙边境区域,在技术兵器的使用上,从来上不得台面的日本炮兵部队的5个团级野战部队悉数出动。更令人乍舌的事,日本唯一一支坦克师团也被调往前线,正是由于这些“铁皮罐头”的到来,让穷酸的“皇军之花”多多少少有了一些“现代化”的影子。

回到刚刚燃烧不久的战场,崔可夫中将的心里很清楚,苏蒙与日军的对峙边境从乌苏里江一直延伸到新疆西北部,绵延近4000公里。如此长的对峙线光靠死守肯定是没用的,同样,全线攻击也不现实。只有选中一点,集中优势兵力,狠狠的敲他一下,才能让小日本老实一点儿,起码让那些狗屁武士不敢轻易胡闹,以免影响国家在欧洲的战略布局。这也是崔可夫为什么冒着如此大的风险,放弃固守策略,从而集中兵力与不可一世的日本关东军展开对攻的原因。

小松原道太郎现在感觉非常的不好,自己的部队是关东军的老家底,成立时间长,作风凶悍,最近在大本营的“血祭政策”支持下,更是加紧厉兵秣马,准备和愚蠢的北极熊一决输赢。可是,这位“日本陆军第一苏联通”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没有料到,处于绝对劣势的苏军竟敢主动发起攻击,而且,这支军队也完全不像自己认为的那样虚弱。可以看出,他们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战术素养极高,各兵种之间的协调可以说非常成熟。反观自己,别的不说,仅就单兵火力而言,三八式栓动步枪的威力、射速不仅比不上苏联红军的主力枪械——PPSH-41D式冲锋枪,新锐的AK-1928式自动步枪更是将其远远的摔在了后头!不过,小松原倒还真没有太过担心,毕竟,自己的周围都是友军,只要一封电报,在半个小时内,他就可以获得强大的支援。然而,小松原并没有这样做,甚至还告诫友邻部队,不要“狗拿耗子”。他自信,凭借23师团的能力,足以歼灭眼前这支骄狂的苏军集团。前方的交火已经逐渐密集起来,而此时的小松原,已经在幻想着天皇再次为他授勋的情景了。

此时的苏军正打在兴头上,黑夜里,苏军士兵凭借着坦克和装甲车上的大灯,用手中的武器不断播撒着死亡。山县光武的第64联队首当其冲,山县大佐是在睡梦中被自己的参谋喊醒的,当他听说苏军发起了进攻时,不仅没有感到惊慌,反而非常兴奋。在他看来,无论称呼如何变化,愚蠢的俄国人永远不会是大日本皇军的对手。山县光武思考了一会,下达了一个极其愚蠢的命令:“分兵侧击。”说白了,就是兵分两路,绕过苏军的进攻锋芒,迂回攻击苏军的侧翼,迫使其陷入混乱,最后一举全歼苏军!参谋长本田康中佐多多少少算是个明白人,他本来的意思是集中兵力,固守待援,为师团主力的到来争取时间。实事求是的说,本田参谋长的这个计划虽然没什么技术性,但的确是比较实用的,也是任何一位处于弱势的指挥官都会做出的决定。但是,本田康看着山县光武那扭曲到极点的得意表情,他硬生生的咽下了自己的话——他并不想激怒这位指挥官,更不愿意拿自己在军队中的前途开玩笑。于是,本田参谋长忠实的下达了山县光武“迂回作战”计划,具体的计划是,骑兵大队和装甲车中队共计2000人,12辆94式重型装甲车从左翼展开进攻;第30步兵大队、第12速射炮中队共计1000人、15门37mm速射炮从右翼进攻;第29步兵大队留守,负责保卫联队部。且不论这个既不知己又不知彼的狗屁计划是否可行,山县光武的手下却连这个计划都无法忠实执行。苏联红军的突然袭击虽然没有造成多少伤亡,却打乱了山县联队的编制,而无线电台的缺乏更是让各部队的调动安排雪上加霜。幸亏负责阻击苏军的日军部队,是号称“军旗の队”(也就是负责保卫联队军旗的部队,“の”是日文假名,对应的中文是“的”)的第29步兵大队咬紧牙关,拼命死扛,总算让这个计划有惊无险的执行起来。说起来,真是冤家路窄,第29步兵大队面前的敌手正是一年之前痛宰朝鲜军第19师团的苏军摩托化步兵第36师,而该师的先头部队正是立下远东会战第一功的第149团!在列米佐夫上校牺牲以后,149团团长由原来的政治副团长扎伊采夫上校担任,虽然扎伊采夫还挂着“特别军区政治委员”的名头,但是,钳工出身的他始终在第一线冲锋陷阵,特别军区司令部根本见不着他那高大的身影。对此,同样是铁血性格的崔可夫中将倒是非常的赞赏。

现在,算总账的时候到了。撇开战争的残酷性不谈,第149摩托化步兵团对决第29步兵大队的一战可谓极其精彩。一个是杀敌如麻,一个是嗜血成性,自战斗打响的第一刻起,两支部队就死死的胶着在了一起。常常是一名红军战士手中的冲锋枪在打光一个弹夹后,往往来不及更换,日军便踏着自己同伴的尸体蜂拥而至,紧接着,红军战士便拉响手雷,与敌同归于尽。在这个区域,不存在战术,不存在配合,更不存在什么阵型,只有无休止的枪声,流不尽的鲜血......其实,第29步兵大队的确是一等精锐,至少在山县联队是如此。第29步兵大队也着实悍不畏死,这也是他能取得以往骄人战绩的原因。可是,他们没有想过,也不会想到,如果有一支根本不知死亡为何物的军队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该如何应付?望着如潮水一般冲上来的苏军,九二式、九四式重机枪、九六式轻机枪的弹雨根本无法阻止这个浪潮,更可怕的是,这股滔天巨浪竟然没有一丝声响。是的,没有口号,也没有呐喊,他们的脚步却从未停止——最可怕的军队是沉默着的军队!日本人似乎明白了一个答案,但是,太迟了,以往日本兵那种表现勇敢的呼喊,现在更像是病人临终前不甘心的垂死哀嚎——是的,不甘心!但是,死神是不讲道理的。看着这只沉默的军队,“军旗の队”的士兵仿佛连开枪的勇气都没有了,而他们的同伴,甚至来不及数清自己身上的弹孔。滴血的眼眶,扭曲的眼白,恶心——但是美丽,是的,美丽的色彩......

迂回的日军部队的日子同样不好过,骑兵大队和装甲车中队在茫茫沙海中兜起了圈子,折腾了大半夜,部队指挥官、骑兵大队长藤原望中佐才知道自己搞错了方向。天已经快亮,再不做出决定,甭说进攻了,疯狂的苏联空军很快就会包了自己的饺子。不得不佩服藤原望,正是由于他的决断,这闹哄哄的一帮人才得以多活了几日。至于这个决断,其实很简单:俩丫子加一丫子——赶紧撒丫子跑呗!藤原望是跑回来了,虽然吃了不少土,也被吓得不轻,可至少没遭什么罪,起码都全胳膊全腿儿的回来了。藤原望这边是没啥了,可第30步兵大队和第12速射炮中队出岔子了,而且是一个大岔子——他们跑丢了,这倒没什么,蒙古人民共和国的东部地形多是沙漠,缺乏参照物,迷路也是比较正常的,原路返回来也就是了,问题是这1000多号人不见了,而且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惊魂未定的山县光武彻底没脾气了,联队第一精锐“军旗の队”——第29步兵大队在苏军149团的猛攻下几乎全体“玉碎”,要不是迷路的藤原望及时赶回,拼死顶住了149团和摩托化步兵第36师师主力的进攻,自己恐怕就真的要“光”了。不管怎么说,小命儿是捡回来了,现在怎么办?跑吧!可那1000多号人怎么办,难道就说“不见了”,还是被外星人劫去当临床试验品了?想起师团长小松原道太郎那张苦瓜脸,山县光武就一个劲儿的恶心。不过,抱怨归抱怨,人总是要找回来的,总不能真的说是UFO吧?那样会得罪不少外星人的人权组织的......

一个连的通讯骑兵已经全部都撒出去了,山县光武却依旧坐卧不宁,不知怎么地,那个葬送了第19师团的该死的第12军军长尾高龟藏最近总是出现在自己的梦中,妈的,不会真的中邪了吧?下次有空,一定要去拜一拜“黄大仙”(即黄鼠狼,东北地区多有“拜黄”的习俗),去一去晦气。

我现在可没功夫求神拜佛,我似乎都能隐隐的听到来自波兰方向的炮声,图哈切夫斯基元帅这次也是下了血本了,在他呈报的作战计划里,在第一批的进攻中,就要投入全部的装甲力量。想一想红色铁流在波兰平原奔腾的场景吧,燃烧的农舍,哭泣的田野,殷红的小河,流过“喳喳”作响的水车......

《猎鹰1949》这部电视剧中,燕双鹰(张子健大哥饰演)喜欢说一句话:“一个人做错了事,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那么,现在,该是我这个“债权人”上门收债的时候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