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观察] 小心称赞朝鲜也犯法

bernard89 收藏 0 359

撰稿=詹德斌 (2010.02.02 15:13)


汉城中央支检日前传唤调查了著名歌手申海哲,嫌疑是触犯《国家安全法》第7条的“赞扬和鼓动”。有幸的是,检方1月29日最终判定,申海哲的言论“没有对国家存亡和自由民主主义秩序构成威胁”,所以决定不起诉他。


2009年4月8日,申海哲在自己的主页上发表了题为《祝贺》的博文。博文说:“朝鲜人民民主义共和国依据主权,经合法的国际程序成功发射了火箭。我作为民族一员,对此表示祝贺……拥核是弱小国家对抗帝国主义侵略最有效、也几乎是唯一的方法……希望韩国也能从核主权的角度出发,拥有核武器和远程导弹。”令申海哲感到意外的是,两个右翼保守团体立即状告其言行违反了《国家安全法》。


类似申海哲发表“亲朝”言论而遭到调查或惩罚的例子可以列举出很多。如,汉城中央地方法院2006年 5月26日判处东国大学教授姜祯求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东国大学则解除了姜祯求的教授职位。姜祯求遭此境遇主要是因为他此前主张说,朝鲜战争是朝鲜领导层谋划的统一战争,中国参战是因为“假想敌”美国打入平壤而进行的“保家卫国”性质的防御战争。


与上述“恐怖氛围”形成对照的是,朝韩两国表面上都在努力创造条件,推进半岛的和平统一。韩国总统、同时也是三军统帅的金大中、卢武铉都曾亲自前往平壤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握手言和,现任总统李明博也计划在年内同金正日举行会晤。朝韩官员举行了无数次公开与非公开的会谈与接触,体育界借助各种国际盛会携手进入会场,文化界、经济界、宗教界也都在进行着活跃的交流与合作。


也就是说,尽管申海哲称赞朝鲜有些令人费解,姜祯求的学术观点也有很多人不同意,但这本身就是多元化社会中的正常现象,而且也不违背朝韩和解合作的大势,理应包容理解。实际上,同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举行过会晤的韩美高层人士也都曾积极评价过他们。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曾在金日成去世后代表美国国民表示了哀悼,前总统卢武铉则在其《成功与挫折》的回忆录中称赞金正日是一位头脑灵活、爽快、随和的领导人,并称自己推行的是亲朝与亲美并行的政策。


然而,从申海哲和姜祯求的遭遇来看,韩国普通老百姓发表涉朝言论,尤其是称赞朝鲜则是相当危险的,弄不好要吃官司。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些耸人听闻,但的确是发生在一直自我标榜为亚洲新兴自由民主主义国家韩国的事情。这种现象的出现主要是《国家安全法》的存在,以及支撑其存续的保守力量过于强势所致,而最根本的原因则是韩国尚未从冷战的阴影中走出来。


冷战使朝鲜半岛一分为二,韩国成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对抗苏联,遏制共产主义扩张的前沿阵地。在极端反朝与反共的李承晚和朴正熙时代,韩国制定了《国家安全法》(1948年)和《反共法》(1961年),从而将韩国打造成了亚洲最反共的国家。《国家安全法》至今仍在严密监视着一切涉朝、涉共活动,普通百姓直至现在也直接接触不到任何朝鲜的电视、广播、书籍、网站,甚至连在日朝鲜人联合会主办的《朝鲜新报》网站也被切断,偷偷接触将被依法惩处。


正因如此,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韩国人权委员会、国际大赦组织,以及韩国进步势力一直要求修改或废除《国家安全法》,因为其不仅侵犯了人的基本权利,而且有碍南北交流;保守势力则坚持该法有助于阻止朝鲜赤化统一的企图,维护自由民主主义政体。最终,还是保守势力在斗争中占据了上风,毕竟时而紧张的朝韩关系有充分的说服力。


如今,虽然全球性的东西方冷战已经终结了20年,朝鲜战争爆发也已经过了60年,但朝鲜半岛至今仍处在热战威胁和冷战桎梏中,成为世界上唯一一块冷战的私留地。在这块私留地上,朝韩双方都在竭力清除一切倾向于对方的苗头,但却都在主张和解与交流,最终指向统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