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公子》居然是一本严肃的文学刊物?近日,著名出版策划人师永刚出版新书《兔子先生花花公子:一个世纪的性态度史》抛出了这一让人意外的观点。师永刚在书中用事实告诉中国读者,《花花公子》是一本长期刊登诸如海明威、毛姆、纳博科夫等世界著名作家作品的严肃文学杂志,而中国作家王朔曾给《花花公子》投稿,最后因“太黄色”而被拒绝。


《花花公子》流着严肃文学的血?


在著名的《花花公子》陷身倒闭与瘦身叫卖一亿美元的各种讯息弥漫全球之际,这本对于中国内地读者来说有点神秘,还未见到真容即可能消失成为历史的世界著名杂志,于日前却因一本《兔子先生花花公子:一个世纪的性态度史》新书的出版,再度引发中国读者的关注。为解密这本杂志如何影响美国,影响一代人的生活价值观,著名作家师永刚、《三联生活周刊》记者贝小戎,经过数年的研究,阅读了近三百本不同时期的《花花公子》,访问了当年两位《花花公子》玩伴女郎,以及曾在该杂志就职的杂志编辑。


师永刚告诉记者,他希望通过这本书,告诉中国读者一个长期被误读的事实:《花花公子》不是一本色情杂志而是一本严肃的文学刊物。“创办人赫夫纳是个文学青年,一个办了本色情杂志的富裕文学青年。《花花公子》创刊之初,虽然当月玩伴是玛丽莲·梦露,但这位女神并没有占据以后成为《花花公子》传统的中间插页位置,这个位置留给了一位文学人物的插画:福尔摩斯,与此对应的是福尔摩斯作者柯南·道尔的一篇小说。在通俗文学史上,后来者还有《007》系列小说的作者弗莱明·斯蒂芬·金。”


海明威为《花花公子》撰稿?


书中还介绍,赫夫纳以超乎想象的高稿酬约请一线名家为他撰稿,海明威、列侬,安迪沃霍尔、纳博科夫、博尔赫斯和约翰·厄普代克等数十位在《花花公子》上发表过文章的名家,足以组织起一支当代文学史的梦之队。


比作者名单更长、更显赫的是《花花公子》的访谈名单,从总统到最坏的坏人,无所不包。有的时候,他们也会雇用知名作者来采访名人,比如聘用美国著名黑人寻根小说《根》的作者亚历克斯·哈利采访爵士乐大师迈尔斯·戴维斯。最感人的是列侬接受的最后一次访谈,以列侬和小野洋子访谈为主要内容的那期杂志在列侬遇刺当晚上市。


王朔曾被《花花公子》退稿?


师永刚向记者透露,由于内容涉及《花花公子》这个敏感杂志,该书在审查时颇费周折,辗转了四五家出版社,删掉200多页内容,最终才得以出版。据悉,该书还披露了《花花公子》与中国不得不说的故事。中国人与这本杂志的正式接触和作家王朔有关,“这个可能是最早期的中国作家与《花花公子》的接触,但得到的却是退稿的经历”。师永刚告诉记者,王朔曾在一篇文章中透露:“我曾经从自己过去写的《玩的就是心跳》中摘了一些片段,想登在《花花公子》上,但是稿子后来被退了,理由是'太黄色'。他们可能忌讳里面出现的一些敏感的人物关系,这样我才知道《花花公子》这样的美国杂志,其实反映的是非常严肃的人的需要和欲望,他说:'相比之下,我显得粗鄙。'”