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人质劫持案续:男子因精神分裂无罪获释

沈权将军 收藏 0 169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6_70912_10670912.jpg[/img]   《一男子深夜劫持人质对峙警方》追踪   两月前 为讨要工钱劫持女孩和民警对峙   两月后 伍文奎因“精神分裂症”无罪获释   “我现在最期待就是回家和姐姐一起过春节,然后该打工就去打工,该种地就老老实实种地。”两个月前,伍文奎在北京路荣军鼓楼医院附近一自助银行里,持刀劫持了一名女孩,并与赶来的大批民警对峙。在与警方对峙8小时后,被警方抓获。昨日,


云南昆明人质劫持案续:男子因精神分裂无罪获释

《一男子深夜劫持人质对峙警方》追踪


两月前 为讨要工钱劫持女孩和民警对峙


两月后 伍文奎因“精神分裂症”无罪获释


“我现在最期待就是回家和姐姐一起过春节,然后该打工就去打工,该种地就老老实实种地。”两个月前,伍文奎在北京路荣军鼓楼医院附近一自助银行里,持刀劫持了一名女孩,并与赶来的大批民警对峙。在与警方对峙8小时后,被警方抓获。昨日,已无罪释放的东川小伙伍文奎在姐姐的陪同下,精神状态已经好了许多,但言语中仍充满了懊悔。除了对自己接下来的生活已有了规划外,他还想对被自己劫持的女孩说声对不起。伍文奎能无罪释放的原因,是通过司法鉴定,他患有“精神分裂症”。


昨日10时许,在云南鑫金桥律师事务所内,伍文奎正坐在沙发上默默地抽着烟,姐姐伍文琼就陪在他身边。伍文奎的身上依旧穿着当天劫持人质时的那件西装,黑色布鞋和灰色休闲裤是从看守所里穿出来的。发型也由先前的平头变成了短寸。沉默片刻,伍文奎轻轻地吸了口烟,讲起了那个“糊涂”的晚上。


伍文奎:


讨不到工钱心里憋屈


喝酒后犯“糊涂”做错事


“11月31日,我已经从工地出来了一个多星期了,但工地老板一直不给我结算工钱,找劳动部门投诉也毫无结果,这让我心里很是憋屈。于是我只有四处流浪,睡觉也只能睡在路边。到了31日,找两个工友先后借的20多块钱也只剩下一块钱了。没有办法,我只能将之前260元钱买来的手机卖了,卖了50块钱。”伍文奎说。


伍文奎说,当晚,他在一家路边小店吃了晚饭,由于心情不好,就喝了一钢化杯白酒,“当时就觉得头有些晕,但没喝醉”。从饭店出来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伍文奎就一直延着北京路走,心里一直想着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该怎么要回自己的工资。当他走到一家自助银行的门外时,看见两个女孩从他身边走过。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伍文奎掏出了身上削水果和防身用的水果刀,将其中一个女孩子拉向自己,用刀逼着她。“我不是存心想伤害她,劫持她后我自己也不想活了。”劫持了那名女孩后,伍文奎便叫另外一名女孩打电话报警。“我当时因为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血汗钱都拿不到,只想用这种方式要回工钱。”


伍文奎表示,被警察抓后心里也非常后悔,但后悔也没用了。在看守所的三个月里,他都非常服从所里的管理,和室友也相处得很好,而那些室友有钱加菜的时候也会分些给他吃。“我到现在都还记得看守所里的规定:‘服从管理,不准抗诉,不准阻碍武装民警管教人员,不准打架斗殴,保持看守所秩序良好。’”在看守所的日子里,伍文奎白天就做做茶叶袋、红包、纸袋等。晚上7点就躺在床上看电视,到了10点准时睡觉。“我没想过我能出去,只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就应该受到惩罚。”


28日下午4点左右,派出所和看守所的工作人员来到了伍文奎所在的房间,让他收拾东西并告诉他可以出去了。同住的室友都恭喜他获得了自由,“我感觉很奇怪,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下午6点,当他走出看守所大门的时候,姐姐伍文琼已经站在看守所门外等着自己的弟弟了。“姐姐见到我时就抱着我哭了,看到姐姐难过,我就更难受了,我觉得我太对不起他们了。”随后,伍文奎和姐姐前去派出所办理了相关手续。由于身上没钱,他们便打了电话给帮助他的刘爱国律师,并随刘律师到了律师事务所。


“帮助我的人太多了,我再也不能辜负他们了,以后我会好好生活,再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了。”


姐姐:


借钱到昆明接弟弟


希望一家人能好好过个春节


在律师事务所里,姐姐伍文琼称,前天,她接到了派出所打来的电话,通知她上昆明接弟弟。“听到这个消息,我高兴的同时又很着急,家里没钱,连上昆明的路费都没有。”无奈之下,她只好向邻居借了100块钱赶到了昆明接弟弟。


“他遭遇了失败的婚姻,之前车祸脑部也受过伤,心理压力本来就很大。平时又喜欢喝酒,每次喝酒后行为举止都不正常。之前一时糊涂犯下的大错,家人至今都感到很难过。现在出来了,希望一家人能好好过个春节,也希望他以后能够好好生活,不要辜负这些对他帮助的人。”看着可以和自己一起回家的弟弟,伍文琼心里很是开心。


律师说法:


农民工讨薪、维权途径很多


不要采取非法极端方式


伍文奎的无罪释放,高兴的不仅仅是他的家人,他的代理律师刘爱国也感到很是欣慰。刘律师称,自从免费代理伍文奎的案子以来,就对伍文奎的个人生活及家庭背景进行了调查。发现伍文奎由于家庭困难,在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之后,心理压力很大,经常独自喝闷酒,各种行为举止也显得有些怪异。而他以前遭遇车祸时伤到过大闹神经。


此外,鉴于伍文奎本人对自己的所做所为有些模糊不清,很是糊涂。于是,他便与派出所民警进行了沟通,希望能做精神司法鉴定。去年12月,派出所到伍文奎的家里进行取证时,他的邻居也都表示他有精神病。于是,派出所便将他送到了云南省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鉴定结果为精神分裂症。


按照《刑法》第十八条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由于伍文奎身患精神分裂症,而案件中受害人也并没有受到太大的直接危害,公安部门在对受害人进行了安抚工作后,已无大碍,因此伍文奎才能无罪释放。


不过,刘爱国对农民工讨薪的行为十分担忧。他说,农民工维权事件一直都在上演,由最初的“跳楼秀”等个人行为转变为“劫持秀”等社会行为,无疑加大了对社会的危害性。而造成这样转变的原因,则是由于维权人的法律意识淡薄和有关部门的重视不够,也加大了维权的经济成本和社会成本。刘爱国呼吁,如果农民工在遇到欠薪和工伤事故时,除了可向劳动部门投诉外,还可向安全生产主管部门进行投诉。如果需要维权,则应该采取合法的方式,向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援助,也可到昆明市总工会申请公益维权律师团的帮助。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