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庐山 正文 第十一章 庐山孤军

hebinjjwy 收藏 0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8.html[/size][/URL] 1938年7月,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命令驻防在九江的江西省保安第3团(团长胡家位)、第11团(团长邓子超)连夜布防,拖住日军,掩护薛岳、张发奎两大兵团安全转移,然后退守庐山打游击,牵制日军西进,作为战略配合武汉会战的重要步骤。25日清晨,日军对九江城发起猛烈进攻,胡家位要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8.html



1938年7月,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命令驻防在九江的江西省保安第3团(团长胡家位)、第11团(团长邓子超)连夜布防,拖住日军,掩护薛岳、张发奎两大兵团安全转移,然后退守庐山打游击,牵制日军西进,作为战略配合武汉会战的重要步骤。25日清晨,日军对九江城发起猛烈进攻,胡家位要求官兵“抱必死之决心,以保护主力部队安全转移”。两保安团与敌军在九江城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直至26日下午,当薛岳、张发奎两大兵团撤到安全地区时,他们才向庐山撤退。随后九江沦陷,28日两保安团全部退守庐山。当时的庐山处于无政府状态。庐山管理局和警察局等行政机构,已撤至南昌,九江及周边各地的三四万难民云集于此,无人过问,而且战事极为紧张,需要统一指挥,薛岳、熊式辉(时任江西省主席)命令杨遇春担任江西省游击总指挥部副总指挥,专门负责在庐山打游击。(杨遇春是江西瑞金人,1913年生,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1927年在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担任排长的杨参加了南昌起义,曾任红十二军101团团长、江西独立师师长、红十二军35师师长等职,1933年在福建泰宁叛变,任闽粤赣三省总中将薪顾问、南昌行营中将薪参议、军委会中将待遇参议,抗战爆发后任19集团军游击副总指挥、江南挺进军代总指挥、江西全省游击副总指挥兼第九战区庐山地区指挥、赣九区行政专员及区保安司令、江西省缉私处处长、军委会别动军第二纵队指挥官,抗战胜利后任交警第二总队总队长、第二绥靖区第二处处长、交警第三旅旅长、浙赣路护路司令、泉州戒严司令,国民党逃台后任国防部少将参议、总政战部第六组少将组长、台湾省保安警察第一总队总队长、任警务处副处长、警政署副署长,1989年逝于台湾。)

8月11日,杨遇春临危受命上庐山,与他同来的有原庐山管理局秘书甘豫立,警察署长刘汉东及全部警察,那时通往山上的七八条路都有日兵把守,庐山基本被包围,杨遇春一行只有从隘口经庐山垅唯一的一条小路上山。8月中旬,杨遇春在河东路32号(原朱培德别墅)组建了“庐山孤军作战指挥部”,将两保安团统一起来指挥。牯岭仅留一个工兵连和一个特务连,其它分派各登山道路驻守。保安3团守前山,分兵把守小天池、好汉坡、剪刀峡、石门涧、土坝岭一线,团部设大林路;保安11团守备后山,分兵把守芦林、女儿城、太乙村、五老峰、三叠泉一线,团部设庐山图书馆。

杨遇春认为庐山聚集难民三万多人,不仅不利于打仗,而且围困久了粮食也会发生问题。于是就制订了“疏散难民政策”,下令居民及难民疏散,但遭到庐山上“老九会”的阻挠。“老九会”系九个老年人的组织,他们不但年高,而且有相当地位,山上居民大多看他们的行动。由于固守庐山责任重大,杨遇春毅然派人将九个老人一起拘捕,送往江西省政府发落。第二天,疏散令就生了效,不到一周,就疏散了三万多人。杨遇春呈请省政府拨款十万元救济,成立了“庐山难民疏散站”,总站设在牯岭,并在沿途的庐山垅、隘口、德安等地设立分站,为难民提供食宿,并派政工人员把老弱难胞护送到南昌。

8月17日,400壮士奋勇下山,插到东清坂袭击敌营,毙敌200余人,杀死敌军官3名,缴获马枪10余枝、手榴弹和日军军旗等物件。

8月30日,蒋经国奉命率领“江西省各界慰问孤军代表团”,从星子县境走小路登山。会见了团长邓子超、胡家位后,便去各处慰问官兵,到各个山头视察工事和观战,并于31日在五老峰举行慰劳仪式。抗日将士发出了慷慨激昂的誓言:“我们誓死保卫庐山,抗战到底,消灭日本鬼子!”蒋经国接着训话:“你们不是孤军,全国全省同胞都在支持你们。只要我们团结一致,抗战到底,一定能够得到最后胜利!”蒋在庐山住了一个星期,住在十一团团部庐山图书馆内。他离开庐山的前一天,集合两团营以上的军官,在大月山上举行庄严的升旗礼。蒋以悲壮的语调慷慨激昂地进行训话:“国旗代表国家的主权,国旗在什么地方,主权就在什么地方。现在庐山升起国旗来了,我们要拥护这国旗,保卫国家的主权,誓以血肉粉碎敌人对庐山的进攻!”蒋在庐山期间,孤军多次组织下山袭敌:一个姓章的分队长,率领八名壮士黑夜下山,袭击高垅陈村日军驻地;保安11团在山下打埋伏,截击日寇,缴获了机枪一挺。

1938年10月4日,日军为打通德星公路,联合步炮空军进攻隘口街,繁华的隘口街被夷为平地。6日,交通通衢隘口失守,通往山上惟一的通道被日军占领。10月21日,杨遇春通电全国:“山中气候酷冷,各方经济断绝,衣食缺乏,各部官兵皆赤足单衣,忍饥挨饿,在狂风暴雨中,昼夜与敌周旋……”29日,日军攻陷德安县城。至此,庐山周围各县城及重要据点,全部被日军占领,庐山成为孤岛,守军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军。

10月28日,庐山守军在高垄一带公路伏击,击毁日军军车4辆,击毙70余人,并炸毁高垄大桥,破坏电线数公里。

1938年11月,日军派出太久保联队的第1、3大队共2000多兵力,携带野炮20余门,从三叠泉、长脚岭,大洼脑等地向庐山进犯,遭到庐山孤军的顽强抵抗,日军200余人被击毙。

11月17日,江西游击总部准备现款七万余元及大批给养,接济庐山孤军。总部政治部主任陈洪时,冒着生命危险,将给养送到山上,山上军队极为欢欣鼓舞。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华日报》11月18日发表“援助庐山孤军”社论中写道:“从庐山孤军英勇奋斗事迹,表示我千百万前线将士的伟大民族解放的火焰,已经锻炼了我国军人有为民族独立自由的坚定意志……只有这样坚持抗战的坚定意志,才能打破困难,渡过难关,一切动摇、迟疑、犹豫、害怕困难,‘没有办法’底心理,都是促进我们走到灭亡的道路。而应在庐山孤军英勇奋斗面前,振奋起来!坚持蒋委员长国民政府及全国绝大多数人民坚持抗战的国策。”

11月21日,守军袭击姑塘白石嘴,毙敌6人,缴获一批物资。

11月23日,日军通过九江特务机关找来三名汉奸到山上进行诱降,他们带来三封信分别送给孤军的三位将领,“以保全实力”为名,提出“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并许诺官兵加升三级,赏洋百万元。杨遇春把诱降书撕得粉碎,抱着“有敌无我”、“有我无敌”的决心,将三名汉奸就地处决。

1939年1月1日,守军趁日军庆祝元旦,放松警惕,派出三个突击队下山,一大队袭击罗家大屋,毙敌4 0余人,缴获手枪3支、步枪7支;二大队袭击蓝桥,缴步枪1支,破坏南浔铁路10余米;三大队袭击李家河,缴获机枪1挺。

1939年1月12日下午,日军出动11架飞机,在投弹轰炸牯岭的同时,辅以机枪扫射。后来日军还将煤油桶百余只、烧夷弹十枚投置牯岭,企图以火攻庐山,结果被孤军扑灭。由于庐山范围大,树林多,敌机投弹也很不准确,多数炸弹落在树林或空地上,很少有被炸中的,所以日军无论是用火攻还是进袭,均被阻挡在庐山脚下。

当时在庐山居住的英、美、法、德、意等国侨民166人,因为战争爆发,交通阻隔而留在山上。为避免日机的轰炸,他们将自家的铁皮屋顶用油漆刷上各自国家的国旗。1939年元旦以后,日军对庐山轰炸越来越频繁,他们用飞机散发传单,威胁外侨,要外侨撤退。当时驻九江的英美舰长曾来庐山交涉,谋划外人特别区,以免轰炸,遭到日军的拒绝。元月31日,日军通知各外国领事,“限牯岭之外侨,于2月7日以前撤退。逾期,对于牯岭之外侨生命财产之安全,即绝对不负责任”。杨遇春召集山上侨民开会,商讨对策。2月18日,九江美舰“欧湖”号舰长杰弗斯、英舰“安岛”号舰长司泰佛斯,由九江至莲花洞换轿登牯岭,到达守军防线,甘豫立前来迎接。两舰长下榻美国学校,与外侨商量撤离事宜。2月22日,牯岭外侨离山,我军与日军在莲花洞一线各让出岗哨,他们下山到九江后,搭乘各自政府派来的军舰转赴上海。蒋介石来点嘉许:孤军固守庐山,屡挫敌锋,护送外侨下山,不失大国民之风,极慰。

1939年3月3日,福州私立文山中学女生,制作棉背心56件、布鞋60双、毛巾85条、衬衫48件,送江西省抗敌后援会转交庐山孤军。

1939年3月27日,日军占领南昌。之后开始从武汉、南昌方向抽调兵力回攻庐山。

4月15日,日军派出吉冈师团大久保联队、佐藤联队,携带野炮20余门,配合海陆空的新式武器及化学兵团,由大寨、莲花峰、好汉坡、月弓堑、土坝岭、铁船峰、十里埔、白衣宫分八路向庐山发动围攻,庐山守军立即环山应战。17日早晨1时,日军以平均每分钟发炮三到四发的频率炮击庐山,在密集的炮火掩护下,每路日军均以三四百人向山上进攻,守军奋起抵抗。大寨、白衣宫一线,遭遇守军的迎头痛击,日军与守军数十回合的较量,均被阻止于山腰。后因这一线防御工事完全被大炮击毁,子弹告罄,又无后援,不得不退守到小天池一带。进犯东林寺一路的日军某联队长,在下午2时被守军打死。日军在九莲公路和尚坟一带集中40门大炮狂轰乱炸,土坝岭一带的公坟完全炸毁。就在日军逼近土坝岭时,守军某中队班长谢某,坚决不撤退,当时已经是弹尽援绝了,他手中仅剩一颗手榴弹,正好有七个日兵上山来,他掩藏在一山岩的后面,等他们靠近时,将手榴弹扔出去,七个日兵全部被炸死。这场战役日军死伤1600多人,但他们的步兵还是在大炮的掩护下,一拨一拨地向山上进犯。最后,日军施放了催泪瓦斯,守军伤亡很大,莲花峰、土坝岭等地相继失守。17日晚,日军进占庐山山北小天池,牯岭已被日军完全包围。守军被迫转进仰天坪、黄龙寺一带高地,继续抵抗。杨遇春去电第九战区长官部,等候指示是固守还是撤退。得到长官部的命令后,方才撤退离山。

第九战区司令部为保存实力命令守军撤出庐山,向岷山转进,并派出保安第4团钟石磐部在南浔铁路附近接应。18日夜晚,守军化整为零分别从张家山、碧云庵突围下山,杨遇春兵分两路,一路由实战经验稍逊的胡家位率领,走没有发现敌踪的黄土岭一线(该路中途被日军袭击,蒙受了相当损失),而自己则同邓子超一起,率第3团从正面强突。他们白天躲藏夜晚行进,经过两天两夜最后在岷山会合。

4月18日,日军从小天池方向攻入牯岭,庐山陷入日军的铁蹄之下。孤军坚守庐山9个月,与日军作战200余次。

(今天上庐山,在大、小天池还可以看到当年中国守军的工事,好汉坡上端的望江亭,原有个纪念碑,可惜现在已经见不到了。庐山图书馆大门前有“必恭敬止”题刻,是胡家位于1938年8月13日为纪念“八.一三”淞沪抗战一周年而题。胡家位解放后担任了政协委员,邓子超则在1951年被作为反革命镇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